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180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180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敢开什么坛讲什么功课,既没实力,也没魄力。   
  当年那三清开坛讲混元道果,镇元子也是座上宾,而且是道门里第一尊贵地客人。不论按资历还是按辈分算,镇元子都是和三清同辈,公论的道门第四高手。地仙之祖,准圣人等等称号。那总有一箩筐。   
  不过大家都是心里明白,绝对不会超过雷池一步。你不是圣人,就不能讲什么混元道果。换句通俗点的话,没有金刚钻,就不要揽瓷器活。   
  五庄观在西牛贺洲偏东的位置,地处虽然偏僻,但今日熙熙攘攘。三山五岳,海外仙苑,各自洞天福地地仙人,只有听得消息,都已经纷纷赶来。当然,没有谁是敢空手而来。若没带个礼物,见面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   
  李进与峨嵋众道告了个罪,便单独一人到处闲逛,冷眼旁观。冷耳旁听。不放过任何增长见闻的机会。   
  最重要的一点,既然峨嵋能来。那么想必青城派肯定也会有人来。自己身为人间地青城祖师,倒是要见一见这仙界的青城仙人是什么样子。想起来这件事,李进心里就涌起了一股既奇妙,又刺激的念头和想法。   
  想想自己因为自己父亲的存在,从而和青城结缘,在人间花了几年的时间,就把青城派从三流门派中拯救出来,东山再起,一跃成为了蜀山联盟的盟主,不可谓不成功,也让自己父亲可以对得住五龙真人的托付。   
  他此刻并不了解峨嵋和青城这些门派在这地仙界的尴尬处境和低下的地位。因此念头之下,还是想先联系到青城派,然后从长计议,从青城派这里打听些消息。他自己毕竟是妖族之身了,背负着属于自己妖族的使命。本不该和青城再发生什么瓜葛,毕竟两者之间,有个难以跨越地沟壑。   
  四大部洲都有神仙前来,十分热闹,而这些客人,又以西牛贺洲最多。西牛贺洲本是佛门统治下的土地,但五庄观虽然不起眼,却是坐落在此处数千年了,没有任何一个佛门弟子敢到此间来撒一把野。   
  原因不为其他,就是因为镇元子这三个字,因为他自鸿蒙初开时就得道的身份地位,也没有佛门弟子敢把五庄观列为佛门领地。   
  妖族虽然没落,但在这五庄观,居然来往的妖族十分之多,而那些神仙,却不似在人间的修士一样,要对妖族喊打喊杀。相反,这里大家其乐融融,根本没有任何剑拔驽张的门户之念和族类偏见。   
  那大鹏王竟也有脸皮来,李进知道金角、银角虽然就到,双方签名簿了,岂不尴尬?这些妖王大大,来了不止百十个。别看这些人平时不走动,任何一个出来闹,都足够让整个西牛贺洲震上三震。   
  有黄风岭的黄毛貂鼠精,有黑水河的龙精,也有金兜洞的牛精,也有盘丝洞地蜘蛛精,都来赏脸。   
  李进走近妖群,假意眺望风景,偷听这群妖王讲话,都是一些闲聊鬼扯,半天没听出些主题大意来。那狮驼岭不光是大鹏王来了,这会青狮、白销二精都有前来,毕竟谁也不愿意放弃听镇元子难得的讲课机会。   
  李进望着这些同族,发现他们个个身上妖丹虽然膨胀光亮,但这妖丹比起青鸾、火凤,比起白蛇蚊子,却总觉得有些不一样。太过平和,属于妖族那股精灵气质,却是很少。反而是多了几分平和静默。   
  “难道佛门的洗脑就如此成功?”李进悲观地望着这群妖族,知道这一个个都是超级高手,如果能被自己所用,那么复兴妖族的途中,将会成为多么具有战斗力的队伍?可惜大好妖族,却从了佛门。实为不取。   
  “咱们西牛贺洲妖族栖身最多,今日来得也算齐了。倒是缺了翠云山的大力牛魔王和火云洞的牛圣婴,这对父子,没理由不参加这样的地盛会啊。”那乱石山碧波潭的老龙王及其女婿九头虫,和牛魔王是邻居,交情也是不浅,今日不见了牛魔王,自然觉得不可思议,十分奇怪地道。   
  牛魔王与大鹏王合作共谋金角、银角之事,只是天知地知彼此知道的秘密,加上平顶山的两个苦主不愿和牛魔王和大鹏王结下不可解开地仇怨,也没有把二人的丑行彻底揭穿。   
  双方不提此事,只是不愿意丢人现眼。而在各自心里,却是时刻都在算计着有什么机会可以将对头完全弄死。   
  那老龙王自言自语了一遍,见无人回答,也是无聊,转向大鹏王道:“鲲鹏,你和大力王最早就是兄弟手中,你知道大力王是否家中有事被耽搁了,还是故意不来?依我来看,大力王并非不凑热闹之人啊。”   
  李进心里冷笑:这老龙王好不糊涂,问大鹏王这件事,那不是自己去找冤家吗?   
  看着大鹏王转瞬即逝的一丝杀气,李进知道乱石山碧波潭和狮驼岭地仇算是结下了。祸从口出啊,李进总结出了一条血淋淋的道理。   
  就在商议时,忽然门外笑声大作,正是金角、银角二妖仙地声音。   
  此二人是西牛贺洲的妖族另类。别人大多都是被佛门点化地、招安过的妖族。而这金角、银角二妖,却是三清教下,十分的与众不同。   
  “这对兄弟怎么也来凑热闹了?”那妖族有人道。   
  此时大鹏王脸上微微闪过一丝难堪,李进瞧在眼里,也不当一回事,立刻闪身走人。他可不想和金角、银角在这个时候见面。万一这两个神经大条的家伙一见面就来个熊抱,顺便来一句:道友,上次全靠你通风报信……   
  如此一来,等于是直接把自己放到了妖族的枪口面前。这个时候可不能和金角、银角会面。不过他倒是低估了金角、银角的城府。这兄弟二人既然要出席这等盛会,自然是早有打算。   
  怎么说镇元子也是道门一脉。虽然不属三清教下,但这镇元子既然和三清同辈,自然也算得上是金角、银角地长辈。两家既为邻居,金角、银角不来,却是说不过去。   
  “鲲鹏道友,可否借一步说话呢?”金角、银角与众妖打过招呼之后,单独对面色的铁青的大鹏王道。   
  此时李进早已走远,正欲四处再看一看,闻一闻这五庄观镇观之宝人参果所在何处,哪怕是近前闻一闻,据说那也是一千年的寿命啊。稳赚不赔。真应该在人参果树前闻上三天三夜。   
  只是那回梦之草,到底何物?李进心里思忖着。正要抬脚赶路,忽然背后一声尖叫,一个稚气未脱一般的声音夸张地叫道:“别动别动,求求你别动啊,请高抬贵脚别踩下来。”   
  李进单脚硬是抬着,那人小心翼翼从李进脚下捡出一只小龟,心疼得就跟自己儿子似的:“小龟啊,小龟,你可别乱跑一气,万一被哪个不长眼的混蛋踩上一脚,我可心疼死了。”   
  看那家伙,身高不过四尺,声若幼童,面如婴儿,下巴却长着一副山羊胡,一手捧着小龟,一手却提着一根玉杖。   
  “嘿嘿,这位小兄弟,谢谢你脚下留情哈。我叫极乐童子,俗名姓李,道号静虚。你叫什么名字啊?”这极乐童子李静虚人如其名,性如小孩,活泼好动,性格就是一副老顽童的样子。   
  李进却是不知,踏破铁鞋无觅处,此人正是前青城第一代修士,也就是五龙真人之外的唯一青城前辈。比起他那冒牌的五德真人,这位才是货真价实地青城老祖!   
  3317   
→第269章 青城大团圆←   
  李进虽然贵为新科青城祖师,不过对于青城派老三代的了解,仅限于五龙真人和天都、明河,后二者是因为那两把剑的缘故。其实极乐真人李静虚的名头,在青城也有人偶尔提及,只是李进没有放在心上罢了。   
  “我叫李进。”他并没有打算和极乐童子多纠缠,正要迈步就走。   
  “慢着,慢着……”极乐童子一把拽住李进,不依不饶地道,“你先别急着走嘛,反正现在闲着也是闲着,咱们坐下来说说话噢。”   
  说着,也不顾李进答不答应,一把拉过李进,就假山旁边的石椅上一屁股坐了下去,笑嘻嘻地看着李进,一副跟李进很熟悉的样子。   
  李进见他表情天真烂漫,也不像是奸徒。所谓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李进从这极乐童子的眼中,看到的确实是仙家的淡定和从容,没有半分世俗之气,毫无心机,清澈几可见底,一看就知道是个毫无心机的老顽童。   
  左右是无事,也便坐了下来,好奇地道:“这样盯着我看,难道贫道脸上长了花不成。”   
  极乐童子还是笑得十分开心:“我知道你脸上没长花,但我对你就是感兴趣。我知道你身上带了仙丹。”   
  李进心里一沉,不禁对这老顽童有些改观,莫非这老儿是跟我装傻,其实城府很深?他心理琢磨。瞟了极乐童子一眼,见他却跟那小龟逗得正欢,显然并非算计之辈。那么自己封锁在天机戒中地仙丹,他是如何知道的?这来来往往都是仙家。怎么别人就没看出来?   
  事实上,李进也知道,这天机戒中的仙丹,不可能会泄露出任何生机,可是这个老顽童,却是怎么知道的呢?   
  “干嘛这样看着我?你不要不承认了。我知道你身上有仙丹,而且你平时肯定是吃仙丹当饭地。我说的对不对嘛?”极乐童子十分得意地道,随即凑近了一步,神秘兮兮地道。“这样吧,不如我们打一个赌。如果我赢了,你送一颗仙丹给我,如果我输了,我送一颗给你,怎么样?”   
  李进有意无意瞟了他腰间那只葫芦一眼,笑道:“这却不公平,你葫芦里的丹,怎见得就一定比我葫芦里的丹好?万一不及我,我不是吃亏了?”   
  极乐童子哈哈大笑:“不亏不亏,我可以担保,我们拿出来的丹都是等价的,如果不等价,赢了也不算,这样总行了吧?”   
  李进不明深浅,不过区区一颗丹,他现在是赌的起。在仙丹这方面,他本来就是富豪,不过他更在意的是,这个老顽童,到底有没有心机,到底有什么用意?   
  “好吧,那你说怎么个赌法?”李进以退为进地道。   
  极乐童子见李进答应了,兴致更浓,笑道:“赌法很简单,等下我师兄肯定会来这五庄观,你猜他今天穿的是白色道袍呢,还是青色道袍。他从来不穿别地颜色的道袍。就这两种可能性了。”   
  李进不由地笑了,摇头道:“这个赌法,你倒会算计,他是你师兄,你怎会不知道他穿什么衣服?”   
  极乐童子就跟被冤枉的小孩子一样跳了起来,瞪大眼睛,大声抗议道:“你怀疑我会作弊吗?我跟我师兄已经有一百五十年没见了,这次到五庄观来,也是他飞剑传书通知我的,让我到这里聚集。可是我这么早赶来了,他倒没人影。”   
  李进看他地样子,应该不像是作伪,当下道:“那我就猜他穿青色的道袍吧。输了我愿意输一颗八珍丹给你。”   
  极乐童子就跟看到了怪物似的盯着李进,两只眼睛骨碌乱转,摇头喃喃道:“你怎么知道我想要的我地八珍丹?你身上好丹多的很,怎么知道我偏偏要的就是八珍丹呢?”   
  这个问题好似百思不得其解似的,抓耳挠腮,自己一个人在那瞎琢磨。   
  这等怪人,李进却是从来没有遇见过,更是有些手足无措。   
  那极乐童子生怕李进反悔,一把抓住李进道:“好好好,就是八珍丹,如果我输了,我愿意给一颗玄心极丹你。你是丹师,也知道哪一种丹便值钱吧?我这可是亏本买卖了。”   
  说起这两种丹,确实是玄心极丹更名贵一点,而八珍丹虽然略次,不过这八珍丹乃是采集八种珍贵天材地宝提炼,原材料比较不易收集,不过这丹胜在炼的手法和口诀并不难,一般成功率比较高。   
  老顽童,居然知道自己是丹师,李进更加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个家伙越来越是奇怪了。自己是丹师的身份,可谓隐秘,这从气质上根本无法体现出来,就不知道这老儿哪只眼睛看出自己是个丹师。   
  极乐童子见李进一副见鬼的表情看着自己,得意洋洋地道:“我知道你很吃惊,不过我就是知道你是丹师。而且我还知道你身上都有哪些丹,怎么样,服不服我?”   
  望着这童心泛滥的家伙,李进实在有点毛骨悚然的感觉,内心告诉自己,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   
  正狐疑地时候,那极乐童子跟前的龙头玉杖杖头的龙眼睁了一睁。极乐童子跳了起来:“好,我师兄来了,咱们赶紧出去找他。师兄啊师兄,今天你一定要穿白色的道袍啊,做师弟一辈子的幸福,就全靠你了。”   
  嘴里唠叨着,拉拽着李进就往外走。李进简直有些哭笑不得,只得随着他出去。好在这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