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237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237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一嵊美ο伤鞫愿蹲约骸!  
  当下身子一摇,立刻分出三个化身出来,连同本尊,共有四人,四面八方地围了过来,都是一般的使用镰刀,攻势凌厉。   
  很显然,这一招就是为了专门对付捆仙索,即便被你捆住一个分身,其他三个也足够将你砍成肉泥。   
  李进嘿嘿一笑,忽然将身一摇,变成一头青龙,一头扎进了北海当中去。   
  那湿婆显然没料到李进会突然掉转头逃跑,嘿嘿一笑,将分身如回,运起全身道力,挥舞着那镰刀,居中朝那北海劈了下去。一道血芒自高而下,竟是硬生生将北海之水从中分开,硬开辟了一条几百丈宽的水路出来。   
  北海的水浪在两边咆哮,却始终无法汇流一处,那湿婆法眼一睁开始搜索李进的踪迹,只待李进现身,立刻补上一镰刀。   
  就在这时,那水底忽然冒出一股黑烟,一件黑袍浮了上来,那黑袍后面,裹着一团黑气,黑气之下竟是一道凌厉的杀气自下袭上,直扑湿婆的面门。   
  湿婆大惊,正要举镰刀迎上,忽然却是停住了,移动法身,躲过这一劈之力。他竟然吃惊地发现,这一劈之力如此熟悉,竟好象是来自同门,而且那把剑分明就是元屠剑!   
  让他吃惊的一幕出现了,元屠剑背后,一个全身血肉模糊的人型湿漉漉地从水底冒了出来,握住那元屠剑,满身杀气,竟是那因佗罗!   
  这情形不但是湿婆惊呆了,就是血河教主也大吃一惊。怎么因佗罗会从水底出现?那先前那个人又是谁?这吃惊只是一瞬间功夫。   
  那元屠剑忽然又斩向了湿婆,湿婆忙用镰刀架住:“因佗罗,你疯了吗?”   
  因佗罗形同木偶似的,元屠剑脱手而出,当头罩向湿婆,竟然是翻脸不认人了。血河教主忽然道:“湿婆,小心是敌人的变化!”   
  湿婆猛然醒悟,不过似乎有些晚了,那元屠剑已经迫近眉睫,忽然散出万道金光,缠向因佗罗,竟是捆仙索!   
  湿婆此时哪敢用镰刀去架,连忙摸向轮回幡,打算借着轮回幡之力,逃过这捆仙索之力,顺便将李进刷下轮回去。   
  只是这个时候,李进哪还轮到他来出手,五色神光一刷,只见五道光芒在眼前一闪,湿婆只觉得手中一松,那轮回幡立刻脱手,落入北海当中去。   
  捆仙索一紧,登时将湿婆给捆成了粽子!jcwxv手打   
  3204   
→第347章 … 血河认输←   
  湿婆这回真是八十老娘倒绷了小孩。一时轻敌,却被李进盅惑。在捆仙索加身的进修,他才意识到自己似乎上当了。   
  不过这个世界没有后悔药可以吃,好在李进并没有学习鲲鹏,多少给湿婆留了点面子,没让他当具去北海搞阳光浴,否则的话,一世英明,真是毁于一旦。   
  最最郁闷的还是血河教主,在湿婆落败的一瞬间,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想亲自出手,不过一眼瞥见那孔雀妖尊正对着自己微笑。猛然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   
  他知道,自己终究是败了,图谋洪荒妖族反被洪荒妖族所图谋。到这一刻,他还有些不相信自己怎么会失败?有什么道理会失败?明明三局之后已经稳占上风了,为什么最有把握的两局,偏偏就失手了呢?jcwxv手打   
  他想不通,完全想不通!这一辈子都在支撑着他的信念,似乎在这一瞬间崩溃了。他太清楚了,自己这两个师弟湿婆和因佗罗的实力,并不会比自己差太多,即便不如自己,那也是稍逊一筹半筹而已。如此惨败给洪荒妖族,对于阿修罗魔道的士气打击实在太大了。   
  他手下那些法王,此刻都是呆若木鸡,完全没想到自己,》崇拜的两位师叔,竟会落得如此光景。要说其中一个因为不小心落败,那也还接受的了,可是接连两个都是一样的结局,这真的有如两记重拳砸在他们胸口。   
  血河教主充满了苦涩,但终究是一教之主,不得不面对这样的场面,口气酸楚地对孔雀妖尊道:“此时才知道孔雀兄算无遗策,小弟这回输得无话可说。洪荒妖族能在上一量劫中主导三界,不是徒有虚名。这一战,终究是我阿修罗魔道败了。”   
  孔雀妖尊此时却并不骄傲,谦逊道:“阿修罗魔道亦乃鸿蒙传下。教主雄图伟略,三界之内也是屈指可数。我洪荒妖族虽然侥幸赢此一阵,却绝对不敢轻视阿修罗道。如今仙佛二道执掌乾坤,你我在他们眼里都是旁门左道。如此私斗,本就不合时宜。实乃无可奈何之举。”   
  血河教主听他话说的漂亮,心头微微感到好受一些,他不是输不起。实在是心理一下子接受不了。毕竟在前三局过后,阿修罗魔道明明是已经稳操胜券了。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他心理有些大起大落的落差,一时难以接受罢了。此时听jcwxv手打孔雀妖尊如此说,也便坦然了些:“妖尊的气度,确是胜过那妖师。好吧,既然你我有约定。那洪荒至宝,我阿修罗魔道这次算是放弃了。”孔雀兄若有用得着我地地方,尽管传信到幽冥血河,我血河老祖,也是言出必践之人,只要关于夺宝之事,孔雀兄尽管差遣就是。   
  毕竟前面大家做了约定,输得一方要听从赢得一方指挥。血河教主尽管对洪荒妖族有很大意见,主要也是因为妖师鲲鹏对因佗罗的侮辱。毕竟那一战对阿修罗魔道的影响太大,湿婆最后这一战,何尝没有受到心理影响呢?   
  孔雀妖尊道:“差遣是不敢当的了,若是有帮助时,我会知会教主,另外,他年我妖族若是重立门户,再掌宗教之时,还要请教主不要吝啬,前来观礼才好。”   
  血河教主知道洪荒妖族被仙佛二道灭了之后,一蹶不振,但暗中还是有很多洪荒妖族并没有陨身,有些投在了佛门,有些投靠在了仙道,这些家伙一旦集体出山,再加上厉害的领袖,这洪荒妖族未必就不能重立门户。尤其是在如今这仙佛二道互相内讧严重的情况之下。   
  不过这重立门户说起来容易,行起来却是十分艰难。毕竟妖族如今只有一个圣人,也就是那娲皇宫的女娲娘娘,只是她老人家一直紧闭门户,不肯出山庇佑妖族。没有圣人庇佑,想成就这件大事,实在有些难。   
  血河教主自己这么些年惨淡经营,躲在幽冥血河里不出,其原因不也正是因为自己离那混元道果还有一步之遥,无法成为阿修罗魔道首位圣人。这一步之遥有时候看起来只是一跃之力,有时候却是天堑之隔。   
  听洪荒妖族这么一说,他不禁有些好奇道:“孔雀兄的口气似乎是胸有成竹,莫非得到了女娲娘娘什么暗中地允诺不成?”   
  他自然认为这孔雀妖尊既然从娲皇宫逃出来,多少和娲皇宫有血肉关联,估计八成是女娲娘娘答应为妖族出力,否则他何以如此自信满满?   
  孔雀妖尊却道:“教主莫要胡乱猜测,娘娘心意,我这做弟子的几千年前就没猜透,否则也不用背着叛徒的名声下界了。   
  血河教主不死心,又道:”我听说洪荒妖族有四门洪荒至宝,可以立教。分别是招妖幡、伏羲琴、东皇钟、炼妖壶。那招妖幡在女娲娘娘手中,你们自然不能得到,东皇钟自东皇太一身陨之后,再无下落,炼妖壶自上界天庭垮台,帝俊亡身之后,也无jcwxv手打踪影;那莫非是伏羲琴背后那位圣人要出山了?”   
  孔雀妖尊更是大笑:“教主是越猜越离谱了,伏羲圣人上古时候就已经归隐不出,不参与三界之争,虽为妖族圣人,却早不问世事。他老人家如何会在这时候出来趟混水?”   
  血河教主这就更加不理解了:“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孔雀兄你不会是告诉我,你已经证了那混元道果了吧?”   
  这倒不是完全没可能,毕竟娲皇宫时候,孔雀妖尊已经是准圣人级别的高手了,如果不是转世重修折腾着,没准还真是有希望成就混元道果,成为妖族新一代圣人呢。   
  要真是这样的话,血河教主心里别提多酸了,他们那一代人,虽然比三清这些家伙要稍稍差一些,但基本上都是同时代的老家伙了。包括镇元子在内,期待着成就混元道果的预备人选,那可有好些个呢。   
  难道这孔雀妖尊真的是捷足先登了?   
  他不信,自鸿蒙开辟以来,成就混元道果之人,都是经历了千灾百劫,无数磨难打熬,每一劫都是杀伐无数,世道艰难。哪有这么容易就能成圣?   
  孔雀妖尊并不回答,只是道:“教主,你我这一代人,彼此知晓,这一量劫当中,你我都唱不了主角了。我看你门下毗摩质多罗法王根骨奇佳,十世重修元阳不破,潜力无限。他日你阿修罗道若能成就混元大道,此子定然是其中关键一环,你我这些老家伙,何不看开一些,交给年轻们去奋斗打拼呢?”   
  血河教主被孔雀妖尊这番话说得有些心动,这几千年来,他还真是没有考虑过自己退位交给年轻一代去经营的念头。   
  甚至大多数时候,他把混元大道看成了是自己私人成就混元道果,这是多么狭隘的认知啊,血河教主有些惭愧,赧颜道:“孔雀兄这番话真是醍醐灌顶,血河我茅塞顿开。也许真的该给年轻人一些机会了?”   
  那毗摩质多罗法王见血河教主把眼光转向自己身上,忍不住有些心如撞鹿,心道教主可别真把希望寄托在我身上,我此生只愿和蝴蝶长相厮守,共参大道,却不愿担当那阿修罗道的重任呢。   
  血河教主毕竟是一教之主,一眼就看穿了毗摩质多罗法王地心事,叹道:“我有根骨极好的传人,却无心性坚定的徒弟。毗摩质多罗法王根骨奇佳,然则心性略嫌不够。”   
  孔雀妖尊哈哈大笑:“心性不够,并非天生,而在于道行深浅。如今的毗摩质多罗只是还没认知到那个境界,教主何不给年轻人多一点时间呢?”   
  血河教主心下惭愧,终于认识到自己和孔雀妖尊确实有境界上的高低,即便不想承认,也不得不承认,孔雀妖尊确实境界上已经超越自己一筹。他若先证得混元,也不为过。   
  这时候他的眼光又扫过李进身上。忍不住长叹一声:“孔雀兄这个传人,实在让血河我无话可说。我听轩辕说此子在人间时也不过是和轩辕旗鼓相当而已,不想进步如此之外。最惊奇的是竟然如此低调!三界之内,只怕知道孔雀兄有此传人的人,并不会很多吧?”   
  孔雀妖尊道:“若说知道这件事的,教主应该是排在前五之列。不过此子在地仙之界扬名也有些时日了,只不过旁人不晓得他是我孔雀之子而已。”   
  血河教主真是大吃一惊,“原来此子竟是妖尊骨肉,难怪有如此根行!罢了罢了,我阿修罗魔道信息闭塞,输得不冤,不冤啊!”   
  口气中带着三分遗憾,三分羡慕,更有三分惆怅。对于洪荒妖族的剪影,更加看好一层,心中已经打算抛开前嫌,与洪荒妖族交好,毕竟若是洪荒妖族当真重立门户,重新和仙佛二道分庭抗礼,必然可以惠及阿修罗魔道,他日阿修罗追求混元大道,建立门户,未尝不可受益呢?jcwxv手打   
  3036   
→第348章 … 惠岸尊者←   
  血河教主如此计较,也算识时务。不但未伤妖魔二道的面皮,而且一场争斗总算是和和气气收场。   
  虽然双方都未明言,但其实心照不宣。血河教主道:“毗摩质多罗,难得孔雀兄如此赏识你,我今命你常在妖尊座下听从使唤,沟通我妖魔二道的情谊。”   
  这话说地十分好听得体,一来他们先前有约,输了得话要将毗摩质多罗交给洪荒妖族,二来虽然阿修罗魔道按约定要助洪荒妖族夺宝,但血河教主这样的身份,总不能跟屁虫似的跟在后面,派毗摩质多罗留在一边作为使者,那更是方便之举。   
  毗摩质多罗法王自然是求之不得,恭声答应,与蝴蝶四掌相握。都是喜极。   
  那血河教主再不多言,收回湿婆和因佗罗失落的那些法宝,带领教众自回幽冥河修炼去了。   
  洪荒妖族获得胜利,那牛郎和蚊子都是将一颗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毕竟输得两场都折在他们手里,若是因此误了妖族大事。他们心里肯定会内疚无比。背负沉重负担。   
  孔雀妖尊吩咐李进道:“进儿,为父掐算,离那洪荒至宝出世之日已经不远,人间将有一场混战。你的性格不适合闭关苦修,为父还是命你四处云游,增加见闻,以战养战。同时务必寻找你母下落。”   
  寻找母亲这个任务,即使父亲不提,李进也会偷偷去做。毕竟自己乃是母亲所生,母子之间的血肉亲情,根本割舍不断。而且母亲养育自己成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