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58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58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等一等。”李进淡淡道,声音虽小,只是他将声线凝成真气。分成四道,分别射到了四个人的耳膜里,犹如四根针刺中一般,让他们耳膜生疼。   
  四个家伙眼光与李进接触,浑身忍不住一个激灵,他们就闹不明白,自己好歹也是大三的老鸟了,怎么面对一个新生,突然之间如此狼狈?   
  “你们这算是来说理呢,还是来闹事?”李进从容地问,心里考虑这场子怎么找回来,还不伤张老实的面子。如果是来闹事的话,那就简单了,如果只是说理,那么扔东西,拧脸蛋这样的可笑举动,又算什么呢?   
  “这有什么区别吗?”胡俊毕竟是见过大场面的资深纨绔,冷笑问道。   
  “区别很大,你有本事横刀夺爱,别人都不怪你,只说那女孩子立场不坚定,没什么好说的。可是你得了便宜还卖乖,又是扔东西,又是扯脸皮,这就得好好商量一下了。”李进口气还是那么淡然,果然是一副商量口气。   
  “商量个鸟,你个瓜娃子是啥子东西吗?要代人出头是吗?”那个拴着一条狗链的家伙吼道,因为扯脸皮的愚蠢行为是他干的,他自然不能在大一菜鸟面前失了锐气。   
  “不不不,要出头,也不用我代。”李进瞟了张老实一眼,悠然道,“我可以很确定的告诉你们,他是不想出头,而不是不愿出头。你们最好去看看我们的宿舍号,打听打听前段时间发生在这里的一段历史,打听清楚了,再掂量自己有没有分量来闹事不迟。”   
  “分量?”胡俊冷笑,“我只知道,在成都,凡是我的朋友,都生活得很滋润,凡是跟我作对的,都已经付出了代价。”   
  李进似乎听到了全世界最冷的笑话,哈哈大笑:“很好,看来你经常看小五哥的小说,对他的名言活学活用啊。那我很负责地告诉你,现在请让滚蛋,从下一分钟开始,付出代价的人将会是你。”   
  说话间,站了起来,微使一把劲,已经将四个牛高马大的家伙推出了门外,砰的一声将门关上。   
  “03237?俊哥,是03237宿舍?我记得前段时间……”有个家伙恍惚间想起了什么。   
  “没错啊,那次体育系那几个家伙闹事,得罪了中文系几个新生,结果还请来了黑帮,可还是照样被PK掉,好像还有一个家伙被拍成严重脑震荡。对了,我听说那个体育系的家伙现在已经崩溃,几个星期前就办理了退学手续……”   
  “俊哥,咱们还是走吧……”   
  “几只菜鸟,怕他个鸟,只要我爸一句话,就可以让他们从这所大学滚蛋!”胡俊恨恨道。   
  李进冷笑摇头,这些人说话声虽然可以压低了分贝,可哪能瞒得过李进的耳朵呢?他这辈子有三恨:国蠹殃民,仗势欺人,还有一桩就是这类欺男霸女的行径,这个家伙,三罪犯尽,居然还这么嚣张,也是自己找死。   
  若按火凤来说,这类人根本无需废话,直接真火炼死。李进不是杀星,但并不代表他没半点脾气。   
  字数:3193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第94章 … 大道无名  作者:十二重楼【完成】←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第94章 … 大道无名  作者:十二重楼←   
  非凡电子书论坛:o(∩_∩)o…兔兔手打上传   
  “李进,放他们一马吧!”张老实终于捡好了一张张纸,神情沮丧的就像自己的孩子被摔到地上一样,十分痛心,十分难受。那可是他所有的心血,所有的寄托,所有的梦想,可是如今,都已经成为镜花水月,一击成碎片。   
  李进笑道:“老实,放不放他们一马,由你说,而不是我说。如果你自己能过得去,我能有什么说得呢?人不犯我,我总不会无聊地去犯他们。不过我对这些执跨子弟,向来是好感不多的。实际上他们人品虽然不是坏到极点,但是作为高官子弟,条件那么好,却不学无术,比普通人不如,甘做国蠢,我看着心里就有气,典型的霸者茅坑不拉屎!”   
  张老实勉强笑了笑:“下民不问上政,这些事情,咱们也管不了。”   
  李进叹道:“确实轮不到咱们来操心,不过撞见晦气事不能管,简直气煞人肚皮。老实,如今这个世道,一般的女孩子,变心就跟翻书一样快,你也不必太在意,总是要好女孩的。”   
  说到爱情经,李进能说道的就不多了,翻来覆去也就是那么几句谁听谁都烦的万金油,无非就是“天涯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一枝花”的改版。   
  张老实痛惜摇头:“我没事,刚才在电话里,我已经对她死心。只是没想到她居然会荒唐到把我给她的东西,分给大家传阅。我他妈的还真有娱乐大众地精神啊?”   
  张老实同学都学会自我解嘲了。看来确实是悟了。李进十分欣慰,他一直认为张老实同学很难开窍,这回还真是例外。   
  看了看那块老式上海表。张老实道:“进哥,我张老实这辈子没有服过人,但我就是服你。宿舍的事。我很少过问,但我知道,王冲打架的这件事,肯定是你搞定地,我知道你不是平凡人,但我也绝对不会去追问太多。人有人路,鼠有鼠道,每个人走的路不一样,但我真的很感谢你们对我地关心,我完全知道。你们对我的关心是出自肺腑的。我没说出来,但心里清楚的很。我······”   
  李进打断了他:“老实,见外的话就不要说了。我们尊重你的生活方式,就跟你尊重我们一样。你是不是要赶时间,先去吧,有什么话,以后再说,来日方长。不是吗?”   
  听李进提起赶时间的事,张老实没有神采的眼睛忽然闪过了一道精芒。难得这么兴奋地道:“是啊,最近我报名参加了一个社团,通过了审核。我听人说,这个社团在川大属于民间组织,但是门槛很高,每届都不会超过十个人通过审核!”   
  看着张老实眉飞色舞的表情。李进不忍心去拂他兴头,其实大学社团。能搞出多大名堂呢?高雅正规点的,就是一群志同道合地家伙凑一起,捣鼓两年,待毕业将近,各自作鸟兽散,然后新的学生又进来,如此一茬一茬的更替,说白了,就是闲出来的兴趣爱好。   
  不过张老实肯参加社团活动,终究是好事,至少是迈出了社交的第一步,以前的张老实,可都是和四书五经一起吃睡得家伙啊。   
  “进哥,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凑凑热闹?我感觉那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能学到不少东西,你去了就知道,据说社团地名誉社长,是咱们大学国学的一位老教授,做人十分低调,但学问十分扎实。”张老实一改失恋地痛苦,居然鼓捣起李进来了。   
  听张老实这么一说,李进都有些好奇了。像张老实这样的人,李进也不是没尝试过给他洗脑,可屡试屡败,这社团到底有什么魔力,居然能让张老实这样的千年木鱼开窍?而且能让张老实在爱情绝谷底下重生?   
  可别是什么骗子吧?李进对张老实的判断力还是很有些信心的,立刻打消了这个邪恶猜想,一个学校的社团,再骗也就是骗点会费,能翻出多大浪来?   
  “反正没事,就陪你去看看。千万别是探讨学问啊,这我可吃不消。大家都知道,我是个水货状元啊。”李进自我解嘲道,“对了,那社团叫什么名字?”   
  “集贤社,闻弦歌知雅意,这个名字就够吸引人吧?”   
  “名字是很拽啦!”李进心想闻名不如见面,左右闲着,就去看看吧。   
  大凡学校第社团搞什么活动,要不就是各处草皮那么围着一坐,要不就是借一个教室来搞集会,但这个集贤社却是不同,居然有他们专门的办公地点,在教授楼后面地院子里,租了好几间房子。据说这些房子的租金,都是名誉社长,也就是那名国学教授掏的荷包。   
  倘若真是如此,还真是高风亮节的一个长者啊。走在安静的教授楼下,穿过小道,进了院子,种有七株古樟,其他的花卉盆景,也栽植了不少,可是分布都十分不规则,与中国传统美学的审美颇有些出入。   
  张老实皱起了眉头:“难道咱们走错地方了?”很显然,他对这个地方缺乏认真的审视,看到略显凌乱的花卉盆景,不禁脚下迟疑。   
  李进却是站住了,自走近院子那一刻,他就感觉到了一股淡淡的,似有若无的意境,一种说不出,道不明,却可以让人心如太虚的意境。   
  张老实忽然道:“咦,这七棵樟树,前四株成斗状,后三株几成直线排开,状似直柄。这斗柄结合,倒是有些像那北斗七星的分布。”   
  “哈哈,善,大善,这位是张老实同学吧?请进来吧,还有一位朋友,虽然没有邀请。既然来了,也请一道进来坐坐罢!”里边微笑声起,走出两个二十多岁的青年。脚下龙行虎步,颇有些讲究。   
  张老实呐呐地还没反应过来,却被李进推了一把。这才穿过庭院,随着那两名青年走了进去。   
  “我叫黄翔,张老实同学,你是今天第十三位到达这里的,不过前面倒有七八个都因为误会走错地方而徘徊退却,已经失去进入集贤社的资格,这回要恭喜你,集贤社欢迎你地加入。”黄翔戴着一副眼镜,斯斯文文的样子,但谈笑间。却颇为大方,主动向李进伸手,“这位同学和张老实同学一道前来,也是缘分,敢问贵姓?”   
  “李进。”他可不喜欢这些虚套的,直接自报姓名。这集贤社,还真是有些意思,让他十分感兴趣。尤其是这里面地一切布局,都让李进觉得兴趣十足。   
  黄翔笑了笑。点头道:“都请里边坐吧!再等片刻,等二十名邀请的客人都来过,咱们就开始。”   
  “开始什么?”张老实有些不解。   
  “也就是大家聊聊天,讲讲话。不过今天是新一届的新生入社,按规矩,咱们的名誉社长。也就是国学大师程青剑教授会来讲课,并且介绍咱们的新成员给他认识。说白了。他老人家跟所有的成员就是亦师亦友的关系,每一届都是如此,没有先来后到,孰尊孰卑的这些烂规矩。所以你也不用拘束。”   
  话是这样说,但张老实这样的老实人,不拘束那是不可能的,反倒是李进泰然自若,很有兴致地参观着集贤社地历史介绍。   
  “老实,这集贤社选中了你,应该是看中你忠厚淳朴,性格坚忍。我看这里每一个人,都是如此,果然如你说的,集贤社藏龙卧虎啊。”李进悄悄地对张老实说道。   
  张老实此刻也沉浸在了集贤社的历史追溯当中,浑然忘了自我,听李进这么一说,不禁一呆,细思之下,似乎颇有些深意呢。   
  这个时候,其他人也都到得差不多了。集贤社此次总共邀请了接受了二十个人的申请,但真正进得此屋,成为最后成员的,包括张老实在内,却只有八个人。   
  加上以前历届的一些师兄,总共大概有三十个人到场。   
  程青剑老教授并没有端什么架子,人还没到齐,他就已经出现了。普通的穿着之下,却是神采奕奕,丝毫没有老年人那种慢一拍的感觉,相反,与他地学生一样,他不论走路说话,都透着从容和游刃有余的感觉。   
  “同学们,我们这种社团从来没有任何废话,进来了就是一家人,初见如故。所以我开门见山,今天要给大家讲一讲《道德经》,在教授地过程中,我会特意关照新进的成员,所以你们要做好回答问题的准备。你们的名字在你们来之前,我就已经记住了,你们来了之后,我也就和人对上号了,不用任何介绍。”   
  “哦?”新进的八个菜鸟有些轰动,有这么神器?不用介绍,光看人和名字就能对号入座?岂不是神仙中人了?   
  “这有何难,比如张老实同学,他那么老实,谁又会认不出呢?”程青剑适度地调侃了一下,“你们报名的时候并没有提供照片吧?我为什么就能对号入座呢?其实这才是我们地→第一堂课。我是要你们相信,这个世界上存在很多你们理解之外的事情,因为神奇和匪夷所思,所以你们会认为荒诞。这第一节课,就是要排除你们脑子里地荒诞感!大道无名,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太多了,可为什么就偏要认为他们不存在呢?张老实同学,你去看看门外地四株樟树,一分钟后是不是要掉落一片叶子呢?”←   
  张老实很老实,接到任务,马上去执行,走到门外,眼睛紧盯着那株樟树,生怕错过。李进哑然失笑,还真是一个可爱的老头子,以事实说话,不摆道理,不放空炮。看来,这集贤社果然是有些名堂啊。   
  只是,李进还有些问题没搞懂,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