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261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261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他自思过不多时要去紫霄宫拜谒鸿均老祖,自己新晋门徒,比不得那些老资格,若是多加杀戮,反而留下话柄。此时权且将这些和尚的脑袋寄下,等名分定了之后,再作计较。   
  他也知道,下次紫霄宫会面,定要商量这一杀劫的名分大事。到底立不立封神榜,或者是其他形式的榜单,总之要想出名法。到时师出有名,杀戮自有天数,名正则言顺。如今最好的办法,就是让灵山道统远离天妖宫,免去威胁。   
  天妖宫以西地战线,自此凯旋大胜,从些西线无战事。   
  回到天妖宫,早已有东线的探子回来报说,玉虚门下姜子牙带着一干玉虚金仙,与赵公明和三仙姑都法,金乌先锋所率大军和天庭大军,反而未曾大规模接战,都在整体。   
  李进对形势了然于胸,知道那玉虚宫门下肯定有所准备,只怕赵公明兄妹厉害,那九曲黄河阵虽然了得,且大玄都天和大弥罗天地两位圣人老爷是出了名的护短,自己不便亲自前来,也一定给了大批厉害法宝,能破那九曲黄河阵。   
  赵公明和云霄三仙姑乃是能通天教主派来地支援,原是截教圣人地一点美意,李进自然知道,自然也就不会让他的门下弟子受什么委屈。   
  那鲲鹏等六大圣人以及那截教三妖仙都主动请缨,表示愿意去东线驰援,将玉虚宫门下一网打尽,让天庭大军有来无回。   
  “诸位,这回却是不用你们辛劳,自有帮手去。大家且安心休整,我洪荒妖族欲立道统,还有很多硬战要打,不必急在一时。这灵山佛门和天庭大军,只不过是热身而已。玉虚门下,咱们目前也不能急切杀戮。一切等我去了紫霄宫回来,才有定计。”李进交代下去。众人自然遵守。   
  这边交代下去,宫外又有人来通报,说是幽冥血河教主派使者前来拜谒妖族新晋圣人。李进下令,让那使者来见。   
  “愿圣人老爷万寿无疆。”那阿修罗魔道地使者,竟然是李进的故人轩辕法王。此人投奔了血河老主之后,晋升十分之快,不但得到了婆雅法王亲传,更加得到了教主血河老祖的青睐。此是已经是阿修罗魔道四大法王之一,顶替了毗摩质多罗法王的位置。地位已经跃居覆障和罗骞驮法王之上。   
  “轩辕法王?”李进再见故人,心里有些感慨。在人间和轩辕法王交战的一点一滴有脑海里浮现,真是历历在目,只不过千年过去,大有些沧海桑田的感觉,“风采更甚往昔,看来已得血河老主亲传了呀。”   
  “承蒙教主厚爱,也多亏圣人提携。”轩辕法王倒是不卑不亢。   
  李进虽然不曾提携他,不过他对阿修罗魔道总算是枉开一面,没有计较他们出尔反尔的罪愆。并全力支持阿修罗魔道道统。间接也算是帮助了轩辕法王这个老对手一把了。   
  血河老祖也很清楚,全力打出轩辕法王这张“故人”牌。李进自人间得道,虽然一直跟轩辕法王为敌,但对于曾经的对手,多少还是有些奇妙感觉的。血河老主很聪明地利用了这一点。   
  “嗯,你的来意,我也知道。这次灵山佛门和天庭大军东西夹击我天妖宫,地藏王菩萨的地狱佛兵也曾有份,只不过被你们幽冥血河牵制。这份人情,人心里十分清楚。你回去告诉血河教主。这一杀劫之后,地狱之门将只有一个主人,就是你们阿修罗魔道。六道轮回,由你们阿修罗魔道全权掌管。”李进并不胡乱允诺,但这个人情,他却是要还给阿修罗魔道的。   
  他知道阿修罗魔道的心情,知道他们迫切希望得到三界的认可。而实现这一愿望的最直接途径,就是掌管地狱幽冥,全权掌管六道轮回。   
  李进对鲲鹏道:“叔父,此事还要你去走一遭。传我法旨,让地藏王菩萨立刻带着他三百万佛兵滚出幽冥地狱。与灵山佛门一般,若是未得我的法旨擅自闯入幽冥地狱,他地藏王菩萨从此在三界除名。”   
  鲲鹏微笑点头,领了法旨。轩辕法王大喜,他万没想到李进这么痛快,这一路上他还担心这次前来拜谒“老朋友”,会不会受到讥嘲和奚落,更有甚者,会不会被穿小鞋。哪想到李进居然如此阔绰大方,不但丝毫不算旧帐,反而给了这么大的许诺。这法旨传下,连释迦牟尼都要滚出西牛贺洲,更何况是地藏王菩萨。   
  那地藏王菩萨虽然强,但比起释迦牟尼如来,总还是要弱那么一点吧?再说他的三百万地狱佛兵,比起佛陀菩萨林立的灵山佛门来说,还是要差很多。毕竟地藏王菩萨,也就是灵山佛门的一个分支罢了。   
  鲲鹏却是知道,李进派他去还这个人情,是要化解他当初羞辱因陀罗的前隙。Jcwxv手打   
  3166   
→第396章 … 阐教闯阵←   
  李进知道,惟其如此,才能消解阿修罗魔道心中的潜在威胁。当初妖魔之间一战,妖族反败为胜。打败了因佗罗和湿婆这两大高手,着实得罪了阿修罗魔道。湿婆也还就罢了,毕竟他败在李进之手不算丢人,因为李进如今证得混元。湿婆即便落败,面子上也不损。试问败在圣人未证混元之前,又有什么面子可损?   
  因佗罗就不同了,当初鲲鹏为了打击阿修罗魔道的士气,不但赢了因佗罗,更将他羞辱的比较惨,因些结下了这段梁子。如今派鲲鹏去,那是再好不过了。倘若阿修罗魔道知情知趣的,定然会主去和解。   
  先不说李进在天妖宫主持大局,却说赵公明和云霄三仙姑在东线布下九曲黄河阵,将天庭大军阻隔,那姜子牙带领玉虚宫门下九大金仙,商议了三天,终于决定开始着手破阵。   
  赵公明见玉虚门下揭了免战牌,知道今日有战事,当下摆开了阵势,任jcwxv手打由玉虚门下闯阵。只然通天教主命他们在此布阵,只能守,不得攻。给他们的期限是三个月,眼看两个多月过去,玉虚宫门下根本没拿到几个。类似哪吒这样的三代弟子,赵公明根本不满足。   
  见姜子牙等玉虚宫金仙打算挑战,自然欢喜。他不怕对方来战,就怕对方不来战。因为赵公明和云霄三姐妹一心想找阐教门下寻仇,但无奈师命在身,不敢造次主动出击。因此只能坐等对方来破阵。等得心焦,见对方终于出来,知道拿人的机会来了,自然是大开门户。任凭玉虚宫门下来闯。   
  广成子和赤精子这对老搭档,也是玉虚宫门下首仙和二仙,属于大师兄和二师兄,自然一马当先,各自仗着法宝,牵着坐骑,来到阵前。   
  “赵公明,今日看我兄弟二人拿你。”广成子番天印一晃,赤精子跟着晃动阴阳镜,在阵外叫嚣道。   
  赵公明冷笑:“也是天妖宫主人仁慈。将这几件法宝归还了你们,才让你二人在这上窜下跳。这番天印和阴阳镜,在我兄妹眼中,只是破铜烂铁。何必拿出来丢人现眼?有没有更加使得地法宝?亮几件出来。”   
  番天印和阴阳镜,其实都是一流法宝,但相比于威力奇大的混元金斗和金蛟剪来说,难免相形见绌。   
  广成子也不跟赵公明斗口,只是笑道:“公明道友不必卖嘴,你将阵门打开,我兄弟二人进去破你阵法,也让你心服口服。”   
  赤精子哈哈笑道:“正是。你截教门下,披毛戴角。一向不成气候。也只能躲在阵法里边逞能。出了阵法,更加一钱不名。”   
  赵公明闻言大怒。却被云霄制止。   
  “兄长何必和这几个猥琐宵小一般见识,我兄妹的神通,封神一战,他们便已领教过了。我的记性不差,只记得黄河阵内,玉虚宫门下十二金仙全部授首,当初我若是有杀性,哪还有他们今日站在这里说话地份?也怪我顾念了二教情份,不曾坏他们性命,没想到二位师伯倒是心狠手辣,对我姐妹三人丝毫不手软。是谁薄情,是谁无道,天地可鉴。”云霄提起旧事,虽然暗恨,口气却总算平和。   
  碧霄却是怨气十足地道:“姐姐,咱们也不用跟他们废话,这番比试,拿一个杀掉一个,再不容情。当初就是因为一念之差,不但误了自家性命,还便宜了这几些个反复小人。”   
  玉虚宫门下金仙个个羞惭,当初封神一战,云霄三仙姑确实凭借黄河大阵,将他们尽数擒拿,虽说天数让他们不死,但若云霄三仙姑真要逆天诛杀他们,性命肯定也报销了,哪还有如今再次对阵的事情发生?   
  琼霄也跟着道:“正是,兄长,云霄姐姐,咱们都不必跟他们铙舌费口水了,手底下见真章。大哥你祭定海珠打,大姐用混元金斗拿,我祭金蛟剪坏他们性命。”   
  赵公明手中一面土黄色旗帜横着一扫,那阵法立刻现出一门,烟雾弥漫。   
  “广成子,赤精子,进阵来吧!还有谁要进阵,一发进来,免得说我兄妹四人以多胜少。”赵公明也不占这便宜,冷笑对玉虚宫门下道。   
  姜子牙乃是此行主将,淡然道:“就只这两位师兄,赵公明,你执迷不悟,休怪我阐教无情。说不得,这回让你连封神榜都进不得。”   
  赵公明哈哈大笑,“姜尚,我成道时,你还在捏泥巴。凭你也敢用这口气说话,当真是无知者无畏。你以为在大弥办天呆了这些年,就当真把自己当成三界首仙了吗?”   
  姜子牙也不争辩:“不必图嘴上痛快,手底下见真章。”   
  那广成子和赤精子双双跳入阵中,赵公明将旗帜一招,立刻合上阵法。云霄三姐妹一旁押阵,赵公明跨虎提鞭,迎了上来。   
  顶头二十四颗定海珠盘旋,护持着全身,绽放着万道金光,手中提起鞭子,催虎来取广成子和赤精子。   
  “两个匹夫,看鞭。”赵公明并不急着祭出混元金斗这些法宝,他希望先热热身,毕竟好久未曾参战,见到阐教金仙这样的老对手,不免技痒。   
  广成子连忙祭番天印来砸赵公明,单鞭直挂广成子的肋下。广成子连忙闪避,只见那番天印在赵公明头上一滞,就被那二十四颗定海珠盘住,托住那番天印的下砸之势。   
  赤精子和广成子不愧为老搭档,立刻出手,阴阳镜对着赵公明,就是一jcwxv手打阵晃动,阴阳之光射在赵公明身上,在他的法衣上一晃,却是毫无作用。本来这阴阳镜乃是一照定阴阳的法宝,但赵公明和云霄三姐妹乃是通天教主莲花重塑金身的法躯,和肉身不同,根本不惧怕阴阳镜的生死之光。无论赤精子如何晃动,都无法晃动他分毫。   
  赵公明得意大笑,“赤精子,我早说了你的阴阳镜是破铜烂铁,你却不信。你用这镜子,显别人也还罢了,对于我们来说,却是挠痒痒都不够使。”   
  他笑骂声中,手底下却没停下,单鞭横扫,又向赤精子地脖子上削了过来。赤精子和广成子知道赵公明的手段,不敢和他肉博,都双双跳开,各自祭起了一门法宝。广成子是一个蒲团,正是从大玄都天借来的风火蒲团,而赤精子头顶是面土黄色的旗帜,正是那玉虚可黄旗。   
  风火蒲团十分厉害,可以五行六合任何阵法,有此蒲团在身,即便是天下任何厉害的阵法,也无法伤及分毫。而玉虚杏黄旗也是阐教为数不多地顶级防御性法宝,一直都是玉虚宫门下惯用的大众法宝,谁上阵谁都可以用。   
  这两门法宝出手,赵公明的单鞭果然无法靠近二道,不过那番天印和阴阳镜,对赵公明也是无法形成任何威胁。   
  赵公明缠斗了几个回合,一把跳出圈外,祭出那混元金斗,迎空一抛,就要来拿广成子和赤精子。   
  广成子见状,不惊反喜。他很清楚地记得师门的叮嘱,“风火蒲团可以破万法,尤其是混元金斗的克星。”当下将那蒲团一招,射出风火二道神光,将混元金斗牢牢挂住,蒲团一转,立刻将混元金斗击落在地。那金斗平日拿人捉物,无一失手,但被这风火蒲团的风火二光扫中,竟然威力全失,发不起横来。   
  “好泼道,用了什么手段,竟敢破我法宝!”赵公明吃惊,当下不敢恋战,单手一抓,将混元金斗收了回去,跨起神虎,跳进了阵法深处去了。这九曲黄河阵有九曲十八湾,变化莫测。他要走,广成子和赤精子一时也拦他不住。   
  不过他们有法宝在手,并不急着出阵,双双跟随着赵公明逃跑的路线,追了上去。那风火蒲团十分了得,不断喷射出风火二气,在阵法当中胡乱攒射,竟不断将阵法当中的禁制结界不断破开。果然当得克星二字。   
  赵公明和云霄三姐妹会聚一处,早站在了阵法核心枢纽之处,见广成子和赤精子仗着法宝,居然一路无阻,所到之处,禁制结界丝毫产生不了作用,任凭他们破除。这大大惹恼了琼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