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214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214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难灏樟恕D训牢业闭嬉晕已永献婊崤履悴怀桑俊薄  
  心里有这番念头,却是一转而过,自然不便让属下洞悉自己的恼怒,自己所图的毕竟是那洪荒至宝,此时若和厉害的对头赌气争斗,只会白白便宜了旁人。这笔嘴帐,秋后再算,也是不迟。   
  想到这里,心中已经有了计较,当下道:“你们都暂且宽心,老祖我自有安排,这个梁子既然结下,总有了结的一天,当务之急是要谋那宝贝,而非意气之争。你们各自要尽忠本职,不可内部争持,那蜀山通道,他既然圈为禁地,咱们暂且绕道。总有一日,我要他后悔做下这等事情。哼,若是女娲娘娘亲来,我敬她三分,让她三分也便罢了。只是娲皇宫一个叛徒,却如此霸道,当真欺我血河殿无人不成?你们四大法王听好了,暂且不要寻仇滋事,从其他通道潜往人间,打听那洪荒至宝的下落,兵分四路,一旦有那信息,第一时间禀告上来。”   
  “诺!领法旨!”四大法王听了号令,都不敢有什么异言,齐声得令。   
  与此同时,那蜀山七大派被囚禁的修真已经被尽数解救出来,这些从仙界返回的仙人,陡然见到人间的徒子徒孙,见到峨嵋的长眉祖师喝青城的五龙真人,都对这个所谓的五德真人如此恭敬,心里真是吃惊,却是不敢过问。   
  师祖如此恭敬,他们作为徒子徒孙的,哪还敢放半个屁?难道祖师还会不如他们英明决断?   
  李进最为幸福,父子相见,情人再会,又兼功法大成,最近于阿修罗魔道一战,又稳占了上风,颇有些意气风发。   
  回到五龙大殿,自然有一番久别重逢的话题。此时他再回人间,不论是气质还是举止上,都已经产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原本喝他十分亲近的张老实还有余良杰世俗朋友,此时都对他肃然起敬,相反倒有些放不开。   
  然而在方寻眼里,李进还是李进,不管修为如何,变化多少,都是她一心牵挂关心的爱郎。   
  青城派这些门下此时已经高兴的有些傻了,包括青字三老,这次回来的青城前辈,五龙真人和极乐童子固然是顶级地存在,就是那朱梅和另外一个三代弟子子珏真人,那也是青字三老的恩师啊。   
  看着这么多前辈驾临,青城派上下如何能不兴奋兼紧张?   
  就是一直在青城做客的易珏,也是有些吃紧,她的理想也是飞升仙。此时突然见到这么多仙人,看着人家的气质,她才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差距。   
  忽然,大殿门口一道身影一闪,一个扎着两只小辫子的幼童蹦蹦跳跳走了过来,叫道:“师尊,师尊。您回来拉?”   
  看那样子,居然是直奔李进而来。李进一愣,这小孩子是谁,如何开口叫自己师尊?再看他身后,跟着一个青年,却是那奶爸杨沾,当初因为婴童魅煞之事跟随了自己,后来还立了不小的功劳。记得自己最后是派他去做了奶爸,照顾王冲的小外甥。也就是燕赤行栖身的庐舍。顺便拜在了燕赤行门下,莫非这小孩子就是燕赤行了?   
  如果是的话,这小子还真是千年松啊,这都过去几百年了,怎么还是这么幼小啊。奶爸挠了挠后脑勺:“祖师,您老人家让我照顾我家师尊,这几百年,徒孙尽职尽责啊。”   
  李进哈哈一笑:“原来是咱家小燕子啊,还有奶爸,这几百年,可辛苦你了。我知道你惦记那天魔化血神刀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一次,我做主,就赐了给你吧。你今后持此神刀,诸神灭佛,还需勤加修炼才是。”   
  奶爸喜出望外,连忙跪下磕头。   
  李进扫视全场,见该来的都差不多在场了。与父亲对望一眼。孔雀妖尊却是刻意闪在一旁,让自己儿子发号施令。他可不想在这个时候掠了儿子的风头。李进却丝毫没有这些计较,目光与父亲一扫的那一瞬间,忽然想到了母亲,那个慈航静斋的弃徒。几百年不见,着实有些牵挂。   
  他本想掏出那人参果来分享。转念此物甚是珍贵,若是母亲不能在场,于情于理,都有些不孝。虽然母亲过往有些过激的行为,但那毕竟是爱子情深,不希望自己走上这一条路。却不能作为母子反目的借口啊。   
  想到这里,他忽然觉得自己应该去见见母亲。   
  3407   
→第315章 … 妖尊认媳←   
  将最后一批炼制成功的回梦丹交给了孔雀妖尊,父子二人在密室里只是对望一眼,彼此心意却是俱都理解。   
  孔雀妖尊叹道:“我儿,你心中想必挂念你母,对也不对?”所谓知子莫如父。李进的心事,孔雀妖尊自然清楚。   
  李进点了点头:“身体肤发,受之父母。母亲生我养我,恩德不浅,如今父亲您老人家已经在孩儿身边,母亲却是不知流亡何处受苦。每思及此,心中难安,还望父亲大人理解。”   
  孔雀妖尊宽慰地笑了笑:“痴儿,为父岂能怪你?我与你母亲也是天数注定有这一桩孽缘。虽然互为仇雠,但彼此之间又何尝没有情分?她乃道门,我是妖族,门户不同,难以把持。此事非你母之过,而是造化弄人。你如今务必代为父寻找你母,不可让她流落在外受苦。她道行被剥夺,为父进那锁妖塔,乃是心甘情愿,非受她所逼。这一点,让她不必自责。”   
  孔雀妖尊和李进母亲宋心烟之间的情感纠葛,恩恩怨怨,实非三言两语所能说清楚。不过归根结底,还是门户之见。当初妖尊选择在人间修炼,就注定了和人间道门有这一段冤仇。而他也充分地利用了这一段门户之争,成功进入锁妖塔躲避风头,苦修千年,这才得以功行圆满。否则无论他遁迹何处,总是难以逃过佛道二门的跟踪。   
  李进心中黯然。想起自己父母因为造化捉弄,却是千年不得相守。自己这个做儿子的,先前对母亲还颇有怨怼,实是有些不该。无论如何,母亲那般封印自己,原也不是为自己着想么?   
  与天下所有母亲一样,她所表达的也是母爱的一种。只不过是所用的方式,有些与众不同罢了。   
  得到了父亲的许可,李进心里总算有了个底。当下将那得来的六枚人参果拿了出来,笑道:“父亲,请看这些宝贝。请父亲大人先收藏着。等孩儿寻回了母亲,再来分享这天地奇珍。”   
  孔雀妖尊哈哈一笑,收下了人参果,笑道:“想那镇元子此刻也在人间,他图的是那洪荒至宝,却不想自己老巢被人横摆一道。也算是给他点教训。”   
  别过父亲,方寻早已在门外等候多时,只是徘徊在门口,不敢进去。虽然方寻一向大方,但面对这个传说中的未来公公,方寻多少还是有些患得患失。   
  忽然门内一声爽朗笑声,孔雀妖尊道:“门外是否寻儿?可以进来一见。进儿,你先去陪三位师叔。”   
  李进知道父亲肯定要考察方寻,有些犹豫,不过被方寻推了一把,示意他先去。看来这个方寻,还真是不怯场。   
  李进只得遵照父亲的意思,先行离开,那三位师叔也在密室里修炼,见到李进来拜访,都起身迎接。他们对这个大师兄的公子,也是十分敬佩的。毕竟他人间得到,能够混到今天这个地步,也算很不容易。最难得的是,这个公子哥一点架子都没有,颇得三位师叔赏识。   
  “贤侄,听大师兄说,这次还有意派你单独出去再历练历练?”蚊子率先问道,他们对这个侄子,可是发自肺腑的关心。   
  李进道:“不错,一来为了寻找家母,以尽子女孝道;二来顺便探访一下那洪荒至宝的线索和蝴蝶师叔的踪迹,这线索总要一步步去摸索,等着他们上门,也不太现实。”   
  白蛇颔首道:“贤侄所说不错,只可惜我们三位师叔这次都不能陪你前去,说实话,有你这个热闹的侄子,我们的旅途可不寂寞。只不过,这次是我们行功的关键阶段,我们要和大师兄联手闭关,参悟那传承记忆的最后一层,若能完全觉醒的话,对于妖族日后兴盛,将有不可估量的益处。”   
  李进忙虔诚地道:“这是自然,一切还需以大局为重。侄儿我有青鸾、火凤为伴,已经足够。此次闭关,侄儿我会让雪羽和肥遗二人护法。另外讲番天印和清净琉璃瓶交付给他们,以防万一有强敌来袭。”   
  白蛇惊道:“此二宝交付给他们,你自己何以防身?这二门法宝可非同小可,我们四兄弟姐妹闭关,这三界之内,能来捣乱成功的,不会有多少。”   
  李进十分坚定地道:“此事我心意已决,只求万无一失。侄儿我身有五色神光,又有捆仙索防身,加上八卦紫绶衣护体,自保绝对无虞。”   
  牛郎哈哈一笑:“二位师姐,你们也不用对进儿太过没信心啊,我看他和那覆章法王动起手来,可是一点都不含糊呢。”   
  蚊子也是笑道:“说的也是,就是对那上妖师鲲鹏,贤侄也是举重若轻,倒是做师叔的多虑了。”   
  正说时,方寻已经走了出来,脸上有些羞红,站在门外,遥遥向李进招手。这情形让三位身为过来人的师叔看得哈哈大笑:“进儿快去吧,小姑娘就不见情郎,心里想的慌呢。”   
  李进拜别师叔,走了出去。与方寻二人徜徉走出五龙大殿,李进见方寻居然难得的默然不语,不禁好奇:“阿寻,你怎地不说话。父亲和你说了什么?”   
  方寻脸上又是一阵红霞掠过,扬起那秀气的小脸,俏生生地问道:“进哥,你当真要听么?可不许笑我呢。”   
  李进急道:“自然是当真,一个是我父亲,一个是我未婚妻,我能不急吗?我爸没有吓着你吧?”   
  方寻咯咯一笑:“才没有呢,你爸可比拟慈祥多了,十分的平易近人。我一直以为他老人家很严肃的,结果大出所料哦。他叫我进去,很耐心地听我讲了一些咱们从认识起的点点滴滴,听得十分入神。进哥,妖尊他老人家很爱你呢。我就是少了一点点没讲清楚,他老人家都舍不得跳过去,非得问个明白。我告诉他你以前经常欺负我,他老人家还送了一件宝贝给我,说有了这东西,你以后就是用番天印砸我,也砸不到。”   
  李进摸了摸鼻子,尴尬地道:“我爸他耳根子也太软了吧?明明是你欺负我吧?我还用番天印呢。没等我动手,河东那边的狮子早就吼起来咯。”   
  方寻佯嗔道:“你说我是河东狮子啊,好呀!李进,我果然没说错,还没进你们李家的们,你就欺负起我来了。看我法宝!”   
  手掌一托,掌中立刻托出一朵金色莲花,宝光灿灿,耀眼无比。   
  李进一呆:“这是什么?”   
  方寻卖弄起关子来:“这个是什么,你尝尝味道不就知道了。”   
  李进一拍脑门:“我爹真偏心啊。还没过门的媳妇,就送这么大礼,这玩意能比番天印好使?”   
  方寻忙道:“才不是呢,这七瓣莲花,妖尊他老人家总共给了我六朵,还有一朵七彩莲花,却是植入了我体内,并教会了我运用之法。进哥,你看!”   
  只见方寻神情端庄,身上宝气大作,全身散发出一阵阵庄严的光芒,那全身自脚下起,竟有隐隐约约七瓣色彩各异的莲花花瓣不断升腾,如同一团燃烧的火焰一样,不多时就盖过了头顶。共有七瓣,将全身包裹其中。那一层层氤氲之气,如同一层薄沫,似实体又非实体,似虚幻又可用肉眼看到。   
  “进哥,你用天都、明河攻击一下我试试。”方寻十分自信地道。不过想想又有些不放心,“不准用全力哦,慢慢加持力量。”   
  李进知道这大概就是方寻所说的番天印也奈何不了的宝物,看这样子,估计还是父亲在佛门屈就时所炼成的一门宝贝。   
  当下也不客气,召出天都、明河,捏动手诀,伸手一指,那天都、明河二剑如同蛟龙出海,猛虎下山似的,向那七彩莲花攢射过去,剑气纵横,叮当二声,只觉得如同在一面软墙上撞了一把,软绵绵地,立刻弹了回来。   
  如此反复试了三下。功力不住提高,但每次攻击的结果,确实如出一辙。看来这护体所用的七彩莲花,果然不是浪得虚名。   
  方寻见李进三度进攻都没凑效,更加认识到这件宝贝的珍贵之处。心中真是喜出望外。   
  李进为了让她高兴。索性道:“厉害厉害,真是厉害,这天都、明河也是神兵利器了,居然分毫也动不了。可惜番天印交给了肥遗,否则一定要拿来试一试。”   
  方寻得意洋洋地道:“不用试啦!妖尊他老人家说,此宝是他用西方莲池里的九品莲花所炼。那九品莲花,一万年才能结个三朵呢。”   
  原来这宝贝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