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248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248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镇元子全身道力膨胀,大手张开,一道土黄色的光芒自掌中吐出,迅速蔓延,向四面八方渗透而去。镇元子头顶立刻呈现出一本薄薄额度册子,散发着浑厚浓郁的土色光芒,竟是无比纯净的土元力,不断支持着镇元子发出的黄光向四周扩散。   
  地书!那些被捆的金仙和菩萨都认出了镇元子这门法宝,心头是又喜又忧,喜的是镇元子全力施展的话,看这样子是要破开那血河大阵。忧的是这镇元子如此了得,丝毫不受血河大阵影响,真是厉害,有这样的对手,自己如何能获得那洪荒至宝。难道这一场真的只是做那陪客的龙套?   
  不甘心!但却毫无用处!差距是致命的,再加上镇元子有地书这样的法宝护持自身,根本就是立于不败之地,就算大伙一拥而上,也未必能损他分毫。除非当真是圣人下界,才可稳赢这地仙之祖镇元子。   
  土克水!这个道理并不复杂!强大的土元力散开,立刻将那血河大阵的汹涌之势阻住,浓烈的土元力源源不断,吸收着那血河大阵中的水汽,将那血水不断吸附挥发。   
  众仙和菩萨只感觉血河大阵的舒服越来越轻,而脚下的土元力却似越来越重,不片刻,整个空间的土元力暴涨,几乎有膨胀之势,血河大阵竟在顷刻间就被强大的土元力吸得干干净净!   
  那洞中正要打败龟灵圣母的血河教主也感觉到了变化。掐指一算,捶胸道:“镇元子这匹夫害我!”   
  头顶的日月珠本已光芒失色,趁他这分心之际,那日月珠又涨了几分光芒,重新砸了下来。龟灵圣母修为不如血河教主,僵持一阵,已经是油尽灯枯,到了最后一口气。   
  见到血河教主略一分心,连忙将那日月珠残余之力全部运足,朝血河教主轰了过来,只盼望有唯一的一线希望,可以破开那业火红莲台,将那血河教主击伤。这也是龟灵圣母目前所能做的唯一努力,也是最后努力。   
  血河教主狞笑一声,也不靠那业火红莲台之力,反而是忽然身子一摇,变出真正的法身,却是有三头六臂,其中一臂伸出,将那日月珠一把抓住,摊在掌心,轻轻一抹,就将那最后的光芒给剥了去。   
  这时候,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血河教主大嘴一张,竟将那日月珠吞了下去。   
  龟灵圣母法宝被收,又被血河教主吞了下去,真是大吃一惊。只听血河教主狞笑道:“贱婢,你黔驴技穷,我看你还怎么翻出我的手掌心,我要连你的妖丹一起吞掉,哈哈哈!”   
  龟灵圣母知道血河教主绝对不是说笑,不过就在此时,镇元子的强大土元力已经袭进洞中,来纠缠血河教主。显然镇元子也不想让血河教主占得先机。   
  那土元力刚一进洞,整个巨大的山洞忽然一阵颤抖,偌大的空间似乎顿时压抑起来,似乎突然脱离了山脉地肺,开始抖动个不停!那山洞底下一阵阵撕裂的感觉不断传入每个人的神识当中。   
  随着土元力的不断逼近,轰隆一声,那山洞忽然破开一道数百丈的缺口,万道光芒从地脉当中直射出来,射得所有人都睁不开眼。山洞随着这变动不断坍塌,不断的向下沉沦!   
  那光芒大作之时,一个足有几十丈高的大壶从地肺当中被莹莹之光托了出来!不断升腾,不断升腾!   
  所有的战斗在这一刻都停止,大家目不转睛的盯着那升腾之物,心里想的只有一个念头:洪荒至宝。洪荒至宝出世了!   
  5565   
→第362章 …你争我夺←   
  洪荒至宝出世!这是现场每个人的第一念头!   
  把这宝贝抢到手,则是所有人接下去的第二个念头。包括在半空斗得你死我活的阿修罗魔道以及燃灯等高手。都不约而同地分开战局,纷纷朝那莹莹绿光窜去,十一道身影各有快慢。但都朝一个方向,停在了那法宝百丈开外的地方。   
  这,毕竟是洪荒至宝,谁都知道宝贝出山,大有可能要找祭品,谁去喝这头汤。大有可能被这宝贝生生吸干了全身真元,宝贝固然重要,但也要有这个命去拿才行。   
  地下的血河大阵,此时已经被镇元子完全破除。众仙和菩萨此时都是一个念头。也是冲着那洪荒至宝而去,只不过当他们抬起脚时,才发现脚下如同生根似的,竟再也拽不动半步。强大的土元力带着一股剧烈的吸力,将他们牢牢困住,与地面连在了一起。   
  那些金仙、菩萨和妖族大圣,此时哪顾得什么面子,纷纷破口大骂:“镇元子,你这是什么居心,暗算同道,不怕遭到天谴么?”   
  镇元子哪有心思搭理这些家伙,他之用强大的土元力,将这些人固定在当地,只不过是给他们安排一个临时牢房,不让他们动弹。也没想取这些人性命。这些家伙虽然不可怕,但一拥而上,总是累赘,因此镇元子毫不客气地将他们定住,这竞争对手,少一个总比多一个要好。   
  血河教主只觉得脚下生根,知道中了镇元子暗算,不过他毕竟也是阿修罗魔道教主,虽然不比三清圣人,但修为不弱于镇元子,拼了全身力量,将脚下的土元力破开,登时窜向高空。业火红莲台一挥,将围在那洪荒至宝周边的众人迫开。   
  鲲鹏见他霸道,硬是不闪避。方天画戟迎风斩出。对准血河教主就是一记狠的,血河教主知道鲲鹏厉害。也不敢怠慢,业火红莲台挡住那方天画戟之力。   
  “湿婆,四大护法,掩护我!”血河教主沉声道。   
  湿婆和四大护法登时领悟过来,又纷纷朝自己先前的对手扑去。形势在这一眨眼工夫,又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原本是鲲鹏等人去牵制湿婆等阿修罗魔道高手,如今双方调换觉得,牵制成了反牵制,也算是一桩奇事。   
  血河教主大手一抓,九条手臂同时抓出一道道手印,去抓那洪荒至宝,只是这血手印抓向那莹莹绿光四周,立刻被那绿光给吞没了。   
  镇元子此时也窜上高空,冷笑道:“血河,你好歹也算一派宗师,怎地如此不知进退。这洪荒至宝刚刚出世,戾气最盛,若不加以炼化,贸然出手,势必引起它的反噬,你也未免太心急了吧?”   
  血河教主情知是这个道理,但这洪荒宝贝对于他来说,诱惑实在太大了。诱惑当前,即便是他这样的宗师级别地人,也难免失了方寸。听镇元子如此说,心下一时犹豫:这镇元子为什么这么好心,却来提醒我?   
  镇元子见他如此状况,笑道:“不瞒你说,我看这宝贝,以你我二人各自的力量,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将之炼化,想将它从容带走,毫无可能,只有两人合力,才有一线希望。”   
  血河教主念头狂转,心道这镇元子想必认为吃定了我,因此想借助我的力量炼化这门法宝,我就顺势而上,也好让他明白什么叫作与虎谋皮,当下微笑道:“道兄这个提议,最是合我心意,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有个提议。”   
  “什么提议?”镇元子沉声问道。   
  血河教主笑道:“眼下虽然热闹,但想得到这洪荒至宝的,绝对不止你我这些人,还有大来头的高手,只怕还没露面,躲在外头等着捡咱们的便宜,不如你我两家联手,建立合作关系,再作定计?”   
  镇元子道:“尚有何人?”他脑子里转了一圈,第一个浮现出神识地却是那斗战胜佛,也就是自己那个结义兄弟孙悟空。   
  其实镇元子很有自信,只要将这宝贝弄到手,除了圣人立刻赶来,或者可以将之夺去,至于其他人么,镇元子自信还不足以对付自己,毕竟他的地书乃是绝妙法宝。借助地书之力逃遁。其妙无穷,根本不用担心被谁狙击。   
  两人各怀鬼胎,也不再耽误工夫,将全身道力激发,朝那洪荒至宝射击队去,都是一门心思,趁早将这门法宝炼化,否则多耽搁一刻,就多一分后患。   
  李进早在山洞坍塌之时,现出了真身,将一干慈航静斋的弟子都卷了起来,扔出山门之外。好歹这些人跟自己母亲也是同门一场,李进也不忍心见她们成为炮灰。那龙女见惠岸突然施展神通,念头还没转过来,也被扔了出去。   
  龟灵圣母显然也发觉了李进的不妥之处,忙问道:“小子,你不是慈航道人门下,到底是谁?”   
  李进笑道:“圣母,你也不用废话了,想逃命赶紧跟着我吧,我跟你是亲戚,不是对头。”   
  龟灵圣母还没来得及反应,妖丹已经被李进裹住,带出这山洞之内,轰隆隆地塌陷之声不绝于耳。   
  李进问那龟灵圣母:“圣母,你在此有数千年之久,我想请问你,原本在那枫林头居住的一个慈航静斋门下,是不是你擒拿了?”   
  龟灵圣母奇道:“你怎么知道?”   
  李进大急,一把捏住龟灵圣母的妖丹:“快说,关在哪?”   
  龟灵圣母被李进这一捏,差点妖丹没被捏碎,忙道:“小子,你要我的老命啊,那女子是你什么人?我几番想借助她的庐舍。她都抵抗不许,我也无法强占,正关在最底层的牢房当中呢!”   
  李进惨叫一声,再次钻入那坍塌中的山洞,威胁龟灵圣母道:“若是她被埋了,你也给她陪葬!”   
  龟灵圣母感觉这少年绝对不是开玩笑,而且从他的身上,龟灵圣母感觉到了一股强大地妖族力量,连忙指路。她可不想当真陪葬在这地方。   
  李进按图索骥,终于摸索到了那底层的监牢,那地方被龟灵圣母封印住灵力,根本无法与外界沟通,因此李进神识搜索不到。   
  此时,这监牢已经被压了半边,只剩一点点空隙,李进焦躁,变化成一股清风,钻了进去。见到那监牢之中,一名女子盘膝而坐,神情坦然,丝毫不因为这天变地动而惊慌,视之,正是自己牵挂多时的母亲!   
  “妈!”李进这一声妈叫出来,真是肝胆皆痛,母子间原来那些隔阂,早抛到了九天这外。   
  宋心烟本以为此劫必死,早已安然处之,此时忽然见到李进,神情也不知是喜是悲:“进儿,当真是你吗?不是妈妈在做梦?”   
  李进哪敢多说话,连忙将母亲裹住,逃出洞外。那龟灵圣母听他叫宋心烟为妈,真是惊破了胆子,难怪这少年威胁我,原来这女子竟是他母亲,奇怪,这少年明明是妖族,怎地这女子却是人身?   
  她哪敢多问,跟血河教主拼了一记,她早就处于崩溃状态,若不是李进帮忙,她想安然逃出那山洞都是休想。那毕竟不是普通的山崩地裂,而是带着强烈地空间破碎,那种挤压之力,比之寻常的塌陷不晓得要强几百倍,一旦被埋,绝难生还。看在这份活命的份上,她也不敢顶撞。何况这少年什么时候混进来,如何变成那惠岸地经过,龟灵圣母可谓是毫不知情。   
  龟灵圣母看着那血河教主和镇元子炼化那洪荒至宝,却是无能为力,心中大恨,骂道:“这些匹夫,强闯我的家园,毁我山门,原来果然都有居心。”   
  李进悠然道:“他们算计得再精明,也是为他人作嫁衣裳。这门洪荒至宝,命中注定不是他们地,再怎么挣扎也是徒劳。”   
  龟灵圣母怔怔发呆,看了看那巨大高悬地大壶,又看看李进,自言自语道:“这门法宝,应是我妖族之物,看形状,似壶又似钟,不知道是东皇钟还是炼妖壶?不过一旦得之,兴我妖族,也不是空谈啊。”   
  李进正色道:“不错,此宝乃是我妖族大兴之本,龟灵圣母,你虽为通天教主门下,但身为妖族,总不想看到这法宝被那些混蛋取走吧。”   
  龟灵圣母权衡一阵,觉得自己恐怕是无力得到这门法宝了,但若是被仙佛二道地人得去,她死也不甘。至于阿修罗魔道,龟灵圣母跟他们也不是亲戚,自然不会为他们祝福,想来想去,还是妖族得去最好。   
  “不过我看那妖师鲲鹏和牛魔王等人,都被钳制,很难腾出手脚来抢这法宝。小兄弟,你莫非是妖族后起之秀?”龟灵圣母试探地问道。   
  李进哈哈一笑:“后起倒是后起,秀不秀还得看今天一战。咱们先不着急,等等再看。”   
  血河教主和镇元子全力施法,一红一黄两道光芒,冲击着那洪荒至宝炼妖壶,但即使是强如他们,竟然也无法冲破那外面一层莹莹绿光。   
  两人心下都是骇然,要他们放弃,却是不可能。镇元子真想施展袖里乾坤,将这洪荒至宝卷走。只是这法宝刚刚出炉,若是不加炼化强行收走。产生的反噬之力绝对不小,自己带走他,能不能安然逃走,就成大问题了。   
  正当局势陷入僵持阶段时,半空之中又有五道光芒闪过!李进见到这五道光芒闪过,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