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182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182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是借一片回梦之草,想来以我兄弟二人的薄面,也能借到,此事由我兄弟二人出面办妥,请仙长勿忧。”   
  李进挺他们一口一个“仙长”,真是觉得受之有愧,自己这才炼成仙体多久,让人家金角、银角这老资格这么称呼,有些折寿啊。   
  “二位道友若是看得起贫道,就请不要以仙长二字称呼,真教贫道汗颜。不如就叫我五德吧?”李进这可不是谦虚话,毕竟金角、银角的地位都很明显,如果因为自己一次通风报信的恩德,一口一个“仙长”,听在旁人耳朵里,那可供想象的东西就太多了。   
  五龙真人虽然不知道李进到底给金角、银角灌了什么迷魂汤,不过他们在这仙界混了这么久,对于金角、银角在这地方的地位,还是有很深刻认识的。心心理面思付着李进到底是什么人,居然知道青城派乃是惧留孙传下来的道统。   
  他自然不会忘掉千年之前和孔雀妖尊在人间的那个约定,也只有妖尊孔雀知道青城派的这个大秘密,如今看来,眉目间依稀还真有些旧人的模样,心里渐渐明白了三分。   
  不管如何,青城派人间的道统能够兴盛起来,对于五龙真人来说,绝对是值得欣慰和幸福的一件事。青城派经历千年衰竭,带来的直接恶果就是青城派人才凋零,千年来没有什么杰出门人飞升进入仙界,导致青城派在这仙界势力单薄,至今仍混的十分凄惨。   
  酒过了三巡,李进问道:“两位道友,你们打算如何处理?说起牛魔王,贫道也曾与他有段恩怨,不过以贫道看来,那大力王在这仙界势力强大,十分的不好惹。若无深仇大恨,不若做个顺水人情还了给他们。”   
  金角奇道:“道友和牛魔王也有过节?”   
  李进叹了口气,将自己怎么去翠云山,打算想牛魔王买卖仙府等等诸事,都一一道来,唯一省略掉就是铁扇公主那些桥段。   
  金角和银角听完李进叙说,对望了一眼,叹道:“道友居然能将那牛圣婴亲手收服,倒是我们兄弟二人低估了你的实力,该罚该罚。”   
  李进微笑道:“这一件事,贫道也只是和二位提及,男士因为二位道友不把贫道当作外人,本来这等事情,是不必挂在嘴里的。”   
  金角眼珠子一转:“我倒是有个主意,你我三人一见如故,不如咱们就学学这五庄观镇元子仙师的古风,也来个结拜金兰如何?”   
  这倒是一个让李进没有想到的提议,跟金角、银角结拜兄弟?李进想来想去,都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吃亏的地方。   
  金角、银角本来就推崇李进,觉得这个道人十分后义气,此刻听说他本事高强,还能独立收服红孩儿,这等修为,也是金角、银角看重的地方,因此索性抛砖引玉,打算跟李进进一步建立关系,毕竟在西牛贺州这样的地方,金角、银角作为道门系统的妖怪,势力还是略显得单薄了些。   
  这三人也是说干便干的人,当下果然来到庭院,对天立誓,结拜成了兄弟。李进自然是排在老三,这点名分,他根本没想过去争,不论声望还是年纪,排在老三也是理所当然。   
  结拜完了,那金角说话也就更加不遮掩了,毫不顾忌五龙真人等仙也在一旁,对;李进叹道:“这牛魔王虽然势力庞大,结交广泛,我们兄弟二人倒是不怕;所忌惮者有二:一,我们有一门法宝在那大鹏王手里,不能不取回来;二,这牛魔王和佛门有亲,西方佛祖料想不会护短,但他有一个兄弟,却是煞星,比那大鹏王还要不好惹。当年……”   
  说道这里,金角眼中闪过一丝难堪,他要说的人,自然就是那皈依佛门,如今贵为佛门斗战胜佛的孙猴子。当年大闹天宫,猴子被拿,就是放在兜率宫的炼丹炉里炼出火眼金睛。那番噩梦,作为守炉丹童,他们自然忘不了孙猴子给他们带来的恐惧,况且二人在平顶山为妖,也吃过猴子的亏。   
  是以说到猴子,他们骨子里有股忌惮,忌惮这猴子因为和牛魔王的结拜关系,前来闹事。尽管据说猴子和老牛关系也不睦。不过人家怎么闹都是结拜兄弟,现在又是佛门一家亲,不能不提防着点。   
  要知道,当年二次下界,太上老君是再三叮嘱过:惹谁都不要去惹那猴子。   
  李进对这些典故,自然十分熟悉,听金角如此支吾,已经明白深浅,当下也不追问,只道:“适才听道兄招呼大鹏王,要他借一步说话,想必正是商谈此事,那大鹏王是什么个表态?”   
  金角道:“他自然不能不从,否则我等将此事宣扬出去,这西牛贺州,他还如何能够立足?不顾结义之情,不顾手足之义,这顶帽子,他是万万不会戴的。他已答应要归还我的羊脂玉净瓶。”   
  银角却道:“我观那大鹏王面目阴沉,显然是狡狯之徒,城府极深。他虽然答应的十分爽快,只怕还有反悔,怕就怕他去佛门搬救兵来。”   
  李进道:“这个不妨,这五庄观好歹也是道门圣地,就是佛门圣人前来,也不便放肆,其他救兵,焉敢撒野?”   
  “唉……”金角叹了口气,“贤弟言之有理,别人是不怕,怕只怕那猴子蛮不讲理,他与镇元子仙师也是结拜兄弟,仙师也要卖他几分薄面的。他要强索老牛的法身,却是难办。”   
  “想那猴子也是明白事理之人,定能算到其中隐情,只要兄长将事实剖析,请镇元子仙师做主,斗战胜佛手段再强,也不便动蛮吧?再者你我兄弟结交,若真是动粗,做兄弟自然不能袖手旁观。”李进到这个时候,也不能不大义凛然说几句,说到跟猴子这样的人物动粗,他暂时根本没想过。   
  他料定猴子既然已是得到,成为斗战胜佛,必不会为老牛强讨公道,所以才将这话说的如此果断决绝。   
  金角听他如此表态,十分高兴:“刚才兄弟说去翠云山讨买仙府?难得兄弟在这的仙界还没有落地生根的地方?”   
  李进听他提到点子上了,故作深沉的叹了口气:“唉!若说完全没有,那也不是,只是那些三四流的洞府,占去了,也只是耽误前程,不是久居的地方,若无一处可供长足发展的地方,贫道宁可做那云游散仙,倒是自在一些。”   
  金角、银角都是唏嘘感叹:“三弟何不早说,你要洞府,哪有何难?跑到那老牛窝里去讨个闭门羹,他可是西牛贺州出了名的活强盗,即使有仙府卖你,也是价钱高,环境差的烂地方。说起仙府,我二人倒有一个去处,等此间事了,再带兄弟你去,此事还需费些周折,不过是尽可包在我们身上。”   
  也不是说东胜神州那处仙府不好,由于铁扇公主那块玉牌,人家着实送出了一个不错的仙府,而且环境清幽,地处偏僻,十分适合发展。不过那种地方,处在权力和争斗的边缘,是属于世外之地,没有核心竞争力,对于一个在仙界有野心的人来说,根本不适合作为根基之地,而只适合作为一个秘密基地或者后花园来使用。   
  目前在地仙之界,要想混出名堂,成也西牛贺州,败也西牛贺州。   
  听金角、银角出面要送仙府,五龙真人心里都是一阵活蹦乱跳,这可是前所未有的机遇啊?这等好事,他们就是做梦都没想过会发生,金角、银角的背景和地位,对于他们这些没有在地仙界取得正式户口的散仙来说,完全就是神圣的存在。毕竟常年租借那些三四流的仙府,租金不合理不说,就算能够长期租借,对于发展也是不利的。   
  看这位“五德师弟”的举止言行,五龙真人忽然觉得自己等人在地仙之界的发展出现了新的转机,而这个转机的希望们就在这看似貌不惊人的少年师弟身上。刚才从他和金角、银角交往的这些手段和技巧来看,就知道此子非同小可,换作一般人,和金角、银角这样的妖王同座,也难免战战兢兢,就好像他们此刻的心理一样,兀自还有些拘谨放不开。   
  不光是五龙真人,赛仙朔矮叟朱梅和伏魔真人姜庶也一样在幻想,幻想着自己这个少年师叔到底会给青城派带来多少福音?事实上,在李进出现之前,五龙真人已经不止一次唠叨过青城派将要复兴,他们在地仙之界将要行运,只等一个机遇的到来,那么如今,这个机遇终于来了么?   
  正在把酒言欢时,门外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一个粗豪声音叫道:“金角、银角二兄可在此间?故人来访!”   
  3251   
→第272章 … 坐骑青牛←   
  来的果然是故人,凶神恶煞一般,头上一根独角,全身黑如煤炭,满脸的横肉,再加一口发黄的板牙十分狰狞。   
  金角、银角见了此妖进来,欢欣鼓舞地站了起来:“师兄,不想这阵风把你吹来了,师尊他老人家安好?”   
  那妖哈哈大笑道:“还是你们两个清闲啊,这地仙界的风水,着实让我十分想念,无奈日日要伺候师尊,难以偷得浮生半日闲,下来闲逛。这次镇元子仙师讲课,师尊料算得二位兄长有些麻烦,才让我下界前来帮衬一把。”   
  金角、银角听说是师尊太上老君派他前来,心里就好象吃一枚定心丸似的。   
  你道这妖是谁?自然就是太上老君坐下青牛,当年在金兜洞作怪,一个金刚琢,收遍满天神将的神兵利器,就是当年的孙猴子,也奈何他不得。   
  青牛作为老子的坐骑,也是洪荒得道,虽为人教教主的坐骑,但出身却是洪荒妖族,与娲皇宫颇有因缘。不论手段或者神通,自然比金角、银角这两位童子厉害,只是它为妖族,难免有些地位低下,反倒要称金角、银角为师兄。   
  只是金角、银角虽受他这个称呼,却是丝毫不敢怠慢他,知道他的厉害。   
  那金角、银角向青牛敬过酒后,又将李进等道介绍给了青牛。因为李进等人都是道装,也算是有些香火之情,因此青牛也不敢怠慢,没有因为地位问题出现傲气行为。   
  青牛听金角、银角讲述过大鹏王和牛魔王入侵一事,一颗大脑袋不住点头,颇有嘲弄地道:“那牛魔王也算是我们妖族一霸,不想做事这般没有分寸。二位师兄不愿与之结缘,那也是一桩善缘。师尊派我下山,并无法旨指示,只说二位师兄便宜行事,不必顾及,既然师兄打算讲和,那便讲和吧。”   
  他和牛魔王毕竟都是牛身成妖,多少有点兔死狐悲的香火之情,若是那大鹏王的法身被金角、银角所获,他必然不会有这番言语。以他那性格,自己不去惹别人,已经算是别人祖坟冒烟了,居然还有人惹上门来,怎肯甘休?   
  银角忽道:“贤弟刚从三十三天外来,那天界有什么动向,可曾有听闻否?”   
  青牛道:“动向自然不少,三界之内,倒是人间最近十分不安宁。长城边上那镇魂石碑遭到袭击,二十八宿大阵启动,诛杀了几名身份来历不明的修士;那长城守护神却是失踪不见;还有那汤谷之内地扶桑木,被盗伐一根,亦不知盗贼是什么来路,天庭现在也是焦头烂额,十分被动。”   
  李进听得心里凛然。虽然青牛所说的这些事,大部分和他没有直接关系,但每件事情,他几乎都有间接参与。其中那长城大王,更是他直接带走的。不过听起来,这件事反而是最微不足道地。   
  金角果然变色:“那二十八宿大阵,非同小可,有谁那么不知死活,去碰那必杀之阵?虽不比上古诛仙阵凶恶,却也不易抵挡。若非圣人,谁敢担保自己能够出入自如?”   
  银角接口道:“这个阵法如此了得,却设在了人间,守护那镇魂石碑,可见那镇魂石碑之下,藏有多少秘密。”   
  金角问青牛道:“此事贤弟可曾听师尊提及过?”   
  李进心里也是犯嘀咕,若只是八十万冤魂的话,偌大天庭,总有办法将他们一只只炼化或者超度,为什么偏要立一处石碑在那镇压,还赌上天庭主力在那守护,吃力不讨好?   
  关于这个问题,当时李进就以这个疑问请教过父亲孔雀,只是孔雀妖尊对于这个问题,也是没有思忖明白,只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看金角、银角有此疑虑,看来就算是作为人教教主的心腹,对于这个问题也一样十分无解啊。   
  李进倒是记得当初去镇魂石碑闹事四名道者,都是这地仙界的人,而且是落珈山无极观之人。自己在初入地仙之界时,曾偷在荆棘岭偷听过那两个弟子的谈话,知道此事地一些内情。   
  再回想那四名道者当时的意图,是要收服那八十万冤魂回去炼什么阵法,具体是什么阵法,却是不太清楚。   
  那青牛打了个哈哈,也没回答金角、银角的问话。他对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