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妖狐-育神之果+番外 (重新整理版) >

第14部分

妖狐-育神之果+番外 (重新整理版)-第14部分

小说: 妖狐-育神之果+番外 (重新整理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胆小的洪发听了立即脸色发白。 
“不会吧……” 
“你还是多多斟酌吧。” 
“这……”洪发左右为难地搔着后脑,他们继续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洪发越听越迷茫。躲在屋顶上偷听的人已经收集到有用的情报,他轻轻一跃,跳离屋顶,消失在夜空里。 
洪发被阿才叔他们说得心烦意乱,他回到家里,看着紫雅跟孩子们安心的睡容,越发矛盾起来。 
他知道自己是绝对争不过狐王的,但是他也很爱紫雅跟孩子们啊……可一方面他又很怕死,要是狐王真的要杀掉他,那该怎么办? 
洪发躲进被窝里,整夜为这个问题烦恼失眠。 
接下来的几天都很平静,黑灼似乎就这么放弃了。两个天真的孩子不懂得烦恼,依旧过着无忧无虑的日子,紫雅跟洪发表面上依旧相处融洽,可两人都各有心事。 
紫雅知道黑灼的性情,他决不可能就这么退让的,他最怕的就是对方一声不响地把他的孩子们抢走——以黑灼的能力来说,这是轻而易举的事。为了防范他的忽然袭击,紫雅这几天都禁止儿女外出,文静的绯丽听话地在家里练字画图,只有好动的藤蓝哇哇大叫喊着要出去玩,紫雅每天忙着照顾这两个活宝,忙得再也没时间捏小泥人。 
洪发则一直担心着狐王会对自己采取报复,每天过得提心吊胆。 
风平浪静地过了五天,这天早上,洪发一如既往地到外面割粮草,他还没开始干活,就被两名凭空出现的官兵架住。洪发没来得及呼救,嘴巴被布块一塞,双手被绑住,眼睛也被蒙上。两名大汗抬着他,迅速离开现场。 
洪发感觉自己被带上颠簸的马车,走了约莫一盏茶的时间,他被抬了下来。又走了一段路,似乎是进入了屋子里。 
两名大汗把他放下,洪发跪在地上,嘴里的布被拿开,眼睛也重见光明。他眯着不适应光线的眼,看到了坐在王座上的俊美帝王——黑灼! 
洪发张着惊愕的嘴跟他对视,黑灼冷冷地下令: 
“松绑。” 
“是。”一旁的大汉解开了洪发手上的绳子,接着退了出去。洪发被黑灼阴狠的目光看得设瑟瑟发抖,他知道自己怕是要倒大霉了,赶紧行了个五体投的大礼,求饶道: 
“小人知罪,请大王饶命……” 
黑灼鄙夷地盯着他,怎么也想不透紫雅为何愿意屈身于这其貌不扬的懦弱男子。他寒着声音问: 
“我要你给我老老实实地交代,你跟紫雅是什么时候认识的?为什么他要嫁给你?” 
“是……”洪发赶紧答道:“三年前,紫雅带着两个孩子来我们村子里行乞……” 
“行乞?”他还没说完一句话就被黑灼惊讶的声音打断。 
“对,当时天气很冷,他穿得很破烂,全身脏兮兮地,两个孩子饿得哇哇大哭……” 
黑灼的心开始揪痛,他沉声道:“你继续说,详细一点。” 
“我见他们可怜,刚好我家的大乳牛奶水很多,于是就让他带着孩子到我家去,给孩子喂热牛奶。紫雅为了让孩子有牛奶喝,就主动说想在我家帮佣,替我打点家务,干干农活……我就答应了……” 
“那为什么你们会结婚?”黑灼在意地问。 
“其实……也是其他同村促成的……”洪发自卑地说:“我知道我是个粗人……配不起紫雅,他在我家干活干了一年多的时候,孩子也长大了,我想他们或许就要走了……于是有点难过,我跟一些相熟的邻居谈起这个问题,他们却鼓励我去跟紫雅求婚……我……我没胆子说,一些大娘又帮我去问紫雅,紫雅说只要我对孩子们好,就无所谓……所以就……我们就这样结了婚……” 
洪发把经过都交代清楚了,偷偷地抬头看黑灼的反应,对方似乎正在沉思,眼里透露着阴沉的伤痛。良久之后,黑灼开口了: 
“我很感谢你照顾我的妻儿,我自不会亏待你,只是,从今开始,你跟他们再也无瓜葛……” 
洪发大气也不敢喘,等着他说下去。黑灼啪啪地拍手,一名美貌的灰发女妖狐从他背后的帐幕后走出来,那女子手上还捧着白花花的银子跟一堆耀目的珠宝,她笔直走到洪发跟前,洪发一下子就看呆了。 
黑灼的声音响起: 
“只要你放弃紫雅跟孩子们,这个美人就会带着财宝跟你回家,你会成为村子里人人羡慕的大富翁,还会得到你‘亲生’的孩子……” 
黑灼故意强调“亲生”二字,目的就是提醒洪发,紫雅跟两个孩子都不是真正属于他的。 
果然,洪发的眼神剧烈动摇起来,他瞧了瞧那名娇艳的美女跟她手上的财宝,又低下头苦恼。这时,黑灼补上一句: 
“如果你还是冥顽不灵,我就让你永远埋葬在这里,紫雅跟孩子们一样会回到我身边。要选那个?你说吧?” 
其实黑灼并不想杀死洪发,那样做的话只会让紫雅恨他一辈子,上面的话只不过是吓唬他。不过他看准了洪发的弱点,威逼利诱之下,自己的胜算就更大了。 
对洪发而言,确实如此,事到如今,他再也没有挣扎的余地了。他深吸一口气,结巴着道: 
“我……我放弃紫雅跟孩子……” 
黑灼眼里闪烁着得逞的光芒,微笑道: 
“很好,你的选择是绝对正确的。” 
咿呀一声,洪发推开了那扇破旧的木门,他尴尬地站在门槛外,不敢踏入。坐在圆桌旁的三母子抬起头来,藤蓝扔下手上的碳笔,快乐地扑过去抱住他的腿。 
“爹爹!”藤蓝仰起头,毫不吝啬地给他一个甜蜜的笑容。 
洪发挤出一个勉强的微笑,弯身摸摸他的头。 
“今天怎么有点晚?”紫雅收拾着孩子们画画的草纸,起身道:“我去做饭……” 
“不用……”洪发喊完,欲言又止地退缩回去,紫雅发觉了他的不寻常,他轻声问: 
“是不是有什么事?” 
“我……我就是……我想说……”洪发实在没撒谎胆量,支吾了大半天也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紫雅困惑地看着他,藤蓝突然指着洪发身后问: 
“爹爹,她是谁?” 
洪发吓了一跳,慌忙转身,紫雅跟绯丽探头望去,就见一名拿着大包袱、衣着华美的灰发女子缓缓走来。 
“洪发哥,这里就是你家吗?”那女人娇滴滴地问,洪发面带难色地点头,不敢面对紫雅责问的眼神。紫雅还看不出这里面阴谋,他镇定地问: 
“洪发,你不介绍一下吗?” 
“这位是……我的……我的……”洪发连预先想好的托词也讲不出来,那女子索性自我介绍: 
“大家好,我是洪发的表妹。” 
“表妹?”紫雅半信半疑地看着这两人,洪发明显很不自在。 
那女子滔滔不绝地说着: 
“没错,我父母早前就跟洪发哥定下我们的婚约了,不过由于我还没到年纪,因此一直没有实现,洪发哥居然也把这事忘记了,前段时间我有个同乡告诉我洪发哥已经娶妻,我父母很吃惊,叫我尽快来跟洪发哥解释。” 
紫雅不动声色地听完,从他冷静的神色来看,他一点也不相信对方的说辞,他淡淡一笑,问: 
“那你解释了之后,打算要怎么做呢?” 
那女人也没想到紫雅会这么强悍,她干笑了几声,推了推洪发的肩膀,催促道:“洪发哥,你也说句什么嘛……” 
紫雅并不在乎那女人怎么解释,他定定地看着洪发,对方的反应才是他最在乎的。洪发在他们眼神的逼视下胆怯地颤抖起来,就连两个小孩也睁着骨碌的大眼望着他。 
“紫雅……我……”他用了无比的勇气,终于开口:“我想……我必须跟她结婚……” 
紫雅秀丽的脸明显蒙上一层防御的冰霜,可是他却笑了,笑得讽刺而冰冷。 
“我明白了。” 
他向腾蓝招手,藤蓝马上跑回他身边,紫雅对儿女吩咐道: 
“你们回房间,把自己的衣服拿出来,妈妈等会上来收拾。” 
“为什么?”藤蓝有什么不懂的一定要问,紫雅爱昵地摸着他的小脸,道: 
“蓝儿乖,待会妈妈再跟你说,先上去好吗?” 
“哦……”藤蓝乖乖地牵着绯丽的手离开。 
两个小孩走了之后,紫雅无视在门外发呆的两人,径自走进厨房里,用小竹筒装了一些凉开水,还带上一些干粮。 
“紫雅……你这是……”洪发着急地跟在他身后。 
紫雅不理会他,随后上了二楼。洪发跟那女的站在原处面面相觑,过不久,紫雅领着两个孩子下来,每人手上都拿着包袱,还穿上了外出的御寒衣物,显然就是要离开。 
虽然这是洪发想要的结果,可是到了这时他也不免内疚起来,他不安地拉着紫雅。 
“紫雅,你听我说,其是我也是万不得已……” 
紫雅继续不理会他,他低头跟儿子说:“丽儿,蓝儿,跟洪发叔叔说再见吧。” 
在紫雅嫁给红发之前,绯丽跟藤蓝一直都喊洪发为“叔叔”,他们结婚之后,两个孩子花了好长的时间才习惯了叫他“爹爹”,如今又变回原形,孩子们自然不能理解。好发问的藤蓝自然要弄个明白: 
“妈妈,为什么要叫洪发叔叔?,你说了以后要叫爹爹的啊。” 
洪发难堪地望着他们,紫雅柔声解释: 
“因为洪发叔叔不能再当你们爹爹了,洪发叔叔要跟这位大姐姐结婚,他们要生很多小宝宝,那些小宝宝们才可以叫洪发叔叔为爹爹。” 
“但是你们不是结婚了吗?” 
紫雅不想给孩子幼小的心灵造成不良影响,他尽量地美化这件事。 
“对啊,可是洪发叔叔比较喜欢跟大姐姐在一起,他们要结婚了,我们这么多人住在一起太挤了,所以妈妈带蓝儿跟姐姐去外面,找别的地方住。” 
藤蓝似乎接受了他的说法,不过他小小的脸流露出失望跟哀伤,嘟着小嘴问洪发: 
“洪发叔叔,你不喜欢妈妈了?” 
藤蓝天真的问话把洪发的良心扎得疼痛不已,就连那个奉命嫁给洪发的女人也为难了起来。 
“蓝儿……我是……”洪发一副快哭出来的样子,他真恨不得违背跟黑灼的承诺,可是…… 
紫雅带着调侃的笑声传来,他轻松地说: 
“蓝儿不用难过,只要有蓝儿跟丽儿喜欢妈妈就行了。” 
少言的绯丽立即抱着母亲的腿表白: 
“我最喜欢妈妈了!” 
藤蓝不甘落后地抱住紫雅另一条腿嚷着:“我也喜欢妈妈!最最喜欢!” 
紫雅有这两个宝贝就已满足,他感动地蹲下抱了抱他们,又站起来。 
“好了,我们不能打扰洪发叔叔了,跟叔叔说再见吧。” 
小姐弟牵着母亲,跟洪发挥手: 
“叔叔再见。” 
洪发眼圈发热,悲伤的捂着嘴跟他们挥手。紫雅拉着儿女,潇洒地越过他们。 
“紫雅——” 
洪发最后的呼唤让他回过头来,他向他微微鞠躬,他展露的笑容里没有一丝怨恨,只有谅解与释怀。 
“谢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再见。” 
洪发无语凝噎,他乏力地依在门边,泪水夺眶而出。紫雅跟心爱的儿女牵着手,轻松地哼着小调,向着夕阳下沉的方向走去。 
第十章 
母子三人手拉手,离开这个居住了三年有多的村庄,藤蓝仰起头看着母亲,好奇地发问: 
“妈妈,我们要去哪里?” 
“妈妈还没想到,我们先去下一个市镇,好不好?” 
“哦……” 
三人出了村口,很快看到停驻在不远处的豪华车队。守候已久的灰狐族长米惆大人,小跑着地向他们走去。 
“娘娘,大王请您跟王子、公主上马车去。”他指着那辆最为华美的马车,黑灼从窗户探头,对着他们露出善意的笑。紫雅不为所动,回了一句: 
“不必客气,请替我谢谢大王,说紫雅很感谢他送了一个美娇娘给我的恩人,劳烦大人转达。” 
米惆的笑容凝滞在脸上,紫雅微微一笑,领着儿女穿越车队,对黑灼视而不见。黑灼慌忙跳下车,正要追上去,米惆跑回来,把紫雅刚才的话说了一遍。 
糟了……黑灼暗忖,紫雅也是聪明人,自己那点把戏根本瞒不过他,这下子紫雅对自己的怨念怕是要再深一层了。 
他一时想不出对策,只得站在原地,望着妻儿离去的身影苦恼。 
“大王?要不要下官再去请一次?”米惆尽职地问。 
“不必,你多去几次也不会成功的……” 
“那……大王有何吩咐?下官一定尽力而为。”米惆一心想帮他分忧,如今见他死死盯着紫雅他们离去的方向,他大着胆子给意见: 
“大王,娘娘他们应该是要去西边的城镇,那里是褐狐的聚居地,距离此地有八十多里,天黑之前应该是不能到达的。” 
黑灼抬头观察天色,厚重的乌云开始聚集,恐怕快要下雪了。而且天气严寒,紫雅母子今晚要露宿吗?两个宝宝一定会挨不住的,黑灼想起来就心痛。但是紫雅铁了心不接受自己的恩惠,事到如今,也只有一个办法了……他迅速命令米惆: 
“你给我准备一些食物跟清水,还有露宿用的行装,尽快。” 
“是!” 
日渐西斜,天色开始暗了下来,寒风呼啸着拂过树梢。紫雅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