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63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63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仙丹就是仙丹,前段时间狗毛打卷,瘦骨如柴的狗狗,如今已经毛发舒软,精神抖擞,十分可爱,足见仙丹对它地改造之功。   
  李进身为祖师爷,对人对狗都是一视同仁,如今收养了这狗狗,既然也受了咱祖师爷的仙丹,自然也该赐它青城弟子身份,而且辈分还不低,居然也排在了黄字辈,道号黄皮子。自然是因为它那一身金黄间白的狗毛得名。   
  还别说,人家黄河对这新入门的师弟还真是很亲密,李进看在眼里,喜在心上,心想咱家黄河真人还真是博爱,不愧为大家风范。为此,祖师爷一高兴,又打赏了黄河几枚仙丹。   
  出了门来,方寻支支吾吾,似乎有话要说。   
  “李进,我爸来成都看我了呢!”方寻踢了一下脚边一块小石头。   
  “嗯,好事啊,父女团圆,享受天伦之乐嘛。”   
  “这次他不是一个人来的。”方寻顿了一顿,食指卷着飘在肩上的秀发,似乎有些难以开口的样子,“他……他这回带了个女朋友来。”   
  “什么?”李进大吃一惊。   
  “你知道的,因为我妈妈的事情,我从小和爸爸闹过不少情绪,所以他一直没有去找女朋友,更不敢提给我找一个后妈。可是这么多年了,我也该忘掉过去,对不对呢?可是我忘不掉啊,我到现在,也经常梦到我妈,梦到自己在她怀里撒娇的情景,李进,你说这是不是心魔呢?”   
  李进笑道:“自然是心魔,不过人家说母女连心,也许你从小就失去母亲的缘故,所以对母爱尤其渴望,就像我的父爱情结一样,每个人心底里,应该都有一块别人无法填补的空缺的吧?你刚才说你爸带了女朋友来,是不是让你审核啊?如果通不过,还是成不了你后妈咯?”   
  方寻懊恼道:“矛盾就在这里,我看到爸爸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样子,心里也好痛,可是他真的要找一个女人来填补母亲这个空缺,我又真的接受不了。李进,我心里好烦,怎么办呢?”   
  要不怎么说,女孩子修炼的时候,心魔更多呢!多愁善感啊!   
  不过李进因为父亲的缘故,对方寻的处境是感同身受,十分理解的。不过这种事,除非自己开悟,此外还能有什么法子?自己虽然从小没见过父亲,但现在总算知道父亲的去向,知道父亲就在锁妖塔下,有个念想的目标,可方寻呢?死去的人终究是死去了,进入幽冥界,也许已经投胎转世了,那是个念想都没有的了,除非以大神通沟通幽冥,才能了此心结。   
  “反正你爸已经来了,你好歹也去见一见,万一不喜欢,我想你爸都单身这么多年,估计也早习惯了吧?除非他动了真情!况且往后你入了青城修行,世俗之事,总是不能常常记挂的,就让你爸享受一下红尘之乐,又有何妨?”李进也只能这样规劝。   
  方寻黯然,半晌才道:“其实我爸打拼这么多年,又追求武道颠峰,一直都想有个新的突破,我知道他在女色方面早已经做到清心寡欲。我爸千方百计想让我拜在青城门下,其实也是他的一个心愿,他没说出来,但我知道,他是期待我成道之后去渡他的,可是如今他却突然说要给我找个后妈,我才觉得反常奇怪,难道他的向道之心终于淡了?”   
  如此一说,连李进都觉得蹊跷,记得方有为当年备大礼送方寻上青城的时候,那是老脸生花,笑得无比幸福喜悦的,很明显对修道十分崇拜。像他这样能成大事业的人,自然是心性坚忍之辈,怎么会突然发生如此大的改变?况且方寻如今入道在即,可以说渡他的日子也不远了,就更没理由放弃啊!   
  想到这里,连他都有些好奇,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美女,能够让方有为的道心产生动摇,动那凡心?虽说修道并非禁欲,但娶个妻子,毕竟是多一层挂念,给自己加一层心魔枷锁啊。以后有个生老病死,怎么着也得料理一下,万一还要传宗接代,那要理会的事情就跟多了。总之修道之人,大多都是追求无牵无碍,消遥自在。   
  他方有为武道起家,怎会不知道这点?   
  2971   
→第一百零一章 … 妾名南喃←   
  看着方寻那殷切的眼神,患得患失地注视着自己,李进蓦然醒悟,知道方寻找自己说这件事,不光是商量,显然也是很希望自己陪她去见见这个准后妈,这倒不是一个很过分的要求。   
  像方有为这样黑白两道都吃得很开的大亨,随便到哪个地方,事先都会有一番布置。不过方家在西南的产业,主要还是集中在成都这一带,因此这地方倒是经常来的,这次他谈的女朋友,也是成都这边的人。   
  就像一个私人聚会一样,气氛比较轻松。   
  再次见到方有为,李进微微有些吃惊,因为方有为比以前憔悴多了,在普通人眼里,可能看不出来什么,但是李进如今是何等眼力?一看就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方有为是练武之人,本该精气饱满,容光焕发才对,可如今看他,虽然表面还是神采飞扬,但内在的精气却显得十分虚弱。   
  “李兄弟也来了,真是我方某的荣幸啊。”方有为热心地招呼上来,拉住方寻的手,“寻儿,第一次和爸爸分开这么久,想爸爸了吗?”   
  方寻俏皮地四处张望了一下,看着布置的很别致的大厅,问道:“不应该就是我们三个人,女主角呢?”   
  方有为老脸一红:“这丫头,也学会贫嘴了。你南姨马上就下来,在楼上补个妆。”   
  正说着,楼道传来高跟鞋的声音,一个妩媚的声音娇笑道:“咱家方寻回来了,南姨还正说跟你爸去学校接你呢!怎么就提前回来了?”   
  人还没出现。声音就先到了。李进一听这声音,心中就苦笑三分,太媚了吧?没想到方伯伯居然喜欢这调调。   
  声音是很媚。然而人更媚,传说中的南姨俏生生走下来,每一个步子都那么小心,完全一副淑女地样子,看上去年纪也就三十出头,很显年轻,嘴角始终挂着甜甜的微笑,眼角流波,顾盼生辉。随意那么看人一眼,都能够让人心跳加速。   
  方寻的第一印象并不好,这个女人太媚了。   
  “有为,都听说你地千金是千娇百媚一朵花,真是眼见为实啊。你真是好福气,经营这么大的产业。还有这么漂亮的一个女儿。哟。这位小帅哥气度不凡,眉目周正,是方小姐的男朋友吗?”   
  李进淡然一笑,微微欠身,未做直接回答。方寻也是勉强一笑:“南姨好。你来我们家就是客人,不要太客气,请坐。”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将“客人”两个字稍微说重了些。方有为明显眉头一皱,露出担忧之色。   
  南姨却似没听懂一样:“嗯,咱们都不要太客气,一起入座吧!”   
  看着方有为牵着南姨的手入座,李进知道,看来方伯伯这次真是被这么女人勾住了,看来男女之间的事,真是没有道理可讲。像这样的女人,对于口味清淡的李进来说,简直是一种折磨,太媚了。   
  按说青鸾、火凤身为妖族,身上就有一股独特的妖媚之态,但人家那妖媚却是可爱,讨人喜欢,带着几分不通世故地憨态。而眼前这个南姨,说句不好听点的,是媚到了骨子里,换个糙点的词,那叫风骚。   
  没想到方有为这样的男人,居然会被这种女人迷住,难道说方寻的母亲死后,方有为就真的一直在守活寡?没有接触过女人?要不然怎么会如此受不住诱惑?   
  不过接下去接触久了,李进就知道,这个女人有几把刷子,绝对不是靠妖媚征服方有为地。因为她地每一个举动,每一个细节,都透着对方有为的关心,处处都在为他着想,不如方有为不喜欢吃甜,她事先把几个甜菜移开。这虽然是很小的细节,但却体现出她善解人意,善于在些小细节上做文章。   
  连方寻都不得不佩服她,因为她这做女儿突然发现,自己跟父亲相处了十八年,有些生活细节,居然还没这个认识半个月的南姨那么了解。   
  “傻丫头,看什么呢?在学校饭菜不是很好吧?多吃点菜。”方有为见方寻拿着筷子,呆呆地看着自己这边,神情有些木然,不由有些心痛。   
  “方伯伯最近事业挺忙吧?看上去清减多了。呃,对了,方寻,记得上次你不是买了个香囊吗?怎么没见你给方伯伯呢?”李进放下筷子,突然道。   
  那只菩提香囊,可是李进花了大价钱换来的,人家那名汉子甚至都夸下海口,除了生孩子之外,就没有菩提香囊做不了地事。   
  看方有为如此虚弱,也许香囊对他有一定的补助吧?至少可以抓住他的精气不要损耗太大,同时也能助他清心寡欲,抵御外魔,调养内气。   
  方寻没说话,紧紧盯着方有为,香囊她在得来没几天就托人送到方有为手里了,为此她还特意打过好几次电话催问,让方有为务必将那香囊带在身上。   
  方有为有些尴尬,勉强笑道:“那……呵呵,刚才在浴室洗澡,要换衣服,就顺便放到房间里去了,刚巧没带在身上。”   
  李进心中叹气,这么大地一个人了,撒个谎都这么紧张,真不知道方有为是怎么混到这么大产业的。   
  方寻却是知道,父亲在撒谎!因为从小跟爸爸讲话,他就没有这么心虚过,眼神也从来不会逃避自己的女儿。   
  其实方有为在黑白两道打滚,撒谎自然是家常便饭,只是他从来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对女儿撒谎,这是从没有过的,对于方寻,他简直可以说是溺爱,从来都是方寻怎么说就怎么算,百依百顺,哪用得着说谎?   
  李进没有再看方有为,反而轻描淡写地扫了南姨一眼,端起酒杯,向方有为和南姨道:“敬方伯伯和南姨一杯。”   
  总算把这份尴尬带过去,方寻的芥蒂却没解开,爸爸居然没戴那只香囊,这简直是不可思议,这十几年来,女儿送的任何一件东西,他都是当宝贝一样收藏着的,这次居然连那香囊都没带,那可是叮嘱过十几次的礼物啊!   
  不止是伤心,也有些茫然。   
  “我有些不舒服,上趟洗手间,你们先用。”方寻站了起来,径直朝楼上走去,从她急促的脚步就可以看出来,她此刻心里乱极了。   
  “楼下有两个洗手间,跑楼上去干吗?”方有为奇道。   
  方寻没有回头,直接走上楼去。   
  方有为面色微沉,叹道:“这丫头被我宠坏了,南南你多包涵。”   
  南姨微微一笑,也没说什么,反而把目光转向李进:“听有为说,李公子跟方小姐是中学就认识的好朋友?”   
  “嗯!”李进一直在观察这个南姨,“南姨在哪里高就?”   
  “哈哈,你们这些年轻小伙子,偏偏喜欢说话文绉绉的。我呀,东跑跑,西走走,谈不上什么高就低就的。凑和着过日子。年纪大了,所幸遇到有为,居然找到了年轻时那种恋爱的感觉。回头想想,人生苦短,好羡慕你们的青春年少啊。”   
  “那只香囊,应该是南姨不让方伯伯戴的吧?以我对方寻的了解,她现在肯定是直冲方伯伯的房间,找那只香囊。如果没找到的话,她今晚就要大闹天宫了。”李进的口气很软,却是绵里藏针,因为这个南姨,绝对不简单!   
  “什么?”方有为大惊失色,这丫头,竟然敢这么放肆,乱闯父亲的房间!要知道,一个小时前,他还和南姨在房里翻云覆雨大战过一场。   
  认识南喃,让他找到了十几年前已经失去的冲动和快乐,他是希望女儿能接受南喃,可是看刚才的情形,只怕还有好长一段路要走。   
  但是那只香囊……早就被南喃要走,根本就不在房间里,而房间里,只有酣战过后的凌乱和狼藉!   
  南姨反应却十分快,变戏法似的,摸出一只香囊:“是说这只香囊吗?我刚才见它有趣,顺便收起来了,你瞧我这记性,都忘记给你了。”   
  方有为大抹了一把汗,好在南喃机灵啊,收过香囊,小心翼翼地放进兜里,自我解嘲道:“我可得收好了,我宝贝女儿的礼物,每一件我都收集着呢。”   
  李进此刻心里更是了然,这个南喃,不是好人!她拿出来的香囊,外型确实跟菩提香囊一样,可却不是原来那只。菩提香囊,灵气十足,即使放在身上,也会散发出很强的灵气,李进轻易就可以感觉的到,如今这只香囊,除了外型,跟原来那只菩提香囊相差十万八千里远呢!   
  这个女人连只香囊都不肯放过,接近方有为肯定没安好心,再看看方有为那精气衰弱的样子,大致也可以猜到,这香囊肯定是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