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148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148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妖尊简略地将自己从娲皇宫出逃之后的种种经历讲了一遍,尤其讲到佛门之时,脸现不豫之色:“这峨嵋派与佛门勾勾搭搭,却厚颜无耻自称道门领袖,一只脚踏两只船,十分卑鄙。”   
  妖尊屈居佛门之下那么多年,从位屈服,说到佛门,虽然极力压制住自己的个人情绪,却还是难掩他对佛门的痛恨。   
  “峨嵋派与佛门勾搭,此话怎讲?”李进有些不解地道,“不过他们峨嵋颇多佛门法宝,却是不知道从何而来。昨天就有一名峨嵋弟子用佛门七宝金幢打伤我的一名弟子,十分可恶。”   
  妖尊变色道:“七宝金幢?”   
  “正是,那宝贝如同一把伞,又一面幡,模样奇怪,共有七层,形状……”他将那七宝金幢的形状和功效详细说了一遍。   
  妖尊脸色不断变化,却是不断冷笑:“好好好,是我低估了峨嵋。进儿,你可知道,若是我不在这锁妖塔里,青城即使有你主持,也一样要输得精光。那七宝金幢,正是模拟这锁妖塔所制,与这锁妖塔能够无限沟通。峨嵋弟子持七宝金幢进入,可以不受禁制,任意屠戮塔中妖灵,你们如何能够胜得过持有七宝金幢之人?”   
  李进骇然失色,喃喃道:“这么说来,我还是被这峨嵋蒙骗了。若是青城这番输给了,我却无法面对那些青城门下,也愧对父亲期望。当年你与五龙真人之约,却又……”   
  妖尊一摆手,笑道:“若是换作十年前,我还真拿他们没办法。不过此时你可放心,他们绝对不能从这锁妖塔内带走任何一只妖灵。你不知道。我进入这锁妖塔后,起初也无法抵抗这塔内禁制,只得封闭六识,以求自保。后来隐隐感觉到这锁妖塔内尽是佛门气息,唤醒了我识海当中的佛门记忆。你父当年既为孔雀大明王,虽然一直是跟那帮秃头虚与委蛇,却也偷学到不少佛门神通,此时一加领悟。立刻融会贯通。这锁妖塔于我,已经和儿戏没什么两样,我要收它,只在片刻之间。可笑这峨嵋派,竟是那普贤传下的道统。那家伙也是墙头草,先道后佛,身事二主,人品十分之差。即使在西方极乐境,他见到我。也要叫声明王,不论修为还是地位,都不及我。他从燃灯手里借来这七宝玲珑塔。欲兴峨嵋,却拿我妖族开刀,我岂能容他?日后有机会,也要找到了结这段因果。”   
  李进并不是听得太懂。只知道那普贤真人是玉虚十二真仙,后来转投佛门,也就是佛门的普贤菩萨,至于这里边的纠葛,他却是不太懂。   
  妖尊略加点拨,李进立刻明白,喜道:“既然如此,父亲何不立刻收了那锁妖塔。从此脱离此厄,我父子出去共谋大计。不是更好?”   
  妖尊笑道:“这却不行,想那圣人在三十三天之外,只要法眼一睁,看遍万法,你我父子的修为,暂时还不足以逆天。我正要在这锁妖塔多呆些时候,参悟些天机。外边之事,都由你去办。一切以寻访那炼妖壶为主。此物才是兴我妖族地关键,切不可逞匹夫之勇。”   
  妖尊也是久病成医,当初他刚从娲皇宫逃出来时,也是意气风发,自以为五色神光可以刷遍天下万物,即使三清道尊,佛门祖师,也一样把他们刷下来,结果却是因为如此,被准提抓去做了那么多年壮丁,铸成奇耻大辱。   
  李进一直有一事悬在心头,此时想起,问道:“父亲,想那青城和峨嵋都是上八派的道统,既然峨嵋继承了玉虚门下地道统,为什么青城却反而不是呢?”   
  妖尊奇道:“谁说青城不是了?想那五龙真人是我旧交,此事我最清楚。我来问你,玉虚十二门徒当中,谁最擅长炼丹,你可知道?”   
  李进隐隐感觉到一点点不对劲,听父亲如此问,摇了摇头,示意不知,反而问:“父亲,难道你的意思,那青城也是玉虚门下所传的道统?”   
  妖尊听李进哪些问,也是一怔,奇道:“正是!此事即使是青城门下,也是不知,只因这个秘密传到五龙真人手里,就已经托交我来保管了。这青城派擅长炼丹,正是那玉虚门下惧留孙传下的道统!”   
  惧留孙?听到这三个字,那肥遗肥硕的身体一阵颤抖,真是踏破铁歇无觅处啊,没想到封神时期把自己封印在岷江水底的惧留孙,居然传下的道统是青城派!想到这里,他又是惊喜,又是担心。惊喜的是终于知道惧留孙在人间地道统所在,担心的是,这青城派现在是李进当家,他想找青城派麻烦,也不好意思动手啊。   
  “惧留孙?昆仑门下?阐教道统?”李进喃喃自语道,“那么那个家伙,是骗我的了?”   
  妖尊听闻此言,不禁问道:“谁?哪个家伙?”   
  李进苦笑道:“那个自称是蚩尤的家伙,躲在我的识海当中,他说他是九黎血脉,说妖魔两道都是他的道统,而青城派,也是他的隐性道统传下,他还传了孩儿一部秘诀。”   
  妖尊不怒反笑:“蚩尤……蚩尤!这个家伙,居然也活到了现在?居然找到我儿子身上寄宿,好本事,好本事啊。只可惜他这如意算盘是打错了!”   
  李进听父亲如此说,更加断定自己的想法,果然是被蚩尤骗了,那个家伙从头到尾,都十分神秘,这一向更是没有沟通,也不知道在自己识海里捣什么鬼。   
  这个时候,蚩尤的声音悠然从李进地神识里冒出来:“孔雀啊孔雀,你得道比我更早,怎么此刻还没悟呢?你我巫妖一战,并不是你我二族的过错,而是受那道门挑拨,大家其实完全应该许诺前嫌,携手努力,找那帮牛鼻子晦气的啊。我借令郎地躯体一用,也不过是暂时性的,知道他是你儿子之后,根本就没动过长期寄宿的打算啊”   
  妖尊听了这话,淡然一笑:“果然是你这大巫,你胆子确实不小,知道进儿是我儿子,居然也敢呆在他身体里,你以为我不敢灭掉你么?”   
  蚩尤叫屈道:“我此刻也只是剩下一抹残念,你要灭我太简单了,胜之不武啊。令郎骨骼清奇,天生奇才,我不借他的,实在有些可惜了。再说令郎遇到危机地时候,我也不少次出声提醒过他啊。没有功劳也有些苦劳吧。都几千年过去了,我又不是要找你们妖族开战,只是想跟你们讲和。这点要求总不过分吧?”   
  妖尊冷笑道:“讲和?你巫门为他人作嫁衣裳,反比我妖族灭得更快,如今也想到讲和了?当初被那帮牛鼻子唆使的时候,怎么就没想到讲和呢?”   
  蚩尤狡辩道:“孔雀,我在当时又不是巫门说话的人,我上头还有十二祖巫呢!我成道的时候,巫妖之战都快进入尾声了。你总不能把这个罪名加在我身上吧?再说你们妖族当时那个帝俊,也确实不像话,把个天界统治的乱七八糟,还把我们夸父大巫给整死了,也难怪两家结仇。”   
  妖尊对这些典故,自然十分熟悉,却不想去跟蚩尤翻什么老皇历。蚩尤在巫妖大战中只是一个先锋,并不是主事者,他的凶名是在道门确立统治地位之后,起来反抗道门统治,这才建立起来的。蚩尤和皇帝轩辕之战,才是他的成名作。那皇帝轩辕,却是太上老君钦点地人皇!   
  老君身为人教教主,自然当兴人教,那轩辕,正是老君栽培,其后尧舜禹这些人帝,都是人教教主册封。   
  巫门白辛苦了一场,把妖族耗干,自己也差不多耗干了,被道门整编的整编,收服地收服,追杀的追杀,至皇帝打败蚩尤之后,巫门就此凋零,再无声息,比妖族消失的更快更急。   
  这蚩尤也是和孔雀一样的倔强家伙,也是历次转世重修,可惜也是志比天高,命比纸薄,转了无数次世,都是些莽夫,就从没成功建立过什么基业,更别说统治人界,夺取人皇之位了。   
  妖尊听蚩尤口口声声谈和解,又不断给自己开脱,却是不吃这一套,只是道:“巫妖之事,你我以前做不了主,今日自然也做不了主。至于合作,你也休提。你我各干各的,他日若要伐天,你有势力,我有势力,或可合力为之。”   
  蚩尤黯然无语,知道这孔雀在洪荒时期就是准圣,自己跟他还是有差距的,动粗动不得,讲理讲不过,只能憋在心里了。听妖尊说到“伐天”二字,真是得牙根痒痒。牙缝里蹦出几句话来:“好,我就依了你之言。即使我今后无法巫门,你们妖族要伐天,我求先锋,以报当年道门利用我巫门之仇!”   
  听那口气,巫门和道门之间的仇恨,那是一言难尽啊。   
  2985   
→第223章 … 五色翎毛←   
  妖尊对巫门虽然没什么好感,但也知道巫门比妖族更有理由痛恨道门,毕竟当初巫门被道门利用,而后兔死狗烹的命运,让巫门顷刻间衰败,看蚩尤这副样子,就知道巫门心里有多大的仇恨积压着。   
  李进听蚩尤侃侃谈来,十分不悦的道:“好你个衰神,你当初把我骗得好苦,说什么妖魔两道俱是你的道统,青城也是你的道统,你吹起牛皮来,就丝毫不脸红么?可恨我当时年少无知,居然信了你。”   
  蚩尤也是郝颜,嘿嘿笑道:“这可别怪我,大家都是为了生存嘛!再说了,魔门确实和我有些关系,你们妖族也不是和我全然没有关系吧!至于青城派,嘿嘿,那确实和我毫无关系。不过你放心,我传给你的那部秘诀,绝对不会收回。当时我确实是想立你为接班人的,后来青莺、火凤那两头妖禽跟你提起了你的身世,我就隐约猜到你的身份,知道没什么希望了,干脆就没说话了,你肯定也感觉到了吧。”   
  李进不知道蚩尤的修为到底有多高,但他却知道,说到脸皮之厚,这蚩尤肯定可以当之无愧入选天下第一,这些话,若没有点脸皮厚度,还真是说不出口的啊,不过经他这么一解释,他心中那股疑惑也是消了。   
  妖尊在蚩尤说话的这当儿,早已运起神通,观遍李进识海,知道蚩尤果然只是一抹残留意识存在于李进识海当中,当下却道:“不管如何,你需另找庐舍,不能在我儿体内纠缠。”   
  蚩尤忙道:“一定一定,只需再给我几个月时间,让我寻到我巫门血脉,我立刻离体而出,另寻庐舍,如何?我也担保,日后绝不与你们妖族为难。你们若要伐天,我必求为先锋。”   
  妖尊淡然道:“那是后话,先不必提。你且封了六识,我还有话要与我儿说道。”这个口气,自然还是对他这大巫的身份有所忌惮。   
  蚩尤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只得乖乖封闭六识,不敢再听他们父子对话,毕竟这个时候,孔雀若要动粗,自己还真是无计可施。   
  李进还有气犹未消,不过这些洪荒旧事的恩怨,他毕竟没有参与过,知之不多,只得由父亲做主就是。   
  妖尊笑道:“巫门衰败,已不足为道。我儿,适才说到青城道统之事,那惧留孙,你可知道他如今下落如何?”   
  肥遗再一次听到这三个字,竖起耳朵聆听。哪知妖尊早已算到肥遗,笑道:“肥遗,你也是洪荒之妖,不必如此作态,你和惧留孙的恩怨,却不似峨嵋这样,藕断丝连。那惧留孙当年与燃灯、文殊广法天尊、慈航道人、普贤真人同为玉虚门下,后来却都有了佛缘。我们在西方,颇多见面,这老儿倒是十分检点,只顾关门礼佛,不敢心生他想。也不知道是城府深呢,还是胆子小,总之他与道门之间,再无瓜葛。你要寻他不痛快,还得到西方极乐去。”   
  肥遗那肥硕的身躯一阵颤抖,西方极乐世界?那地方岂是自己这等修为能去得的地方?看来要找惧留孙算帐,还是路漫漫修远啊。   
  李进简直难以置信,在中土斗得你死我活,为了蜀山道统谁是第一的称号,明争暗斗千年的峨嵋、青城二派,居然都昆仑十二金仙传下的道统,而他们的祖师,却居然都背叛了道门,转投向了佛门,实属难以想象啊。   
  亏这两派一心想夺得道门第一派的称号,单是这份出身,如果被揭露出来,爆了八封,别说道门第一宗派,就是想立足道门世界,只怕都有些困难。毕竟教宗之间争斗,向来都是势不两立。虽然佛道暂时表面一团和谐,但两道共统,毕竟只是权宜之策,暗地里,波澜也不会少。   
  从当年准提大肆从中土道门抓壮丁去西方效劳,就知道佛门并非善与之辈,而且两个教宗之间的教义,龃龉处颇多,虽然说红藕白莲原是一家,但事实如何,早有过历史证明。   
  李进一下子从父亲这里得到了这许多消息,真有些醍醐灌顶的感觉,心中很多茅塞也顿时开窍,原来思之不解的地方,触类旁通,也都想明白了。   
  妖尊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