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228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228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玫谋Ρ础!  
  如今他见昆仑山附近宝光冲天,知道这地方定然有宝贝出现。说起来,也怪那白鹤童子,送宝的时候,未曾将那法宝的灵气封锁住。路过那崆峒山,被轩辕法王闻到了些腥味,一路寻找过来。终于锁定了这昆仑山。   
  他幻想过,教主他老人家所要寻找的法宝。是不是就出在这昆仑山上?若自己能够将这法宝夺了,回去献给教主,那么第王法王地位置,可以说是板上钉钉的事。他一时贪功心功,头脑自然也就有些发热。   
  当他们冲进去地第一时间,就发现果然是上当了。那空旷地空间里,只见到八根冲天挺拨的柱子参天而立,有几丈粗,高入云端。   
  这阵法自成空间,内中一片灰蒙蒙,视线之内,任何人和建筑都看不见,只被那八根柱子围住,犹如掉入一个奇异地空间当中。轩辕法王索然有些吃惊,却不乱阵脚,对于这类空间阵法,他多少有些了解,你不去触动反而更好,一旦触动。定会有各种各样的攻击出现。   
  “老怪。识相地就赶紧投降,或你得个全尸。”那白鹿童子在阵法外嚣张地叫道,“若喊三个数还不投降,就是你的死期。”   
  轩辕法王冷冷发笑:“大言不惭,若真是有本事,就撤去阵法,与我手底下见真章,多在阵法之外。享受先人遗泽,逞什么能?算哪门子高手?”   
  扫霞童子却不理会这些:“老惯,我给你个机会,乖乖交出广成子先师的那些宝贝,番天印,八封紫绶衣,以及落魂钟,少了一件,今日也将你挫骨扬灰。”   
  李进本在一旁惬意地观战,听扫霞童子这么一嗓子吼出来,吃了一惊,心道这小子口口声声要追讨番天印和八卦紫绶衣,莫非是那广成子的门下?乖乖隆地东,老子可得小心应对了。且看那轩辕法王怎么说,若是把老子招出来。再想办法。不过这家伙人品这么差,这帮玉虚门下未必会信。   
  果然轩辕法王法不干了:“好大的口气。如果是广成子亲自来。说这话倒还有点分量,你这小小道童,有多大神通,敢出此狂言?不错,那落魂钟是我得了,你有本事,自可来取,至于番天印和八卦紫绶衣,嘿嘿……”   
  扫霞童子听承认了落魂钟,却不提番天印和八卦紫绶衣。不禁狐疑道:“你笑什么?莫非你有胆子做还没胆子认不成?”   
  毒手魔什叫道:“你这家伙找打。我家法王敢作敢当。一向是三界共晓。那番天印,我们果然是知道谁取走的,只怕你们没胆子去要回来。”   
  李进心中大骂毒手魔什,知道这家伙下一句就要把自己给供出来了,正要窜出去给他来那么一下,可惜这当儿要杀人灭口,需得连轩辕法王一下子干掉,在众目睽睽之下,难度太大。几乎不可能实现。只能忍!就算这小子供出我,得人家会信呀。   
  轩辕法王悠然道:“魔什,你休要跟他们废话。这帮废物肯定知道那番天印是谁抢走了。只是没胆子去抢回来,故意拿咱们当冤大头,这等栽赃的本事,他们一向擅长。”   
  扫霞童子正要发作。被赤精子的门徒若水童子拦住,那若水童子问道:“阁下看来也不是信口开河之辈,若真不是你抢走的。一切都好商量,大家何必把话说绝,把事做绝?那时月缺难圆。阁下可要三思了。”   
  轩辕法王冷冷道:“我倒不是怕你们,你们想听。我可以告诉你们。反正那个小子我也恨之入骨,你们去找他麻烦,我心里也痛快。几百年前,广宁子过千岁寿辰,那家伙就是座上宾,可惜他横插一手,让本座的功亏一篑。几百年前我和那小子在青城山有一战,本已压过蜀山一头。结果那小子使出番天印暗算本座,这才让本座计划再度搁浅。这些典故,你们长了耳朵,应该听过的吧?”   
  广宁子喃喃道:“竟难道真的是那五德道友?我看他并非奸邪之辈,没想到竟是趁人之危……”   
  李进偷了这话,心里既好气,又好笑。面对广宁子这样的迂腐之人。李进觉得打他的闷棍还真有些过意不去呀。   
  2906   
→第335章 … 看家法宝←   
  轩辕法王满脸的鄙视,嘲笑道:“广宁子你这牛鼻子老道,不知道知人知面不知心这个道理么?没错那小子坑蒙拐骗,着实做了不少阴险之事。当初发妖尸谷辰从昆仑抢到番天印,就是这个家伙悄悄躲在外围,敲了他一记闷棍,谷辰失手,那番天印就落在那小子手上。至于八卦紫绶衣怎么被他偷去的,你们自己好好反思吧。”   
  广宁子回想起当日情形,确实是谷辰抢走了那番天印,仓促而去。自己这边和轩辕法王缠斗,无暇追击,难道真的被那青城派的五德抢走先机,半路截杀谷辰?按说时七虫七花毒仙阵还没撤去,五德真人就算有本事。按理也不能遁到外围去呀。   
  不过这种事情,真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呢。   
  扫霞童子不知道那五德真人是谁,也不去理会这些,反正只要是人间修真得去。那就好办。总有办法叫他们吐出来。   
  “老惯,既然你这么识想交代出来,就赶紧将那落魂钟交还。没准我们动了慈悲心肠。放你一马呢。真要动手,这通天神柱催动,你只有变成飞灰的份。”扫霞童子还是一心想取回师门法宝,对于轩辕法王是死是活,他并不怎么关心。即使放他走人,他也全不会介意。   
  轩辕法王傲然道:“落魂钟确实在我这里,不过凭你们几块料,就想让我吐出法?那也未免太过自大了吧?有什么真本事就尽管使出来。区区一个空间阵法,就想困住我?无非就是五行之术,八卦之位,难不倒我。”   
  那白鹿童子听他口气傲慢。一副看不起这通天神火柱的样子,心下大怒,虽然知道这通天神火柱还没完全成型。修炼时日尚浅。发挥不出百分百的威力,不过这师门留下的秘术被这样的轻视。白鹿童子地自尊心一下子被激发起来。   
  做了个手势让扫霞童子不要作无谓的争辩,冷冷地道:“既然你瞧不起这通天神火柱。你就准备好好领教一番吧。看看你是真本事呢,还是卖嘴的货。”   
  这通天神火柱若是大成时,每根柱子里都藏有七七四十九条火龙,全部觉醒,盘旋飞舞,喷出离火之精,将对手连人带骨一发烧成灰烬。   
  只可惜此阵目前只有三到四成地威力。每根柱子最多催动二十条火龙,饶是如此。对于轩辕法王这个等级地魔者来说。光是这个级别就够他喝一壶了。   
  那白鹿童子捏了几个手诀,烧出一道雷符。掌心雷击出,劈动每一根大柱子,那柱子被雷震动,开始晃动,那柱子里头的火龙受到掌心雷的震动,立刻觉醒。窜了出来,各放凶焰,朝法王这边喷射而来。   
  轩辕法王没料到这阵法说动就动,来得如此之快,半点征光也无,猝不及防之下,有几名外围的手下立刻被那火焰撩中,登时被烧成灰烬,竟是比那三昧真火还真厉害,乃是纯粹的离火之精,取得都是火元力里的精华。   
  “哎呀,法王救我。”有一名小法王不小心,也被那离火之精撩着了,肉身登时被烧得精光,幸亏元神逃遁的及时,连忙遁了出来,朝轩辕法王的方向靠近,寻求庇护。   
  轩辕法王连忙将手中的冥都血焰旗一招。将那魂魄元神兜住。当下大旗连挥,布下一层层保护结界,将一众手下护住。   
  “哼,玉虚宵小,只会使用这些偷袭地伎俩么?你继续施法,若能再伤我一人,我立刻认输,授首投降。”他心下愤怒,将那冥都血焰旗的防守威力全部发挥出来,一招一展之时,已经自成一个防御空间。将所有手下罩在保护层之内。   
  那火龙是通灵之物,见轩辕法王居然布下防守结界。都是大怒,集中火力喷射那冥都血焰旗,试图将那防守阵势撕扯开来。怎耐这冥都血焰旗乃是幽冥血河里最为厉害地法宝之一,防守之功可以说已经达到了变态的级别,任由那火龙再努力的喷射,依然是如同蚍蜉撼大树似地。文风不动。   
  白鹿童子见火龙地攻势受阻,心中大怒。不住催动着雷符,试图召唤更多火龙觉醒,共同对付这可恶的轩辕法王。无奈他越急之下,那通天神火柱里头剩下地火龙就越没反应。   
  武吉看得真切,知道这阵法虽然能困住轩辕法王,但想将之消灭,目前绝对毫无可能。对方这面旗帜,可谓变态,恐怕比之玉虚宫的杏黄旗也不会相差太远吧?那冥都血焰旗真是防守绝宝,火来水灭,水来土掩,让武吉看得暗暗吃惊,看今日的阵势,要留住这邪魔还真是不容易。想送走他,只所更难。   
  李进暗中观看。也对轩辕法王这等防御能力表示赞同。心中暗暗留神了一把。这要是自己遇上了,该如何破开这面变态的旗帜?大概只有搬动五色神光。将这面旗刷为己用吧?   
  想到这里,李进心中暗自发笑,已经有了初步的计较。当下凝神观看,只希望这敌对双方各自施展全身解数,拿出所有的法宝出来作战,杀个天昏地暗,两败俱伤,到那时候,自己再偷偷用五色神光一刷。将所有法全都刷为己有。那该是多么美妙的事情啊。   
  这种暗中捡便宜的事,李进每一想起,就觉得心潮澎湃,尤其是这次,更是法宝多多。看着都是眼花缭乱,更何况把这些宝贝据为己有?   
  一切都朝着李进预料的方向发展,武吉这边见通天神火柱的火龙攻不下轩辕法王,都是焦躁,纷纷掏出自身压箱底的法宝出来。   
  那白鹿童子重新祭出了照妖鉴;若水童子手中也是一面古镜,样子十分古朴。却不知是何法宝;扫霞童子身为广成子的徒弟。自然不会没有看家的法宝。那广成子可是号称二代金仙里法宝最多的牛人,这次交给徒弟傍身的乃是一柄万光尺,可射金光攒人,一旦撩中,当场化为浓水;至于那青莲童子,身为太乙真人的弟子,继承了师尊的九龙神火罩。   
  大家各自将压箱底的法宝祭出,那武吉见了,也不敢怠慢。自家师尊姜子牙,那是出了名的穷光蛋。包括打神鞭和杏黄旗在内的所有法宝,都是元始天尊所赐,本身没有什么看过有护院的变态法宝,因此武吉身为其弟子,这次出门,反而没得到什么好的宝贝傍身,倒是那元始天尊,怜其为守护人间道地出力,物赐予他一件攻击法宝。名为雷电轰,正适合武吉这样战将出身的人。   
  那轩辕法王见到对方人人都是掏出看家法宝,也不敢怠慢,将冥都血焰旗全力催动,手中还拿着那原罪鞭,只待看准时间,全力击打一件法宝。用业力将那些法宝玷污,使之失去灵力,如此才能减轻冥都血焰旗的压力。否则那许多变态的法一起攻击,自己可真要吃不了兜着走呢。   
  所谓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一旦破去一门法宝,那么对于敌人的心理威慑力是极其明显的,心理防线被摧毁,手头的法宝自然也就发挥不出百分百的威力。轩辕法王看得真切,严阵以待,只看这五个对手当中。谁露出破绽最大,就给谁来上一记,作为杀鸡儆猴的祭品。   
  那五人也是狡猾,并不闯进阵来。只在外围周旋,并不着急着攻击。显然是收到了武吉的统一警告,让他们不要操之过急,以免被轩辕法王所乘。他们都知道轩辕法王手头的原罪鞭厉害,有污人法宝的功效,那业力可真是比恶鬼还难缠,一旦缠中了法宝,绝对是倒大霉的事。因此谁也不急着抢攻,只在外围游弋,手时晃着一等一的法宝,虚张声势。跟轩辕法王斗起了心理战术。   
  轩辕法王心里暗暗叫苦:“这帮孙子,要出手就出手。这么猫在外头。算什么把戏?要不怎么说玉虚门下狡猾卑鄙呢?   
  一旁是急坏了李进这旁观者:你们倒是动手呀。这箭在弦上,总不射出去,是什么道理嘛!   
  李进的如意算盘已经敲响,只待轩辕法王和这五名玉虚门下动起手来。法宝对轰到酣畅淋漓时。自己立刻出手,一把刷尽,然后立刻逃遁,不给对方任何机会和把柄。   
  至于跟轩辕法王的旧帐,日后再找机会慢慢算不迟。反正轩辕法王这面变态的旗帜。李进也没打算留给他,这阿修罗魔道的法,夺回去即使用不上。作作研究也好,看看魔门的法宝到底都有些什么变态的秘术。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嘛。   
  李进早已构思得很好,这番夺了轩辕法王的法宝,再回去透露点风声给阿修罗魔道,声称自己跟轩辕法王有些交情,受他一件法宝,无以为报,特送仙丹数枚表示谢意啥的。总之不管血河教主怎么想,关键时候乱一乱阿修罗魔道的军心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