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43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43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敲醇虻サ氖隆!  
  方寻本想陪他一起回来,好向豆腐西施求个情,却被李进拒绝了。   
  “妈。”青城祖师李进同学怯生生叫了一句。   
  站在窗前凝望窗外的豆腐西施没有应他,而是遥遥望着西北方向,那绵亘数千里的蜀山,夜色之下,在每一个普通人的眼中,也只是平凡不过的山脉罢了。可是豆腐西施的心中,却好似藏了无数的秘密一样。   
  “青城山很好玩吧?”豆腐西施突然转过身来,口气出奇的没有盛怒,没有抓狂,而是平静的好象是日常的嘘寒问暖。   
  “什么?”李进倒退一步,母亲的眼中,流露出来的清澈,竟好象能够洞明一切是非,让他想编个谎言,也是无从开口。   
  “四川大学,呵呵,我早该知道,这是一个多事的地方。可是你一心要来,阻拦是阻拦不了的。人的力量,终究扛不过天数……”豆腐西施喃喃道。   
  李进在瞬间激荡之后,反而平静下来。隔在他们母子之间的那层薄薄的窗户纸被捅破,他反而坦然了。一直以来,他都不敢往母亲这个方向深究,而是不断的自我欺骗,一相情愿地把母亲和普通的乡下女子归为一类。   
  可是,逃避终究逃避不过去,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此刻由豆腐西施揭开这层隔膜,李进确实有些如释重负的感觉。   
  “七百年……七百年了。我以为这段纠缠早已断绝,没想到,终究还是逃不过天数的追讨。李进,这十九年来,你一定对妈意见很大吧?”豆腐西施幽幽问道。   
  母子之间,本来是不该说这些见外的话,可是平心而论,这十几年来,跟别的家庭比起来,自己在母爱方面确实体会得太少太少。   
  “妈……”李进鼓起勇气叫道。   
  “嗯,进儿,妈知道你要说什么。这十几年来,确实苦了你。妈骂过你,打过你,但今天,妈要告诉你。并不是妈妈不爱你,和天下所有的母亲一样,妈妈爱你的心,并没有什么两样。事到如今,我再瞒你,也没有意义。只是我不曾想到,你居然是拜入了青城门下……”豆腐西施不胜唏嘘地道。   
  拜在青城门下?李进呆了,看来母亲并没有掌握全部情报啊。   
  “只是,我不懂青城的那群家伙,怎么会答应收你。现在青城的掌教,还是那个翠湖吧?”豆腐西施自言自语的道,“翠湖再糊涂,总看得出你先天气机被封,对他青城毫无用处,没理由能将你列入青城门墙之下啊。”   
  李进听得好笑。翠湖?收我入青城门下?该是我收他入门下才对。   
  不过从母亲嘴里亲口说出封印之事,那么看来,自己体内的封印,确实是母亲所下了。难道说,母亲竟是慈航静斋之人?可是她为什么不在南海呢?   
  豆腐西施此刻眼中已经噙满了泪水,望着长大成人的儿子,那尘封了七百年之久的往事,一幕接着一幕地在脑海里回旋涌起。   
  原来,当年天妖作乱之时,天下正道门派,无人与抗。西蜀同盟眼看要覆灭在天妖之手。当此危机存亡之时,南海慈航静斋派出了门下两大杰出弟子鹿心筠和宋心烟,慈航静斋继承了上古金仙慈航真人的道统,推算出天妖与自己门下两位弟子有一段情孽,该由这两名弟子出马,才能了断因果。   
  说好听点,这是天数注定的情孽纠缠,说不中听点,就是用美人计。天妖虽是妖族大圣,心性却与常人无异。更兼妖魔两道素来敢爱敢恨,加上这段情孽确实冥冥之中有天数主宰,天妖竟真的与慈航静斋这两名弟子产生了情愫。   
  如此纠缠一番,最终将天妖引至了锁妖塔内。而当年这两名风华绝代的年轻弟子,虽说是奉命行事,但却终究斩不断情孽纠缠,对那妖族大圣有了真正的感情。   
  七百年过去,鹿心筠已经是如今慈航静斋的新一代斋主;而宋心烟正是在枫林头隐居了二十年的豆腐西施。   
  只是,当时所有参加了那次大战的人都记得,慈航静斋的弟子宋心烟,因与天妖结合,已怀上天妖的祸胎,因此也同样被镇入了锁妖塔内。谁也不曾想,当年天妖被困之时,却用了大神通,使了个障眼法,将宋心烟掉包走了。   
  若不是天妖舍己救出宋心烟,当时一战,能不能将他顺利镇压,还是个未知之数。   
  宋心烟七百年怀胎,一直裹住阳精,未曾结胎,直到十九年前,这才产下李进。正是那天妖之子。只因他的身世之故,所以只希望李进这一辈子只做个平凡普通之人,不要去沾染那些因果,因此平日管教严格,不准他跟外人有任何争持,一来是不让李进受任何世俗恶念激化,二来也是为了掩人耳目,掩盖自己的静斋弟子身份。   
  为了从根本上断绝李进走上歧途的可能性,宋心烟才不惜以自身精血在胎中就将李进的气机封锁,绝了他修炼的可能性。   
  然而天算终究不比人算,算来算去,李进还是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听完了母亲讲述的一切,李进简直难以相信这一切都是真实的存在。昨日听青月他们讲各派斗那天妖的盛况时,自己还着实捏了几把汗,同时还很佩服那天妖的手段和气概,顺便还鄙视了一把各派的群殴作风。   
  世事无常,自己无意中崇拜的对象,居然是自己的生身之父,虽然一切听起来是那么荒谬,可从母亲的口气和神情上早就可以看出,这事断然不会有假。   
  虽然母亲没有将这段因缘详细说出,但李进知道,这其中,一定还有一段秘密。   
  李进的想象力再丰富,还是没想到大家津津乐道的锁妖塔,里边锁着的头号人物,竟是自己的父亲!   
  每一个男人身体内,都会流着继承自父亲的血液,自然,每一个男人也就都会有一份情结,就是父仇不共戴天!   
→第67章 … 九黎血脉←   
 得知锁妖塔这个天大秘密之后,李进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一切不能解释的东西,如今已经很明了。自己的九黎血脉来自父亲,体内的封印是母亲所为。天机戒是母亲戴在他手上的,只要天机戒戴在他手上,宋心烟就可以随时掌握他的去向。这也是为什么他二去青城,都被豆腐西施了如指掌的原因。   
  可是,天机戒指里的《青城道诀》和祖师令牌又怎么解释?看母亲这个样子,她也不知道这两件物事,难道又是其他人所为么?是的话,却又是谁?   
  这又是新的谜团,不过这些已经不是目前李进最想知道的了。李进目前的冲动,就是杀往锁妖塔,将锁妖塔砸掉,救出父亲。   
  每个孩子都希望自己的父亲是个顶天立地的英雄,李进也一样,在他小时候被欺负的时候,他就没少幻想过自己有一个英雄父亲,有朝一日能够出现在自己身边。   
  这个梦想的前半部分,确实实现了。他确实有一个英雄的父亲,只是英雄却被镇压着。这怎么能让李进平静下来?   
  荒谬的是,自己现在是青城祖师了,而当年参与镇压父亲的门派,青城自然也在其中。那么这笔帐,又该如何算?   
  “进儿,你过来。”此刻的宋心烟,再也不是那个凶悍的豆腐西施,她的眼中,充满了柔光和爱怜,那是纯真的母爱,没有任何杂质。   
  李进在这瞬间,忽然明白了母爱的伟大,明白了母亲之前种种,还是为他着想。   
  “妈!”李进这一声妈喊出,十九年的委屈尽情宣泄出来,母子二人抱头痛泣。   
  良久,宋心烟毅然抬头,对李进道:“进儿,听妈一句话,不管你和青城是什么关系,从此割断和他们的来往。一切努力,终将是徒劳。妈在十九年前就预料过今日之事,为了断绝你向道之心,十九年前封印你的时候,也用同样的法子将我自己的气机封印。我这五行封灵之术,是独家之术,结合自身精血,非施法者无人可解!”   
  这几句话,就像大铁锤一样,残忍地锤在了李进胸口。不!这不可能!   
  李进疯狂地跳了起来,狠狠一拳砸在了墙壁上,强大的力量顿时将墙壁砸出了一个大洞。可是,肉身再强横,终究只是外功,结不成丹,一切还是镜花水月。   
  他原本以为,母亲向他坦诚说出这一切,定会有转机出现,刚才还在沸腾的血液,顿时冰冷,跌落到了谷底;刚才还在构思的救父情节,瞬间成了天大笑话。   
  宋心烟似乎也被儿子的疯状惊住,看着墙壁那一个大洞,她万没想到自己儿子居然有这么大的手劲。可是她也确实看得出来,这只是强横的外功罢了。   
  她心里同样在泣血,可是不如此做。身上淌着天妖血液的儿子,终究是不会甘心于平凡的。为了儿子平安度过一生,也只有出此下策了。   
  跌跌撞撞跑出门外,李进仰天长啸:“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   
  青城祖师、仙丹、筑基,一切熟悉的名字,突然间似乎失去了所有意义。燕赤行引导他入道,随即告诉他气机被封之事,而后遇到郭遇,得知了一线希望,最后这线希望浮出水面的时候,没想到居然是绝望,是彻底的绝望。   
  “嘿嘿,臭小子,就这么点挫折就承受不起啦?想当年本魔王屡战屡败,只要精神不死,重来一百次又何妨!”蚩尤在他的识海里冷言冷语地嘲笑道。   
  蚩尤的脸皮厚度,确实不是盖的。这样的话,说出来不脸红的,从古至今,恐怕也只有他一个人了。   
  “你不是闭关了吗?怎么又跑到我脑子里风言风语了?”   
  “白痴啊白痴。”蚩尤叹道,“我本来就在你脑子里好不好,为什么要说‘又’呢?我这回怎么会选择在你这个白痴身上苏醒呢!区区五行封灵符,只不过是一点雕虫小技,比起上古时期一些禁制法术,简直就是小菜一碟,亏你一个男子汉大丈夫,这点挫折都经受不起,往后还怎么干大事业啊?”   
  蚩尤一副老气横秋的口气,让李进十分的不爽。你倒是承受的住挫折,历史上复活了那么多次,次次以完败告终,怎么就没学点乖?除了做根搅屎棍之外,也没见历史上你选择附体的那些家伙有谁干过什么杰出的大事业啊。   
  不过这番想法,却是不能让蚩尤大大知道的,不然他这么好面子的人,不翻脸才怪。   
  “这么说,这五行封灵符还有别的法子可以解开?”李进装出一副虚心求教的口气。   
  “废话,难得见你这么虚心,本魔王就教你一个乖。这五行封灵符确实有些棘手,不过你别忘了,你体内流的是九黎血脉,和一般人是不同的。小子,知道九黎血脉意味着什么吗?知道为什么妖魔两道修炼起来往往能够速成吗?你真的以为那是旁门左道,容易练成?那是世俗偏见!真正的九黎血脉,意味着比起一般人十倍不止的根基。你的情况只不过是封了先天气机而已,大不了来次推倒重建,将全身经脉再筑一次。不过这需要其他九黎血脉来替换。而替换的血脉的根骨,也将决定你重建后的肉身根骨。所以随随便便找一个,还是白搭。所以啊,只要你能找到一个纯正的九黎血脉,重塑根骨,再建血脉也不是不可以啊。这法子,除了本魔王我之外,却是很少有人知道的哦。”蚩尤得意洋洋地道。   
  李进听到这里,来了精神。就好象在大海中迷失的船只,看到了引路的航灯。难得听蚩尤衰神说句正经的话,而且还这么有建设性。   
  “哪里可以找到纯正九黎血脉的人啊?”李进患得患失问道。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你只要把握住机缘就行。我就不多嘴了。”说完,提前闪人,完全不顾李进的感受。   
  这年头,连蚩尤这样头脑简单的人也玩起了玄虚,李进真是拿他没办法,不过听说这事还有得转机,而且蚩尤也明确告诉了自己如何去做,多少让李进感到了点欣慰。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这话是老土了点,可李进相信,世界之大,难道还怕找不出流着正宗九黎血脉的人?   
  更何况,蚩尤衰神还说什么“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看来今后,还真要多留意留意身边啊,可别一不小心错过了,那可就要悔恨终身了。   
  (PS:算了,更新吧,不晓得起点技术在干什么,三点了还米换榜,555。)   
→第68章 … 交易延期←   
  心情平静下来的李进,立刻想到了很多。母子连心,慢说母亲所做一切是为自己好,即使不是,作为儿子的,也不可能忤逆母亲,所以他不可能恨母亲。   
  只是如今的形势很明显,母亲的立场坚定,反对自己入道。甚至不惜采取自我牺牲的方法,来个“釜底抽薪”,彻底断绝自己的念想。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