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24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24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郭遇还是比较辛苦的,因为李进把两个拖油瓶都交付给了他。黄河真人辈分是高了,但一身修为,着实让人不敢恭维。如果不是李进加倍发放了离尘丹给他,很难想象他这辈子还会有什么大成就。   
  不过即使如此,以他一百多岁的年纪,还只是停留在引气阶段,实在有些让人灰心。以郭遇的意见,是要让他推倒重来,重新筑基一次。黄河没什么主见,自然是听从“师兄”安排。郭遇真是道德君子,人品没话说,这师兄当的比爹妈当得还细心。   
  要不还能咋办?祖师爷爷丹房招进去的唯一两个红人,托付自己照顾,那不是看得起自己,信任自己吗?想想自己跟祖师爷爷有段时间还称兄道弟,郭遇的心跳加速三四倍都不止。这要是没把两个人照顾好,来自翠湖掌教和青字三老的责罚,就够他喝一壶的。   
  郭遇也私下问过李进,要不要向慈航静斋的人询问一下“五行封灵符”的事,李进却反而不急了。既然知道症状所在,又知道何人可解,还真不必急在一时。这件事情,回头想想,确实有太多蹊跷的东西。   
  为什么自己先天就会被这门法术封了气门呢?谁跟自己有仇?蚩尤既然附在自己身上,难道看不出来?这其中可谓疑点重重啊。   
  最重要的是,郭遇告诉他,这五行封灵符虽然是慈航静斋的独门密术,却并非人人可解。因为这封灵之符,无形无色,是靠施法者的精血炼制而成,以五行结构布置,如果不以施法者的精血为引,对这五行封灵符根本无解。   
  所以他不能急,必须得查出是谁施的法,如此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带着这个问题下山,李进的心情是痛并快乐着啊。   
  ……   
  枫林头镇上,豆腐西施还在卖她的豆腐。虽然她已经答应了开学后,举家搬迁到成都去,可她天生是个闲不住的人。卖了十几年的豆腐,她和她的豆腐摊都成了镇上的一道风景线,她觉得即使要离开这个居住了近二十年的小镇,也要站好最后一班岗。   
  李进当然不会剥夺母亲这点乐趣,贵为青城祖师的他,回到家里,还是要归豆腐西施指挥,每天磨数十斤大豆。   
  “西施,听说你们家小子结识了大老板,在成都大城市买了房屋?”路人甲问。   
  “小进这孩子,从小就乖,也该他有出息。西施你没享到老公的福,享享儿子的福,也是应该的。”这是路人乙。   
  “西施,电视上说,城里头有个女娃娃,跟你们小进考的分数一样多,是个大老板的女儿。听说你们家小进报了四川大学,她也报四川大学。小进这小子考了状元,招了驸马,你们老李家这回是大丰收啊。”路人丙的玩笑开得更大。   
  “……”李进听完西施的给他叙述的这些传闻,陷入无语状态。   
  “小子,老娘还不晓得你有多少料?人家大老板的女儿,能看上你?是不是你喜欢人家女娃娃,看她报了四川大学,你也跟着报了?”西施对李进考到状元就很纳闷,如今听说大老板的女儿都喜欢他,自然是更加不信。   
  “妈,你怎么也跟那些街坊邻居一样俗气啊?我们报四川大学,事先互相都不知道。”李进这也不叫抵赖,确实事先没商量过,心照不宣嘛。   
  “嘿嘿,臭小子,跟你老娘玩心眼。我就知道,你肯定是看着人家大姑娘长的好看,动了心思。如果你承认了,妈就痛痛快快跟你去成都。”   
  “承认了你就痛快去了?”李进心想这还不简单啊?   
  “嗯,你说说看。那女娃娃长得怎么样,有多漂亮,人品怎么样?她爸爸很有钱是吗?小进啊,不是妈说你,有钱人家的女孩子,不靠谱,咱们这样的家世配不上……”   
  “好了好了,妈!”李进对西施这套家教经早就听腻了,打断道,“就当我是去追女孩子吧?人家那姑娘人品好的没话说。”   
  “有多好?你能把她带回来让妈见见?那样妈才放心的下。”   
  “好好好,总会有机会见到的嘛!”李进拿他这胡搅蛮缠的母亲真是没法。   
  ……   
  青城山上,郭遇的桑独剑在晃动,一行字出现在了剑身上:黄梅,送方寻回家先,我有事需要她帮个忙。   
  李进躲在河边,将烧过的召唤黄符灰烬踢入河里。这是他和郭遇的独家联系方式,他这边烧掉黄符,郭遇那边就会有相应感应。   
  说不得,只好让方寻委屈委屈了。不然的话,他这固执的母亲,三头牛也拉不动她一块跟去成都哦。   
  (PS:真的是撑不住了,晚上不码了,早点睡觉去。)   
→第33章 … 青城祖师?打酱油去←   
 “什么?你的意思是要我冒充你的女朋友啊?”方寻眼睛睁得大大的,“只有这样,你妈才肯相信你,陪你去成都?”   
  “是啊,她对我能考到状元就很怀疑,考上状元居然只报四川大学就更怀疑了。你不知道,现在我们老家,谣传我是傍上大老板的女儿,也就是你了。所以即使你要去,也要低调啊,人言可畏哦。”李进说的好象很歉意,但却没半点歉意的样子,相反,笑得还很暧昧。   
  “真的啊?你们那的人,想象力也真够丰富的哦。”方寻笑眯眯道,“不过我喜欢。为什么要是冒充呢?难道我还配不上做你女朋友吗?哼!”   
  “这个……我们的辈分好象不太对哦。我一直把你当妹妹看待地。”李进阴险地笑着,故意搬出那无比恶俗的台词。   
  “少来这套啦!别以为你在学校装得很清高,我就看不出你的庐山真面目哦。你装清高只不过是不想别人打扰你修炼,其实,嘿嘿……”方寻也买起了关子。   
  “其实什么嘛!”李进一副受冤枉的表情。   
  “其实你比谁都坏,偷偷看人家女孩子,眼神比谁都大胆,比谁都直接。高二那次体育课在网球场,你这双色眯眯的眼睛,可是整堂课都在人家身上晃来晃去!你敢不承认吗?”方寻理直气壮地搬出事实。   
  李进现在简直恨不得找地缝钻进去。都说女孩子的直觉很强,有着神秘的第六感,对于每双在她胸部停留过一秒以上的眼睛,都绝对明察秋毫。此言看来不虚啊!不过这也不能怪猎人太狡猾,实在是他这头狼太大胆,连尾巴都不藏。   
  说起来,他还真是记得,那天穿着一身运动装的方寻,还真是很青春灿烂呐!尤其是拍打着网球的时候,那节奏,配合着胸前的两只鸽子,对于一个理论和实践上都是处男的家伙来说,诱惑确实是致命的。   
  道心?扯淡!那个时候,对美女诱惑的趋从,才是本心。   
  “没话说了吧?”方寻得意地反问。   
  “就算是吧?那也是正常的,又不是我一个人在看。你不会因此就要嫁给我吧?人家木婉清死活要嫁给段公子,那也是不该看的地方被看了啊。”李进心虚地道。   
  “哼,你那双贼眼,难道那天看得就是应该看的地方吗?”方寻可不管他是什么青城祖师,这个时候,祖师也不好使。   
  “但……唉,算了,不解释了。反正大家都在看,你也没损失什么吧?”   
  “大家都看我也知道,可我就是想跟你算帐。你要是始乱终弃的话,我就死给你看,呜呜呜呜……”方寻可真是演戏高手啊,说哭,眼泪就来了。   
  再强悍的男人,对于美女的眼泪素来是无解的。更何况李进根本不强悍,小辫子被方寻抓的瓷实瓷实。   
  “小样,叫别人看见了,还真以为堂堂方家大小姐嫁不出去,向一个穷小子逼婚呢!方寻啊方寻,我们现在年纪还小,一切应该以学业为重。”他这最后半句话,表情肃然,口气一本正经,完全是模仿赵红的口气,听得方寻都乐了。   
  “好了,这件事情,可以暂时缓缓,咱们什么时候去见你妈妈?”方寻瞬间又来了个变脸,也跟着一本正经问道。   
  “你看什么时候方便,就什么时候咯。其实就是做个证,其他也没什么。要不我伪造几封情书?这样我妈才能信。”李进别的可能不在行,说起文才,还是有几把刷子的。那篇作文《论天数与周青崛起之必然》,就连赵红也曾批评过他“文采斐然”呐!   
  “行啊,你给我十封情书,我就乖乖配合你,不然的话,我可不去。”方寻赤裸裸地威胁道。   
  “……”李进华丽地败退。   
  离开学越来越近,按枫林头的习俗,孩子考上大学,那是大出息,是一定要摆宴席答谢父老乡亲的支持和厚爱的。豆腐西施自然不能例外。这些天,她的豆腐摊也歇了,忙里忙外都是在张罗这件事情。   
  在这个一言堂的家庭,李进又没发言权。况且平心而论,乡亲们还是很不错地。摆场酒答谢一下,也算是告别前的一点心意,也没什么。   
  最糟糕的不是这些,他原本是说在镇上最好的酒家摆几桌,把关系好的街坊都请一遍。可豆腐西施不答应,说人情这东西,拿钱去就衡量不出来了。这酒席得自己坐,不能去酒家。如此一来,买菜、请帮工、厨子,派请贴,可谓工程浩大。   
  好在他们家院子够大,摆个十几桌还不是问题。上大学在枫林头不希奇,但是状元上大学,那可是头一遭,加上豆腐西施人缘又好,八月十六号这天可谓是宾朋满座。   
  李进着实有些纳闷,在家一向以暴君形象出现的母亲,在枫林头的人缘咋就这么好呢?他原本估计最多也就七八桌客人,没想到十五桌差不多刚够坐。   
  鞭炮响起,高邻们知道这差不多可以入席了。   
  “李进,给妈打两瓶酱油去,再带几把小葱回来。”虽然有专业厨师掌勺,但豆腐西施的拿手好戏是煎豆腐,酱油和小葱是必备的,这么好的日子,她不得亲自露一手啊。   
  李进接着母亲递过来的五十元钱,真有点哭笑不得。堂堂青城派祖师,居然把派遣去打酱油,这要是被青城派的徒子徒孙看到,不把他们惊出痴呆症才怪。   
  李进刚要出门,门外一头撞进来个人,却是居委会牛主任。   
  “牛主任来啦!”豆腐西施热情地招呼过来。   
  “西施,大喜啊!刚刚接到上头的电话,徐副市长要到枫林头指导工作,顺便要来恭贺你家的状元,快做点准备吧!”牛主任口气很兴奋。   
  “徐明?”李进皱眉道,“他来做什么?”   
  牛主任瞪眼道:“小进,你考上状元是好事,可也不能直呼徐副市长的名字啊!”   
  李进刚要说话,门外忽然人影一闪,一道靓丽的身影窜到了李进跟前:“李大状元,恭喜啊,怎么摆喜酒,也不请我这老同学喝一杯?”   
  “方寻?你怎么来了?”李进眼睛睁得老大,“不是说好了,后天一块摆谢师宴吗?”   
  “嘿嘿,谁让我消息灵通呢?哼,好事你就瞒着我,对不对?”方寻气呼呼地道,“我爸爸也来了,不过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徐书豪他老头也来了哦。”   
  “这我知道!”李进无奈地耸耸肩。   
  “小进,这位是?”西施上下打量着方寻,一副婆婆看媳妇的表情。   
  “伯母,您就是李进他妈吧?我叫方寻,是李进最好的朋友,我这次来是特意来看你们的。”方寻一点都不认生,落落大方,顿时让一旁的街坊们看得来了兴致,指指点点。   
  “哎哟,您就是这臭小子常说的方家小姐啊?果然长的好标致。”西施啧啧啧点评道。   
  “唉,伯母,没想到你这么年轻漂亮。李进要是继承了您的三分优点,就不得了啦!”方寻取悦西施的时候,还不忘损李进几句。   
  “哈哈,这宅子呈背靠青龙之势,有腾飞之像,难怪能出个状元啊!方总,咱们里边看看去。”门外传来爽朗的笑声,李进和方寻同时皱起了眉头。   
  这笑声爽朗的人,却让李进和方寻都很不爽。不用说,那是徐明这老小子来了。   
  “哈哈,徐市长先请。”方有为相当谦恭。   
  在县领导和镇干部的簇拥下,徐明众星拱月般走了进来。   
  居委会牛主任忙道:“乡亲们,欢迎徐副市长光临,大家鼓掌欢迎。”   
  一听是市长驾到,谁还敢坐着,都站了起来,劈劈啪啪鼓起掌来。   
  徐明一脸慈眉善目,压了压手:“乡亲们呐,只有你们枫林头这么淳朴的民风,才培养的出这么出色的状元。我今天是特意来给状元郎道喜的,大家坐下来说话。”   
  豆腐西施搓着手,有些拘束似的道:“这个,哪里敢当呢?哪里敢当?那个什么……小进,快打酱油去啊,还有小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