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26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26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很单纯,否则怎么会问出大学好不好玩这样幼稚的话?   
  嗯,越单纯越好,单纯了可以调教嘛!他哪知道方寻只是避免尴尬,随便那么一问。   
  一路上,李进只是闷着声,半句话不说,听着聂之成向方寻大献殷勤,心里偷着乐。好在校车上比较热闹,新来的菜鸟对什么事情都比较新鲜,你一嘴我一嘴,整个车厢都要被噪音抬起来了。   
  聂之成就纳闷了:这两个学妹学弟不太一样啊。别的新生叽叽喳喳都没停,怎么他们却那么冷静,那么悠闲?比老生还老到的样子。   
  难道是乡下山沟沟里飞出来的金凤凰,没见过世面?不敢放肆?嗯,这个理由,他自己都觉得难以自圆其说,光看方寻身上那身衣服和装备,聂之成就知道,这绝对不是普通家庭能够供得起的。   
  李进虽然从着装上不怎么看得出来,可人家气质摆在那里,绝对不是那种没见过世面的家伙。   
  校车终于开进了校门,在指点地点下了车,各个院系的学生都要到指定的地点去报名登记。聂之成发挥了他的外交作用,东问西询,总算搞清楚了文学院的报名点在哪。   
  “成哥?又被你拐骗到一个漂亮小师妹啊?”迎面一伙打扮入时的女孩子走了过来,有一两个长相的不错,但打扮无一不是俗到了极点。   
  “哇,帅哥,你一个人提这么多包,来来来,师姐帮你提一只。”   
  “照顾新同学是我们川大的传统美德,小师弟,这个包包我来搞定。”   
  “小师弟,中文学起来多枯燥啊?有没有兴趣转到我们外语学院来?很有趣的哦?美女多多,乐趣多多哦。”   
  几个美女你一言我一语,果然是传说中的女大学生。李进听了半天才弄明白,这些人跟聂之成是同一个社团的,所以互相认识。   
  方寻心里居然产生一股不舒服的感觉,因为那几名师姐跟李进擦的实在是太近了,而李进居然也不避嫌,反而一副很受用的死相!   
  “唉!没办法啊,中国文坛凋零,一代不如一代,身为二十一世纪的好青年,振兴民族文学,扬我泱泱大国文化那是义不容辞啊!”李进也是胡吹乱侃。什么民族文学,泱泱大国文化,这跟他八辈子挨不着边,选择中文系,是因为他别无他长,就一篇作文算是写得马马虎虎,能见个人。   
  方寻这回绝对不是跟风,而是真心喜欢中文。如果他说的理由安在方寻身上,虽然还是无限拔高了,但勉强还说的过去。放在他身上,那是完全在扯淡。   
  “靠,这小子刚才原来是装的,简直就是头大尾巴狼!”聂之成觉得自己此刻才认识了李进的庐山真面目。   
  一群人风风火火来到中文系的报名点。   
  李进难得做回大爷,倒是很惬意,找了个阴凉的地方,随手拿起几张招生广告扇了起来,鬼天气,真的是很热啊。   
  方寻见人家忙里忙外,倒是有些歉意,脸皮没厚到李进那样坐享其成。   
  有了免费劳动力,登记注册,领这领那完全是一条龙服务。   
  “原来,我还是有那么一点点魅力AND号召力地嘛!”李进臭美地想。   
  搞定一切之后,人群中多出了几名中文系的师兄师姐,发生了一点点不快。为什么?你好好的外语系和建筑系,干吗抢我们中文系的生意嘛!?   
  不过这种事情,总是有个先来后到的顺序。你中文系的人不及时去接人,总不能怪别人好心帮忙吧?最后还是李进这当事人出马:“我看大家就别争了,师兄们送我回宿舍,师姐们就送这位师妹去宿舍,大家半个小时侯集合,一起喝点冷饮解解暑,认识认识,也算一段缘分嘛!”   
  “这个……”聂之成心里大骂你这个臭小子,说反了吧?应该是师兄送师妹去宿舍,师姐送师弟回宿舍才对!男女搭配,干活不累嘛!   
  不过这么赤裸裸的话,聂之成虽然脸皮厚,还是说不出来的。   
  看着来自中文和外语两个系的师姐那种殷切AND灼热的眼光,李进心连连叹道:“大学,果然是个奇妙的地方啊!女孩子的眼光都这么势不可挡!我挡,我左挡,我右挡……”   
  书友群1开通:4315800(欢迎加入探讨情节走向,打屁聊天)   
→第36章 … 大学初夜,四光棍胜利会师←   
  李进终于知道,淫荡是需要代价地。当他踏着月色回宿舍的时候,荷包里五张红红的钞票瞬间就没影了。喝冷饮,吃晚饭,去K歌,可都是李进一个人掏的钱啊。   
  白天她们一条龙服务李进,晚上李进的荷包一条龙服务他们,这难道就是老子常说的因果天数,一饮一啄,莫不前定?   
  也不是没什么收获,至少手机多出了七八个火辣辣的手机号码,除了聂之成和其他两名两名男生不太情愿之外,外语系和中文系的五名师姐,都被李进的风流而不下流的手段搞得神魂颠倒,主动献出手机号。   
  李进半点也不客气,照单全收,那股子豪情,让在场所有人都把李进和传说中的阔少联系在了一起,而李进挥金如土的豪气,连聂之成等人都不得不甘拜下风。感慨大一就是大一,宽裕啊!   
  03237,看着寝室门上面的编号,李进站了几秒钟,心中有些感慨,大学生活就这样开始了?   
  推门进去,其他三位同学居然已经来齐了。记得下午出门的时候,就自己一个人住进来了啊,怎么几个小时工夫,就全聚齐了?莫非走错了寝室?   
  “你是李进吧?”一条大汉从上铺跳了下来,热情地伸过大手,咧着大嘴叫道,“我叫王冲,东北人。”   
  好一条大汉,李进本来身高就不错,可还是比王冲矮了一大截,这小子不得一米九啊?   
  另外一个戴着副黑框眼镜白面书生,却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我叫窦乐,欢迎你啊。”   
  李进笑道:“应该是我欢迎你们才对,我来得最早哦。”   
  窦乐摸了摸脑袋,笑道:“这倒也是,不过我是代表成都欢迎你,因为我是成都本地人嘛,哈哈。你刚来就不在寝室呆着,肯定是跟老乡聚会去了吧?”   
  “算是吧?主要还是对付一群残暴的学姐,几个小时脱不开身啊。”   
  听到学姐两个字,王冲和窦乐的眼睛直放光,连另外一个一直不发话的小子,也停下了手里的活,回头看了一眼,不过马上又不好意思的转了回去。   
  大家交流了个心照不宣的眼神,嘻嘻哈哈笑了起来。都是年轻人,女人这方面无师自通,最容易交流。   
  李进刚来的时候,就把寝室四个人的名字都记住了。王冲和窦乐都知道是哪位了,那么最后一个不发话的,一定是那位名字惊天动地的张老实了。   
  他一直闹不明白,该同学的父母取这个名字的时候抱着何等动机,不过看张老实目前的表现,这个名字似乎取得很对,太老实了。   
  “老实,你在写什么呐?一晚上都没见你停下来。”王冲关心地问。   
  “没……没什么。记……记一下大学的所见所闻。”张老实的声音和口气跟名字一样老实,不过李进觉得这几句话好象不怎么老实哦,不会是在写情书罢?   
  由于大家年纪都差不多,很容易谈到一块。李进也了解个大概。除了窦乐来自成都市;王冲来自辽宁某中小城市;张老实来自湖南的一个农村。   
  熟悉之后,大家也就彻底放开了,胡天乱地地侃起了自己的中学生活,以及入学几个小时后的一些见闻,新挖的茅坑都有三日深呢!更何况大学对他们来说,确实是太新鲜了。   
  聊着聊着,就难免扯到女人。尤其是“残暴的学姐”这几个字,对于王冲和窦乐这种初入大学的愣头青,诱惑实在太大了,来回几个照面之后,大家总结出这方面李进是高手,立刻缠着李进要他讲讲怎么回事。   
  李进看看王冲和窦乐,再看看那边的张老实,心想我怎么就摊上这么一群室友哦?   
  没办法,总不能让大家太扫兴吧?当下只能一一道来。一番话说下来,足足讲了一个小时,说得那边张老实都放下笔发愣,心想这位李进同学真会吹牛皮,女孩子那会那样不要脸皮呢?我也是下午来报道的,怎么没有师姐那么殷勤?   
  “妈的,这就是魅力啊,挡也挡不住。老李啊,论年纪,你十九岁,也是最大,论女人缘,我看我们仨儿都跟你没法比。我看小说里边同一个巢的室友,都喜欢排座次。我这人干脆,以后就跟你混了,叫你老大了啊?乐子,你有意见没有?”   
  窦乐是那种什么都无所谓的性格,笑呵呵道:“你大个子论个头还比他大,我什么都比不了,不叫也不行啊?你说是不是啊老大?”   
  两人把眼光移向张老实:“老实,你怎么说哦?”   
  张老实正色道:“我父母告诉我,上大学要好好学知识,不要拉帮结派。所以我你们都是城里人,见识什么的都比我广,以后我一定会向你们学习。”   
  王冲和窦乐都面面相觑,哪想到张老实会给出这样的回答?这应该出现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的校园才对吧?张老实同学难道有复古的爱好?   
  李进却是很理解张老实这样的农村娃的,毕竟他也是小地方长大的。这种地方的孩子,除了埋头读书,几乎没有别的选择。如此一来,难免会读得有些迂,在某些方面比较保守,其实心眼都不坏,个性也淳朴。   
  其实他也没有什么当老大的野心,就是成都最大黑社会的老大,又能怎么样?能比青城祖师更尊贵吗?随便一个青城低辈弟子,都可以灭掉一个黑帮。   
  所以这些虚衔,他根本不是很在意。只是为了搞好同学关系,既然大家都是凑趣那么一叫,自己不应了,反而扫兴。同是年轻人,李进很清楚同辈人的心理。中学的时候他错过了和同学搞好关系的乐趣,大学,可不能再让这种乐趣丢失,也许,这是人生最后一次拥有同学了哦。   
  “什么老大老二,我也就比你们大了一岁半岁,不是很老吧?大家既然要在一起生活四年,以后就像兄弟那样互相照应,彼此不要分得太清就行。”李进也被王冲和窦乐的热情所感染,说道。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这跟中学的他完全是两个人啊。   
  也许,这就是青城一行给他带去了思索和感悟,也让他体会到人情冷暖的重要性。如果一个集体,都跟上山前的青城那样冷漠,那还有什么乐趣可言?   
  他在心里暗暗发誓:大家既然相识一场,也算是段缘分,相互照顾,那是义不容辞的。所谓相互照应,那自然还是李进这个已经被加冕了“老大”的人要多出点力了。   
  “是啊,以后大家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呃,说起来,我有点饿了。咱们去吃点消夜吧?”窦乐应该是家里有点钱的,从他的穿着打扮可以看出一点来。所以由他第一个提出来。   
  “好啊,今天我请。”说到吃饭,东北人王冲的豪爽就体现出来了,大包大揽着要请客。   
  李进笑道:“还是我请吧?按年纪排,也应该是我,再说我连那些不认识的师兄师姐都请了,不请你们,说得过去吗?老实,日记回来再写,一起去哦!”   
  张老实放下笔,口气还是一如既往的认真:“吃喝玩乐是学习的大敌,业精于勤荒于嬉,我还是不去了,在这看会书就休息了。你们去吧。”   
  三个热情似火的男人再次面面相觑,遇到张老实这样古董级别的人士,他们还是无解啊!看来要改造这个张老实,还是任重道远啊。   
→第37章 … 青春如歌,少年热血冲动←   
  青春如歌,那可不是吹出来的。对于大一的新生来说,整个世界都是新鲜的,连脚下的柏油路,似乎都在唱歌。   
  王冲几瓶啤酒下肚,俨然已经把自己当成了打虎英雄,手脚并用,比划着道:“老大,在高中,你打架不打?”   
  李进心里暗笑,如果我告诉你我不但打架,一个挑十个,还把市长的儿子差点打废了,最后还是市长来给我赔礼道歉,那不把你吓死?当下还是微笑不答。   
  王冲舌头都大了,咧嘴笑道:“看老大你这表情,就知道是老江湖。肯定打过,而且绝对是此道高手。”   
  窦乐奇了:“这话怎么讲?你怎么知道老大是打架高手?”   
  “乐子,你傻啊?真正的高手,一般都是藏得很深的。如果我问老大打过架没有,他高呼打过,胡天瞎地跟我乱侃,我肯定不相信。他一句话不说,就证明是个高手。”没想到大个子居然有这智慧。   
  “那我不是也没说话吗?”窦乐不解地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