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156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156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芎驼夥饽Ф蠢锏耐蚯粝鹿餐窒怼!  
  李进心念到此,自然知道该怎么做,当下道:“自然不是!天都、明河乃是青城派的镇门之宝,若能夺走,青城派势必军心大乱,士气低落,而我们西崆峒也可以一举将青城攻破,占领这青城山。封魔洞没有天都、明河镇压,只要咱们里应外合,定能将那封印冲开,还大家一个自由。”   
  那大长老听李进如此说,知道此子是在给自己圆谎,当下也不表示什么,心中却暗暗震惊,这个小子却是从何而来?似乎知道的秘密并不少,而且为什么从他身上,我会感觉到一股奇怪的熟悉的气息?似有似无?他身边那个跟班是魔门子弟倒是不错,可是这个小子……   
  大长老相信自己的感觉,在判断人这方面,他从来没有出过错。   
  群魔现在最向往的,就是“自由”这二个字,听李进如此说,每人心头都起了点意,虽然天都、明河离开封魔洞,但大家不是没有尝试过去破开封印,可无论怎么努力,还是有如蚍蜉撼大树,根本于事无补。   
  听说轩辕法王有办法,他们自然是心动不已。   
  那大长老忽然问道:“这里有万千魔门儿郎,人人都想逃出封魔洞,只是力量有限,破不开那道门的封印之术。轩辕法王虽然成名千年,他却有何策略,能担保一定能破开这封魔洞禁制?”   
  李进知道他是故意有此一问,却不含糊:“大长老别忘了我西崆峒的道统乃是上古金仙广成子传下,广成子手下那些法宝,尽为我西崆峒所得。这封魔洞的禁制厉害,只怕也经不起番天印全力一轰吧?”   
  “番天印?”这回连大长老都有些动容,低眉掐算了几下,心念大动,心中喃喃自语,“番天印已经出世了?那么白蛇师妹岂不是已经脱劫?那雷峰塔困她千年,除了番天印外,无物可破。番天印出,白蛇师妹脱困矣!”   
  只是让人不解的是,那番天印明明就在昆仑山,怎么会落在西崆峒的手里?难道魔门运数真是到了?大长老不屑地想,魔门只是些乌合之众,从来都不入主流,宵小之辈,怎比我妖族底蕴?   
  他这番心事,却是再无第三个人知道。封魔洞群魔虽多,却是没有一个人知道,他们这个大长老,竟非魔门中人,而是来自洪荒的妖族。一千多年前为了进那幽冥界找一个人,才来到这人间通往幽冥的唯一路径,却没想到,一直等不到机会,只能在这封魔洞休养生息,一呆就是千多年。   
  在这洞中参悟天机,终于唤醒了洪荒记忆,恢复了一部分妖力,只靠这些,已经足够制服被道门众人扔进来的魔门宵小。本来这封魔洞下的禁制就是专门对付魔门习性,对妖族影响不大,再者实力上,也确实领先太多,洪荒妖力,绝非后世所能理解。   
  李进几句话,倒是把这大长老说得心潮澎湃。连李进自己,都没想到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好在这大长老隐藏得够深,情绪波动片刻之后,立刻恢复平静:“番天印是封神时代的先天法宝,足够轰开这封魔洞的封印,只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若不小心,将这封魔洞也轰塌了,这里的魔众万千,死伤也绝对不会少。再者,番天印是昆仑山的宝物,怎么会落在西崆峒轩辕法王手里?”   
  这番疑问,不能不搞清楚。   
  李进笑道:“宝贝是藏在昆仑山,但确实是广成子之物,于情于理,都该由西崆峒的道统所得。此乃天意所归。大长老不信,请看我手中之物!”   
  他将番天印取出,拿在手上,晃了一晃,却大概只有四个骰子拼凑起来那么大,只是那“番天”二字十分清晰,发出令人耳晕目眩的仙力,让靠得近的魔门之人有些抵受不住。   
  大长老眼睛瞪大,惊呼道:“果然是番天印!”   
  2944   
→第234章 … 蚊子出现←   
  什么都做得假,就是法宝这东西做不得假,虽然修真世界存在无数仿制品和赝品,有些甚至仿制得十分成功,但无论再厉害的手艺,总是有缺陷,法宝这东西,先天和后天的分别,就好像一个在云端,一个在地上,根本不在一个位面上,想以次充好,连外行都骗不了,就别说骗内行了。   
  番天印正是属于那种不可复制的先天至宝,大长老自然一眼就认了出来,忽然下令道:“果然是番天印,如此说来,你们果然是西崆峒的使者了。左右,你们先且退下,我再和两位贵客切磋切磋。”   
  魔行低的魔人,抵抗这封魔洞的噬魔之气就已经十分难受了,加上番天印的无上灵力,更让他们有些难以抵抗,大长老如此吩咐,自然纷纷退出,那些元老团的老魔头,本来有些留下来听个究竟,但惧于大长老的权威,也是不敢迟疑,也是鱼贯而出。   
  等所有人都退出去之后,大长老运起神识,四下搜索一番,见无人敢于躲在附近偷听,这才放心,顺手布下一个妖族独有的空间,无形地将三人裹在这个空间里,如此就不虞隔墙有耳了。   
  李进立刻感受到这股妖力,露出讶然的神色,随即脑子念头剧转,顿时想通了些什么,释然叹道:“难怪难怪,我总觉得大长老身上有秘密,让人感到十分殿异常,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Jcwxv手打   
  大长老冷冷一笑:“此刻就你我三人,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了。你们二人岂会是什么西崆峒的弟子?”   
  奶爸被大长老那犀利的目光盯住,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显然是被大长老那股无形的气势压制住了,心下怯了二分,大感震惊,这大长老到底是什么人, 修为怎么如此厉害?就是那法王,也不可能一瞪眼就让我如此失态啊。   
  李进却是见怪不怪似的:“这四周已经被你布下了妖族结界,别说打开天窗,就是一点缝隙,也打不开啊。不错,我俩确实不是西崆峒的弟子,此行也正要来探个秘密,这个秘密,这封魔洞中,只怕也只有大长老一个人知道吧?”   
  大长老眼中也露出无限震惊,盯住李进打量了半晌,才一字一顿地问:“你到底是谁?怎么会知道如此多的秘密?”   
  李进越发肯定了自己的猜测,笑道,“我是谁并不要紧,关键还是在于你是谁。还有这封魔洞的秘密在于何处。不瞒你说,天都、明河就在我身上,我也确定这秘密定然与天都、明河二剑有关。只看大长老有没有诚意了。”   
  大长老失笑,“好好好,你这小子果然厉害,连我都看不透你的深浅,不想你却能一眼看穿我地底细,不简单,你这小子全身正道邪门地法宝带了一堆,自然不会是那种默默无名之辈。妖族当中,能将修为控制隐藏的,至少也是准大圣级别的水平。这样的妖族,只怕还没有我不认识地。你要蒙混过去,只怕不简单。想要从我口中撬出秘密,却还是先给点诚意才对。”   
  姜还是老的辣,李进听大长老如此说,知道他已经间接承认了妖族的身份,当时隐隐也猜到了三四分,这才悠悠问道:“我先问大长老一个问题,最近这段日子,我听到了一段偈语,说地是:四桩缘,千古冤,洗得沉冤牵一线,洪荒重宝现人间。不知道大长老可曾听过?   
  大长老如此镇定之人,李进也感觉到了他内心的震颤。虽然大长老面无表情的面部几乎让人怀疑他这张脸是否属于真实的存在。   
  李进有此一问,自然是心中有所猜测,否则的话,他怎么会如此卤莽。一开始,他自己都觉得世上不可能有这么巧合之事,自己正要寻找的线索,竟真的会在这封魔洞里出现。但事实却还是如此巧合。   
  大长老幽幽叹了一口气,不胜失落地道:“看来我真是老了,你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我居然还是猜不透阁下地来历,实在可笑。这几句偈语的来历,想必阁下也已经清楚了吧。那么阁下此行,定然是为了我专程而来的了?”   
  李进听他这样说,更加证实了自己地猜测,笑道:“我们此行,是要探这封魔洞的秘密,不瞒前辈说的,在我入洞之前,根本不晓得有你大长老这号人物存在,即便是见到大长老后,只是隐隐感觉到一点点不对劲,也并不知道你大长老背后隐藏着如此巨大的秘密,一切只是天意巧合。”   
  奶爸听他二人一对一答,都是些自己完全摸不着头脑的事情,好在他十分乖巧,知道这种事情属于高智商的对答,自己插不上话,闹不明白,就乖乖当听众,最好是把自己当成空气一样存在。   
  “天意巧合?”大长老有此失魂落魄,蓦然抬起头来,眼中射出一道清澈无比的光芒,问道,“我那白蛇妹子,已经脱困了吗?”   
  到了此时,李进已经完全证实了自己的想法,哈哈大笑,“果然果然,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啊。青城派那些干老道都担心我,反对我进这封魔洞,我却一意孤行,看来反而是顺了天意。不错,白蛇已经为我所救,夫妻团圆。那四桩孽缘,已经化解了一桩,还有三桩,却待寻找。今日见到前辈,只怕第二桩也是不远了。只是不知道夔牛、蚊子还有蝴蝶三人,前辈属于哪一位?”   
  大长老再镇定,此时也是四肢僵硬,那股激动,竟是那样地不可抑制,喃喃问道:“你竟是知道的如此之多,难道,你是娲皇宫派来地使者,要抓拿我们五人回去么?”   
  李进神秘一笑,忽然从身上摸出一物,却是一根孔雀翎毛,正是当初在锁妖塔内,父亲留给自己的五根翎毛,交代自己去炼五色神光,同时也作个信物。好取信其他四妖。   
  “前辈请先看一物。这是家父所赐。他此是在那锁妖塔内,也在图一件大事,却还没到出山的时候。”李进说完,将翎毛恭敬递上。   
  大长老接过翎毛。只看一眼,浑身大震,失声道:“大师兄!他……他已经从西方脱困了吗?你刚才说什么?你是大师兄的令郞公子?”   
  李进此时早对这大长老产生亲近之心。此人既是自己父亲的师弟,那和自己的亲叔交无区别,一股亲近之意油然而生。   
  “师叔在上,晚辈正是。”李进说到这里,心潮也是阵阵澎湃。   
  大长老目瞪口呆,一时还难以相信这个现实,拿着那根翎毛看了半晌,才痴痴道:“真地是大师兄,真地是他。大师兄,你从佛门脱困。也来到人间,数千年后,真的是我们五个兄弟姐妹会聚的时候到了吗?”   
  听到李进喊自己“师叔”,大长老心里也是阵阵暖意,看着故人之子,再看看大师兄的孔雀翎毛,一切关于洪荒地记忆顿时在大长老心中苏醒过来:“几千年了,大师兄的后人也如此长大成才了。我却还在这洞中枯守。大师兄,妹子我对不起你。白蛇妹子,姐姐我也对不起你……”   
  李进听闻此言,也是吃了一惊,莫非又是个姑姑?否则怎么又是“妹子”,又是“姐姐”?   
  既是姑姑,那会是谁?   
  “贤侄,我承你叫一声师叔,却还没将我的身份告诉你。当初我们五个弟子下山还愿应劫,除了大师兄负责修行之外,其余四人都是为了应劫而Jcwxv手打来。白蛇妹子被困雷峰塔里,夔牛师弟和蝴蝶妹子不知所踪,大师兄被佛门困住,我以为我们五大弟子再无相聚之日,所图之事也成画饼,不想天降大喜,不但大师兄无恙脱厄,白蛇妹子也被贤侄所救。看来我们五个师兄弟再聚的时间,已经不远了。不错,我的身份正是那哭倒长城的孟姜女,当初转世重生之后,并无一点妖力,前世记忆也未苏醒,直到长城轰然倒塌之时,前世记忆才蓦然醒来,我才参悟了洪荒记忆,恢复了部分妖法,炼回蚊子妖身,咬死了那荼毒黎民百姓,劳民伤财的暴君。自此后,四处游荡,直到白蛇妹子转世那个时代,我也未曾找到任何机会进入幽冥界,直到当时偶见青城五龙真人将天都、明河二剑封印于此,忽然心有所感,推算之下,才知道这封魔洞中,居然藏有人间和幽冥的唯一通道!我当时法力不及五龙,也不敢贸然行事,只是躲起来。直到五龙飞升之后,才潜进洞来,苦等机会,打开那两界缝隙,进入幽冥界。”   
  李进听完这段叙述,内心再一次受到了强烈的冲击,又一次被这五大前辈地伟大胸怀所感动。此事若非有大志愿,大胸襟之辈,怎么可能去做?尤其是以洪荒级别的修为,选择转世重修,完全是半自杀式的行为。一个人如此也还罢了,难得地是五人同心,确实让李进受到了巨大的感染。   
  “师叔,如此说,你是知道白蛇师叔的下落,当时 为何不去找她一起竟是旧事?还有,我父当时已经重入人间,成就一代妖尊,师叔也无耳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