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耽美同人电子书 > 妖狐-育神之果+番外 (重新整理版) >

第7部分

妖狐-育神之果+番外 (重新整理版)-第7部分

小说: 妖狐-育神之果+番外 (重新整理版)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紫雅听了,之前的忧郁一扫而空,他惊喜交加地捂着自己的小腹,什么名利地位相对于这个宝贵的小生命而言,都不值一提。 
黑灼也是喜出望外,他开心地拥着紫雅入怀,下巴爱昵地摩娑着他的黑发。 
“紫雅,辛苦你了……” 
“不会。”紫雅激动又羞怯地摇头,“要等孩子平安生下来,我才算完成任务。” 
“嗯。”黑灼微笑着点头,不忘询问御医:“孩子的情况怎样?” 
“暂时看来一切安好。” 
“好的,有什么需要特别注意的问题?”黑灼作为称职的父亲,必须给妻儿最周全的照料。 
老御医将紫雅怀孕期间的饮食休息都详细交代了一遍,黑灼跟照顾紫雅的贴身仆人们都全神贯注地听着,并在心里牢牢记下。紫雅偷偷看着黑灼那副夹杂着紧张跟期待的准爸爸模样,心里荡漾着甜甜的幸福感。 
紫雅被确诊怀孕之后,那些跟他同一阵线的男宠都欣喜若狂,紫雅的成功无疑等同于他们的胜利。紫雅向来人缘好,很得同伴们的信任,大伙一直期望着他能成为后宫之首,那样卫霆就再也没有横行的权利了。 
当天晚上,黑灼为紫雅举行了一个小宴会,并邀请了宫里剩余的所有男宠,卫霆也到场了。 
大伙在花园里把酒同庆,载歌载舞,紫雅坐在黑灼旁边的位置上,俨然一副皇后架势。跟紫雅要好的男宠相继上前祝酒,黑灼见紫雅有孕在身,不断帮他挡酒,期间还一直嘘寒问暖,生怕他着凉。男宠们看了不但不嫉妒,还陪着紫雅幸福地笑开来。卫霆自始至终都拉长了一张脸,一副别人欠他几万两的样子。 
他闷不吭声地坐在角落里喝酒,跟热络的气氛格格不入。黑灼不是不明白他的心情,但碍于众人都在场,也不好丢下紫雅过去哄他。 
一名男宠喝多了几杯,行为也放肆了起来,他笑呵呵地走到紫雅面前,拉着他的手道: 
“紫雅好哥哥,你真是我们的骄傲!我们以后的日子就全靠你了。” 
“弟弟言重了。”紫雅好脾气地微笑, 
“你一定可以生下小王子的,到时候你就是咱们的‘狐后’了,大王您说对不对?” 
黑灼瞄到卫霆越发阴沉的脸色,只好尴尬地应了声:“嗯……” 
“紫雅哥哥,我真替你高兴,你当上皇后,我们就什么也不怕了!”那男宠越说越起劲,这边,卫霆的胸膛剧烈起伏着,看得出他正在强忍着怒气。 
“好弟弟喝多了,你先坐一下吧……”紫雅早已发现黑灼跟卫霆的脸色不好了,他很识大体地制止对方的胡言乱语。 
其他男宠不是不会察言观色,但他们存心就要激怒卫霆似的跟着插嘴: 
“紫雅心地这么好,一定会得到幸福的,我们都支持你。” 
“嗯,纵贯整个王宫,只有紫雅最合适当我们的狐后。” 
“紫雅当王后,我一百个支持!” 
“啊,对了对了,我们从现在就要改口了,不能再直接叫名字了,要叫王后对不对?来,我们来拜见王后。”有好事分子提出,其他人马上附和:“对啊!” 
紫雅难堪地低喊:“请大家别拿我开玩笑……” 
其他人到齐刷刷地站起来,接着集体下跪齐声喊道:“拜见王后,拜见大王……” 
砰!一声巨响。 
大家不约而同地转头,就见卫霆怒火冲天地扔下酒杯,起身奔离。下一刻,黑灼跟着离座,扔下满场的人追赶他而去。 
大伙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面面相觑。紫雅盯着他们消失的方向,喉咙涌起酸涩的味道。他勉强地对众人笑道: 
“对不起……既然大王不能陪我们了,那今天的宴会就此结束,好吗?” 
大家也知道这次玩过火了,他们都说着好,在紫雅的默许下逐渐离开了。紫雅将善后的工作交给仆人,独自向黑灼的寝室走去。 
黑灼的房门半掩着,里面的争吵声毫无保留地传出来。 
“我讨厌你讨厌你讨厌你!呜……” 
“霆儿,你听我说……” 
“不听不听!放开我!” 
紫雅在门外偷窥,只见黑灼正抱着死命反抗的卫霆,琅跄地往床上走去,卫霆大哭着猛捶黑灼的胸膛,嘴里骂咧咧着: 
“我就是生不出孩子来怎样!呜……让他生个够好了!” 
“霆儿,你别乱想,你生不生得出孩子来又怎样?我根本不在乎啊。”黑灼又抱又亲地哄他。 
“你撒谎!你要是不在乎你干嘛跟那贱人这么亲热!” 
“霆儿别这样,紫雅侍侯我五十多年了,而且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加上他为了我冒险偷入天界找育神之果……现在还怀上了我的骨肉,我不能对他置之不理啊!” 
“那你立他当王后好了!你去啊!” 
“霆儿,这王后的位置是非他莫属了……”黑灼搂着他坐在床上,好言安慰道:“但是你要明白,我最爱的只有你啊,只有你是我真心爱的人。” 
黑灼这番话像一道猛烈的雷电,把紫雅击得全身麻痹。他头脑顿时空白,僵硬地缩在门外。残忍的话语继续从他最爱的人口中吐露—— 
“我对紫雅只有责任而已,他对我付出了这么多……我不能忘恩负义啊……” 
“你真的不爱他?” 
“我说了我只爱你一个。” 
“但是他们都瞧不起我……都欺负我……呜……” 
“霆儿乖,让他们乱说好了,别去理他们。” 
“那天有个贱人跑来取笑我,说我既生不出孩子来,而且寿命也短……根本比不上那个紫雅……呜……呜……” 
“乱讲!在我心目中你无人能及,是谁这么无礼?你告诉我让我好好惩罚他。” 
“我哪知道那家伙是谁!可是我总会变老变丑啊!到时候你就厌烦我了!呜……” 
“霆儿乖,别哭了,我有办法可以让你长生不老,等你满二十岁之后,我就把我们的圣宝三瑾石给你……” 
“什么三瑾石?” 
“就是……” 
后面的话紫雅再也听不见了,他的耳朵里好像藏了一只吵闹的苍蝇,一直嗡嗡翁地叫,闹得他头脑发胀心情烦闷。 
他捂着剧痛的胸口,举步为艰地离开。 
原来,他只是责任…… 
无论他怎么付出,黑灼爱的只有卫霆…… 
他最后得到的,只有一个王后的虚名…… 
紫雅毫无意识地回到自己的房间,他倒在床上,双手按在肚子上。隔着一层皮肉,一个小生命正在孕育着,但是他的降临并不是因为爱…… 
这不是爱的结晶,只是他一厢情愿的付出。而这些付出,换得的只是一句:我对他,只是责任…… 
紫雅无神地望着头顶上看似飘渺的纱帐,默默地流出泪来。 
第六章 
御医闭上眼,执着紫雅纤细的手腕,仔细地为他听脉。黑灼搂着紫雅的肩膀,体贴又温柔。只有紫雅是一副了无神气的表情,仿佛这一切都与他无关。 
御医放下他的手,恭敬地禀报:“大王,公子跟胎儿都很健康,只是有一点……” 
“有一点什么?”准爸爸大为紧张,御医忙摆手道: 
“大王……老夫暂时不确定,不敢乱说,总之,目前来看并无异样。” 
“是吗……”黑灼得以松一口气,他让仆人送御医出去,自己则陪伴着紫雅。“你觉得怎样了?” 
他拉着紫雅的手,一同抚摸着对方依旧平坦的小腹。 
“我觉得很好……”紫雅话语里带着他难以察觉的苦涩,黑灼絮絮说道: 
“听下人说你最近胃口不好,虽然你平日单单吸取精气就能维持力量,但是你要知道,而今你是一张口养着两个人,宝宝能汲取的精气有限,你要多吃食物补充……” 
“嗯……”紫雅虚应着,无法为他的关怀而感动。 
“我最近事忙,不能常来陪你,你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下人。” 
“嗯……”紫雅知道他忙的是什么事,下个月是卫霆的十八岁生日,黑灼要为他举办隆重的生日宴会,最近都在为这事操劳。 
妖狐们拥有上千年的寿命,对这一年一度的生辰向来不重视。就连统领浮幽界的狐王黑灼也不过是在自己二百岁成年的时候举行过寿宴,其他地位卑微的男宠就更不用说了,紫雅长这么大都没有人为他办过生日宴。 
但是卫霆就是与众不同,他是人类,有限的生命比金子还珍贵,他就是配得上黑灼出格的对待。 
例行的身体检查结束之后,黑灼巴不得赶紧告别紫雅,他找了个借口便离开了。紫雅呆坐在床上,看着空空如也的房间,再一次深刻意识到,自己不过是黑灼的责任…… 
紫雅彷徨地捂着自己的小腹,他真的要为那个不爱自己的人生孩子吗……他真的要把自己变成那人传宗接代的工具吗…… 
他想要的不过是那人的真心,他想要的不过是那人深情的一眸…… 
但这些都是奢侈……就算他付出了生命,也达不到的一种奢侈。 
好悲哀……他觉得好悲哀……悲哀得恨不得毁掉自己…… 
一个月之后 
五光十色的花灯,姹紫嫣红的绸带,将王宫的露天宴会厅装点得光鲜夺目。一身秀丽华服的卫霆依傍在高大俊朗的狐王身旁,俯视着底下的群臣。 
各个妖狐族群的首领跟长老都参加了宴会,黑灼已然在整个浮幽界宣布,卫霆是他最重视的爱人。就算卫霆将来不能登上王后宝座,他仅次于黑灼的地位也无容置疑。 
紫雅黯然地站在他们身后,灵魂仿佛脱离了这繁华的宴会厅。 
在整个生日宴的过程中,紫雅都是魂不守舍的样子,他食之无味地咀嚼着嘴里的人间佳肴——那是黑灼为了讨好卫霆特意命厨子去人间界学回来的,坐在他对面的卫霆亲昵地跟黑灼互相夹菜,不时耳语低笑,亲密得旁若无人。 
紫雅望着他们,感觉嘴巴里的食物都变成了苦黄连,好恶心……他好想吐…… 
紫雅放下筷子,捂着嘴巴强忍住呕吐感,卫霆欢愉的笑声让他胸前越发苦闷。肚子里的宝宝仿佛在翻腾,又苦又酸的味道直涌上喉咙。不行了……再待下去他一定会失态的……紫雅惶恐地发现,他必须离席。 
“大王,对不起,我身体不适……能否先行离开?”紫雅强打着精神请辞,顾着陪卫霆喝酒的黑灼没有太分神去理会他,只是敷衍地应了一声。紫雅捂着嘴快步离位,与几名前来敬酒的首领擦肩而过。 
“恭喜狐王贺喜狐王。”长相粗豪的赤狐首领——羯丹,隐藏着眼里的险恶光芒,露出豪爽的笑容。 
“多些赤王赏面。”黑灼不动声色地领着卫霆起身回应,赤狐一族向来不服黑灼的统治,五十年前曾发动政变,当年的赤狐领头正是羯丹的亲哥哥,叛变的赤狐被黑灼残忍地歼灭了,羯丹刚接任就对黑灼表现出高度的忠心。但黑灼不会对他掉以轻心,赤狐以狡猾凶残闻名,不小心提防就会被他们反咬一口。 
羯丹跟黑灼表面上热络地互相祝酒,两人对彼此的猜忌心照不宣。羯丹跟黑灼喝了一杯,一双敏锐的小眼盯住了一旁的卫霆,他亲热地问道: 
“这位想必就是怀上小王子的紫雅公子了吧?” 
卫霆一听,马上变了脸。这些受邀的宾客大都不清楚卫霆的身份,他们只听说黑灼的一个男妾怀上了孩子,如今见卫霆如此受宠,就理所当然地把他跟紫雅联想到一块了。 
黑灼搂着满脸不高兴的卫霆,笑着地给他们解释: 
“紫雅身体不适,先行离开了,我给诸位介绍,这位是卫霆公子,也就是今天的小寿星。” 
“哦……”大家恍然大悟。羯丹收回前言,道: 
“都怪我犯糊涂,卫霆公子请见谅,来,本王敬你一杯。” 
卫霆向来受不得半点委屈,方才被对方如此冒犯,还哪会给羯丹好脸色看?他冷哼一声,别开脸去,不接受对方的敬酒。黑灼趁羯丹发火之前适时化解,他拿过酒杯道: 
“抱歉,霆儿酒量不好,我替他喝了吧。” 
“呵呵……不要紧不要紧。”羯丹嘴上说着不要紧,一双盯着卫霆的眼眸却闪着寒光…… 
后宫的小花园里—— 
“呕……呕……”紫雅实在是没来得及赶回房间,只得蹲在长廊外的小泥地里呕吐不止。他难受极了,眼里盈满痛苦与悲伤的泪水,直到刚才吃下的食物全数吐出了,他才得以平复。 
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害喜吗?他擦去眼角的泪,恍惚地想着。他现在整天食欲不振精神低糜,再加上呕吐晕眩……这难受的日子还要熬多久? 
才平复不到一会儿,恶心感再度冒出来,紫雅捏着喉咙又是一阵干吐。呕吐感消失之后,紫雅呆坐在花园的石子路旁,院子里清爽的晚风让他感觉舒适,他并不想立即回房间休息。 
然而,吹风并不能让他头脑清醒,他无神地看着漆黑的夜空,耳朵里嗡鸣不已,脑袋里似乎有两把声音在争吵—— 
紫雅你这笨蛋!为什么还想着给那个人生孩子?他根本不希罕你!早点醒悟吧! 
不对,紫雅你要把孩子生下来,有了孩子的庇护,那个卫霆永远也无法超越你! 
说你笨还不认?孩子生出来还不是属于黑灼的?你除了抱着一个王后的位置还能得到什么? 
你胡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