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22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22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方寻俏笑道:“什么夫妻相,好象你很懂似的。”   
  “身为祖师爷爷,这点东西自然是懂的。就好象我们俩……”李进坏坏笑道。   
  “我们俩怎么了?你想得美哦。”方寻虽然是个很大方的女孩子,可是说到这方面,小脸还是红的很对虾似的,“你说话那么大声,都叫别人听见了。”   
  李进嘿嘿笑道:“听见怕什么,我想说的是咱们俩是绝对没有半点夫妻相的。况且咱们之间隔了几十代,那是不可能地。否则的话,不就成了乱伦也?”   
  方寻气呼呼道:“什么几十代哦,人家黄梅真人说了,不做我师父。我也不做青城弟子。”   
  李进坏笑道:“你无论做哪派的弟子,都不可能在辈分上超过我了。”   
  方寻急道:“那怎么办?”   
  “唉,几句话就露出狐狸尾巴了,这是早恋的苗头,赵老师说是很危险地。”李进忍住心中得意的笑,一本正经地道。   
  “李进,我要杀了你!”方寻捏起粉拳,在大殿上追杀起李进。   
  大殿上会聚了几十个门派的人,突然见一对少年男女在大殿上如此当众打情骂俏,都不禁面面相觑。都说青城派堕落,今日才算眼见为实。如此庄严的庆典场合,两个低辈弟子居然公然追来赶去,简直是儿戏嘛!   
  慈航静斋的宫主鹿心筠见到这情状,也不禁微皱眉头,低声问旁边的红灵:“这对少年男女是谁,如此不懂礼数,青城派的长辈也不管教?”   
  红灵虽然先来了几天,却也不晓得李进的来头,只知道这少年别的特点没有,就是脾气大,可是不晓得为什么,青城派上下对他如此必恭必敬,好象欠了他债似的。   
  “弟子等下问问黄梅真人吧?”碧灵道。   
  “家丑不可外扬,这种事,咱们还是不要过问的好。翠湖真人最好排场,咱们一问,倒像是成心要削他面子。”鹿心筠道。   
  “我觉得不像啊,翠湖真人根本不似着恼的样子。”红灵狐疑地道。   
  朝那边望去,几个人更是看得目瞪口呆,满腹狐疑。一向讲面子好排场的翠湖,这时非但没生气,反而捋着下巴的山羊胡,微笑地看着一切,那表情分明写着幸福两个字。   
  “这……这是翠湖师伯吗?”连一向温柔稳重的碧灵都忍不住问道。   
  正狐疑间,忽然殿外有名弟子脚步匆匆走了进来,径直走到翠湖身边,低声道:“掌教真人,天剑宗的胡长老带着一批人上了青城,来意不明。”   
  天剑宗也属于西蜀同盟,但平素根本瞧不起青城,当日在拍卖会上,就公然嘲笑过青城米粒之珠,这次虽然也邀请了他们,但依两派的交情,应该是不会来的。没想到居然来了。不过这时候来,恐怕不是庆贺那么简单。   
  “青城郭遇在哪?滚出来见我!”殿外传来一声明显欠扁的喊声。   
  李进一听这声音,就知道是谁了,不就是那天被自己骂作傻B的天剑宗长老胡宗庆吗?这个家伙莫非是疯了,在这样的场合下公然到青城来骂骂咧咧。   
  如果是往前,对方指明道姓要郭遇,翠湖绝对会选择把郭遇推出去挡灾,可今时不比往日,如今的青城,是团结的青城,内部派系斗争自从有了祖师爷爷,已经失去意义,主要矛盾早就转移到抵御外侮方面了。   
  翠湖脸色一变,瞟了李进一眼,心中塌实了些,喝道:“何方高人,在五龙殿外叫叫嚷嚷,如此不懂规矩,恕我青城不出门迎接了。”   
  这是翠湖在说话吗?听了此话都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了解青城的人,都知道翠湖的为人,自私自利那是出了名的,怎么肯为死对头翠剑的徒弟郭遇出头说话?   
  外面的胡宗庆似乎也大大出乎意料之外,他们天剑宗实力确实比青城强了不止一筹,可谓是稳稳吃得住青城,否则的话,以区区一个胡宗庆,还真能把青城吃下去不成?他们就是仗势欺人,又深知翠湖的为人不会为郭遇说话,所以想借机削削青城的面子,打击打击青城的信心,好让他们在下次蜀山会盟中继续垫底。   
  “翠湖真人,老夫没有听错吧?这只是我和郭遇的私人恩怨,你青城莫非要护短不成?”胡宗庆笑中带着几分阴险,显然没把翠湖突然的变性放在眼里,认为那只是翠湖的表面文章。   
  “放肆,这里乃是青城五龙大殿,你在我殿外罗嗦叫骂,是何道理?远来敬你是客,再罗嗦,就不要怪我青城派不懂得待客之道了。今天在场数百同道,都可以做个见证。”翠湖的口气,那叫一个不卑不亢。   
  翠湖知道,自己这个掌教能继续当下去,已经是祖师爷爷给了天大面子了。如果这时候不趁机修复一下和郭遇的关系,以他和祖师爷爷的交情,那还得了?   
  在场所有客人简直懵了,他们好象第一次认识翠湖似的,几百双眼睛齐刷刷盯着他,心里虽然幸灾乐祸,十分期盼青城和天剑宗就地做一场,狗咬狗,一嘴毛。但表面上还是和和气气,有的甚至虚伪地道:“算了算了,都是同道中人,大家和气生财嘛!胡长老,何不进来一起喝上几杯?”   
  “哼,这杯酒我天剑宗是不会喝的!”胡宗庆根本不领这个情。   
  郭遇忽然走出几步,淡然道:“胡长老口口声声要找我郭遇算帐,也要把罪名先罗列一下,如此信口雌黄,怎么叫人信服?我青城虽然平素低调,却也不是怕事之辈。你胡长老虽然是前辈中人,我郭遇却是不怕你。要公然欺负,郭某也不怕跟你周旋一场,请进来说话罢!”   
  这几句话说的真是不卑不亢,一向瞧不起青城的人士,都点了点头,觉得青城派毕竟还是有个把人才的。单是这番话里隐隐含着挑战胡宗庆的口气,就足够让人钦佩。   
  要知道,胡宗庆比郭遇起码早出道三百年,是江湖有名的老狐狸,郭遇成名,也就这几年了,如果不是因为他用一百五十年突破元婴期,谁会注意到他?   
  这时候,李进已经走到翠湖身边:“不要给我面子,如果要打,就狠狠教训一顿,让青阳出马,海扁他个生活不能自理。”   
  翠湖听得连连点头,他本来就不是一个善男信女,如今这天剑宗公然欺负上门,有了祖师爷爷的首肯,哪还有不打的道理?   
  鹿心筠身为南海一派宫主,是所有客人当中地位最尊的,此时开口道:“贫道是南海心筠,胡道友不妨进来一叙,有这么多朋友在,还怕论不出个公道是非吗?”   
  胡宗庆一听到鹿心筠的声音,不禁一愣,慈航静斋的宫主也在此?那事情恐怕就不太好办了。大家都知道郭遇和南海的碧灵仙姑交情不是一般。   
  “是啊,胡长老你也别光说不练,你即使要定罪,也得给人家郭道友一个交代不是?”这是岷江派的一名长老,同为西蜀同盟里的门派,岷江一直跟天剑宗斗生斗死,为了争那个第二名。第一名,那是峨嵋长期霸占,谁也动摇不了的了。   
  有损一损天剑宗的机会,岷江派当然不会错过,更何况,这还能挑拨一下天剑宗和青城的关系,何乐而不为呢?   
  “哼,还真当我胡某人怕了不成?”话音落下,一行十几个人,如虎狼般冲了进来。   
  现场所有青城弟子都看掌门的脸色行事,所有人都摁住了肩后的剑柄?打架,刺激;还是自己的主场,而且是群殴,对手还是讨厌的天剑宗,真是再好的机会也没有了。   
  看着跃跃欲试的青城门人,所有的客人心里都大喊刺激,看来真是要欣赏一场全武行啊!   
  (嗯,今日爆发第四弹。蓦然发现,此书上传半个月,俺居然没出门放过风。今晚出去兜兜风,会会友。爆发了两天,写得确实有些累。熬了两个夜。晚上回来再更   
→第五章)←   
→第30章 … 揍你,也要揍得你心服←   
 “别急,咱们要打人,也不能靠人多。要打出道理,打出气度,先跟他辩辩道理,辩明了再打,让他们先输理再丢人,一举两得。”这是李进的指示。   
  翠湖立刻得令,一摆手,喝住冲动的门下弟子,悠然道:“胡长老刚才不是理直气壮吗?怎么脸色都吓白了?我们青城懂规矩,知礼数,不会跟你一般见识。我派黄梅真人跟你到底有什么过节,谁是谁非,现在可以讲讲了吧?”   
  一众看客闻言,立刻又鄙视起翠湖来。原来终究是摆摆场面,这才像翠湖嘛!大家都猜测他下一步要退让了。   
  胡宗庆也是这么想的,大马金刀往一张椅子上一座:“郭遇,你什么地方得罪了我,现在可以说了吗?”   
  郭遇冷冷道:“有什么好说的,大家都是为了那颗并不存在的避劫丹,你我都是空手而回,我没赚到,你也没吃亏,得罪你什么?”   
  胡宗庆一拍大腿,喝道:“还要狡辩,那丹分明是你用了手段盗去,后来我调查过,所有修真人士,就你一个人没有追出去,分明就是你用的调虎离山计。”   
  调虎离山计?李进忽然额头开始冒汗,他突然想起那个摇把折扇的兔子,一脸斯文相,现在想想,那绝对是斯文禽兽啊!回忆当时诡异的情形,十有八九,调虎离山计是那个家伙使的,当时栽赃胡宗庆的,不也正是他吗?   
  看来自己还真是看走了眼啊,以为他就是个花花大少。李进心中懊悔,不过又马上窃笑起来,如果那厮回去后发现所谓的“避劫丹”只是颗次品离尘丹,那个表情一定很生动吧?   
  不知道为什么,一想起那只兔子,李进心中就没好感,如果下次见面,李进一定不会吝啬告诉他那枚次品离尘丹其实是大爷我炼的,就忽悠你这样的蠢人,哈哈,他一定要欣赏兔子把鼻子气歪了的表情!   
  还有,他还没看过别人吃扇子,下回要好好欣赏一下了。   
  “调虎离山计?亏你想的出来。我郭遇独自一个人,追上去有什么用,你们天剑宗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能让出那颗丹吗?我只是不愿做无用功罢了。”   
  胡宗庆只是冷笑:“狡辩,接着狡辩。人人都知,你天劫在即,如果不是得了那颗避劫丹,以你的实力,不可能顺利过渡元婴期。你青城派果然是缩头乌龟,有胆子做,没胆子认。”   
  他话音刚落,忽然眼前青影一闪,大家只听到“劈啪”清脆的两声,一道青影又倏地飘回,再看胡宗庆时,两边嘴巴已经肥得跟猪头似的,显然是被人抽了两大嘴巴。   
  “是谁?谁暗算老子?”胡宗庆大怒,很显然他还不知道自己的脸肿成啥样了,否则早就找地缝去钻了。   
  “哼,天剑宗拿着鸡毛当令箭,真把自己当根葱了。这是我代沧海道友教训你的,你可以把话带回去,就说青城青阳问候老朋友了。”   
  青城青阳?有人开始偷偷掰手指算辈分了。白、玄、黄、翠、苍、青、紫、朱这样算上去,大家心里开始打寒战,青城派居然还藏有第四代的老怪物?   
  不但有,而且还有三个。   
  青月和青星也道:“青月和青星也顺便问候。”   
  大殿里突然很静,一开始大家都是抱着几分看热闹的心情来青城的,根本没有几什么尊重可言,青城的堕落大家有目共睹。说起青城,大家只知道掌教是翠湖,一个死要面子,本事还算可以但为人一无是处的道士。也听说过翠湖之上,有几个老古董,但都不过问俗务,那最多也就是苍字辈吧?哪想到居然还有青字辈的老家伙在?而且一出现还是三个。   
  如果他们知道青城还有个国宝级别的五德真人存在,跟创派祖师五龙真人同一个辈,不晓得会做何感想!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有人开始想起青城派在以前毕竟是上八派之一,有点家底才比较合理嘛!想到这里,大家开始打起小算盘,总结着自己门派和青城的得得失失。必须重新定位和青城的关系啊!   
  胡宗庆也就是和翠湖一个辈,比起爷爷级别的青阳真人,算是小字号人物了,一听到青阳的名头,屁都吓得不敢放。在修真界,相差一个级别,就是天和地的差距,更何况他们差的是几个级别。换句话说,就算天剑宗能把青城吞掉,他今天的耻辱也是洗刷不了的。单打独斗挑不过人家,总不能让沧海师祖跟青阳老贼对拼个同归于尽吧?他自问没那么大面子。   
  “好!好!!青城派今天给我的这些,他日我一定十倍奉还!”胡宗庆知道再逗留下去,只能自取其辱,还不如趁早打退堂鼓,扔下句场面话,走为上策。   
  “哼,想走?你以为就这么轻易能走了?当我五龙大殿是你们剑门蜀道吗?”苍字辈的老古董没说话,不代表他们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