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魔法玄幻电子书 >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

第88部分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第88部分

小说: 渡劫专家的后现代生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一下子立刻把李进那股兽血点燃,忙道:“孙子才没这个野心。莫非你有什么好办法不成?”   
  雪羽笑道:“当然有办法,不过也不急在一时啊。我看这岷江水府到处都暗藏灵气,仙府绝对不止这一处,让我到处找找看,把所有的窝点都找到,然后一窝子端了才好。不过他们找到的这个,可能确实是最大地一个了。你别看这水柱气势恢弘,其实这只是个开头,以我的感应,离最里边地仙府所在,路还长着呢!一路上不知道还有多少处禁制,如果冒进的话,别说拿到宝贝,能保全一条性命就很不容易了。我看这岷江派的祖宗,有些本事啊,这仙府开辟的十分有特点。”   
  李进才没兴趣听他有什么特点,再有特点也是岷江派的地方,跟青城有什么关系?总不能将这地方设为青城别院吧?   
  听雪羽这种口气,一切还是得从长计议,反正这次也只是探路而已。   
  “你是水属性的妖禽,自然深懂水性,那这岷江探宝的先锋官,就交给你来做了?”李进一边拍着雪羽的马屁,一边派起任务。   
  “这个倒是问题不大,除了我,你们谁也完成不了这任务。不过我有个条件,这岷江仙府既在水中开府,水属性的天材地宝肯定不少。到时候如果有好的东西,我也一定要分几件,如今我的妖丹还十分虚弱,需要滋补。”雪羽讨价还价道。   
  李进对自己手下从来就不吝啬,况且敲岷江这次闷棍,他也不是为了谋私,还不是为了给青城谋福利?既然雪羽开口要,那还有什么讲的?更何况雪羽的妖丹确实还很脆弱,毕竟被封印了千年,需要恢复期啊?再说她还帮自己重筑了水元脉,也耗费了不少妖力,确实需要滋补啊。   
  “这个毫无问题,只要有水属性的宝贝,你喜欢什么拿什么,拿到手软为止。怎么样?”李进大方地道。   
  雪羽心道妖尊的儿子毕竟还是妖尊的儿子,这气度就是不一样,当下答应道:“既然这样,你们先回去,我留在这里打探打探。你们别小看了那些怪鱼凶兽,这些家伙在陆地上可能不怎么样,但在水里,绝对是霸王。如果没必要,不要在岷江的地盘和他们翻脸,不然你们要做好和数以万计的水兽战斗的准备。我看这岷江派豢养这些水兽,其志不小啊。”   
  李进笑道:“管他志大志小,遇到我李某人,一样要敲得他血本无归啊。你先打探好再回来报告。对了,你的肉身那么庞大,不担心被他们发现吗?我看那些水兽感应能力好强,要是不小心被它们发现不是自己人,那岂不是危险?”   
  青鸾怕雪羽嘲笑李进,忙解释道:“少主,这点你就不用担心了,我们妖族的神通,跟道门也一样,虽然没有元神,但也可以把肉身寄托在妖丹上。其实妖丹就相当于我们的元神。可大可小,到了高境界,甚至可以将身化为微尘,让人无迹可寻。”   
  李进老脸一红,也便不再说什么。收了神念,锁上六识,再看翠湖,还在跟过江龙讨论着如何破那禁制的事。   
  当下向翠湖发出先撤退的暗号,踩点也踩好了,探子也派出去了。接下去,就先回家安排一下这一记闷棍怎么敲吧。岷江派自己没本事开府,就别怪咱青城贪心啊。天下宝贝,自是有德者居之,现在的岷江派,宝贝落在他们手里,也只是暴殄天物啊。   
  翠湖心领神会,对过江龙说道:“此间的情况,贫道也看得差不多了,待回去如实禀告三位尊长,再参研一下如何破开这八根水柱的禁制,如何推开那层层水幕当中那强大的水元力,否则咱们进去了,被那水元力一挤,只怕人人都要化为齑粉。过兄啊,在此之前,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休怪贫道没有事先提醒。那些禁制元力,绝非你我这个层次的人所能破开。”   
  过江龙自然不会把自己的性命拿来开玩笑,点头道:“还望师兄和三位尊长早日驾临,莫要错过那开府吉日。”   
  翠湖也知道此事宜急不宜缓,毕竟这仙府散发异常之兆,也是有特定日期的,错过了吉日,待这些灵气一锁,仙府气机关闭,那就要等待下一次了,天知道下一次会要等多久。   
  3021   
→第137章 … 祖师练剑←   
  青城密室里,翠湖耐心地向青字三老汇报着情况,李进只是翘着二郎腿笑眯眯地听着,也不急着将自己的闷棍计划告诉他们,反正这些禁止破与不破都没什么关系,只要雪羽最后能混进去,一股脑儿将里边的宝贝全部掠走,那是何等畅快,何等华丽的一记闷棍,谁耐烦听什么破阵原理?   
  “你们聊,我先去后山透透风,没我吩咐,谁也不来打扰我哈。”李进突然神秘兮兮地站了起来,往外走去。   
  众道看着祖师爷突然离座而走,还以为自己分析得有点不对头,是不是废话太多惹祖师爷生气了?还是破阵的思路太复杂,说来说去没准心,让祖师爷郁闷?可不太像啊,祖师爷走出去,明明是嘴角带笑的嘛!   
  “黄梅,你跟祖师爷比较熟,他老人家是生气了吗?”青阳问道。   
  郭遇忙道:“以弟子对祖师爷的了解,他刚才那笑容,肯定是心中已有定计,而且胸有成竹了。”   
  青字三老这才放心,不过也感到十分奇怪,祖师爷一言不发,怎么突然之间就胸有成竹了呢?   
  李进带着方寻,来到后山,将青鸾、火凤叫了出来,吩咐道:“辛苦你们两位一下,在外头看着,青城弟子靠近,一律把他们赶走。”   
  青鸾和火凤面面相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之间李进会下这么奇怪的命令,再看看方寻,火凤突然明白了什么似的,暧昧地笑了笑,兴高采烈地道:“遵命遵命,一定不会让任何一只苍蝇飞进来的。”   
  李进白了火风一眼:“瞧你这丫头这副德行,就知道你肯定想歪了。你道我想干嘛?咱最近练气有些心得,想试试御剑飞行。堂堂青城祖师,如果当着门下弟子面前练飞行,不怕人家笑话吗?当然要躲起来了。”   
  青鸾和火凤对望一眼,都忍不住大笑起来,这个少主,花样儿还真多啊。不过想想也是,青城祖师练习御剑飞行,说出去多打击青城弟子的士气啊。这种事情,还是保密为好。   
  来到空旷之处,李进依了口诀,将天都、明河传唤出来,自言自语地叹道:“咱身为青城祖师,就是阔气,脚踩风火二轮,足踏天都、明河,说出去,不知道要艳羡坏多少人啊。”   
  方寻笑道:“你就别再臭美了。跟暴发户似的。你赶快练一练,到时候我还指望你来教我呢!”   
  说起来也是笑话,李进如今身具五行元脉,脚踏青鸾、火凤,本是四海纵横,天地遨游,哪用得着踩什么飞剑。纯粹是舍近求远。可是没有办法,谁让他从小就受游戏茶毒,对脚踩飞剑,御剑乘风这个造型有着一股变态的热爱呢?第一次脚踏风火轮的时候,就已经激动成那样了。试想如果是靠自己的本事御剑飞行,那该是多么地帅气啊?   
  其实以他目前的修为,御剑那是绰绰有余了,五行元脉对于凝气化气来说,有着无比变态的优势。而御剑飞行,其实只需要引气阶段就行,是相当粗浅的活,李进将身子一拽,左天都、右明河,捏着御剑的口诀。口中念动,剑随诀走。向高空窜去,扑入云端。   
  风从两颊刮过,李进万没想到,自己的第一次试飞居然如此顺利,但毕竟是第一次御剑,可怜的青城祖师,手心手背全都沁满了汗水,那个紧张劲儿啊!其实他哪里知道,他脚下踏的是天都、明河,即使是一个普通的菜鸟,想从天都、明河身上摔下来,那也不容易。   
  天都、明河似乎是有意跟李进示威似的,越飞越高,越窜越快,李进只觉得两耳生风,速度简直堪比乘坐超音速,小心肝加速跳跃,叫道:“够了够了。”   
  慌乱之中,忙捏个收剑降落之诀,天都、明河这才得意地减缓速度,从几千米的高空慢慢降落,落到地面。   
  方寻十分羡慕地拍手叫道:“原来御剑就是这么简单啊!让我来试试吧。”   
  她现在也是处在引气阶段,虽说御剑对她来说还有些困难,但也不是不可以一试,反正现在没人,不成功也不丢人嘛。   
  当下将心法手诀都教给了她,让方寻单踩一剑试飞。   
  “青冥浩荡,剑随我意,起!”方寻念动口诀,手诀也跟着招动,天都剑倏地窜了起来,却只是窜了一丈高,突然又降了下来,落回地面。   
  无论方寻怎么念诀,怎么驱动,天都剑只是不动。   
  李进忙走过去,将明河剑教给了她,让她重新来一遍,哪想际遇也是如此,两柄剑就好像罢工似的,无论如何,也不肯动,让方寻十分懊恼。   
  白灵风突然从天机戒中窜出来,笑眯眯地道:“剑灵刚才跟我沟通,它们说它们是极品仙剑,可不是给人当实验品的,要练习御剑飞行,它们可不干。”   
  “那他刚才练习,它们怎么飞的那么快?”方寻不悦地道。   
  “他……他是青城祖师啊,有祖师令牌在身。而且,天都、明河是拥有剑灵的高级仙剑,让它们给一个刚入门的弟子使唤,它们有意见啊。”白灵风知道自己这话方寻不爱听,说完马上窜回戒指,任方寻怎么叫唤也不肯出来了。   
  李进也是无奈,天都、明河作为青城至宝,有这点自尊也是正常,当下只好安慰道:“阿寻,你放心,这次岷江挖宝,我一定给你物色一柄极品仙剑,天都、明河不属于五行属性当中,你现在驾驭不了它们,也是正常的,以后有的是机会,你的天资那么高,根骨那么好,人家黄梅想收你做弟子都想疯了也。”   
  方寻听爱郎这样安慰自己,这才破涕为笑:“那说好了,你一定要给我找一柄好剑,还有,你答应要渡我爸爸入青城的,等过段时间,他心情恢复的差不多了,咱们就去找他,好不好?”   
  李进笑道:“那有什么不好的?他吃了那枚蟠桃,就是有仙缘的人呐!”   
  “进哥,我好久没见你回家见你妈了,是不是你们之间闹了矛盾哦?”别看方寻平时开朗大方,但心思还是比较细腻的,加上她对李进十分关心,任何细节都逃不出她的观察,更何况是这样的大事。   
  “呵,是出现了一些状况,她现在估计还在生我的气吧?不过她气没消之前,我是不敢回去看她的。阿寻,你放心,到了这刻,我也不怕告诉你,我妈她并不是世俗中人,她跟我们一样,也是道门中人,只是……唉!”说到这里,他难免又想起锁妖塔里困着的父亲,一切话题,突然之间变得意兴阑珊。   
  “进哥,每次说到这件事,我总觉得你好像有股阴郁之气去不掉,就跟我谈到我妈一样,就像你说的心魔,是不是每个人心里,都有那么一个情结呢?”方寻幽幽叹道。   
  “也许是吧?”李进心里有些酸楚,忽然问道:“阿寻,倘若有一天,你发现我李进其实并不是你眼中认识的那个李进,或者说,我突然成妖成魔,你会不会不再理我,也跟那些道德之士一样,喊着除魔卫道呢?”   
  方寻噗嗤一声笑:“才不会呢!你是青城祖师,根正苗红,怎么可能跟妖魔搭上关系呢?”   
  “万一真搭上了呢?你看我现在身边,妖魔鬼怪也收罗了不少呀。燕赤行和奶爸就是魔门的人,青鸾、火凤就是妖族的妖禽。”李进淡然道。   
  “那是你心好,给他们改邪归正的机会啊。”方寻笑道。   
  “改邪归正?”李进苦笑,自己总有一天,是要去推倒那锁妖塔的,到时候天道门会怎么看待自己?青城派会怎么看待自己这个祖师爷?眼前的方寻又会如何看待自己?   
  不管别人如何看待自己,锁妖塔终究是一定要推倒的,没有一个男人可以忍受自己的父亲被别人镇压着,而坐视不理。到时候,自己会不会被天下人视为邪魔外道?   
  李进还真是从来没想过自己要和天下人为敌,但是路真走到那一步,他也绝对义无反顾,不会后悔。   
  方寻看着李进那阴郁的表情,忽然心中很痛,抱住李进的手臂,伏在他的肩膀上,温柔地道:“进哥,不管将来你是成仙也好,成魔成妖也好,做鬼去了幽冥界也好,生生世世,我都跟着你,做你身边的贴心人,只要你不赶我走。这些话我一直想对你说。”   
  李进心中大痛,方寻,还真是对自己唯一辜负不起的一个女孩子啊。自己还是一介凡夫的时候,她就对自己亲眼有加,后来还毅然随自己入道。到了如今,两人坐在这青城之颠,相依相偎,其实心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