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76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76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什么跟什么嘛!我偏偏就是不闭呢!我要是封闭了六识,你们万一背后说我坏话,我没听到不是亏了啊?”小家伙翘着嘴巴,随即眼睛一亮,“李进哥哥,你帮我骂骂这条狗,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好不好呢?”   
  “什么秘密?”李进才不相信小家伙有什么秘密。   
  “是关于你天机戒里那几块玉简的。”小家伙笑嘻嘻道。   
  “哦?”八块玉简一直都是李进地心病,那么多人都不识得,难道这小家伙反而知道了?   
  “那你骂不骂咯?”小家伙真是不依不饶。   
  “不骂,我地宗旨是不犯错不受罚。黄皮子一向很乖,我骂它做什么呢?”看着黄皮子眼巴巴看着自己,显然是害怕自己骂它。   
  听李进这么一说,黄皮子立刻乐了,围在李进的脚下大绕圈子,还朝李进大做鬼脸,很显然,这黄皮子居然是能灵之狗,能听懂每一句话。   
  “哼,那我继续睡觉去了,偏心鬼。”小家伙一赌气,又钻了回去,任李进怎么叫她,都不答应了。   
  方寻和黄河都是面面相觑,这个小东西,未免也太淘气了吧?听她自己说是天生灵体,看来跟人类还是不一样的吧?   
  李进知道,这小家伙还是跟小孩子一样的脾气,过一会儿自然就会好地,别看现在求她她都不说,等会儿你不去问,她自己都会憋不住,小孩子的脾气就是这样,藏不住事啊。   
  李进将蟠桃拿出一枚,给了黄河,叮嘱道:“这是仙岛宝贝蟠桃,你和那些下山的同门分食,这可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好东西,五百年才结一次果,闻一闻多活三百年,吃一口起码多出五百年阳寿。”   
  这却是他信口开河吹出来的,非凡jcwxv手打天上的蟠桃是这等功效,醉仙岛地蟠桃,毕竟要差一级,能不能到达这个效果,可不好说。不过似这类宝贝,可不单是延年益寿那样简单,对自身的改造却是具有那种看不见地妙处。能吃到,绝对是莫大的福缘,受用无穷。   
  况且黄河还是木属性的修士,跟这蟠桃的属性略微有些接近,受用起来,只怕效果更佳。   
  方寻的一颗心,早飞回到了家里,父亲被那个南喃狐狸精给迷住了,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到此刻,李进并没有告诉她南喃的真实身份,就是怕她过分担心,反正自己给了仙丹方有为,一时三刻,也不用担心那魔女吸尽。况且据青鸾、火凤的调查,那魔女的面首极多,采补对象充足,也未必会把方有为竭泽而渔。   
  如今杨沾的奶爸生涯已经结束,李进手头上多少有了可用的棋子。所谓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李进把杨沾叫了进来。   
  “师祖,请问您有什么吩咐,弟子赴汤蹈火也一定在所不辞。”杨沾倒确实是个合格的热血青年,虽然是魔门,也许是沾染了九黎血脉的缘故,他的冲动和热血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事情确实有那么一件,就是担心你办砸了啊。”李进悠悠然道,请将不如激将,对杨沾这样的人,就得逼他动脑子。   
  “什么事?杀人还是放火?或者是抢劫?”杨沾眼珠子乱转,“这些事情,弟子干了几十年,再熟练不过,担保不值出错,如果……”   
  李进就知道这如果后面肯定要牵涉到化血神刀,这小子觊觎这把刀,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李进身为祖师,明察秋毫,自然不会不知,更何况杨沾这样神经大的人,屁股一撅,谁都知道他要拉什么样的屎。   
  “这次的事,可是要动脑筋的啊。化血神刀解决不了问题。”李进还是那副不放心的口气,“而且还要考验你抵受诱惑的能力。”   
  “诱惑?”杨沾拍起胸脯,“别的方面咱不敢说,现在诱惑对我来说就是浮云,我这辈子已经开窍了,就是跟着祖师爷你混,别的诱惑再吸引人,都没有祖师你这边实在,所以我敢担保,我绝对是宝贵不能淫,对祖师爷百分百忠贞。”   
  李进倒不怀疑他这点忠诚度:“可是这回的诱惑,是女色方面的啊。”   
  “女色?”杨沾脑子一片空白,说起这方面,自己还是个处男啊,修炼之人,不怕轻易破身啊。   
  “怎么?不敢表态了?”李进激道上这。   
  “怎么不敢,这种事……说起来,徒孙都还没经历过。祖师爷您放心,我要是犯这错误,你把我那话儿斩了,这总可以吧?”杨沾也是狠角色,这誓发得够毒,为了什么?还不是祖师爷的另眼看待,要是办得地了,祖师爷一高兴,什么魔功,什么化血神刀,那都是有可能的啊,看着祖师爷打赏那帮青城道士,他心里可真是羡慕得紧呢。   
  “哈哈,你有此决心,我就放心了,你过来,这件事……”李进叫过杨沾,面授机宜,无双派啊无双派,我就给你玩个无间道。非凡jcwxv手打   
  3030   
→第119章 淫荡的无间道计划←   
  这件事情,颇有些儿童不宜,所以李进是瞒着方寻的耳目,拉着杨沾在私下交代的,不过饶是如此,杨沾这样的魔门中人,也被吓了一跳。   
  “祖师,您是说让我去跟无双派的妖女们打交道?”杨沾有些不敢领教的样子,“她们可是出了名的吸精鬼也,我这上百年的真元,耗不起她们折腾几下啊,唔,除非……”   
  “你再跟我提化血神刀我灭了你!”李进对杨沾这点出息十分不满,“这件事办好了,你再来跟我提化血神刀,借你耍几年也不是不可以,但你要知道,这刀是从妖尸谷辰那凶人手里抢来的口粮,你要是觉得连妖尸谷辰都不放在眼里,那这把刀我现在就给你,你飞到成都上空舞上十天半个月,我也不反对。我问你一句,你吃得消妖尸谷辰一巴掌吗?”   
  杨沾十分老实,摇了摇头:“谷辰肯定就在这西蜀一带盘踞,你打闷棍,能担保每次能逃过他的耳目,而且以他那样的神勇,只要感应一下,就能推算出来。没有我的异丹封印气息,你觉得你能压制得住化血神刀的煞气?”   
  杨沾再一次老实摇头,看来化血神刀是没指望了,刀虽然好,但妖尸谷辰的名头更可怕,自己要是舞着刀被他撞上,那少不得就是玄阴聚兽幡上的一条冤魂,逃都逃不了的。   
  李进见杨沾被自己说服了一大半,拍了拍杨沾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这件事是有风险。我当然不会让你一个人去办,我这边还有青城弟子接了这单任务,你们里应外合,只要你打入无双派内部,搞清他们跟南宫世家搞什么飞机。其他的事,你就不用担心了。你放心,只要你心性坚定,还怕那些魔女生吃你啊?不是说兔子不吃窝边划吗?你们同是魔门中人。只要你自己洁身自爱,我担保你没事,这些玄心极丹,你先收着,关键时刻气质住自己,色字头上一把刀啊,这玄心极丹足够化解你任何欲火了。”   
  杨沾苦闷地接了过来,什么欲火呀?说真的,他也不是没有尝试一下地冲动。都说那档子事十分有乐趣,可自己这百年老处男,硬是没有任何经验。不过想起对方是无双派的魔女,他这欲火先自灭了三分。谁舍得一身精元倒送给别人啊?   
  “好了,咱们闲话也不多说,这事你觉得有把握,就点头,没把握,就另派人选。如果不是觉得你们是同道。容易亲近,我也不是不能派别人去啊。”李进最后道。   
  “可是师祖,我无缘无故跑过去。难道说无双派的姐姐们,收容小弟吧,我想给你们跑腿。傻瓜也知道我来意不善啊。”杨沾也不是全然没头脑,这番话分析的大有道理。   
  李进咧嘴一笑,笑容里透着一股邪恶和淫荡,又从戒指中摸出一只瓶子来。贼眉鼠眼地道:“这只瓶子,你收好了。里边有三十颗丹药。担保是无双派需要的,你拿这个去上门,假装是做生意,她们一定不会拒绝你。”   
  “这是什么丹药哦?”杨沾拿在手上掂量了下,又拔开塞子,一只眼睛凑着看了下,正要拿鼻子去闻,被李进叫住。   
  “不要闻,等下发春,找不到泄火地地方不要怪我。”李进贼笑道。   
  “什么?这是春药?”杨沾反应了过来,手一颤抖,差点没把丹瓶吓掉了。   
  “是地,不单是春药,也能培元固本,让欢爱一方锁住精关,不至损耗。你想无双派的魔女采阴补阳是为了什么?为了快乐,为了吸收对方的元气,可是她们也要担心自己的元精泄露,有了这素女丹,可就省事多了啊。”李进地笑容中有些淫贱。   
  杨沾见祖师露出这副邪恶的表情,大感趣味相投,爽快地把丹瓶放入储物囊里,做出了庄严了保证:“祖师请放心,有了这些,我担保能够打入无双派内部。”   
  李进正色道:“有了这些可还不行,我还得研发一些更高档的丹,不然你对她们没有二次交易的价值,还是白费心机。”   
  “嗯嗯,祖师真是算无遗策,胜过那诸葛之亮啊。”杨沾拍起了马屁。   
  李进笑眯眯道:“这次你就好好表现,成败就看你的了。你要假装自己会炼丹的样子,等下我再传你点粗浅的丹法,不难掌握,总之这素女丹,你得懂原理,会不会炼是另外一回事,得让她们看出你的门道,知道吗?现在各门各派紧缺丹师,你有这门手艺,她们肯定会让你在派中考察,如果合格,不招你做无双派的大众女婿,哈哈哈!”   
  杨沾又是一阵哆嗦,一个都不敢领教,还大众女婿,还要不要活了?   
  当下也不再废话,将素女丹地原理都教了给他,还教了些炼丹的基本功略,让杨沾再领悟几天,有什么问题也可以问李进,等过几天,再行出发,急,也不急在这一天两天。   
  反正南宫世家现在肯定还在为离尘丹的事情烦恼,此刻家主南宫越指定还在峨嵋哭鼻子,这是肯定的,如果峨嵋不给他们离尘丹,下次蜀山会盟大斗剑,南宫世家从七大派除名那是肯定无疑的,本来人家大巴山和九秀派就不比南宫世家弱,如果再加上离尘丹的补充,培养出来一些厉害新秀,取代南宫世家那是轻而易举,毕竟如今青城冒起的势头,大家都有目共睹,下次会盟,青城不可能还是垫底,相反肯定会和峨嵋唱对手戏,这会盟如今不再是峨嵋一家操持的事,到时想作弊,可就没有上次那么容易了。   
  交代完了杨沾,李进才笑容满面地从密室里出来,方寻见他一脸得意之色,立刻就知道其中没好事:“又打什么坏主意,乐成这样,这回是打哪家的闷棍啊?”   
  李进悠然道:“这回咱不打闷棍,玩地是元间道。不但不打闷棍,还给人家送好东西呢!”   
  “什么好东西?你有这样的好心送别人东西?”方寻对李进的风格是很了解地,对自己人出了名的大方,对敌人嘛,那是针眼大的蝇头小利也不愿让的。   
  “是丹,这回是真的好心送东西给人家。”李进一本正经道。   
  “什么丹?”丹是李进视为性命的东西,没看他打赏弟子地时候,那副肉痛的样子,有这么好心送给别人?就更闹不明白了。   
  “这个嘛,就不要问了。对了,什么时候去看望你爸爸啊,我还真有些想见见他了。”李进是想看看,方有为如今被蹂躏成什么样了。   
  “就一直等你出来,然后去呢!”方寻有些撒娇似地。   
  再次见到方有为,倒是有些出乎意料,居然气色比上次好多了,好象最近一直就没被南喃临幸过的样子。   
  “南姨不在?”李进试探地问。   
  “她呀,好象是老家一个重要的亲人过世了,要回去一趟。我说陪她一起去,她没答应,我也就只能随他之间了。”方有为虽然说得很坦然,但内心的失落,以李进和方寻目前的眼力,自然是能看出来的。   
  看来这个南喃,魔力还真是不小,能让方有为这老树开花,而且沉陷其中,可真是不简单的事。短短几天没签名簿,倒让方有为有如隔了三年五载的感觉。   
  没有南喃的采补,再加上那些丹的滋补,方有为的气色好起来也是可以理解的,不过看方有为那一脸愁色,还真跟小伙子似的玩起了相似,李进知道,这对父女都是痴人,心魔难除啊。   
  李进却不知道南喃这段时间会去哪里,至于什么老家死了亲人,那都是鬼话,魔门中人素来不讲伦理,灭绝纲常,会讲究这些才怪。   
  方有为的相思正泛滥着,电话就来了,同南喃娇滴滴的声音又一次响起:“有为,我今天能回成都,晚上过来好吗?”   
  “好好好,今天寻儿和李兄弟也在这里,咱们正好聚聚,大家熟悉熟悉,增进一下交流,培养一下感情。”方有为喜出望外地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