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132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132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万一惹来天下道门的讨伐,他这老和尚虽然强悍,只怕也要吃不了兜着走。这人间界虽大,绝对不可能有他的立足之地。因此,要摸清这小子的身份啊。   
  “在下不才,当今道门两大宗派昆仑和青城,都请了在下做了个客卿长老。你说这样地身份,能不能代表天下道门呢?”李进悠然问道。   
  几句话,将这法海问得发愣良久。凝视李进,冷冷道:“臭小子,牛皮不是这样吹的,量你乳臭无法未干,都有多大道行,居然敢说这样的大话。那昆仑和青城都是千年大派,会请你这小子 当客卿长老,真是笑煞老衲肚皮。”   
  李进忽然变色,口中剑诀念动,将手一引,天都、明河身化长龙,立刻冲上云霄,一前一后,吞云吐雾,朝法海当头劈下四五大剑光。   
  “啊呀,好小子!”法海哪想到这小子说干就干,不动声色间,就召唤如此厉害的两柄飞剑,若不是老和尚有些本事,只怕当场就被这几剑刷成了灰。   
  左支右绌,总算是挡住了天都、明河的攻势,但手里那根锡杖,却是怎么都停不下来,手忙脚乱。   
  “和尚,这两柄剑,你认识吧?你假托佛门,学到不少本事,也敢来敌我这两口宝剑?你那锡杖最多再挡三剑,就要被我劈断,信是不信?”李进说着,剑诀再动,运起了青城道诀中的无上法诀,将天都、明河的威力发挥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龙腾虎跃,气势如虹。   
  老和尚第一下就失策了,此时自然狼狈不堪,大怒道:“小子,这两口是什么剑?几曾听过道门有这等厉害的仙剑了?莫不是紫青双剑?”   
  “你这无知地癞蛤蟆,紫青双剑算个屁,也敢跟我这两柄剑比肩?”李进嘲弄道,手中摸起番天印,打算瞧准机会,给老和尚突然来那么一记。   
  这个时候,李进天机戒指中的四头妖灵,也都飞了出来,各自幻出法身真相,大展神通,四面围住,也不参战,只是将法海围在核心。给法海不断施加心理压力,扰乱他地心神。   
  法海见状,大喊不妙,这是什么世道啊?怎么突然之间就跑出了四头洪荒级别的说的妖灵了?心中更加慌乱,大叫道:“住手住手,我把白蛇还了你们!”   
  李进叹道:“哄着不走打着走,现在反悔也迟了。看剑!”   
  天都、明河英姿娇健,杀得更加兴起,每一剑都犹如雷霆一击,引发周围无数五行元国,在法海身边形成一个攻击气旋,让他进不得,也退不得。   
  那四大妖灵虽不参战,却给天都、明河提供元力,收集周边的元力,不断补充给天都、明河,那天都、明河本是中性之剑,不在五行之中,引导五行,却是威力更甚。   
  李进到了此刻,才知道天都、明河以前在自己手里受了多大的委屈,这么厉害的一对仙剑,以前真的有些明珠蒙尘啊。   
  法海被天都、明河逼得无路可退,那锡杖舞得泼水不进,只听空中一声龙吟虎啸,天都、明河二剑居然合二为一,居中一剑劈下,一道华光劈来了锡杖上面,登时将老和尚的锡杖劈成一截截,散落满空。   
  “臭小子,毁了我的宝贝,今日叫你月缺难圆。”法海将袈裟一裹,金光笼罩之下,挡住了所有攻击,浑身就地一滚,立刻谈出了法身真相,却是一只巨大地癞蛤蟆,足有几亩大小,横亘在了云空这上。   
  那蛤蟆皮粗肉胀,天都、明河的剑光劈下,只见血光四射,却无法伤其根本。看来这只癞蛤蟆,已经将法身炼到了无上境界。   
  那蛤蟆呱呱大叫一声,口中一张,咬出一只金色钵盂,光芒四射,朝着李进方向射了过来。   
  李进知道厉害,忙将八卦绶衣一卷,隐了身去。那金钵还是第一次收空了,蛤蟆正狐疑时,李进早飞到了半空,手中将那番天印抛出:“死蛤蟆,看看昆仑法宝地厉害。”   
  这番天印的用法,李进虽然没有掌握,但即使是这么随手一砸的威力,也绝对够癞蛤蟆喝一壶的。   
  蛤蟆只感觉到一阵天昏地暗,扑头盖脸地砸了下来,心中慌忙。   
  3012   
→第二百章 …   收法海以救白蛇←   
  蛤蟆也是了得,慌忙之中,居然来个李代桃僵,将身体分出一个身外化身来挡住了这番天印的雷霆一击,本身化为微尘,就想就地遁走。他也知道,对头连番祭出逆天宝贝,根本不是自己所能抵挡,此刻锐气已失,再斗下去,肯定是死路一条,自己辛辛苦苦炼出来的一条第二元神,还没来得及显威风,就把拉出来做了替死鬼。   
  癞蛤蟆心中又气又急,恨死李进,却是无可奈何,只能抱头鼠窜。只是他这门逃跑的本事,在洪荒众妖眼前,却是十分幼稚。   
  一道天火喷了下来,差点将他那妖丹烤得熟了。癞蛤蟆惊怒交加,又一次幻回人型法海,手托着变态的金钵,怒道:“你们这些畜生来也聒噪,受死吧!”   
  金钵还没来得及开张,雪羽的冰冻法术已经迫至眉睫,将空中的水元尽数吸住,将法海周身团团围住,那寒气一迫,刺骨穿心,法海没提防之下,差点来元神都给冻散了,气得哇哇大叫。   
  “老和尚,快交我姐姐出来,今日免你一死。”青蛇的青蛇剑也从背后攻击过来,同时放出二十四口飞刀,一副拼命的架势。   
  法海知道自己今天是在劫难逃了,听说有活命的机会,哪会犹豫,忙将那宝塔拿出,狞笑道:“你们有种再来攻击我,大不了我和这白蛇同归于尽。”   
  有了白蛇作挡箭牌,法海忽然大笑起来,暗骂自己太蠢。怎么早先没想到这一招呢?如此一来,对方投鼠忌器,还不由得自己胡来?   
  “卑鄙!”许仙大骂,“你这贼和尚,还厚脸皮自封佛门弟子,真是不要脸皮。”   
  法海得意笑道:“要脸皮的,现在早就骨头打鼓,死翘翘了。老衲我不要脸皮,现在还是活得好好的。赶快把包围圈给老衲撤走了。否则,我立刻发金光攒射白蛇,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白蛇在塔里,自然也感应到外部地变化,拼和全身妖力传出音来:“官人,小青,别放这老和尚走,后患无穷。”   
  法海破口大骂:“贼贱人,你给我闭嘴,老和尚今天回去,就把你从塔中揪出来,真火炼死。”   
  正得意时,忽然手中一空,那宝塔居然离手,老和尚正要去抓,发现脚下居然不能动弹,再看时,却是一股股强大的土元力,将他双脚紧紧陷住。   
  肥遗从半空中露出个鬼脸。笑道:“和尚,我偷了你的宝塔,你不会怪我吧?你要找我晦气,有本事跟我到地底下大战三百回合。”   
  肥遗也是忌惮法海那只金钵,说完,身子一扭,又消失了,法海虽然气得大喊大叫,却也无可奈何。知道肥遗是土性妖兽。若跟他到地底下大战三百回合,那是蠢驴才干的事情。   
  法海唯一的倚仗被肥遗无形之间抢走。慌了神,忙托起金钵开路,运起佛功,将周身的寒气和土元力都驱散走了。就像借势逃跑。   
  就在这时,空中又是一阵笑声传来:“和尚,看这边,有飞碟也。”   
  却是李进的逗笑和尚的声音,法海正抬头时,忽然全身一个激灵,只觉得眼中一片朦胧,全身酸软,两道阴阳相交的气流,从高空中射下来,剥去法海地顶上佛光,将法海的原型照了出来,又变回了那只巨大的癞蛤蟆。   
  那清净琉璃出手,法海的金钵又算老几,即使公平比拼,也是不可能比得上清净琉璃瓶这等封神异宝,被那阴阳二气吸动,癞蛤蟆无论如何挣脱,总是逃不过那阴阳两仪的束缚。   
  小青和许仙目睹着这一切,真是有些目瞪口呆,恍惚如梦的感觉。这法海一向以金钵吸人,十分歹毒,没想到现世报来的快,今日却被人用法宝同样吸走了。那清净琉璃瓶除了先天之物不能吸之后,猝不及防之下,就是神仙,也一样收了。   
  法海挣扎不脱,转眼就被吸到了瓶口,哀求道:“上仙饶命,上仙饶命啊。”   
  小青和许仙都叫道:“不能饶他,这老和尚满肚子都是坏心肠,纵虎归山,可不好呢。”   
  法海被清净琉璃瓶吸住,哪还有功夫还嘴,只是一个劲地讨饶:“上仙,若能饶我,甘愿将那白蛇从塔中救出来,那塔是我独门祭炼,非我不能破之。”   
  李进笑道:“那得先试试再说,你还是乖乖地到我宝贝中安息几天吧,我不放法术去攻击你,以你的道行,在这瓶子里,也能熬些时日呢。”   
  法海欲哭无泪,瓶口阴阳二气敛去,李进封了瓶口,将那法海完全收入了清净琉璃瓶中。   
  小青和许仙这才将悬在胸口的石头放下,也同时知道眼前这位少年有多么厉害了得,单是那番天印,就是昆仑掌教用起来,也是吃力,李进却是浑洒自如,让许仙更是崇拜不已。   
  他又哪里知道,李进之所以不再用番天印,实则已经驱动不起,否则的话,当空再砸一下,法海有多少第二元神可以舍弃呢?他胜在是五行元脉,对法宝地驱策天生有优势,不比那种单属性的修真那么吃力,饶是如此,番天印和清净琉璃瓶各用一次,也累得他筋疲力尽。   
  四大妖灵此战立功甚大,若不是他们吸引了法海地注意力,想要一举收服这癞蛤蟆,还真是有些困难。尤其是那金钵,几次法海要用,都被牵制了。若是一对一战斗,李进还真是有些收拾不下。毕竟人家法海也是数千年的道行,还有厉害法宝傍身,就是对上昆仑掌教,也不会落下风啊。   
  李进出道几年,奇遇不断,筑成五行元脉,再配合两门逆天法宝,在手下的配合下,才将法海搞定,也算是法海命里该绝了。这人间界,如今能收服他地人,真是屈指可数。甚至可以说很难找到。这也是法海迟迟要呆在这一界的原因,宁为鸡口,不为牛后啊。   
  四大妖灵也都聚集了过来,肥遗将那宝塔献上。李进拿在手里,递给了许仙,许仙见那宝塔只是那么小小一截,就去接过。   
  哪知道入手之时,居然重若泰山,这才知道,法海提炼了雷峰塔地精妙之处。居然将雷峰塔的重量和内涵全都融入在内,果是不小地神通。   
  连四大妖灵,也都不得不对法海这只老蛤蟆肃然起敬,但是看他能将身子化为微尘的功力,就知道这法海果然是不输于洪荒之妖,后天修为能达到这种境界,在人间界可以说凤毛麟角了。   
  “娘子,娘子!”许仙急切地喊道。   
  那白蛇在塔中。自然听得真切,叫道:“官人!”   
  这番劫后重聚,自然有一番哭哭啼啼,只可惜这一塔之隔,终究是十分扫兴,李进也想过无数法门,却是无法将那宝塔打开,释放出白蛇来。   
  无奈之下,只好道:“要真是不行,就放出那老和尚,放他一条生路得了。反正将他的法宝和功力剥夺掉,他也很难为祸人间了。”   
  众妖也是称善。不过许仙和白蛇这当事人,却是不答应:“老和尚诡计多端,只怕放虎容易抓虎难,我们从长计议。”   
  看着许仙那苦大仇深的样子,知道这小子不生吞活剥法海,已经算是很克制的了。想起那老和尚罪恶滔天,李进也懒得给他求情。   
  那白蛇困在塔中,也不忘谢恩,一一谢过李进和四大妖灵地恩情。   
  青鸾忽然道:“白蛇道友,我们也是洪荒之妖,妖族败落后,流亡人间。大家本该齐心协力才是,谢字却是不必开口了。只是白蛇道友即是洪荒蛇妖,怎么会怕一只癞蛤蟆纠缠,三世难脱?”   
  白蛇默然,良久叹道:“此事也是难言之隐,涉及到妖族的一件大秘密,众位本是我的救命恩人,理当相告才对,但这事关系重大,小妹也不知从何说起,若是机缘到了,小妹定当相告,还请恩人谅解。”   
  青鸾知道这件秘密,肯定涉及娲皇宫女娲娘娘,当下道:“若是涉及娲皇宫地秘密,我等确实不便多问,自有娘娘主持。只是娲皇宫闭门数千年,对我妖族兴衰不闻不问,娘娘这番用意,实在令人十分好奇。”   
  那白蛇幽幽叹了一口气:“原来几位早已猜出我的身份,不错,小妹正是从那娲皇宫逃出地五大弟子之一,只是其中还另有秘密,别说列位,就是小妹,几千年来,反复思考,也还是不懂了。想那圣人心思,岂是我们这些弟子所能理解?小妹和其他几位道友,也是一时不快,私自逃出了娲皇宫。”   
  青鸾又问:“几位逃出来时,可曾携带了妖族四宝里边的一两件?”   
  白蛇愣了半晌,无奈叹道:“娲皇宫中,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