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231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231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烊耍沂怯泄诘睦鲜烊恕W钜氖牵馐烊嘶垢约号是住H绻切圆徊畹幕埃约涸诘叵芍缁箍诳谏运按蚝吧蹦亍U馐焙蛩淙焕戳巳思浣纾懿荒芫痛怂懔税桑空饪刹幌裱锱舻男愿瘢墒巧焓植淮蛐α橙耍慰稣庑∽有γ忻械淖匀送肀材兀饪烧媸锹榉秤础!  
  琢磨半天,妖师鲲鹏才勉强挤出些不自在的笑容:“好,果然是英雄出少年,我在地仙之界就怀疑你这手神通地来历,却被你隐藏得好。我那哥哥……嘿嘿,他这些年没缺胳膊少腿吧?”   
  说起这孔雀妖尊,妖师鲲鹏也不知道是什么心态,按说两兄弟从小也不抢奶喝,哪来的仇恨,但他就是不爽,这股不爽也不晓得从哪来的。这时候出口问候,也是不无歹毒。   
  “托叔叔的福,家父很好,虽然转世应劫这么多回,也算是福大命大。他老人家一直很挂念你,这不,小侄就是受他差遣,出来寻找叔父的。好在孙大圣指点了条明路,不然小侄真不知道该怎么联系到叔父你老人家呢。”李进一口一个叔父,糖衣炮弹猛轰过去,就不信你妖师鲲鹏有机会翻脸。   
  妖师鲲鹏可就难办了,这个侄子,冒得实在太突然,若要说自己有多恨了吧,不见得,但概说喜欢他吧,谈不上。听他说是受命来寻找自己,半信半疑,毕竟他知道,这小子鬼点子多,一肚子坏水,可别着了他的道儿呢。   
  “哦?你爹还能记挂着我?我还以为堂堂娲皇宫大弟子,圣者地接班人,不会将我这逍遥野人放在眼里呢。他还能惦记我?笑话吧?”妖师鲲鹏不太友好,对这份惦记表示怀疑。   
  李进笑得很灿烂:“叔叔,人类有句话说地好,血浓于水啊。打虎还得亲兄弟,上阵还需父子兵。我爹他老人家一直都夸你神通广大,与他虽然走不同的路子,但殊途同归,都是有大神通大境界的人。虽然一时意见相左,但大家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妖族奔波。这不,他老人家这回就十分想念你,希望能和你联手共兴妖族大业呢。”   
  妖师鲲鹏被他说得一阵了愣,这话大破绽没有,但听在耳朵里,总觉得不是滋味。似乎是在给自己戴高帽,但细听之下又似乎是想拉拢自己。他想一时间想不明白,当下故作糊涂:“啧啧,你爹抱着女娲娘娘的大腿,还需要找我商量什么大业?有娘娘罩着,他顺顺利利当接班人,大业不是指日可待吗?我这作兄弟的,他没嫌我给他添乱抹黑就谢天谢地咯。”   
  李进肃然道:“叔叔,这话你可就讲错了。家父若是你说的这种人,他就不必冒天下之大不韪,转世重修了。按你说地,他应该在娲皇宫明哲保身才对。然而事实的真相,却与你想地大不一样呢。”   
  妖师鲲鹏一直对孔雀妖尊转世的原因表示纳闷,按他的认识,自己这位哥哥跟着女娲娘娘混,应该很舒坦才对,没事转什么世应什么劫,除非是得罪了女娲娘娘,被新手贬出娲皇宫。这也不应该呀,要真是他犯了什么弥天大错,女娲娘娘应该昭告三界才对。为什么三界传闻他是带着几名师弟偷偷逃离娲皇宫地呢?难道真如这小子说的,有什么内情?   
  “小子,你倒是能说会道,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蛊惑我。”妖师鲲鹏的口气有些软下来,对这个真相,他还真是比较迫切想知道。   
  “哼,叔父你是何等人物,岂是几句话能蛊惑得动?我不怕告诉你,家父转世重修,应劫历练,只是为了那洪荒至宝,以及妖族的命运。相会那洪荒至宝出现,妖族可兴。想必叔父还记得四桩缘,千古冤,洗得沉冤牵一线,洪荒至宝人间现这几句话吧?”李进娓娓道来,“那所谓的四桩缘,千古冤,就是一个劫,如今这个劫,已经被我们破开,叔父你信也不信?”   
  妖师鲲鹏的眼睛亮了,他听得出来,这不是信口开河。若真是这样的话,自己还真不能无视自己这位哥哥以及这位侄子的存在呀。不过,和他们合作?这个……好象不是很符合自己一向的风格呀。妖师鲲鹏决定再听听。   
  4032   
→第339章 兄弟同心←   
  李进恰巧又长着一张能把稻草说成金条的嘴巴,当他把整个来龙去脉原原本本地讲出来时,妖师鲲鹏陷入了沉思当中。说句实话,他虽然觉得眼前这个小滑头比较轻浮,但看得出来,对于妖族之事,他没有撒谎。   
  孔雀啊,孔雀,妖师鲲鹏想起自己这位兄长,一直以来,他都抱有成见,认为自己这位兄长是靠着抱女娲娘娘地大腿才得上位,有了那无上的地位,而且洪荒时期那些争斗,妖族纷纷失势,也没见娲皇宫出面斡旋,这让妖师鲲鹏更加鄙视娲皇宫,连带也恨上自己这位兄长。   
  无奈当时的他,实力还微不足道,别说一人之力无法对抗仙佛二道,就是自己这位大哥,妖师鲲鹏也知道当时的自己也无法抗衡,因此只能隐忍,躲在北海里苦修,一来避祸,二来提升实力保全自己。   
  正因为带着这些成见,妖师鲲鹏对孔雀是满肚子的意见,这时候突然得到了与自己以往认知截然不同的信息,心理上有一些落差,一时还无法抚平,但从心底里,他已经相信了。毕竟孔雀和他是一母所生,既为凤凰之子,都有一样的高傲气质,这种问题,不至于说谎。   
  他自己忙碌这么些年,一进韬光养晦,为了保全自身,不惜屈尊佛门之下。与那牛魔王真心投靠佛门不同,他妖师鲲鹏从来就没将灵山佛祖放在眼里,投靠佛门也只不过一个幌子而已。他暗中苦心经营,其实与孔雀抱着的是相同一个信念,那就是振兴妖族。为了这个信念和目标,他忍辱负重,曲线救国。   
  只是他时常慨叹,一人之力有限。自己虽然有凌云之志,却是独木难支,没有一个志同道合的盟友,往往事到关键之处,举步维艰。   
  这时候忽然出现有着和自己抱负相同之辈,按说他应该欣喜才对,只不过这心理落差,一时三刻还真是消不了。   
  李进知道妖师鲲鹏的性格。要他当场妥协,从仇雠转为盟友,态度上一时肯定转变不了,当下借坡下驴道:“叔父,相信你也知道,这洪荒之宝乃是数千年来最好的一次机会,若能一举抓住,我妖族实现大翻身也不是不可能,若是失之交臂,大家终究还是一盘散沙。各自散落。难以凝聚,早晚也是仙佛二道的刀下肉而已。三月之后,我洪荒妖族与阿修罗魔道之战将全面展开,叔父若是有心,届时大骂光临,压住阵脚,杀那阿修罗魔道一个措手不及。”   
  妖师鲲鹏哼了一声:“传闻娲皇宫叛逃弟子有五名,个个都是绝顶高手,难道还怕敌不过那阿修罗魔道不成?多我一个不多,少我一个不少吧?”   
  李进听他如此说,知道他心意已转,当下趁热打铁道:“叔父有所不知啊,那阿修罗魔道教主和家父约好并不出战。听说那阿修罗魔道有两名和血河教主实力相当的高手,只怕我家四位师叔也难以说稳胜。叔父你神通广大,与我父不相上下。若能出手,相信可保我妖族必胜。”   
  妖师鲲鹏听说阿修罗魔道还有这样地高手,心中有些发痒:“血河教主虽强,却也只是躲在幽冥血河里称雄,不敢跨出半步,说好听点是识时务者。说不好听点那是缩头乌龟。我堂堂妖师,向来瞧他不起。若要我出战,除非他那两名手下当真有着和他差不多的实力,否则没得玷污了我的身份。”   
  李进乐了,忙道:“那是自然,若不是对头太过厉害,我们原不敢冒昧来请叔父的大骂呀。那两人相传是血河教主的师弟,在异地传教,名为湿婆和因佗罗,手段神通不下于血河教主,乃是阿修罗魔道的三大支柱。”   
  妖师鲲鹏眉头一皱:“湿婆和因佗罗?这二人也是阿修罗魔道的?名头不小,时常与佛门争斗,我还以为只是一般的异教,却是阿修罗魔道地高手?好,若真是这个级别的高手,倒是值得一战。不过小子,咱们说好了,为了妖族命运,我可以出手,但我绝对不会听众你们的号令,更不会因此而投靠娲皇宫,你可别想错了念头。”   
  李进心里发笑,自己这个叔父看来很爱惜羽翼呀,对名声的事情看得这么重,不过李进对娲皇宫也没什么好感,当下忙道:“这个当然,整件事情跟娲皇宫毫无关系,叔父还是做你的妖师,自由自在,只不过是友情客串一把而已。”   
  妖师鲲鹏十分满意地点点头:“你知道就好,还有,你与老牛之间的恩怨,我也不会插手,不过我可告诉你,那红孩儿是我的徒弟了,你要打他,需得留几份情面,不要赶尽杀绝,不然我可会翻脸。”   
  李进抹了一把汗,自己这位叔父还真是会讨价还工,不过这点小事,李进是答应了,红孩儿是铁扇公主的儿子,就算不是叔父的弟子,自己也不会赶尽杀绝呀。当下故作委屈地道:“那个小家伙十分恨我呢,不过既然叔父关照,我日后让着他一点就是。”   
  妖师鲲鹏道:“他也就是小孩脾性,不肯认输。反正他也打你不过,你让着他点,也算给我面子。”   
  李进心喜,原来给你面子就这么简单呀,那这种面子应该多给。见妖师鲲鹏已经被自己说动,知道此时要赶紧确立关系,最好的方式莫过于送礼,等若是叔侄相认地信物一样。   
  “叔父,为表心意,这件法宝请叔父收下。”李进出手也不小气,从天机戒指中直接将九龙神火罩拿了出来,笑眯眯地道,“说起来也是巧,前阵子经过昆仑山,遇到阿修罗魔道和玉虚门下鬼打鬼,我顺手牵羊,收了好几门法宝,这九龙神火罩就是其中之一,还请叔父不要嫌弃。”   
  对于法宝,妖师鲲鹏一向是十分感兴趣地,要不然当初在地仙之界,就不会和牛魔王共谋那档子事,搞得一世英明差点毁在了金角、银角手里。见李进一出手就是一件一流法宝,心中着实有家,不过这点面子还是要装一装的,假装干咳了一声:“所谓无功不受禄,这法宝虽好,我平白无故拿你怎地?”   
  李进笑道:“这是侄儿的一点心意,算是孝敬长辈,无所谓功过。叔父若认我这侄子,就请收下,若不认时,这法宝侄儿先寄存着,叔父哪一天认我,就哪一天将这法宝收下。”   
  妖师鲲鹏干笑道:“叫你这么一说,我如果不收下,反而是抹你面子了。那好吧,我就勉为其难收下好了。好歹它也是件一流法宝,关键时候也用得着。不过这法宝是玉虚门下太乙真人的镇山之宝,那老儿一定会气得上窜下跳地。”   
  李进假意道:“叔父,你堂堂妖师,也算是妖族佼佼者,难道还会被一个玉虚门二代门人吓倒不成。”   
  妖师鲲鹏“呸”地一声:“什么话呀,三清教下,也就那三个老不死能让我担心一下,其他门徒,都是土鸡借狗,何足道哉啊。那玉虚门下十二金仙,说起来名头大得很,其实都是废物,封神一战被三仙姑用黄河阵一股脑儿全拿下,削掉了顶上三花,根基受损严重,如今做缩头乌龟还来不及,哪敢出来叫嚣。”   
  别看鲲鹏在封神之战没有露面,对于这些典故,他是十分清楚的。   
  “哈哈,倒是小侄我多虑了。既然如此,那小侄先回去复命,三月之内,期待叔父大驾光临青城,赴那阿修罗魔道之约。”李进也不再啰嗦。   
  妖师鲲鹏摆了摆手,示意李进先走,只听他道:“你且回去,若事实真如你所说的,三月之内我必出现。我这还有要事要办,要去会几个朋友呢。”   
  李进很想八卦一下这位叔父会有什么厉害朋友,不过他知道这时候多问了反而留下不好的印象,干脆懒得去问,催动风火轮,径自去了。   
  那鲲鹏矗立在云天之上,望着李进消失的背影,若有所思地叹道:“孔雀啊孔雀,但愿你不要让我失望呢。你我兄弟自出生之后素来不合,不想殊途同归,都在谋着相同的一件事,这时我且助你一臂之力,但我这边也不会放弃努力。看看到时候谁先成功。”   
  鲲鹏既然选择了相信李进的话,他就深信不疑,毕竟他和孔雀同为凤凰所生,知道彼此地性格绝对不至于说谎算计对方。不过他相信孔雀,并不代表他对娲皇宫没有疑虑,毕竟娲皇宫当时闭宫自守,不问妖族命运的行为,让无数妖族伤透了心,对娲皇宫这妖族圣地充满了绝望和鄙夷。鲲鹏在这样的环境下成长,要说对娲皇宫抛弃成见,只怕难以办到。   
  目送走了李进,他掐指又算了一阵,轻声自语道:“我信息已经送到,按说他们也该来了吧?莫非如今天庭管制的厉害,不让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