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28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28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一样,基本上是无敌的招数。   
  “妈!您就先别操这个心了,您先安心住一段时间,过一段我再跟你详细解释,好不好?”李进也知道,自己走上了修道之途,身边唯一的亲人老娘,总是不能丢下的。修道即为修心,并不是说割舍掉亲情,才算道心坚定。   
  如果这也叫道心,那么这道心不要也罢。不过就目前的情况,要是把修道的事情直接告诉老娘,非把她吓出毛病来不可。这完全超出了一个世俗中人的理解范围之外,还得一步步旁敲侧击,慢慢点透才是,让她老人家有个接受过程才是。   
  安顿好老娘,李进总算松了口气。   
  陪老娘吃了顿饭,和方寻回到学校,已经是很晚了。送方寻到了女生楼,走到自己楼下,旁边一个人突然站住,上上下下打量着李进,好象李进身上长了花似的。   
  “李进?”对方端详了片刻,弱弱地叫了声。   
  李进本没去在意,只顾走路,一听这声音,呆了一呆,站住脚步,这声音太熟悉了。   
  “余良杰?”李进听到这声音,立马认出了对方。粗粗一算,已经有七八年没见到这个家伙了吧?这个余良杰除了长大长高,其他还真没什么变化,依旧是那么清秀的娃娃脸,说话细声细气,很害羞的样子。唯一多出来的是戴了副眼镜。   
  这余良杰,可以算时候李进小时候最要好的玩伴之一了。这小子自从他爸在一次意外中过世之后,跟着母亲改嫁,远走他乡,就没了联系。李进有好一阵子特别想念这个伙伴,没想到在大学里不期而遇了。   
  说起来,他这内向害羞的性格一点都没改,李进还记得,就因为他内向害羞,说话像个女孩子那样,所以伙伴都管他叫“细妞”呐。   
  时隔七八年,李进看得出来,余良杰还是没有摆脱小时候的自卑心理,显得有些拘束。交谈一阵,才知道余良杰已经是大二学生,学的是历史专业,跟李进他们同一栋宿舍楼,难怪会在门口撞见呢。   
  “阿杰,我住在03237,有空就过来找我玩啊。”他乡遇故知,李进的心情很痛快,两人交流了寝室号,当李进想开口问对方手机号的时候,忽然醒悟,看余良杰穿着如此朴素,可能家里的景况并不太好,万一没用手机,这么一问不是让他难堪,想想还是没问,留了个寝室的电话,约好了下次见面详谈。   
  这个童年最要好的伙伴,还是那么老实巴交,从头到尾都是眉关紧锁,愁云惨淡,看着可真是让人心疼啊。   
  (晚上这章提前更了,出去逛会儿,晚上不再上网,回头认真码几千字。)   
  39章 … 风起青城,诸强众说纷纭   
  峨嵋山,向来是西蜀道门的权威象征,而凝碧崖作为峨嵋根基所在之处,凝碧崖身为蜀山秘府,数千年来,早已是修道界的圣地之一,几可与昆仑的玉虚宫并驾齐驱。   
  要说起凝碧崖开辟的源头,即便是峨嵋掌教,也难以说个究竟。如此洞天福地,大多天生而成,不过凝碧崖真正扬名修道界,却是因蜀山二代掌教乾坤一气妙一真人,在之前的基础上,运用大神通,破开更为广阔的空间,开辟了峨嵋的新纪元,如此一路走来,才有了如今峨嵋的巨大规模。   
  这凝碧崖四周峰峦如聚,皆是灵气十足,天梯石栈勾连,崖间杂花生树,奇葩异草随地长成,共同缔造了峨嵋这一方仙境。   
  此刻,一道纯正的剑光驾上,凌于天顶之上,于云海之中幻出身形,定在了一株大楠树前,楠树旁边,却是个洞窟仙府,正是赫赫有名的太元洞。   
  “弟子行空求见师尊。”停在洞前的是名年轻的剑客,一副道袍十分利索,使得整个人看上去精明干练,应是峨嵋的杰出弟子。   
  “行空,你且进来说话。”洞府之中,似真似幻传来一声。   
  虚空之中,那太元洞洞门微张,一道白光扑出,罩在行天身上,只一卷,片刻后,四周悄然寂静,什么洞府,什么剑仙,半点踪迹也不见了。   
  名为洞府,却是金碧辉煌的大殿,比之青城的五龙大殿,气派却要森严多了。一群老道居于中间,行空单膝跪地。   
  “行空,打听到了吗?青城派到底是什么路数?”发话的是掌教北冥道长。   
  “师尊在上,弟子未敢深入调查,找了个相熟的天剑宗道友问了一下,听说胡宗庆果然是被一个叫青阳的老道所教训,而且青城拥有了离尘丹之事千真万确,当时参加庆典,有二十多人受了青城的离尘丹,其中包括南海慈航静斋。”行空小心翼翼道。   
  “青阳?”坐在北冥道人身后的老道眉目一动,“青字三老,还真是活着?”   
  行空有些不解地望着这个须发皆白的老道,不知道他是什么来头,看上去似乎掌教师尊对他十分敬畏尊敬。   
  “南明师叔祖,看来我们一直都低估了青城的家底啊。”北冥向那老道请示道。   
  “哼,青阳又怎地了?几百年前,他就是我的手下败将。即便他没死,还能翻出什么大天来?况且蜀山会盟,又不是我们这帮老头子之前的比拼,还是靠年轻弟子为主,青城这些年,有什么象样的后起之秀吗?”   
  南明?行空也在心里计算起了辈分,连师尊都要管他叫师叔祖,辈分比起自己,那是大了足足三辈,什么时候听说了峨嵋有这么高辈分的前辈存在了?   
  北冥恭声回答道:“青城一向以堕落著称,要不每次会盟怎么都是他们垫底?能有什么人才?翠湖更是欺世盗名之辈,翠字辈有个翠剑,再之下有个黄梅,据说是翠剑的徒弟,在派中很受排挤。其他,不足道哉。”   
  南明哼了一声,声色疾利地呵斥道:“北冥,你们这一代人,以你悟性最高,修为最强,成就也最高,不过我还是要说你两句!你还是太浮躁,太骄傲,被表象蒙蔽了很多东西。青城跟峨嵋自上古以来就是蜀中双杰,齐头并进,如果不是因某些上古遗事,遭了千年衰劫,青城怎会如此衰败?所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如果你低估了青城,将来让咱们峨嵋吃亏的,绝对会是青城,而不是天剑宗和岷江那样的后起门派!你要是不把这点紧记在心,将来定是峨嵋千古罪人无疑!”   
  北冥默不作声,虽然被南明呵斥,辈分相差太大,不好顶撞什么,但心里却是一万个不服气。青城是上八派之一又怎么样?千年来青城的表现,完全没有任何咸鱼翻身的迹象。只是整出了些离尘丹,用得着这么大动肝火吗?   
  离尘丹,峨嵋从来就没缺过啊,要不峨嵋怎么会屹立于强手如林的修真界而不倒?而且从来没有跌落过前三名?在西蜀一带,更是毫无争议的第一?   
  “行空,你还打听到些什么?且一一道来。”北冥被教训了一顿,有些尴尬,呆了老半天,才想起跪在下面的行空。   
  “呃,弟子还听到一些小道消息,那是关于一个少年的。那天在五龙大殿,那少年跟翠湖站在一起,在庆典上有说有笑,不晓得他是什么来头。以翠湖那么好体面的人,居然没有呵斥,反而看上去很幸福的样子。”峨嵋不愧为西蜀第一大派,连这样的八卦消息都能打听到,而且把当时的情形描述的十分细致。   
  “那少年修为怎么样?”北冥皱眉问道。   
  “说起来笑死人,那完完全全是个世俗小子,半点修为都谈不上。”行空如实回答。   
  “怎么可能?半点修为都没有?怎么能和翠湖站在一起?难不成是翠湖的私生子?到青城认爹去了?”这北冥身后的一名老道说的,却是北冥的师弟北海。   
  南明听到这里,见听不出什么新鲜的东西,准备闪人继续闭关去。这回要不是听说青阳等人的消息,他才不会跑出来。一寸光阴一寸金啊,大好的时光,怎么能消耗在这些俗务上?   
  临走时却不忘抖抖长辈威风,以教训的口气道:“北冥,你好自为之,不要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到时真的有些闪失,看你以后有什么脸皮去见列祖列宗。”   
  北冥道:“师叔祖请宽心,青城派即使真有了那离尘丹,也比咱们落后千年,要迎头赶上,怎么着也得花个百年时间锻炼出一批新秀吧?不是光有离尘丹就够的啊。没有杰出的弟子,再好的丹也是枉然。这些年,在搜刮年轻弟子方面,我们峨嵋可谓是形势大好,蜀中一带有些根骨的弟子,不说十成,至少有八成都拜在了我峨嵋门下。”   
  强者恒强,弱者恒弱;富者越富,穷者越穷,修道界,原来也讲究这马太效应。   
  南明听这话倒也有理,神情稍微和悦了点:“如此你多用些心,过了这次会盟,你就卸任掉,我们渡你到醉仙崖修炼吧!”   
  北冥一听这话,立刻来了兴头。说真话,当这个掌教,如果不是为了有机会可以到醉仙崖和长老合修?有机会和本门元老共同参悟飞升之道?要不然,他才懒得去耗费时间呢!   
  “多谢师叔祖成全,徒孙一定用心用力,必让那青城永无翻身之日,西蜀同盟,唯我峨嵋独尊。”北冥这几句话,却是诚心实意的。   
  ……   
  与此差不多同时,南海慈航仙宫内,某间秘室里。   
  鹿心筠静立在一副卷轴之前,那卷轴挂在墙壁上,内中画的却是一名青袍男子,侧身而立,看不清正面,却有凌云孤傲之感。   
  半晌,她才将那卷轴收起来,纳入百宝囊中,右手五指虚空结了个莲花盛开之状,口中道:“红灵、碧灵过来见我。”   
  片刻后,鹿心筠望着两个二徒进来,吩咐道:“你们二人虽然是我门徒,修为尚浅,修行百多年,未能度过元婴期,今后还需更加努力;这次我要出山一段时间,少则数月,多则几年。派中一应事务,交给你们心灿师叔打理。你们一切要听师叔管教,不可妄为,更不要和别派发生什么冲突。知道吗?”   
  二姝齐齐点头,口中称是。虽然他们十分奇怪,自己入师门百年,也只见过师父出门过几次,且从来不会超过半个月,如今不但除外云游,连派中大事都交给了师叔打理,而且一去是几个月到几年不等的时间,确实有些出乎意料之外。   
  自然,师尊这么做,定是有她的道理。以师尊的脾性,还是不要打听为好。她要交代,自然会交代清楚,不交代,那就是十分隐秘之事,不能说出来。二姝跟随鹿心筠多年,对师尊的性格,还是很了解的。   
  其实,整个修道界又有谁不知,南海慈航静斋的第一权威是鹿心筠;第一高手也是鹿心筠;当然,第一冰美人,更是鹿心筠。   
  这样的大美人,估计道心也如同坚冰一样吧?只是,那一道在她脑子里荡漾了几百年的身影,真的已经从神识当中根除抹尽了吗?   
  (点推失调的很厉害哦,兄弟们有票,还是支持下吧?)   
→第40章 … 夜凉如水,喜极而后生悲←   
  军训实在是件比较无聊的事,半个月下来,比较显著的变化就是大家都晒黑了,食量暴增了,食堂生意更好了。   
  烈日炎炎之下,有几名体质一般的同学,也曾出现过晕倒中暑等情况,让李进实在有些叹为观止。让所有同学羡慕的是,李进这小子也不知道私下用了什么防晒油,半个月的军训,皮肤居然还是跟刚来一样好,半点晒黑的样子都没有。   
  连一些女生,都忍不住想来打听一下李进的保养秘诀,只是交浅不便言深,这么私秘的问题,暂时还是问不出口啊。   
  我们的张老实同学,经过半个月的交往,总算比开学头几天要合群了些,不过更多的时候,他还是喜欢一个人深居简出,跟李进等人,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若即若离的感觉。   
  这也没办法,十八九年的生活习惯,要他一下子扭转过来,也十分难办。况且李进也看得出来,张老实同学虽然自尊心很强,但强大的自尊心背后,其实跟阿杰一样,有一颗脆弱敏感的心,对于这种人,他的自尊底线是不能突破的,否则会激发他的强大自卑,把同学关系搞得一塌糊涂。   
  平心而论,张老实是个好同志,貌悍心善,而且很知世故。比如寝室打扫卫生,下雨收衣服这些事情,根本不用动员,都是张老实同学一手包办的。   
  除了不合群外,其他做人方面,真是没话说。王冲是粗神经的人,也还罢了,窦乐跟李进心思都还算细腻,看得出张老实不是不想和大家交往,实在是经济条件有限。这从他每天的伙食和穿着就可以看出。   
  从开学到现在,张老实每顿饭大概就在一块到一块五之间徘徊,从来没见过他打过一次超过两块钱的菜;而衣服,更是两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