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80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80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几句话掷地有声。说得斩钉截铁,加上地下物证,北平如何不识,目瞪口呆,连忙拾起两件物事,交代了一番,对翠湖道:“贵派如此卤莽,闯下大祸,只怕真是月缺难圆了。我去通报掌教真人。”   
  “什么?青城翠湖带着大批人马。已经闯到山腰?”北冥以为自己听错了。   
  “不错,他们……他们还……”北平有些支吾,瞟了一旁地南宫越一眼。鼓足勇气道:“翠山那厮说南宫世家和魔门勾结,对青城不利,已经尽数伏诛,还让贫道捎来这两件信物。”   
  说着,将南宫笑用的飞剑和颠倒五行镇仙旗拿将出来。   
  南宫世家的人同时色变,南宫越大惊失色道:“青冥剑,颠倒五行镇仙旗,正是我南宫世家之物!”说着,掐指一算,更是魂飞魄散。捶胸顿足道,“我儿休矣!青城贼道,我南宫越与你们誓不两立!”   
  北冥忙问究竟,南宫越却是咬牙切齿。目光含恨,瞪着青城的方位,其他南宫世家的高手。显然也推算到了南宫世家的命运,大叫道:“门主,青城贼道丧心病狂,居然赶尽杀绝,这是灭我南宫世家的道统啊,跟他们拼了!”   
  “跟他们拼了!”其他南宫世家的元老都拽出法宝飞剑,一个个悲愤欲绝,就要冲下山和青城火拼。   
  “慢着!”北冥断喝一声,盯着南宫越问道,“南宫道友,此事到底是怎么回事,青城怎么突然之间就和贵派过不去了?”   
  北冥毕竟不是糊涂虫,青城也不是傻瓜,无缘无故就能杀上凝碧崖来?难道还真是因为炼出几颗丹就自不量力要跟峨嵋厮拼,显然不太可能,青城没那么笨,也没那必要。   
  那么翠湖这次上山,肯定来着不善。找南宫世家只怕只是托词,更多的只怕是居心叵测,想把祸水往峨嵋身上引,这个冤大头,峨嵋可不能替南宫世家兜着。不过这只是种假设,首先,得确认南宫世家到底是不是跟魔门勾结。倘若没有,峨嵋自然要替南宫世家出头;但若是有,这事就得另议了。   
  “青城派跟我南宫世家素来有嫌隙,那是上次蜀山会盟就积累下来地仇恨,自然是污我清白了,难道北冥道友也怀疑我等不成?”南宫越自然不会自承和魔门有勾结,那不是找峨嵋灭他吗?   
  北冥对南宫越地性格十分了解,见他如此说,心下反而更是怀疑,当下却不动声色,心中其实大怒:“这南宫世家只怕奴才做久了,骨头痒痒了,这回若是真有其事,我峨嵋岂能替他顶着缸?”   
  “谁是谁非,自有公论,北平,撤掉阻拦,让翠湖等人进山,来我凝碧崖。”北冥也是没办法,这时候要是拒绝不见,青城要是出去胡天乱地一通造谣,峨嵋根本没法做人,如今只能澄清真相才是上策。   
  想想青城都敢灭掉南宫世家,连证物都带来了,想来此事也不会是假,想到这里,对南宫越更是恼怒!   
  翠湖最近的腰板明显是直多了,北冥看在眼里,气在心上,心想翠湖这个反复小人,最近到底是吃了什么药,好象完全变了个人似的?以前听到我咳嗽一声,刚才都要犯哆嗦地呀。   
  “北冥道友,贫道稽首了。真没想到,才别数日,就再度见面了,可恨我西蜀出了南宫这样的败类祸胎,真是西蜀同盟的大不幸,我等追捕魔门无双派的妖孽到南宫世军,岂知南宫笑还妄图庇护魔人,想布下那颠倒五行镇仙阵加害我青城,我等无奈,只能出手除魔卫道,还望北冥道友莫怪青城手狠。”翠湖一边装客气,一边装正气,游刃有余。   
  南宫越气得哇哇大叫,挽起袖子要来扑翠湖,拼老命,却被拦住,兀自大叫道:“翠湖,我跟你不共戴天!”   
  翠山冷冷道:“那也要等你有命活着下峨嵋再说。带魔门妖女上来!”   
  那几名无双派门人,包括夭夭在内,都被提了出来,跪在太元洞前。夭夭仍是那不屈不挠的表情,但与南宫越眼神那么一碰,却是不禁有些尴尬,知道大势已去,南宫越脸色也是立刻惨白,人赃俱获啊。   
  此时无声胜有声,还没等无双派招认,南宫越已经崩溃了,跳了起来,就要来灭口,口中叫道:“你指示些魔人来污我清白,岂能容你!?”   
  这个招数,南宫笑早就使过了,根本没用,此刻在太元洞,自然就更不好使了,北冥袖子一抖,将南宫越震出了两三丈外,冷然道:“南宫道友,有什么话,你不问问就贸然动手,使心里有鬼吗?”   
  北冥察言观色,知道南宫世家气数已尽,挽救不得,这个时候,只求不把这事摊上峨嵋,哪还能顾得其他?当下心肠一硬,已经有了定计,那就是牺牲南宫世家,反正这次青城之行,南宫世家如此丢人,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   
  “我心里有鬼?是,我心里有鬼!北冥,你也不是好人,我南宫世家跟随峨嵋数百年,你照顾我什么?只是当我们是奴才使唤,如今见势不好,要拿我们做挡箭牌牺牲品不是?”南宫越此刻已经完全崩溃,口不择言,大骂起来,道统被灭,爱儿被诛,即使是修道之人,自然也是难以接受这个现实的。   
  翠湖只是冷眼看着,也不急着搭腔,这是狗咬狗一嘴毛啊,如何能不欣赏一下?身为峨嵋的走狗,临时前反噬主人一口,青城作为外人,自然乐得看热闹。   
  大巴山和九秀派的人,却是看得津津有味,心中叫好,南宫世家这回算是完了,本门是不是有机会了呢?他们打的是这个算盘。   
  北浩立刻叱骂道:“南宫越,你是疯了不成?这等丧心病狂的话也说得出来,你和魔门勾结,自讨死路,难道要把峨嵋也拉下水不成?”   
  南宫越狂笑道:“你们峨嵋只怕连魔门都不如,哈哈,什么狗屁蜀山,什么峨嵋青城,都是他妈地自封道德之士,都是伪君子!不错,我是和魔门勾结,我还把女儿送到了魔门去培养,跟着你们峨嵋混,几百年来,我南宫世家还是半死不活!既然今日落了把柄你们手上,我南宫越也没指望活着下山,只是我要告诉你,下一劫时,不管你们峨嵋还是青城,都会是魔门的嘴中肉,盘中餐!哈哈哈!”   
  “疯了,这个人疯了!”众人纷纷闪过这个念头。   
  此时的鬼符宗不免有些兔死狐悲,知道这回南宫世家果然算是完了,自己门派跟南宫世家处境差不多,下一个牺牲品,会不会就轮到咱家了呢?鬼符宗主天行散人有些悲观地想。   
  “峨嵋弟子听着,南宫世家勾结魔门,叛变西蜀同盟,理当诛戮,给我拿下了!”北冥当机立断,知道此刻不诛南宫世家,南宫越只会越说越多,把峨嵋的名誉搞得越来越臭。   
  青城门下都是一脸地笑意,难道见到这么畅快的局面啊,他们故意退开了好多步,让峨嵋来清场,看着峨嵋动刀来屠杀他们的鹰犬爪牙,天下能有比这更大快人心地事吗?   
  南宫越那点道行,在北冥面前,根本就是一个笑话,北冥手中的仙剑只是一挥,就将南宫越连肉身带元神一起灭了。那一剑出去,北冥明显感觉到自己一阵心惊肉跳,这种滋味,确实不是普通人能够体会的啊。   
  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活。南宫世家自找死路,峨嵋为了自保清誉,也只能挥泪斩马禝了。   
→第125章 … 候补门派←   
  峨嵋毕竟是称霸蜀山世界多年的巨头,这一出手,威势自然惊人,根本容不得南宫世家有什么实质性的反抗,手段之毒,气势之猛,让其他门派都有些触目惊心的感觉,尤其是鬼符宗的天行散人,脊背上有股凉飕飕的感觉。   
  “无量寿佛!”翠湖假惺惺地道,“北冥道友大义灭亲,实属我西蜀同盟之福,这些魔人,揭发有功,虽有死罪,却也算是戴罪立功,就由贫道废除了她们的道行,让她们自生自灭,北冥道友意下如何?”   
  北冥此刻哪还有什么心思管几个魔女的死活,口气冷淡地道:“翠湖道友事事都是先斩后奏,又何必征询贫道意见?由你做主便是。”   
  其他门派这个时候也假装开始做好人,纷纷道:“南宫越丧心病狂,与魔门勾结,牵连了其他弟子,这些无辜受殃之辈,不如也废去道行,让他们自生自灭去吧?我们也来向北冥道史讨个人情。”   
  能不杀,北冥何尝想杀这么多人?毕竟南宫世家作为自己的忠狗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有苦劳也有疲劳,虽然下手时没有容情,但心里可确实是在滴血,此刻见人来求情,自然顺水推舟道:“全凭各位的意思,首恶既诛,这些人杀之也是无益,上天有好生之德,便就依各位道友所言吧。”   
  岷江派的过江龙忽然又道:“西蜀同盟大小门派上百,但素来有七大门派共掌大计,守护那锁妖塔。如今南宫既已伏诛,总需有别的门派补上,否则北斗大阵空虚,锁妖塔只怕又生事端。”   
  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因为锁妖塔之事。峨嵋最近可是吃了大亏,甚至到现在还闹明白,妖尸谷辰为什么会跑到凝碧崖来要什么玄阴聚兽幡。想想真是莫名其妙,如今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简直把峨嵋地脑袋都搞大了。   
  只是过江龙这个提议虽然有落井下石之嫌,却是实情,南宫世家作为峨嵋的臂膀被斩断,总得有一派补上,否则锁妖塔之事确实难办。   
  北冥目光扫视全场一番。突然停留在了九秀派和大巴山两派宗主身上,心中灵光一闪,青城不是要拉拢这两派吗?如今趁着南宫世家道统被灭。急于抢班夺权,位置却只有一个,不如借此离间一下也好。   
  当下干咳一声,故作大方道:“峨嵋近来变故太多,贫道此刻也是脑袋里一团糨糊,翠湖道友可有好的人选,贫道对翠湖道友十分信任,若是翠湖道友提议一个门派,贫道无有不遵,绝对支持。”   
  翠湖立刻知道这离间计的阴谋,心中却感到十分难办,纵使明知这是北冥给自己抛的烫手山芓,却是不得不接,总不能告诉他,青城没有合适地提议人选吧?那自然会引起大巴山和九秀派的不快。   
  这两大派,都是青城拉拢的对象,本来不分彼此,培养起来是打算抢南宫世家和鬼符宗座下那把交椅地,如今位置暂时却只空出一个,无论提议谁先上,都有可能得罪另一个,反而让峨嵋有了机会拉拢。   
  翠山站在李进身前,忽然听到李进用青城独有的传音之术道:“先不要提议什么人选,就说将这镇守北斗大阵灵脉地大事交给两派共同负责,视其表现,再结合下次蜀山会盟地情况再作定计。”   
  翠山闻言大喜,忙道:“依我看,西蜀同盟刚刚发生变乱,不宜操之过急,不若让巴山和九秀派这两大公认的候补门派共同接管南宫世家原来的那份责任田,然后视其表现和下届蜀山会盟的情况,再做决定,也许到时两派同时大放异彩,而原先的有些门派因为不求上进,反而落下去呢?”   
  翠湖感激地望了翠山一眼,翠山师弟真是知己啊,总能想自己所不能想,急自己所不能急之事。   
  两师兄弟交流了一个心领神会地眼神,心中默契依旧。   
  过江龙笑道:“这个提议也是不错,大巴山和九秀派作为后起之秀,实力和声望大家是有目共睹,由他们联手接管,过某也十分放心。”   
  大巴山和九秀派自然喜出望外,他们原本都是有些担心万一这头汤被对方抢走,听说共同掌管,那就是机会对半分了,而且青城的口气,很显然还有更深的安排,那个意思,其实谁都明白,就是下届会盟要把鬼符宗搞下去。   
  北冥也不是傻瓜,自然听得懂翠山地意思,不过却只能装糊涂,左臂右膀如今断了一只,只剩下鬼符宗,无论如何,也不能失去这个傀儡盟友。再者其他门派虽然受了青城恩惠,但难道峨嵋就不懂施恩吗?北冥还是很有信心将他们的风向继续拉拢到峨嵋这边的。这点自信,峨嵋从来都不缺。   
  南宫叛变蜀山之事,自然是要公告天下同道的,否则死得不明不白,人家还是蜀山窝里斗这么狠毒呢!   
  无双派虽然在成都的势力被灭,但其根本却不在成都,丝毫不受什么损害,充其量最多是死了几个弟子而已,作为门主手下四使的南喃和南宫妙,却是其中最大的损失,不过这些香堂弟子修为本就不高,不是无双派的精华所在,无双派的精华是在静堂之中,那些半出家的老道姑,才是无双派的中流砥柱。   
  蜀山吃了无双派这个亏,自然不会善罢甘休,不少门派主张要扫掉无双派,以免其为祸人间。   
  青城派却是不动声色,尤其是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