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268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268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坦裴Γ恍男蘖叮圆换嶙龃瞬恢侵佟K疽训米锪瞬淌ト耍焕从捎掷春脱迨ト烁愣钥埂K司髦耍以诹樯接胨泄嬷担敲ё参拗病U飧隹赡苄裕缚膳懦!薄  
  “可是他曾经大闹天宫,借此扬名立万!”牛郞道,“会不会他想借娲皇室来建立他的名声?”   
  孔雀妖尊摇头道:“他不是爱慕虚名之人,若是在意一个名号地话,他也不会受那灵山佛陀封的一个斗战胜佛的称号了。”   
  把孙猴子也否决之后,其他各界高手如稹元子这些,也一一排除,无论如何,除了天妖宫,实力庞大之外,能挑战娲皇宫的,还真是没有。即使是玉虚宫门下倾巢而出,也没有可能挑灭娲皇宫。更别说其他地方。   
  众人商议一阵,得不出最终结论。还是孔雀妖尊稳重,宣布道:“诸位同道,我与蚊子、蝴蝶、白蛇及牛郞,去那北天之柱镇守。这娲皇宫,就交给你们镇守了。娘娘临走曾有吩咐。即使娲皇宫基业不存,也务必保证北天不受威胁。否则三界必然大乱。那北天意味着什么,想必大家心里都清楚不过吧。”   
  作为娲皇宫弟子,大家都知道北天意味着什么,都纷纷道:“请大师兄放心,我等 誓死守护娲皇宫。请五位师兄师姐放心镇守北天天柱,等候娘娘归来。”   
  如此安排好了,孔雀妖尊带领四人,朝那娲皇宫后飞去。   
  烟雾缭绕,五根巨大天柱支撑在北天之上,与娲皇宫衔接着,浑然天成一般。那五根天柱分别代表着天地之间五种本原属性,正对面应着五行之灵。   
  “诸位师弟师妹,大家各司其职,我就不多说了。这天柱在,我娲皇宫在,天柱亡,则娲皇宫基业毁矣!”孔雀妖尊言简意赅地交代道。   
  那四人和孔雀妖尊心有灵犀,纷纷点头。各自朝自己的方向飞去,各守一柱。   
  孔雀妖尊居中,正是那北天中宫正门,最关键的地方所在。   
  此刻,他心头那股不详的预兆却是越来越强烈。他比谁都明白,这对头果然是冲着北天而来,看样子,并非娲皇宫之故,而是整个妖族之敌。这北天之内,封印着巫族无数,其中十二祖巫和各代厉害的大巫,几乎都在这封印当中。巫族乃是不死之身,他们的肉体乃是三界当中最为强悍的存在。相比而言,他们几乎不修本元,但他们地肉体jcwxv手打只要有一丝存在地话,就会伴随有一灵不昧紧紧跟随,就好比蚩尤的存在一样。   
  岂知那大玄都天地太上老君,功参造化,居然用他的回天之术,在丹炉中若炼九九八十一天,将蚩尤的一抹灵识提炼,炼成一个独具特色的大巫元神。要知道元神这东西,即便是十二祖巫,也是几乎不炼的,那太上老君居然以仙道神通,炼出一个具有元神实体的大巫蚩尤出来,可不是回天之术么?不愧为那三界第一圣人的符号。   
  有了元神,这蚩尤虽然是巫族血脉,但神识实已经受到太上老君控制,成为他的傀儡,除非他的巫身无限膨胀强大,超过元神的存在,才能摆脱太上老君的控制,回归真正纯粹的大巫之身。   
  太上老君将那破天锤授予了蚩尤,并密授了策略给他,教他如何去破娲皇宫的防线,破开北天缝隙,揭开巫族封印,放出那凶神恶煞的巫族出来。   
  巫族一出,妖族从此没有宁日。上古的恩恩怨怨,肯定是一触即发。太上老君的算盘打的很好,他知道巫族一旦解除封印,第一件事肯定是屠杀娲皇宫的妖族,毕竟镇守北天的娲皇宫,很容易成为替罪羊,更何况他们本身就是巫族的大对头。巫族一旦开始屠杀娲皇宫子弟,毁了娲皇宫基业,政府官员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矛头定然会指向巫族。双方大战,自然是一触即发。   
  巫妖之间的实力,按说是妖族更胜一些,但巫族出来,杀了妖族一个措手不及,打击了娲皇宫,对于妖族的士气是个巨大的打击。如此巫族之间可达一种平衡,双方血战,肯定是一个局面,就是两败俱伤。   
  孔雀妖尊发现自己手心在冒汗,自出道以来,他历尽艰难险阻,即便是逃出娲皇宫,转世重修,也是信心百倍,目的明确,从没有过如此彷徨无策。这一次,他甚至连敌人是谁都无法得知,可见对手之强大。   
  “不管怎样,不能让任何宵小进入北天!”他在心里头暗暗发誓。   
  这个时候,半空之中忽然传来了宣佛之声:“阿弥佗佛,贫僧准提,这位女道,你可知贫僧我的来意?”   
  闪=准提?孔雀妖尊大吃一惊,这可是他在三界之内的头号大敌,当初自己转世成为孔宣时,就是这准提用七宝妙树打败了自己。使得自己做了五百年的孔雀明王,这对于孔雀妖尊来说,是一个耻辱。难道这个家伙,居然没去那紫霄宫?   
  他所闯之地是白蛇镇守的天柱,只听白蛇语气坚决地道:“若是在娲皇宫里,圣人来访,我等 自当以晚辈之礼想见,不过此乃北天重地。无亲无尊,擅闯北天禁地,皆乃敌人。请圣人自重,有事待我家娘娘回来,再作商议不迟。”   
  白蛇自然知道自己和准提相比,那确实是米粒之珠。不过她更清楚的是自己的职责,即便是死,也不能让开这天柱。   
  “哈哈,女娲师妹门下弟子果然调教的好。女道,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我贫僧此次来到这里,实乃奉了紫霄宫鸿均祖师的符召,重塑北天,尔等快快让开吧,此次来行,非我一人,三界圣人,几乎来得齐全了。”jcwxv手打   
  3133   
→第406章 … 真假圣人←   
  三界圣人,几乎来得齐全?这话从何说起?孔雀妖尊心里狐疑,如果不是他知道自己所镇守的地方太过重要,他真恨不得去看个究竟。jcwxv手打   
  他抑制住了自己的好奇心,守在中宫之位,将脑子里诸般思绪杂念尽数驱除。   
  然而那白蛇却不好过,在准提逼迫之时,她确实感觉到了一股莫大的压力,那种感觉确实在女娲娘娘身上感受过,但似乎又不是那么清晰确切。一切似真似幻一般。   
  难道圣人便是如此深不可测?白蛇疑虑地想,不过当此之际,她也知道,如果真是三界圣人压境的话,自己师兄弟五人根本无济于事,唯一的结果就是捍卫娲皇宫的尊严,惟战死一途而已。   
  可是,在圣人面前,自己的这点道行,又有多少施展的可能性呢?   
  与此同时,蚊子镇守的西边也同样遭遇了类似的情况,一个装扮古朴的僧人,穿着古旧的僧袍,低眉垂手,宣声佛号道:“阿弥佗佛,贫僧接引,今奉紫霄宫鸿均老师法旨,前来娲皇宫行事。这位道友,请让开吧。”   
  蚊子可没白蛇那么好说话,厉声道:“和尚,我不管你是什么来头,这北天五门,我五兄妹一直镇守,乃职责所在。只要有一口气在,北天五门俱在。除非尔等 将我五人诛戮,否则休想进入这北天之内。”   
  南门和北门的牛郞和蝴蝶,也遇到了几乎相同的情况。不过他们遇到地是元始天尊和老子这两个仙道圣人。   
  四门呼应,独差中宫无人取之。孔雀妖尊却是半点轻松感也没有。心想这仙道佛门四位圣人联手。还是在上一次封神之战里,对付通天教主的诛仙剑阵。如今看来,这仙道佛门终究还是联手对付我妖族。只是这四个家伙到来,为何娘娘和通天教主却未赶来?而我那孩儿,天妖宫新主,混元无极大圆满道果的新晋圣人。为何也没有前来?这却是蹊跷之事。   
  孔雀妖尊心思细腻,一想之下,顿时觉得不妥。七位圣人前往紫霄宫议事,绝对不错,可是为什么只有这四个家伙回来,而其他三人未见踪影?于情于理都不合。其中定有猫腻。   
  不过这猫腻在什么地方,他一时就不太好把握了。   
  只听那元始天尊道:“诸位道友,这娲皇宫门下五徒,冥顽不灵,既然女娲师妹不愿教诲。咱们作为长辈,代为出手也不为过吧?”   
  准提道:“除妖卫道。乃是我辈职责,也是解救三界众生倒悬之苦的善jcwxv手打举,当仁不让,咱们动手吧。”   
  老子忽然叹道:“诛戮之事,毕竟残忍。这五大弟子也是有根性之辈,如此毁去。也算可惜了他们数千年的修行不易。当以道德感化,使其退让,你我再行那补天之举,永绝天裂后患。”   
  元始天尊道:“师兄,你是道德君子,他们却是没有开化的妖族。怎肯听你我点化?如今在紫霄宫中,女娲,通天和李进三人争竞落败,为鸿均老师下了禁制,不得参与这一杀劫。咱们更当趁此机会,肃清巫妖余党。一统三界乾坤才是。”   
  老子再次道:“过多杀戮,总非顺天之举。不若这样,让女娲师妹来劝他们吧。”   
  孔雀妖尊一直听他们对答,心里疑惑不定,听他们说女娲、通天和李进三人争竞落败,这语意不详,根本不晓得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突然又听说老子要让女娲娘娘来劝说,却是何意?   
  那五门之外,烟雾缭绕当中,竟真的走出一人,全身庄严,仪态万千,正是那娲皇宫之主女娲娘娘。   
  五大弟子乍见女娲,见她神色凝重,表情略微带着三分沮丧和惆怅,无限哀怨地望着这北天五门,只听她轻轻叹道:“四位师兄若真是为三界着想,有完整的补天大计,可以永绝天裂后患,令巫族永不再肆虐,小妹我感激不尽。这娲皇宫地基业,也自然没有必要存在。要我学习伏羲师兄隐居遁世,永不入世,也无不可。大师兄,你当真有百分百把握永绝天裂后患?”   
  老子正色道:“补天之事,乃是公益,非独娲皇宫独美。自然是有百分百的把握,否则何敢夸此海口?又怎么会邀动佛门二位圣人同来?此事需要得我四人合力,方可有为。。”   
  女娲呆呆凝视了他半晌,最后幽幽地道:“好,我敬你是大师兄,向来是道德之士,便信你一次。若是不成,下一杀劫,我必与你等 不死不休。”   
  元始天尊哈哈大笑:“师妹,这才叫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一杀劫,你等已经被禁锢了,只好做做那旁观看客。还是我仙道佛门唱主角。你妖族虽然 貌似兴盛,毕竟是回光返照,不值一提。”   
  女娲默然不语,这时他旁边出现二人,正是通天和李进,面色和女娲一般沮丧,都是怒目望向元始天尊,显然对他这番话十分愤怒。   
  元始天尊丝毫不觉,微笑如故。   
  孔雀妖尊听完他们这一番对话,再看看这七个圣人的一举一动,忽然内心产生了一股非常荒诞的感觉?这些真的是那混元无极大圆满的圣人么?自己没有看错么?   
  女娲开口了:“尔等五人听命,离开北天五门,我娲皇宫从此不过问北天之事,交由仙道佛门打理。”   
  “娘娘!”蚊子、蝴蝶、白蛇及牛郞几乎是同时喊出声来,他们真的不解,为什么妖族还没开战,就会落败?到底紫霄宫内发生了什么?鸿均祖师为什么会一反常态,杀劫未起就将圣人禁锢?这太不符合常理了。   
  如今女娲金口一开,他们内心的第一念头除了遵从还是遵从。这就叫师命不可违,在他们踏出门前的前一刻,孔雀妖尊的声音忽然响起:“慢着,四位贤弟贤妹,让出北天五门,倒是不急在一时。”   
  四人闻言错愕,一时间不知道大师兄为什么突然这样说话。在他们心中,除了完成 杀劫私自离开娲皇宫那一次外,他们从来就没有想过违拗女娲娘娘。即使是那次出逃,其实也是心照不宣,在女娲娘娘没有明确反对地情况下完成的默契举动。可是大师兄这回却是公然不执行命令。   
  这让他们感到疑惑,但是大师兄在他们心中,和娘娘几无区别,甚至可以说,大师兄在一定程度在,比娘娘还要亲切几分。他地一举一动,几乎是他们的典范。听孔雀这么一喝,他们果然都退回原位。听候大师兄下一步命令。   
  孔雀妖尊道:“敢问娘娘,您前往娲皇宫前,那孙猴子来投,不是有过jcwxv手打约定,要共抗仙佛二道,如今我等让出娲皇宫基业,让出北天五门,如何向这煞星交代?他如今手中有盘古幡,离混元无极大圆满也只是一步之遥。若没有个说法,他必然会大闹娲皇宫,到时你我怎么分说?”   
  蚊子等人心里咯噔一下,一下子明白了师兄此举何意。他们毕竟同生共死数千年,彼此有绝佳默契,孔雀妖尊此言一出,他们就知道这是试探之言,那孙猴子什么时候投靠了娲皇宫?根本就没这回事。   
  难道说,这女娲娘娘,竟是假冒?而大师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