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15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15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是心理攻势!李进心里清楚,不过他关心的不是这些,等最后一个家伙也跟着出去之后,他抱元守一,运起神念。以他现在的修为,说多没有,几间屋子的间隔,只要他专心去听,那还是能够一字不漏捕捉到的。   
  更何况,那几个家伙就在隔壁说话?   
  “徐副市长十分钟后到,大家等会儿聪明点,该不文明就得不文明点。最重要是要套出话,给市长一个交代!知道吗?”这是队长的训话。   
  “这些都不用交代,大家都心里明白。可是现在提倡文明执法。要是咱们动点粗,这小子出去那么一说,也够咱们喝一壶的啊!”看来这些家伙,多少还有一怕。   
  “你不会聪明点吗?用点技巧,别太着相,不就行了?我告诉你们几个,平日里打着哈哈开什么玩笑都成,这回可是徐市长,半点都不能含糊!”   
  “官大一级压死人啊,咱也不能草菅人命吧?到时候顶罪的可是咱们哟!”   
  “什么屁话,谁让你要他命了?整出点样子,把话套出来就行!”   
  “我说何队,市长家那公子听说不是好惹的主,这小子能整到他?我看不简单啊!”   
  “唉,谁说不是呢?不瞒你们说,我这心里也没底的很!你们不知道,市长公子这几天可邪门了,不是普通的外伤,说起来,还真他妈的搞笑!算了算了,这些都跟咱没关系,不是咱们过问的事情!”那队长看来底气也不是很足,口气十分烦躁。   
  “嘿嘿,何队你就别卖关子了。这事现在谁不知道啊,据说市长公子中了邪,犯得还是花痴病,这几天居然在家非礼他家的菲佣,还对他自己的老妈动手动脚……哈哈!”   
  李进听到这里,心里冷笑。这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那魔念发作,欲火焚身,心志被剥夺,只是动手动脚已经算很文明了!更禽兽的还在后头呢!   
  “他妈的小声点,你是不是想让全局子的人都听到啊?”队长低声怒叱道。   
  “何队,我说句心里话你别不爱听。就咱们抓来的那小子,我觉得有点不对劲。我这干警察五六年,见过歹徒多了。可今天跟那小子眼神一碰,硬是头皮发麻,心里一阵阵恶寒。我也说不清楚这是怎么回事,以我看,这小子绝对不简单!”   
  “哎呀,小六啊,原来你也有这样的感觉,我以为是我自己的错觉呢!妈的,邪了门了,难道这小子……”   
  就在这时候,门外传来车声,那队长道:“好了,都别废话,市长来了。”   
  徐明的奥迪A8停在了外面,局里的领导早已在外边迎接,客套了一阵,迎进了里边。   
  “怎么样,凶手抓住了吗?”徐明虽然心中愤怒,但还是强行压抑住了自己的不快,不咸不淡问了一句。   
  “带来了,带来了。我们展开了全方位的调查,已经把犯罪嫌疑人抓拿归案。”这是局长钟处宏的声音,低声下气,一副奴才嘴脸。   
  随即向那何队长使了个眼色,又道:“我们马上展开审讯,请领导指示工作。”说的好听是指示工作,其实无非就是旁听一下。   
  何队收到命令,带着两名副手推门而入。   
  李进懒洋洋地翘着二郎腿,悠然问道:“主子来了,现在可以开审了吗?”   
  一句话,差点没把进来的四个人给呛死,那何队正要发火,但目光和李进冰冷如刀的眼神那么一接触,浑身又是忍不住一阵激灵,到嘴边的粗话,生生咽了下去。   
  “小子,放老实点,这不是你家!”那负责记录的书记员有些奇怪为什么平时骄横的何队,今天怎么转性了?难道是因为市长来了?文明执法摆样子?不对啊,这可是为了市长的事,更应该积极点才对。他越想越不对劲,忍不住想在市长面前卖下乖。   
  “姓名?年龄?家庭住址?”   
  “废话就不要多说了,想问什么就爽快点。还有缩在墙头那边的人,想听就一块进来吧!”   
  那屋的人听了这话着实一愣,听这口气,这哪像个十几岁的高中学生啊?要么就是个天才白痴,要么完全就是一个不知所谓的愣头青!   
  尴尬的沉默,居然谁也没说话。最后还是那书记员反应快,一拍桌子,喝道:“反了你了,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吗?我再强调一句,这是警察局,不是你家!”   
  “警察怎么了,警察就了不起了?就能对一个合法公民呼来喝去吗?”李进可不想罗嗦,叫道,“徐明,我知道你在隔壁,你还真别躲躲闪闪耽误时间,你儿子这会儿没准在家准备非礼他奶妈呢!谁让你当市长没空教儿子,我就代你管教管教。”   
  这嚣张的言语传遍了局子每个角落,人人都是大惊失色。徐明在这地方的势力,人人心知肚明。他没去撩拨别人,别人就该烧香拜佛了。此刻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居然敢指名道姓叫嚣,这孩子一定是脑袋被门夹了。   
  徐明向来不是那种好修养的人,听了这话勃然变色,哪还要什么市长颜面,一脚踹开旁边的椅子,冲进了审讯室。   
  “是你?”当时他的大手离李进只有零点零一公分,硬是生生收住。如果不是悬崖勒马的快,他这只手眼下估计已经废了。   
  李进虽然内丹不成,但所炼的外丹对于打熬筋骨还是有莫大功效的,早就炼成一身钢筋铁骨,徐明虽然是武学高手,但面对修真人士,跟蝼蚁也没什么区别。   
  “不错,是我,看来徐市长记性不坏啊!”李进笑眯眯的,谁也摸不准他的心思。   
  徐明的脸色就跟变色龙一样,短短几妙钟内,变化无数次,最后还是强忍怒气问道:“我儿子什么地方得罪你了?”   
  “这你要回去好好问问他,还有他那些狐朋狗友。你徐明是个人物,怎么生个儿子就这么没出息啊?你也知道,你儿子要是有三分像你,就不会现在这个样子。”李进老气横秋道。   
  听那口气,就好象长辈在教训后人一样,说得徐明一时间居然默然无语。   
  他心里比谁都清楚,眼前这个少年,自己恐怕惹不起。别说这少年,就是方有为自己也要掂量掂量啊!更何况这少年还是方有为的座上宾。看皇甫春和谢远两个老不死的武林前辈都对他敬若神明,这个少年的来头可想而知!最重要的,他清楚自己儿子的德性,肯定是儿子惹了人家,不然以这少年的地位,怎么也不会主动撩是生非。   
  徐明打拼几十年,什么人惹得起,什么人惹不起,认识得还是很清楚的。眼前这个少年,就是那种绝对惹不起的主!   
  他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知道自己这回卤莽了。出动警察,绝对是下下之策,不但在下属面前丢了颜面,而且还更加得罪李进。心里怒骂徐书豪这个小畜生就知道给老子惹麻烦。   
  “钟局,把手铐给解开,这像什么话,大家都是自己人,自己人哈!”徐明不愧为老江湖,心里念头一转,就换出一副和蔼的笑脸。   
  其他人心里七上八下,听了这话,更是打了个寒战。听徐市长的口气,眼前这个少年是万万得罪不起主啊!可偏偏就把他给得罪了!包括局长在内,简直恨不得把徐明拉出去毒打一顿。   
  解开手铐,李进故意伸了伸懒腰:“这真是难忘的经历啊!几位领导,我现在可以回去了吧?”   
  “可以,当然可以了!既然是一场误会,我们还应该给你陪不是呢!要不这样,今天算我徐某人请客做东,咱们去天府酒店围一桌,我再代表小犬向李先生赔个不是,怎么样?”徐明是能屈能伸的人,这个时候,已经顾不得什么面子,还是先稳住李进要紧。   
  “吃饭喝酒倒是不必了,我得先回学校。徐书豪的事,有空我代你想想办法就是。”李进轻描淡写,毕竟徐书豪也不是什么死罪,惩罚一下也就罢了。况且徐明眼下已经够低声下气,出气的目的已经达到,见好就收。   
  现在李进说什么,徐明都只有点头的份,更别说其他人了。饭是肯定不会吃的,最后还是由徐明和钟局领导,其他小卒陪同,组成一个车队,将李进隆重送回学校。   
  这番举动,一方面是给李进赔罪,另一方面,也是徐明在表示着些什么。他认为李进这貌不惊人的少年,肯定没那么拽,定是他背后有强大势力,才能让皇甫春和谢远这些前辈都要拍他马屁。他如此做作,也是想告诉那些他假想中存在的势力:他徐明很识趣,得罪不起,只有服软服输,认栽赔罪。   
  当李进在市长和局长的陪同下,再次出现在学校的时候,全校轰动了!徐明索性送佛送到西,一路把他送到3班教室,并非常礼貌客气地向赵红老师表示了歉意,让一向本分,没见过什么大世面的赵红都有些不知所措。   
  她万万没想到,传说中的徐副市长,原来是如此平易敬人!她又哪知道,他们能领教徐副市长百年难得一遇的平易敬人,全都是托了李进同学的鸿福啊!   
  这场风波,着实让市三中热闹了不少天。不过校领导可不是糊涂虫,他们知道,市长做做表面文章,看上去三中很有面子,实际上,这件事如此削徐明面子,他不暗中恨死三中才怪!   
  原本平静的三中操场,在每个黎明来临的时候多出了几十道青春靓丽的身影,后面跟着一条四十多岁的青春的尾巴,自然就是赵红。   
  这些日子,她似乎找到了生命的真谛,跟这帮学生打成一片,让她依稀找到二十多年前选择教师这个职业时的第一感觉。   
  李进也加入了这个长跑阵营,这个马拉松队伍,也成了初夏的一道美丽风景。   
  高考如约而至,没有出现任何意外,高三(3)班以绝对的优势领跑整个年级。而李进和方寻居然以相同的730分,成了省文科状元。这成为了市三中整个夏天的热门话题。   
  李进知道,真正的征程,才刚刚开始。   
  (周日之夜,榜单之巅,投票决胜,你死我活。兄弟们,手头有票,砸下来吧?重楼的爆发拉开序幕了。)   
→第020章 … 填志愿,也要一鸣惊人←   
 枫林头是一个很安静的小镇,镇上今年也有不上参加高考的学生,李进这个名字,成为了家长教育孩子的先进典型。   
  这让镇上卖豆腐的“豆腐西施”看上去很开心,不为别的,只因为李进是她的儿子,枫林头出了个状元,这是建镇数百年都没有过的辉煌。所以街坊邻居的道贺声就没断过,不管谁来称两块豆腐,都要道声恭喜,这么一来,豆腐西施难免要添上半块添头。   
  “妈,这豆腐,您还打算继续做下去吗?”李进一边磨着豆浆,一边问。   
  “做!不做豆腐,你拿什么钱上大学?别以为你现在是状元了,还不是老娘磨豆腐磨出来的钱供你?”豆腐西施头也没抬,添了一把大豆下去。   
  “妈,我问你件事,可以吗?”别看李进现在是修真人士,对外牛逼烘烘的,但面对这个老娘,他还是有七八分畏惧。   
  “什么话,明天再说。先赶紧把豆浆磨出来,你不回家还好,一回家把老娘弄得手忙脚乱。”豆腐西施不耐烦地道。   
  李进默然,灯下细细打量着母亲,说句实在话,虽然母亲今年四十岁了,加上常年辛劳,可上苍可能比较眷顾于她,使她不论从哪个角度看上去,都不像是这个年纪的人。很多时候,李进都产生一种错觉,自己的母亲,真的是一个粗鲁的乡下女子吗?   
  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她确实是。但在某些瞬间,李进却觉得母亲身上隐约透着一股神秘,这种神秘无法解释。尤其是当母亲在不经意的瞬间,眼角边流露出来些微的忧郁,即使是真正的西施,也不外如此了。   
  “臭小子,看什么看?老娘有什么好看,快磨!”豆腐西施喝道。   
  几年在外,听母亲的喝骂少了,这么一呵斥,李进倒有了几分亲切,手下用劲,把那石磨转的跟陀螺似的飞快。   
  终于磨完了所有的豆子,豆腐西施看着发呆的儿子,忽然问道:“李进,过两天就要填志愿了,你有什么想法没有,我听人说现在学医不错啊,反正老娘我是不懂的了。”   
  “文科去学医,不是典型的专业不对口嘛?”李进心里苦笑,随即一呆,觉得母亲这句话,似乎是在试探自己,而并非出自本心。   
  “我打算报四川大学,专业还没想好,随便吧。”李进还是如实回答。   
  “什么?四川大学?”豆腐西施嗓门加大了三倍,“你这状元是抄来的啊?怎么不报清华北大,我听人说那才是最好的。”   
  “可我已经选好了四川大学,你说过不干涉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