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140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140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北冥面无表情,心中却是隐隐感觉到一丝不安。旁边的北浩偷偷看了他一眼,见他如此表情,也是不敢说话。   
  “这青城小子居然有如此修为,真是怪胎啊。若不是青城没有什么得意的法宝,我这回差点就要被翠湖给阴了。”北冥心想,“如此看来,翠湖那牛鼻子倒不是被我激怒,而是故意钓我,让我捐出紫郢和南明二剑,这头老狐狸,居然算计我,哼!可惜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你青城弟子再强,没有法宝和仙剑,拿什么跟我峨嵋比。待我门下弟子左手晃出一把九天元阳尺,右手撑起一副七宝金幢,你这小子再强,也要让你无处遁逃!”   
  北冥心里恶念猛闪,他看李进面对巨虎剑,也不舍得拿出兵器来抵抗,显然是捉襟见肘,没什么好家当拼出来。否则的话,怎么会舍近求远,去冒那个险情,居然扑上去用拳头砸那巨虎剑?这不是玩命吗?   
  李进走下台来,和方寻及张老实等人击掌庆贺,首战告捷,拿到了青城派的第一个五十分,可谓开门红,自然要庆祝一下。   
  “接下去,看我的吧?”张老实摩拳擦掌,他的编号是7号,对手峨嵋行随是18号,马上就要轮到他们的比赛,赛场不在这边;方寻的号码是15,对手是10号签,比赛却是要轮到下午进行了。   
  黄字辈那批人,由翠剑带队,已经奔赴赛场。李进一心难以两用,只得道:“咱们且顾这边,先陪老实去比赛。”   
  张老实知道自己的对手是峨嵋派新生代杰出代表行随,据说已经到达了酝丹期,已经是五十岁的家伙了,不过修道之人,五十多岁,其实看上去跟二十多也没什么区别。若不是骨龄测试,谁也不相信这行随今年已经五十三了。   
  “7号青城张老实,对18号峨嵋行随,请登台!”裁判发出召唤。   
  “老实,不要多想什么,全力以赴,发挥水平。”方寻鼓舞道。   
  张老实点了点头,抬起头来,看了看李进,想听听进哥有什么吩咐。   
  李进摸了摸下巴,咧嘴一笑:“好好利用我给你的弥尘幡,记住四个字,出其不意!去吧!”   
  3024   
→第211章 … 老实斗峨嵋←   
  张老实一贯都是种田派作风,朴实厚重,俗成庄稼把式。踩者飞剑,落在了台上,礼数很足,向四方稽首之后,才道:“晚辈青城张老实,领教了。”   
  众人看着张老实这等样子,再联想刚才李进的潇洒,觉得这青城派弟子之间,风格未免相差太大了吧?难道青城派教徒弟,就没个标准?   
  不过真正的明眼人,却是看出了深浅,见张老实气韵内敛,貌似朴实,但秀在心中,绝非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庄稼汉。张老实以宝物八石千芝筑基,等于就是领先别人一步。内行的人看门道,自然看得出张老实虽然目前还是凝丹期,但前途无量。   
  几名裁判再一次看了看张老实的资料,又一次晕菜:怎么还是22岁?   
  青城派是疯了?放着五六十岁的弟子不派,怎么尽派些年轻娃娃,二十多岁,入门才能有几年啊?即使从娘胎抓起,那也不如人家四五十年的修为啊。尤其是早期修炼,相差二十年,那就是一个级别的差距啊。   
  北冥心中大感宽慰,笑道:“我就说青城无人嘛,派这娃娃军,顶个屁用。青城这几年一副爆发户的嘴脸,又怎能掩盖他们长力不足的缺点?即使收了几个年轻弟子,十分杰出,那又何妨?若是把他们压一压,放到下届再跟我峨嵋争长短,倒是不可不防,这一次提前暴露了,以后还如何奇兵制胜?哈哈哈!翠湖啊翠湖,你毕竟还是嫩了点。我峨嵋派,这回要在凝碧崖搭个茅房,就用天都、明河做梁椽,哇哈哈哈。”   
  北冥大感得意。心中更有底气,又思忖道:“那玄进虽然厉害,其他门下不强,也是徒劳,我先将青城其他门下一网打尽,一个光杆司令,即使撑到最后,又能如何?我峨嵋只要层层推进,确保人数,积分还不是大把大把地捞?”   
  他毕竟是一派尊长。这些算计,只在脑子里一晃,立刻就有了主意,丝毫不用转弯,眼光停在了行随身上,鼓励地点了点头,传音道:“好小子,将这乡下佬搞掉。能灭了他,就灭掉,事后推说失手就是。道门比拼,就是法宝仙剑来回。没个轻重,青城找不到话题的,放心。即使要闹,也有本掌教担着。”   
  行随收到北冥的传音,心领神会地傲啸一声:“峨嵋行随,领教青城高足。请问这位师弟要如何比拼?是文比呢。还是武比?”   
  若换作别人,定要问他:“文比怎么比,武比又怎么比?”   
  可张老实不吃这套,十分干脆地道:“怎么比都行,谁先趴下,谁算输。”   
  行随本是道德之士,听张老实如此说,脸色微变。旋即镇定下来。对张老实口气中这股狠劲,倒是先提防上了三分,所谓一夫拼命,万夫难当。看这小子这副样子,肯定是个狠角色。倒要提防他拼命。   
  “我蜀山剑派,以剑为主,峨嵋与青城,俱是上古八派的道统。我们用仙剑做一场,张师弟没有什么意见吧?”行随还想尝试着定一下规矩,框一框张老实。   
  哪知道张老实还是那样坚定,直指本心,不为行随的言行所动,只是咬定道:“峨嵋斗剑,本是该以斗剑为主,但是你我道门神通,无非都在五行之术,移山倒海,还要看各自玄妙。所以,动起手来,不管是何等神通,一概可以使出来,不必过多拘泥。”   
  行随这番制定规则的野心被张老实推翻,心中更是一紧,对张老实这个对头又多出了三分戒备,哪有这样倔的主儿?   
  心神一动,本念便即不纯。北冥早在下面看得真切,传音喝骂道:“行随,你是酝丹期,他是凝丹期,你反而跟他罗嗦,动了本心不纯,此乃战前大忌。你休要跟他罗嗦,只管动手。不论比剑拼宝,他如何是你对手?”   
  行随听北冥一喝骂,背脊汗涔涔的,道袍一振,低喝一声:“既然如此,两心无碍,你我就放开手脚,大战一场,生死由命,富贵在天。不要怨恨。”   
  张老实冷冷道:“如此最好,正等你这一句话,免得等你躺下不动时,峨嵋派再来聒噪!”   
  这一刻,连李进都忍不住给张老实叫好了。别看这张老实质朴,心理战居然打得如此出色,硬是让行随本心动摇,而张老实那股舍命陪君子的气度和架势,就像一把无形之箭,直射行随的本心。   
  张老实肩膀一抖,背后剑囊当中,窜出两股土黄色之气,托出仙剑二柄,交叉串成一道剑气,盘旋在张老实头顶,发出阵阵剑鸣。这几声剑鸣,低沉而又圆通,似乎包含着一种无法描述的意境在里边。   
  “这是什么剑?”不少旁观者并不识货,看这架势,虽然知道这是把绝世神兵,但却怎么都说不出这剑好在哪,是什么剑。   
  “此何剑?”行随也是动容,忍不住问。   
  “斩妖除魔的剑!”张老实呵斥一声,叫道:“婆婆妈妈,像什么道门弟子,看我一剑。”   
  刷一声,两柄剑居中一合,居然合成了一把,当头劈出两道剑光,旋转出一道道四方之形的剑幕,直接朝行随裹去。   
  “雕虫小技,也来卖弄。”行随嘴上说得漂亮,手底下却是一点都不敢含糊,脚踏七星步,背后一拱,也托出一剑仙剑出来。   
  那仙剑一出,四周立刻闪出无限电芒,五颜六色都有,带着磁磁之声的闪电,附在那剑身之上,将一柄剑衬托的无比诡异。   
  “剑名列缺,可招九天神雷,挥舞列缺霹雳,你也小心了。”行随故作大方,也将自己的名堂报出来,其实是给自己埋伏笔。表面自己无意伤人,其实骨子里,已经杀机大起。   
  那列缺剑确实如行随所说,可以招九天神雷,但行随此刻的修为,显然还够不着,不过招些霹雳惊雷,倒是不能,手诀掐起,剑诀引动。那列缺剑立刻窜起,划过长空,将云层撕裂,一道火蛇与那剑尖一接,立刻引了过来,朝张老实这边轰了出来。   
  张老实知道,若讲究硬拼,自己肯定比不过这个酝丹期的高手。当下将手中剑诀一变,连人带剑立刻窜起,堪堪避开那一剑之威。闪电霹雳轰在台上,立刻轰出了一个大坑。各种颜色的烟雾不断冒了上来。   
  张老实窜到高空,将弥尘幡轻轻一晃,整个人忽然凭空消失了虚空之中,只有两柄剑,兀自漂浮在半空,悬而未动。   
  蓦地。两柄剑如同利箭,穿刺而出,射向行随!   
  “ 哼,躲起来么?这等小障眼法的伎俩,也来瞒我?”行随十分不屑,挥起列缺剑,将那击到自己面门前的两柄剑荡开。   
  伸手入囊摸出一面镜子,朝中空中一晃。整个虚空,就好象被过滤了一遍似的,所有肉眼看不到的漂浮微尘,被这一晃之力,全都显露出来。   
  张老实嘿嘿一笑。从虚空中跳出,伸手抄起荡飞的两柄飞剑,手中剑诀再引,冷喝道:“再吃我两剑。”   
  五指扬起,将手中仙剑放出,奇光笼罩,两柄仙剑立刻拆开,眩出无数残剑之影,一道一道,组成剑幕,向行随这边劈来。   
  “哼!一而再,再而三!青城派,就是这点剑术了吗?”手中列缺剑又是挥了两下,叮当二声,残影被列缺剑的霹雳尽数化解。   
  行随以为张老实技止此耳,笑道:“这点微末道行,也来参加蜀山会盟,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正笑之时,忽然觉得眼前一花,又是一道相同的厉芒朝着自己面门劈开,慌忙之下,连忙引剑隔开。   
  当当当!行随连挡三下,只挡得全身真气乱散,差点没将全身道力坏去。   
  三记过去,行随见没有第四剑来,正要换一口气,忽然面前又是一道剑影划过,当头劈来。行随心中大怒,只等勉力又挡一记。   
  刚才明明看见张老实只有二把剑,被荡开后,又没飞回来,怎么会突然自己又多出四剑?行随想不通,但是一口真元,已经堪堪用尽。   
  就在这时,又是一道飞剑砸射出来,声势迅猛无边,已经将行随锁住。   
  “妈的,怎么那么多剑?”行随闪过一个恶念,但一口真元已经提不上来,只得咬牙硬抗一记,嗤得一声,左臂居然被这一剑生生切割了下来,鲜血撒满了一地。好在修道之人,不怕血光,也不怕肉身摧残。   
  行随大怒道:“只会暗箭伤人,算什么本事。你如果本事只限于这些,就认命吧!”拼掉了一条手臂,终于换到了一口真气。   
  张老实连招七下手,每一下就抓回一剑,每抓回一柄,都合在了一处,最后一柄柄的,七剑居然合成了一把剑。   
  跳啊云端,张老实道:“这可不是暗箭,只是你孤陋寡闻,不知道我这剑的威力好处。所谓一剑七身,说的就是我这柄七修剑。”   
  “七修剑?”就连北冥,都有些吃惊,这柄剑也是古蜀山世界的宝物,却克无毒,共有七口,龙名金鼌,蟾名水母,鸡名天啸,兔名阳魄,蜈蚣名赤苏;龟名玄龟,蛇名青灵。若是修得好了,七剑合一,才是七修剑的秘密所在。   
  只是张老实得此剑还不到三年,还没能将七修剑七只剑灵唤醒,否则的话,剑灵之间形成沟通,主动形成七剑合一之势,方能发挥七修剑的终极之威。   
  刚才张老实以两柄剑迷惑行随,让其形成一种固定思维,认为张老实只有二把剑,其他五剑一直隐忍未发,最后一刻暗中偷袭行随,不想却还是没有成功,只是坏了他的一根手臂,实在可惜!   
  3250   
→第212章 比赛外挂←   
  虽然对于修道之人来说,断了一只臂只是等闲之事,但这手臂卸掉,血气外涌,对真元的流失也是有推动作用。行随慌忙之下,连忙摸出几颗止血固元的丹药,内服外敷。   
  可是他却发现,对手突然站着不动,冷冷地看着他做着这一切,居然并没有追袭。行随一个寒战,这是什么眼神?他心里直打鼓。   
  台下之人见到张老实一柄剑居然用得如此花样百出,也是佩服。蜀山世界的门派,对七修剑并不陌生,因为此剑在蜀山一向享有盛名,只不过近几百年消失匿迹,没想到居然为青城派所得了。   
  北冥脸色沉了下去,心中暗骂青城派奸猾,居然隐藏家底,看这七修剑,完全不比那南明离剑差,居然从没听青城派提起过。北冥觉得有些坠入冰窖的感觉,被青城阴了,被翠湖这个家伙阴了。   
  北冥几百年来,一直都压在翠湖一头,所以从骨子里就对翠湖有一股轻视,认为这个人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