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188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188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由系奈侍狻!  
  他的这番野心,除了自己的心腹之外,却是无人知道。他之所以着门下弟子,清风、明月二童去盗那扶桑木,也正是这为这个野心着手的其中一环罢了。   
  那扶桑木是木属性先天之物,是木属性之祖,他所想做的,也是重开天地,再炼地水风火,重构三界五行秩序。就好比当初佛道二门取代妖族一样,镇元子虽然挂着道门的旗号,却不拜三清,只供天地,由此可见此人野心。   
  正是有这番野,他对同为竞争对手的猴子的言论,自然分外的关注。若是发现猴子有着和自己相同野心的话,他就必须考虑应对之策。   
  大家原本是被猴子那番话镇住,此时见镇元子现身,更加没有了战意,毕竟此行主要目的还是来听镇元子讲课,若是连东道主的薄面也不给,有些说不过去了,当下只得点头答应作罢。   
  青牛和金角、银角交流了一个眼神,彼此都点了点头,示意可以把牛魔王的法身归还给对方,至于善后之事如何,再看看猴子和镇元子会有什么话说。   
  金角大王手指一弹,一枚丹丸立刻蹦出,鲲鹏一把操住,拿着那丹丸发呆,不禁问道:“金角道友这是何意?”   
  银角没好气地回答道:“这是我家仙师所炼的微尘丹,一枚仙丹中可藏一个微尘世界。却掉外在结界,立刻可见微尘,大力牛魔王的法身就保存在里头。普通方法就可以破除,不必猜测有什么玄机心理。”   
  银角的脾气本就比金角差,因此这番回答,也就没有什么好口气了。   
  鲲鹏也是没有办法,此事毕竟有求于人,也只能让对方占点口头便宜,既然大家都把话说到这份上,再计较下去也没意思,暂且就放一放这个梁子。他也没有那种置金角、银角于死地的野心,倒是对李进,他反而是更加提防。   
  看着镇元子和猴子都望向自己,等着自己表态,鲲鹏也只好借坡下驴:“既然有镇元子仙师做主,那我也无话可说。今日承了金角、银角二位道兄之情,鲲鹏自是感激,绝无脸面再提雪恨复仇之事。”   
  他毕竟也是一代妖王,说出来的话都十分有分量,话一出口,就如板上钉钉,不可再更改,否则在镇元子面前也抬不起头。   
  镇元子笑道:“好,此事如此结果,那是最好了。几位都是高人,让我五庄观蓬荜生辉,请请请!”   
  嘻哈声中,一场恩怨决算宣告暂时结束。李进听得鲲鹏语言中有陷阱,只说不找金角、银角复仇,对自己却是一字不提,知道此事还有后话。不过鲲鹏既然有意不提,李进自然也不便示弱去揭穿,只当没听懂他这层弦外之音,若要找茬,那就尽管来吧!   
  到了此时,李进也已经横下心去,准备在地仙之界放开手脚去施展才华了!   
  3145   
→第280章 … 如愿以偿←   
  如此不撕破脸皮的解决办法,也算皆大欢喜。鲲鹏挨着金角大王身边,偷偷将那夺走的净瓶还给了他,不着痕迹。   
  这净瓶他留下也无甚用处。一开始他贪图莲花洞的法宝,到手了之后,才知道这宝贝既然是人教教主太上老君所传之物。里边的禁制实在是天下绝无仅有,以他鲲鹏妖师之能,乃是无法破解,如此一来,只能看着咸鱼吃干饭,白搭。   
  这时候还给金角大王,也算是了结了一段因果,至少做个表面和气,虽说是亡羊补牢,却也做足了表面功夫。   
  接下去,镇元子令门徒持着金击子和玉拖盘,去庄园里敲了十枚人参果,与众佳客分食。众仙面子大的,自然多分一些,而妖族那些大圣,也是分得较多,青牛和金角、银角因为是太上老君门下,沾了不少光,也分了不少。李进论名气,是无名仙人,本来是不够资格入堂的,但由于和金角、银角一个阵营被人下意识地归为太上老君门下一脉。因此不但登堂入室,居然也分食了四分之一枚人参果。   
  这人参果的珍贵之处,在座这些无不是有头有脸,大有见识之辈,当然知道轻重。虽然只分了少许,但却心中窃喜。独有斗战胜佛,只是礼节性吃了一小块,这等东西,在他入佛门前,已经吃过。   
  而大堂之外那些辈分低或名气小的仙人,最多只能和镇元子的徒子徒孙平辈论交的,自然是没有资格登堂入室,连闻一闻这佳果的机会也没有。这仙家也和世俗一样,十分讲究功果修为,地位不够,资格不够,就得有一旁站着的觉悟。那些门外之客,也只能羡慕和憧憬,期待人参果下一次开花结果的时候,自己能够有资格进入堂内,分食一点,以求与天地同寿,与日月争辉。   
  这且不提,众仙妖与镇元子把酒言欢,十分逍遥写意。推杯换盏,其乐融融,酒酣耳热时,那金角大王站起身来,对镇元子道:“仙师在上,我莲花洞与五庄观也算邻居,一向交厚,今日还有个不情之请,要问仙师讨要一件东西,不晓得会否冒昧,能得仙师厚赐否?”   
  镇元子顿了一下,一时不解金角此话包含什么样的含义。自己五庄观内,宝物自然不少,最珍贵的,自然就是那人参果树和传承地书,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顶级法宝,也算是压箱底的东西。   
  这金角既然是老君门下,自然不会是贪图什么法宝,当下笑问道:“但讲无妨,若是贫道力所能及,无一不允。”   
  金角哈哈大笑道:“仙师千万不要误会,我要的可不是你五庄观的压箱底宝贝,说白了,就是一片叶子而已。我前些日子发明了一副新的丹方,几次试炼都失败了,经过反复思量,才知道缺少一物,这东西,也就是仙师家里才有,因此才敢冒昧开口,倒让大家见笑了。”   
  镇元子闻言,心里已经知道了七七八八,知道金角所要的是何物了。   
  “五庄观地偏物稀,称得上宇内无双的,也就是贫道那株比姓名根子还重要的人参果树了。金角贤侄需要的莫非是那回梦之草?”镇元子是丝毫不客气,称呼金角、银角为贤侄。   
  “哈哈,仙师明察秋毫,正是此物。”   
  论辈分,镇元子和三清也算是同一期出道的人物,都在鸿蒙初开时求道证道。所不同者,三清因缘凑巧,福缘深厚,证了混元道果,而镇元子始终还是差那么一步,也就是这一步的差距,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但他自称是三清的同辈,于情于理倒是说得过去。   
  他知道这金角、银角身为太上老君的丹童,炼丹之术是十分了得的,听金角这番请求,倒也没什么怀疑。人参果是十分珍贵,万年结一次果,但那人参果的叶子,倒是四季常青,枝繁叶茂,送几片给金角、银角,倒是无妨。   
  李进心里却是知道金角这番开口,那是为了还自己一个人情。这倒也好,自己毕竟和镇元子远近无亲,能够坐在这里,说起来也是沾光,自然不好向镇元子开口,以免交浅言深,由金角代为开口,那是最好不过。   
  镇元子为了显示自己对老君门下的诚意,当下令门徒去摘三片回梦之草来,赠送给金角、银角炼丹。   
  众人又商谈了一阵,门徒已经摘来回梦之草,金角收了谢过。   
  随后又议定三天后开坛讲课,镇元子虽然未证混元道果,但他所讲之课,自然也是功参造化,不容小视,众来客,除了斗战胜佛,修为都比镇元子低得多,自然不会放过这等好机会。   
  李进却是对此并不热衷,他对镇元子心中有戒备,思忖着留下来听一听他所讲的东西,倒也不失为一个了解他的机会。将来自己在地仙之界立足,与这镇元子是敌是友,还不确定,有这么个知己知彼的机会,倒是不容错过。   
  散了之后,金角把回梦之草给了李进,拍了怕李进的肩膀,十分亲密得地道:“兄弟,这次你如此仗义,让我兄弟二人十分欣慰。结交了兄弟你这么一个讲义气的朋友,这回梦之草算愚兄的一点小意思。”   
  李进当然不客气地收下,这玩意可是范杞梁恢复前尘往事那些记忆的唯一药方,可不能不要,再说金角、银角这样的人,你不收下,反而是不给他们面子。得给他们机会报答,才会让他们觉得李进这个朋友值得一交。   
  散了之后,李进刚和金角、银角道了别,走到后院,准备回房,刚过拐角,又见极乐童子那瘦小的身形从角落里窜了出来,一把拽住李进:“好兄弟,我等你很久了,咱们再打一个赌怎么样?”   
  李进摸了摸鼻子,苦笑道:“这回赌什么?还是八珍丹?你的小龟不是已经有了一年的伙食了吗?”   
  极乐童子嘿嘿笑道:“深挖仓,广积粮,总不会错。谁会嫌自己身上的丹多哦?再说了,我输了的话,给你的是玄心极丹,说起来,你更赚啊。如果不是为了我可爱的小龟,我才懒得花这么大的血本呢!你以为在这地仙之界,炼几枚丹那么容易的啊?”   
  说起炼丹,极乐童子这样的乐天派,也都不禁有些伤感。他们青城派的仙人在这毫无根基,对于天才地宝,的采集可以说十分谨慎。很多仙山大川都被各方好强列为禁地,根本不容私人采集。   
  你要去也行,交纳通行费!   
  偶尔也只能在路边或者一些没有被挖掘或者霸占的角落里,碰碰运气,挖一些材料,能够提炼几颗仙丹,用于自身修炼,提高修为。哪像李进在人间那样奢侈,炼丹材料随便搞啊。   
  说起来,这仙界反而不如人间界那么率性自由啊。   
  李进虽然在人间青城派立下汗马功劳,完成了父亲与五龙真人的约定。说到底,和青城派多多少少还是有些香火之情的,因此被这前青城派的仙人纠缠住,倒也不会不耐烦,换作是峨嵋派的话,他早就大发雷霆,开口撵人了。   
  极乐童子见李进不语,还只道他心里犹豫不决,当下碎碎叨叨地道:“我说小兄弟,难道你怀疑我极乐童子的赌品吗?怕我偷千耍赖?放心,我这个人,童叟无欺,赌品一流,如果黑你的话,让我渡不过下一次仙劫,好不好呢?”   
  这个确实是毒誓,天下也只有极乐童子这样的活宝,才会那仙劫这样的事来开玩笑。不过他的性格倒真是天真烂漫,没有心机。誓言罚下,是绝对不可能有假的。   
  李进笑道:“不是我不跟你赌,而是我对玄心极丹没有什么兴趣啊,这个等级的丹,对于我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吸引力了。”   
  如果是在世俗人间界的话,玄心极丹那是极品之丹,可是自从李进和金角、银角论交之后,从他们那获得了一些真正的仙界之丹。才知道仙丹世界的顶峰是什么程度。以往停留在人间修真界的那个层次的丹。自然不会是他追求的东西了。试问这样的一种情况,极乐童子拿玄心极丹做赌注,怎么能吸引李进的胃口呢?   
  极乐童子一呆,吹胡子瞪眼地道:“吹牛皮,玄心极丹可是我青城派压箱底的宝贝仙丹,你说不稀罕,倒是拿一颗给我看看。”   
  李进笑着探入空间,随手就摸出一把:“别说一颗,一千颗我也有。”   
  这些玄心极丹,是李进在东胜神州那段时间,用一些边角余料炼制的仙品,比起人间的玄心极丹,层次已经不知道高出几倍。拿了出来,自然让极乐童子看得目瞪口呆。   
  “这……”极乐童子拧了自己大腿一把,发现不是在做梦,喃喃道:“你这个小兄弟,怎么有这么多丹?难道还能批量炼制不成?”   
  2984   
→第281章 … 青城旧事←   
  对于现在的李进来说,批量生产玄心极丹这个等级地丹药,确实不难,可以说是轻而易举之事。当然,对于极乐童子来说,那自然是奇迹了。毕竟处境不同,经历不同,境界不同,认识上的层次也就不同了。   
  这时候,李进忽然悠悠道:“五龙道友既然在附近,为什么不出来一见呢?”   
  极乐童子吃了一惊,连忙四处张望。眼前人影一闪,五龙真人从虚空中走了出来,对李进道:“贫道稽首了。”   
  李进回了礼,笑道:“贫道五德,见过五龙师兄,哈哈。”   
  极乐童子眼睛睁得十分大。盯着李进叫道:“我说小兄弟,这种玩笑,开一次就算了,你不会是当真吧?我怎么不记得我有过这么一个能干的师弟啊。”   
  他又拉着五龙真人的袖子道:“师兄师兄,你记得咱们有这么一个了得的师弟么?人家可是会批量生产玄心极丹的哦。”   
  五龙真人笑道:“师弟,这们道友是戏弄咱们的哦,想他和老君门下同辈论交,和我们的差距那是天壤之别。贫道是何德何能,敢受他叫一句师兄呢?”   
  看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