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72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72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那更是感激不尽。”   
  易珏受了青城大恩,尝到甜头,也知道和青城结盟是双赢的举动,微笑道:“这是当然,如有闲暇,我一定会前往青城拜访。”   
  李进笑眯眯的,有意无意地瞟了易清影一眼,兔子根本不领情,别过脸云,看来气还大着呢!李进得了这许多便宜,心情大好,拿人的手短,自然也不会去在意,兔子再不乐意,东西已经装到天机戒里了。   
  送君千里,终需一别,易珏再怎么好客,再怎么不舍得,还是得放人家回去不是?易清影望着一群人远去的背影,心里也是乱糟糟、空落落的。   
  “妈,你真的要去青城吗?”易清影涩涩问道。   
  易珏叹道:“这次若不是青城派仗义相助,醉仙岛已经毁在了咱们手里。再加上青城和醉仙岛历来就有交情,两代祖师更是莫逆之交,于情于理,也该回去拜访一下。再见了这圣域下一劫中,青城见了这圣域不定就要唱主角了,咱们若能和青城结盟,对醉仙岛的发展也是有利的,为娘要想飞升,要倚靠青城的地方还很多。”   
  易清影幽幽道:“妈妈要是飞升了。女儿一个人孤零零的,却不知道该怎么好呢!”   
  易珏看着自己这个已经长大成人的女儿,容色几乎胜过自己年轻之时。更难道眉目中还带着一股英气,颇有父风,如今面带愁色,做母亲的焉有不晓得女儿心理的?   
  “影儿?你与那李公子却是怎么回事?感觉你们彼此之间的斗气啊?我看得出来。李公子对你并无恶意,你却为什么总是对他吹鼻子瞪眼的呢?”易珏对女儿和李进地关系也是颇搞不懂。   
  “哼,这个小子在妈面前摆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其实早先在成都的时候,可是一副爆发户地嘴脸,女儿很是看他不惯。这次他虽然帮助您渡过天劫,可也没从咱们这里得到好处!”易清影辩解道。   
  “唉!”易珏叹息一声。语重心长地道。“女儿啊,你还是小,不知道人心险恶。李公子摆出这副嘴脸,十有八九只是掩人耳目。让人看不透他的深浅。他从咱们这得到好处,也是因为他懂得结善缘。你要知道,避劫丹此物,其价值远远高于咱们送给他们的东西。况且,以青城的实力,如果他们去学扶桑岛那样明火执仗来抢劫。你因为咱们挡地住吗?再见了这圣域以两家的交情,咱们现在送了东西给他们。何尝不是一段善缘?将来青城就不会回报了吗?女孩子家,怎地如此目光短浅呢?”   
  易清影默然,她倒不是真小气,她对其他人都没意见,相反,送东西给青城也没什么意见,就是看李进那副拿起来老实不客气,还一副卖乖腔十足的样子,她心里就不舒服。在她看来,李进就是一个爆发户。   
  可是这个爆发户,为什么老是让自己的芳心扑通乱跳呢?这个原因,她却不敢去想,也刻意回避去想。   
  “妈,你见了这圣域咱们第一代祖师的蓝颜面知己,也就是藏风阁前那个石像,真的是青城祖师五龙真人吗?”   
  “当然是了,难道青城的人还会认错?你没看到青阳前辈他们恭恭敬敬行礼地样子吗?怎么会假?再见了这圣域如果是假,李公子怎么取得下那群子管呢?”易珏倒是没她女儿那么多心。   
  “可是,你想啊,那个小子他取君子管地时候,完全就没认出来啊!难道他作为青城弟子,还认不出本门尊长不成?”易珏影不服气地追门。   
  易珏陷入沉思,女儿这句话,倒是见了这圣域的不错,这个李公子如果也是青城门人,怎么会不识得本门祖师呢?   
  “对啊,但你要说他不是于城弟子,又怎么可能?你没看青字三老,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其实每作一件事,都要用目光征求他的同意,很显然对他言听计从,这倒是一件让人琢磨不透的事。”易珏对此也十分不解。   
  易清影趁机道:“可不是吗?要说他是刚入门地弟子,不仅以本门祖师,那也情有可原,但是,试问一个刚入门的弟子,凭什么能够召唤本门尊长?而且召之即来,还是十万火急,来了之后还恭恭敬敬,简直就当成长辈那样恭恭敬敬,简直就当成长辈那样恭敬,难道说他的辈分还能比青阳老前辈他们更高?”   
  易珏心里推算了一下,摇了摇头,脸露迷惘之色:“青城的辈分,自祖师以下好象是朱、紫、青、苍、翠、黄、玄、白,青字三老应该是目前青城最高级别的存在了,不可能有比他们还高辈分的存在了。”   
  那会是什么原因呢?会让离合期并即将窥破空冥期地青字三老对一个少年如此必恭必敬?   
  “唉,天数当要青城兴盛,岂是我们能够知道的?”易珏喃喃道,从腰间摸出公主笛,迎着海风,衣带飘飘,吹奏起了一首《碧海潮生曲》,笛声悠扬,无论惊涛拍岩地气势如何凶猛,总不能将这笛声盖过去。   
  醉仙岛保佑着左近一带渔民的安全,在渔民心中本来就是神仙一样的存在,虽然他们从来没见过,但他们都知道,岛上住着神仙,喜欢吹笛子的神仙,这时候,海风将笛声传到四周海域,渔民听了这笛声,连忙跪拜,感谢神仙保佑,这一趟一定安全无忧,而且指定是一次大丰收。   
  一曲吹罢,易珏意兴阑珊,将笛子递给易清影:“影儿,自今日开始,为娘将这笛子传了给你。你要记住,公主笛子和君子管自古不分家,成双成对。其他一切,为娘也便不说了,你自己领悟吧。”   
  易清影下意识接过公主笛,却是拿在手上发呆,怔怔抬起头来,海天一线,水色苍茫,只有几只海岛拍打着翅膀,时不时飞掠 过去。   
  出了岛的一行人,分开了两源阵营,一派占绝大多数,别一派只有一个人。那个人自然是雪羽了。因为多数派的行程目的通往青城山,而青城,恰恰是她最忌讳,最不敢面对的地方。   
  如果是普通一般的人,李进自然不会在意,要走要留,你自便就是。可这雪却非一般之人。通过青鸾私自禀告,雪忌是跟她们同一个级别的妖禽,而且身上有李进需要的水元力,可以补充李进身上五行元脉中的水无脉。   
  试问这样的情况,李进怎么可能放他走呢?   
  “我说雪羽姐姐,你也未免太放不开了吧?五龙真人早在千年前就飞升仙界了,现在青城都是他的徒子徒孙,你作为长辈,难道还怕几个毛道士不成?知道内情的,理解你这是为愛逃避;不明内情的,还以为你这千年被镇压怕了,连青城山都不敢上呢!”所谓请将不如激将,李进对于这点伎俩,还是运用自如的。   
  果然雪羽被这话一激,立刻辩驳道:“我怕青城的小道士?开什么玩笑?去就去,我还要去五龙大殿骂骂五龙这个负心贼!”   
  青字三老这个时候只好装耳聋,毕竟五龙祖师负心,那却是真的,人家妖禽前辈出山,也没怎么为难青城,骂几句泄泄愤,也是人之常情。再说这里有五德祖师在,轮不到他们讲话,他们只好装聋作哑最为明智。这次醉仙岛之行,只是随便舒展了下筋骨,居然收获这么大,早沉浸在喜悦当中不能自拔,脑子到现在还是昏昏沉沉着呢。   
  青鸾、火凤心里偷笑,嘴里却是附和道:“正是,像我们姐妹俩,早在青城山逛了一圈,小道士们对长辈还是昏昏沉沉着呢。   
  青鸾、火凤心里偷笑,嘴里却是附和道:“正是,像我们姐妹俩,早在青城山逛了一圈,小道士们对长辈还是很尊敬的。“   
  青阳三人也是苦笑,自己的子一把,七八百岁的年纪,被几个丫头说成小道士,实在有些荒诞,可事实如此,人家妖禽都昨千岁以上的,自己这点阳寿,跟人家确实没法比,不服不行。   
  更何况五德祖师神通,已经将妖禽收服为风火轮,有了青鸾、火凤掠阵,雪羽也不敢撒野,到了青城,即使有旧仇,也不怕她啊。   
  如果祖师爷能将雪羽一举收服,青城的实力可谓一步千里,有三大妖禽帮忙,就不怕峨嵋翻脸,明争暗斗,青城都有奉陪的本钱。   
  幸福的感觉让三名道士几乎找到了刚入道时的新鲜快感,走路都快了许多,不多久就回到了青城山。只是一天的时间,山上却发生了大事件。   
  3076   
→第114章 …  丹的诱惑是无穷的←   
  还没进山门,就有清风、明月两个小道士在半山腰拦截,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祖师爷,还有三位太师祖,大事不好了!”   
  “什么事这么惊慌失措?”青月对门下弟子要求很严格,不管出了什么大事,都不用这个惊慌吧?修道之人,要有修道之人的泰然。   
  “峨嵋派记恨咱们上次没有去凝碧崖太元洞,纠集了天剑宗、朝阳宗、鬼符宗还有南宫世家前来兴师问罪,各派自掌教以下,来了不少高手。岷江派也来了,不过却是保持中立,没有说什么。”清风小道愁眉苦脸道。   
  青阳只问:“南明那个老家伙来了吗?”   
  “南明?那是谁?没听过,好象没有来。”清风、明月根本不知道南明代表着什么,更不知道南明才是峨嵋的最高级别存在。   
  “那南京、南昌这些老家伙来了么?”青星追问道。   
  两个小道士头摇得个拨浪鼓似的,这些名字,都没听说过啊。   
  “算了,跟他们说也是白说。峨嵋七老被妖尸谷辰这么一闹,肯定躲起来闭关了,他们不是还有个什么两仪微尘阵吗?如今到了他们手里,硬是只懂个皮毛,如果有这个阵法在,这次也不会被谷辰闹得这么狼狈了。”青月分析的比较透彻。   
  “事不宜迟,咱们看看支。除了峨嵋派,其他门派不足道哉。”李进分析道,“不过我暂时不宜暴露身份,就伪装成低辈弟子得了,你们一切见机行事,不用总看我的面色办事,只要不堕咱们青城的名头,要硬要软你们看着办就是。倘若真是欺负上门,给点颜色他瞧瞧也不是不可以。不论是打还是讲理,关键是要让对方心服口服。”   
  青字三老领命。有了祖师爷这番交代,那就好只多了,毕竟如今的青城,虽然一口吃不成一个胖子,但祖师爷出现之后,带来了仙丹妙药,带来了青城道诀,带了这样那样的变化,再加上收服的青鸾、火凤。在战斗力和士气方面,比起新败的峨嵋,那是要高涨多了,即使要做一场,也未必怕他什么。   
  这次还真是来得比较全,除了青城以外六大派的当家都来了,随行的大多都是和各派掌门同一级别的高手,显然是动了大阵仗。   
  峨嵋掌教北冥、朝阳宗宗主黄朝阳、天剑宗主莫问天、鬼符宗主天行散人还有南宫世家的家主南宫越。这五个人从来都是一个鼻孔出气,表面上看上去。简直好得可以同穿一条裤子,其实,除了天剑宗和朝阳宗稍微还有点自主能力外,其他两个门派,基本上是仰人鼻息存活地,没有峨嵋派的支撑,他们随时可能从西蜀同盟七大派里边除名,从而被其他强势门派所取代。   
  岷江派如今的掌门过江龙,却是个吃软不吃硬的家伙,向来不屑跟峨嵋来往。这次虽然应邀前来,却是一直乐呵呵不过问任何事情,只是喝酒吃饭。   
  祖师爷不在家,青字三老又临时出门。要说翠湖心里完全不慌张,那也是假的,不过翠湖已经不是以前的翠湖。他不再会因为峨嵋的强势而奴颜婢膝,只是竭力周旋,丝毫不退让。   
  “翠湖真人,你说一千,道一万,这件事,终究是你们青城托架子,上次凝碧崖磋商妖塔之事,独你青城缺席。”此人风度翩翩,摇着一把折扇,正是南宫世家的风流家主南宫越。”   
  翠湖叫起了撞天屈:“列位道友这次兴师动众前来青城,一副问罪的架势,让贫道实在很难做人。不想贫道一心为公,却被一些小人恶意中伤,横加挑拨。此次聚会,贫道何尝不想插翅飞向峨嵋,奈何一心难以二用,青城山还有更重要地事情等我去做。”   
  “什么大事能大的过锁妖塔之事?”莫问天翻着白眼,冷冷问道。很显然,他的师弟胡宗庆上次被青阳教训了一次,扯了他的面皮,一直怀恨在心呐。   
  “莫师兄?敢问锁妖塔怎么了?是那天妖逃出来了?还是怎地?”这是翠山,素来是翠湖的好搭档,为恶为善,都立场坚定跟着翠湖混的那种。   
  “哼,翠山师弟不是明知故问吗?北斗大阵的灵脉受到破坏,你我同掌大阵灵脉的门派,怎能坐视不理?”莫问天怒道。   
  “切,怎么坐视不理?我青城派感应到不对,早已经将本门负责地灵脉在第一时间就修复好了,又何必去峨嵋商议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