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妖狐-育神之果+番外 (重新整理版) >

第4部分

妖狐-育神之果+番外 (重新整理版)-第4部分

小说: 妖狐-育神之果+番外 (重新整理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皇强释拍芨艘黄鸫丛斐鲂碌纳!
他好渴望,好渴望拥有一个自己跟黑灼的孩子,一个流着他们各自一半血液的孩子,一个可以把他们真正连系起来的爱情结晶。 
这个渴望就在天界上,这个渴望建立在重重危险中,但绝不是遥不可及的。 
这个渴望一天一天侵蚀着紫雅的心,他能花上一整天的时间去想这件事。 
他该如何实现自己的愿望?他该如何展开行动?紫雅只能从书籍记载的传说中寻找答案,他在书库里找到越来越多的资讯。 
育神之果是禁忌之果,记载里从来没有妖狐族或者天神吃了它而成功怀孕,它被封印在天庭的禁园里,几千年来没有人见过它的真面目,就连它是否真的存在,都是一个迷。一切看来都只是传说,紫雅的信心也开始动摇了。 
难道他的愿望就没有实现的一天吗?他注定只能沦为黑灼跟卫霆爱的牺牲品吗?他这辈子只能被驱逐出黑灼的世界,看着他跟别人恩爱吗?何其悲哀,此刻的境地,他不能做出任何改善…… 
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内,紫雅已经几乎把藏书库里的书都看完了,但是依旧找不到关于育神之果的实际资讯。他叹着气,将书本放回架子上。 
紫雅往自己的房间走去,边走边思索着…… 
不知道其他人有什么打算,要是黑灼真的要把卫霆以外的男宠都遣退,他们该何去何从?自己一直以来都无亲无故,自从预见黑灼之后,对方已经成为他今生的主宰,离开黑灼的话,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活下去。 
路旁阶梯下传来的细微声响打破了他的沉思。 
“嗯……嗯啊……” 
熟悉的经验告诉紫雅,那是交欢时的呻吟声。他想起了不久前的经历,自己撞见黑灼跟卫霆亲热,结果被毫不留情地驱赶。紫玡这次学聪明了,不再去探究这声音。他加快脚步离开,那呻吟声却跟他作对似的飘了过来—— 
“好棒……你太厉害了……啊……啊……再用力一点……” 
“呼呼……真的?我比狐王还厉害吗?” 
“你比他厉害多了……啊……用力操我……干穿我吧……啊……” 
紫雅的脚步定住了,这对话的内容跟对方熟悉的声音叫他不得不关注。他屏着气,移动脚步走过去。阶梯的一个阴暗的角落里,一对男子正在做着见不得人的勾当。 
身材魁梧的壮汉正抱着一名美艳的少年,站在墙角边上激烈摆动。紫雅看到少年那头泛着光芒的美丽金发,心中一紧。 
是莫瑾! 
莫瑾张着双腿夹着对方精壮的腰,腰部配合着男人的臀部的晃动而扭摆,男人巨大的凶器狠狠地刺入他体内,只剩两颗坚硬的球儿在外头摇摆,似乎也想挤进那温热狭窄的甬道享受一番。 
啪嗒啪嗒的撞击声配合着莫瑾露骨的淫叫声,雪白柔韧的四肢纠缠着肌肉纠结的男体,营造出一副让人血脉贲张的画面。 
“好热……你太猛了……啊!插死我……啊……你比大王那根还要棒……啊……”莫瑾放荡的叫声刺激着紫雅的耳膜,紫雅捂着耳朵后退一步,他不该听到的!他不该看到的! 
紫雅抱着头逃奔回房间。他关上门,背贴在门板上喘息,激动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 
“为什么让我看见……”他捂着脸跌坐在地上。 
跟莫瑾媾合的男人应该是宫里的侍卫,不用怀疑,必定是莫瑾主动去勾引对方的。那两人的行为简直是自杀!紫雅惶恐地想着,众所周知,黑灼本人虽然放荡,喜欢玩群交,可他对男宠们的约束非常严厉,男宠私下不得有任何亲密接触,如果是跟宫里的官员士兵偷腥就罪加一等。 
那些背着黑灼跟别人偷欢的男宠都会受到极刑处置,承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折磨。 
紫雅虽跟莫瑾向来不合,可他也不希望看到对方下场凄惨。其实他也能体会对方的感受,紫雅是“道玄狐仙”,对床事的渴求很低,所以就算失宠了,也没大影响。可莫瑾跟自己不同,他是“壁洞妖狐”,也就是靠吸取别人的精气为生的妖狐。他们吸精的对象既可以是人类也可以是妖狐,这类妖狐的性欲特别强烈,不得到满足就会全身难受精神不振。 
黑灼长久不曾碰过莫瑾,怪不得他需要寻找慰藉……可是,这样的行为只会逼着他走上绝路!莫瑾到底知不知道自己的危险处境? 
自己应该去劝他及时回头吗?紫雅摁着自己的额头,苦恼地想着,他现在自身难保,还去管什么闲事?而且莫瑾向来我行我素,自己去劝他未必可行。 
但是……要他就手旁观看着对方走上末路,他又办不到…… 
紫雅的烦恼没有持续太久,莫瑾的事几天之后就败露了!莫瑾行为大胆,加上根本没有刻意隐瞒,他跟那侍卫的奸情很快被好事者传到了黑灼耳中。 
黑灼的反应可想而知,而莫瑾的下场早已注定……他跟侍卫被押到黑灼面前接受审讯,在场的还有卫霆、紫雅跟几个过去受宠的男宠。 
黑灼坐在王座上,高高在上地俯视着这对偷情者,卫霆依偎在他身旁,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紫雅跟别的男宠依次坐在底下的座位上,他垂着脑袋,既不敢看黑灼也不敢看莫瑾。 
他觉得是自己害了莫瑾……要是他早一步去劝说对方的话,说不定事态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是谁主动的?”黑灼寒着声音发问。 
“是我。”莫瑾答得理直气壮,黑灼冷哼一声。 
“不错,你还挺老实的。你们会得到什么惩罚,不用我多说了吧?” 
莫瑾还没表态,跟他通奸的侍卫早已吓得脸色惨白,他拼命求饶: 
“求大王饶命!小人只是一时糊涂,是他主动来勾引我的!跟小人无关的!求大王罔开一面啊!” 
“呸。”莫瑾啐了他一口,后悔自己怎么会搭上这么个胆小鬼。那侍卫一味推卸的态度也让黑灼瞧不起,他冷冷道: 
“你明知道莫瑾是什么人,还接受他的勾引,你敢说跟你无关?” 
“大王饶命!小人知道错了!”侍卫猛叩头,莫瑾敢作敢当地说: 
“大王,是我自己跑去引诱他的,您要罚就罚。” 
黑灼叹了一口气,再怎么说莫瑾也是他过去最疼爱的男宠之一,他也不想太绝情,但如果他不重罚的话难以树立威严。 
“莫瑾,你别怪我无情,是你自找的。”黑灼皱眉道。 
“是我自找啊。”莫瑾自嘲一笑,“谁叫我天生淫荡呢?大王整整半年时间没碰我一下,我难受得要死,又不能吭声不能哭闹,更不能喊着你不碰我我就走,只好自寻死路去引诱别人了。” 
莫瑾那番“又不能吭声不能哭闹,更不能喊着你不碰我我就走”的话摆明就是讥讽卫霆过往的泼妇行径,后者双目一瞪,恼怒地横他一眼。而黑灼也被他激怒了,他沉声道: 
“莫瑾,你这是要怪我了?” 
“我怎么敢怪您?”莫瑾怪笑着,语气更加讽刺地说:“我一个低贱的壁洞妖狐,怎敢在您面前摆架子?我还知道自己的斤两,学不来某些人动不动就哭就闹喊死喊活的。” 
紫雅听得五体投地,他也一直觉得卫霆的行为很无耻,但是给他天大的胆子他也不敢把这种话说出来。然而莫瑾的一时之气根本不能挽救他,本来脾气就不好的卫霆沉不住气了。 
“贱人!你乱说什么!”他指着莫瑾大骂。 
“说的就是你,还听不懂吗?我看在场最不清楚自己斤两的也是你了。”莫瑾恶毒地笑道,他豁出去了,再也不怕得罪他。 
“你……”卫霆气得想抽他耳光,他转向黑灼撒泼,“你都听到他说什么了!你还不把他的贱舌头拔下来!” 
“霆儿你先坐下,我会处理的……”黑灼头疼地哄他,卫霆被宠出一身牛脾气来,不肯就此罢休。 
“你骗人!你每次都说你会处理!结果你哪次处理过了?!”他声泪俱下地喊着:“要是你肯早一点把他们赶走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你还要纵容他们到什么时候?到底谁对你更重要啊!” 
紫雅愤怒地捏着拳头,指关节紧得发白,恨不得冲上去把卫霆揍倒。这种人根本不明白他们的苦衷!只会喊着赶走赶走,他到底有没有想过别人的难处? 
其他男宠也跟他有同样的想法,但是除了莫瑾,没有一个人敢爆发—— 
“大王,要杀要剐随便你。”莫瑾凛然地站起来,“我全心全意地跟着你,快三十年了,到头来还比不上这出现半年的人类的几滴眼泪。人类有一句话说得好,只见新人笑哪闻旧人哭。反正我不管是哭还是笑都比不上他了,好吧,我天生命贱,你就听他的话,把我这贱人处理掉罢了。” 
莫瑾说这番话的时候,跟他同样境地的男宠们都眼泛泪光,莫瑾说出的字字都是他们的心声。紫雅再也忍不住了,他跑出来,扑通一下跪倒在黑灼面前。 
“大王……紫雅不自量力,紫雅恳求大王饶莫瑾一命!”他边哭边给他叩头。 
黑灼紧绷的脸抽动了一下,眼里闪过不忍,其他男宠也跟着跪下。 
“大王!求求您饶莫瑾一命!” 
“大王!莫瑾也是迫不得已啊!求您饶恕他吧……” 
卫霆寡不敌众,也不好再撒野,他怒哼一声,背过身去。而黑灼,也犹豫了起来,可是他帝王的尊严不能动摇,他怕让莫瑾开了先例,其他人就会跟着造反了! 
“你们都给我起来!”他怒喝,大家还是一味帮莫瑾求饶。莫瑾见了他们都为他求情,很是感激,但他早已做出了必死的准备。 
“大家都起来吧。”他轻道,“大王没有错,这都是我自找的,不管接受什么惩罚,我都没有怨言。” 
紫雅摇着头:“莫瑾,不要这样……你还可以争取的……” 
莫瑾凄惨一笑,道:“谢谢你,但我不要争取了。” 
“莫瑾……!” 
黑灼惟恐越拖下去会越发不可收拾,他快速地下令: 
“来人,把这两个奸夫带下去。” 
紫雅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莫瑾被侍卫押走,黑灼道: 
“依照惯例,他们会被丢到神龙谷去,要是死不掉……我会放他们离开,你们也不必求情了,任何通奸的男宠都要接受惩罚,莫瑾也不例外。” 
紫雅全身都在颤抖,既因为愤怒也因为悲伤,他咬紧牙关克制自己,用力得齿龈几乎渗出血来。 
“你们下去吧。”黑灼搂着卫霆离开,男宠们也相继散开,紫雅在原地站了很久,他深吸一口气,冲了出去。 
紫雅拔足狂奔,他跑出王宫东侧的城门,往前方一座阴森的山谷奔去。这就是“神龙谷”,一些犯了死罪的犯人都会被扔到里面去。那里居住着凶残的魔兽,它们会把犯人们咬得支离破碎,至今只有极少数幸运的人可以从那里活着回来。 
声声凄厉的惨叫从山谷深处传来,紫雅焦急地为莫瑾祈祷着,加快奔跑的步伐。当他来到山谷的入口时,几名侍卫将他拦了下来。 
紫雅无法进去,只能守在外面等待,山谷里的惨叫声跟神兽的咆哮声不绝于耳,紫雅听得毛骨悚然,心脏也揪痛起来。 
漫长的等待过去了,侍卫们进去山谷,将两名血肉模糊的妖狐拖出来,紫雅看着其中一只毛发呈现金黄色的狐狸,那是莫瑾!重伤让他恢复了狐狸的原始形态,紫雅哭喊着扑过去抱住他,不顾对方的鲜血把他染红。 
“莫瑾,是你吗?莫瑾——!”紫雅痛心疾首地喊着,莫瑾半边的脸被咬烂,面目非常恐怖,他的手脚也已折断,胸部跟腹部受到严重创伤,命不久已。而跟他一起被丢进去的那个侍卫已经断气了。 
紫雅跟他嘴对嘴,想把自己的精气传给他,一旁的侍卫冷冷地说: 
“别白费劲了,救不回来的。” 
紫雅知道救不回来,但他不能就这么看着他死!他固执地继续为对方传输精气。莫瑾奄奄一息地睁开被血液模糊了的眼,紫雅的眼泪滴落在他的脸上。 
“别理我……”莫瑾困难地把唇移开,“不要浪费你的精气了……算了……” 
紫雅呜咽着离开他的嘴,问道:“为什么你要这么傻?为什么你要选择这条路……”莫瑾惨然一笑,艰难地回答: 
“可能……我是在赌一回吧……” 
“你要赌什么?”紫雅既困惑又悲伤,“有什么值得用生命来赌呢……?” 
“我在赌……我在王心目中……到底算什么……”莫瑾不把心里话说完,没办法毫无牵挂地咽气,他字字艰辛地嗫嚅出破碎的话语:“我把……我的一切都奉献给王……如果……我在他心中就这么……就这么点地位……那我还活着干什么……是我太不自量力……以为自己可以跟那人类抗衡……” 
紫雅不断摇头,低声说着: 
“不是的……不是的……”到底不是什么,他自己也无法判断了。 
“他为那人类破格至此……我以为……他也会为了我破例……”莫瑾的声音里含着无尽的自怜跟悲哀,“我就是用自己的生命……去赌博……赌他会否饶恕我……会否不舍得我……结果,我输了……” 
“你好傻……好傻……”紫雅紧紧抱着他,泣不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