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105部分

魔脑传奇-第105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保证完成任务!”中国的军人从来不希望战争,但是那决不是畏惧战争!   
  五十号人,换上普通人的装束,分批坐上开往H市的公共汽车,杀向H市。   
  “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祺瑞对这句名言非常地赞赏,田勇和他们那五十个紫剑原来的手下也不是吃素的,再有全市警力的大力襄助,几个杀手不足为虑,正好趁他们以为自己必然全力防守而疏忽的空挡把他们的老巢给端了。   
  “老罗啊,今天晚上你那里可能会有点儿骚动,给我个面子,拖延半小时出动,事后自然有你好处……”S市公安局长向H市公安局长通气道。   
  “这个……事情不会闹得太大吧?”   
  “放心,这主儿来头大着呢,保你没事!出了事情你最多说是黑帮火并或者东突干的就行了!”   
  等祺瑞开着那辆大卡车装着一车军备,拿着政治部的证件通行无阻地来到H市的时候,按照原定计划将卡车开到了一名战士的亲戚开的工厂里。   
  “老大,经过调查,蝗虫会的老大的行踪现在都在我们的监视之中,根据从他的手下那里买来的消息说,今天一直呆在格玛大酒店的几个俄罗斯蛮子往南边走了四个,还剩下两个也向北边走了。”出了兵营,祺瑞让他们改变了称呼。   
  祺瑞道:“这只蝗虫有几条枪,多少条腿?”   
  那战士道:“H市人口没S市多,但是比较乱,真个混黑道的也有五六百,蝗虫的手里估计有不少于二十只AK。”   
  “他们不是和俄罗斯有联系么?怎么枪这么少?”祺瑞奇道。   
  “新疆的城市人少,又没有东部城市富裕,黑帮油水也不多,蝗虫的老大黄兴这人比较扣门,赚的钱大都中饱了私囊,有二十条枪已经是够多的了。”   
  “那么说也是散兵游勇,除了蝗虫之外还有什么能上得了台盘的帮派吗?”祺瑞问道。   
  “基本上没有什么其他帮派势力了,不过H市靠近边境,有不少不明势力,东突份子也经常在这里捣乱,因为时间太少,我们没有能够进一步地侦察。”   
  “好了,这些资料对于我们今晚的行动已经足够了,除了负责监视情况的弟兄们辛苦点外,其他弟兄原地休息,晚上九点半出动!”   
  下达命令后祺瑞并没有跟他们一样席地倒头就睡,而是陪着那战士和他的哥哥嫂子聊天,他们看着祺瑞还有些害怕,祺瑞把自己的警官证让他看了,他才放下心来,痛骂蝗虫的人收帐收得太凶,让人都没法过日子了。   
  祺瑞安慰了一下,让他们守口如瓶,他们也是见识比较广的人,自然满口答应。   
  祺瑞告辞后并没有去休息,坐在那里想着事情,其实他目前每天只需要调息一段时间然后躺几分钟就行了,十天半月不睡也没有多大关系,他可以有更多的时间计划他的未来。   
  “华光娱乐城!”祺瑞穿着一身西装——虽然已经入夏,但是新疆的夜晚还是挺凉快的——站在H市最火暴最繁华的娱乐城前,身后跟着两个装扮成当地小混混的战士。   
  “这位……少爷,您需要点什么服务?”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腻了上来。   
  一个战士踏前一步,一把将她推开,喝道:“最好的包房,最水灵的小妞,最全的服务,给我快点!”   
  看到他腰上‘不小心’露出来的‘黑18’,那女人一个哆嗦,赶紧连声道:“三位大爷请跟我来!”   
  进入装璜得颇为华贵的包房,零食和酒水上来之后,那小妞还没上,倒是来了个蛮汉。   
  “三位兄弟是混哪里的?”那莽汉一进门就大咧咧地问道。   
  “干!老子混哪里关你屁事,给老子马上滚出去,否则要你身上多几个眼儿!”塔吉克族的小伙子扎克暴跳如雷地弹了起来,拔出他的‘黑18’指着那汉子。   
  ‘黑18’就是战斗手枪格洛克18,因为性能良好装弹量多而大受欢迎,很多流入了黑社会,因此俗称‘黑18’。   
  “兄弟小心点,别走火了,我这就出去……”那大汉脸上挤出一堆假笑,讪讪地退了出去。   
  “他是蝗虫的一号打手,名叫野人。”另一个维吾尔族的战士阿木赤道。   
  三分钟后,过道上响起了杂乱的跑步声,‘咚’地一声门被人一脚踹开。   
  “操……”刚才退走的那叫野人的大汉又带着几个人冲了进来,举着枪却找不到目标,正一愣的时候,一把枪已经指在他的脑门上了,另两把枪也指着他身后的人。   
  “别乱动哦,动一动我的枪说不定就会走火了,把枪扔下!”祺瑞先笑嘻嘻的威胁,然后突然大喝一声。   
  野人吓了一跳,赶紧把手里的枪给扔了,道:“大哥别发火,兄弟我开个玩笑而已……这里是蝗虫会的地头,你别乱来哦……”   
  跟着他进来的人也只有两人带着枪,马上也被扎克和阿木赤给下了。   
  “开玩笑?可惜我不喜欢和不认识的人开玩笑,干,蝗虫?没听过,惹了老子就算是山口组、伊尔盖来了也白搭,给我打得他妈都认不出来!”   
  祺瑞嘿嘿一笑,先一枪托打得野人上身前俯,再一个膝踢将他踢得向后仰天摔倒,嘴里的牙齿估计要去掉一半。   
  扎克和阿木赤如虎入羊群,三拳两脚便将七八个大汉打得只能在地上蜷着哀嚎。   
  祺瑞走出包厢,踩着一个大汉的脑袋,向一旁唬得大小便失禁的一个老鸨道:“蝗虫是吗?去叫你们老大来说话,难道这就是他的待客之道?”   
  那老鸨连滚带爬地去了,扎克和阿木赤将包括野人在内的动弹不得的家伙全给扔了出来,喝道:“妈的,老子叫的妞怎么还不来,在不来老子拆了你们这个鸟笼子!”   
  又过了一阵,三个穿着超低胸超短旗袍的女孩满脸凄楚地被推了进来,其后跟着的是一个有点儿虚胖的中年汉人和几个怒目而视的大汉。   
  “得罪得罪,小弟们不懂事,得罪了三位高人,在下H市黑道扛把子黄松,向三位请罪来了!”黄松皮笑肉不笑地自我介绍道。   
  “你就是蝗虫?”祺瑞一手搂着一个女孩,嘻嘻笑道:“不好意思,既然是请罪来了,难道说一句道歉就算了?总得有点什么意思意思吧?”   
  黄松的脸沉了下来,道:“强龙不压地头蛇,三位今天是来捣乱来了?”   
  “没错!”祺瑞一声轻喝,放开怀里的俩个女孩,不知怎的,离他两米外的黄松似乎一伸手便被他抓着领子拉到了面前。   
  “我今天不仅仅是来捣乱来着!”祺瑞一手钳着他的咽喉让他挣扎不得,呼吸困难,一手已经掏出手枪抵在他的下巴上,冷飕飕地道:“我今天来是要拿下H市的!”   
  黄松的手下纷纷拔出枪,但是主子被祺瑞制住,他们不敢乱动,只能在那里威胁地喊话,召集人手。   
  “你听,现在外面已经打起来了……”外面传来一阵喧闹,远远的甚至传来了AK那独特的声音,祺瑞嘿嘿笑道:“你已经完了,这就是作为我们紫剑盟敌人的下场!”   
  “去死!”一声狂喝,祺瑞一把将黄松砸向他荷枪实弹的手下,那些家伙慌忙伸手接人的时候,祺瑞手里的格洛克18连续喷出了绚丽的焰火,旁边严阵以待的扎克和阿木赤也纷纷开火。   
  “呀……”三个女孩被吓得花颜失色,抱着头缩在椅子上不敢动弹。   
  黄松和他的手下躺了一地,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三个站着,祺瑞吹吹冒烟的枪管,嘿嘿笑道:“这枪不错!发射速度够快!”   
  扎克和阿木赤还举着枪,傻傻的互相看了一下,惊佩地望了祺瑞一眼,这才上去检查那些哀嚎着躺了一地的人。   
  只见黄松眉头正中中了一枪,圆圆的一颗枪眼里缓缓地流出红白混合的东西,两眼还恐惧地瞪着,死不瞑目。   
  其他的人祺瑞就手下留了情,每人都是持枪的手腕挨了一枪,或者就是腿上挨了一枪,数了数,在刹那间祺瑞竟然开了六枪,扎克和阿木赤合起来也才开了五枪。   
  “黄松不识时务,今天我就把他给灭了!今后的H市是我们紫剑盟的,谁敢违抗,黄松就是你们的榜样!”随着局势被涌入的十多个战士控制后,将黄松的尸体和那些被打伤的大汉扔到众人面前,祺瑞向被赶成一堆的原蝗虫会的手下和嫖客妓女们喝道。   
  看到黄松的尸体,他的手下都面面相觑,不知所措。   
  “操,他们人少,跟他们拼了!”一个人挥舞着手臂躲在人群后面大声鼓动道。   
  “对,拼了!”几个人附和起来。   
  “砰!……”数声枪响,虽然躲在人后,但是也没能躲过战士们的子弹,最先鼓动的那人脑门开花,另几人也纷纷在身上爆开血花,跪倒在地,见识了如此精准的枪法,凌厉的手段,再也没人敢出声。   
  “从现在开始,蝗虫会的所有产业和地盘都归我们紫剑盟所有,谁敢不老实的话,眼前的几具尸体就是你们的榜样,我也不想杀人,但是你们也别惹我生气!”   
  扫了一眼全场战战兢兢的人,祺瑞喝道:“等下警察来了,你们自个知道该怎样回答,被关进警察局的兄弟只要表现良好,用不了两天就能放出来,乱嚼舌头的后果自行负责,明天早上紫剑盟派人来接收、查账,如果发现谁不老实的话,嘿嘿……”   
  “我们走!”祺瑞潇洒地将双手插入裤带昂首就要离开,却有几个不识好歹的人破坏了他营造出来的气氛。   
  “救救我们……”三个女孩扑到祺瑞面前跪下抱着他双腿哭诉道:“我们是被骗来的,您行行好,放了我们吧,让我们回家……”   
  祺瑞颇为恼火地低头一看,可不正是刚才被黄松带进去的那三个女孩么?   
  “救救我们,我们是被骗来的,他们打我们……”三个女孩摇晃着祺瑞的双腿。   
  祺瑞一阵烦,不过逼良为娼的事情他也是深恶痛绝的,这三个女孩刚才进门的时候便觉得不像是出来卖的,身上没有那种风骚的味道,给人的感觉就像是生涩的橄榄,年纪才大约十六岁,花季才刚刚开始,虽然麻烦,但是祺瑞也不能见死不救。   
  “谁是这里的负责人!”祺瑞问道。   
  “他!”众人纷纷指着那个带头反抗被打死的家伙道。   
  祺瑞指着那个被人群挤出来,带着祺瑞他们进来的那个老鸨道:“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那老鸨倒是见过世面的,虽然吓得腿都发颤了,但是仍然口齿流利地道:“少爷,我知道,他们都是前些天送来的,老板……噢,不!黄松那家伙从人贩子那里买来的小丫头,一共十六个,傻傻地,不想读书,又想赚钱,没大脑地只有干这一行了……”   
  三个女孩哭声又大了起来,祺瑞点点头道:“今天就暂时别逼她们了,明天我再想办法给处理了,既然不能干别的,不想读书又不能干活,唉……我又不想对同胞怎样,只好卖去非洲给酋长们做奴隶了……”   
  三个女孩吓得更是面无人色,居然还有一个给吓得晕了过去,几个机灵地人上来把她们拖了下去,另两个兀自一路大叫着:“不要啊……我们要回家,我要读书,我再也不逃课了……”   
  祺瑞也不去理会,点了点那个老鸨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老鸨很高兴地道:“奴家艺名叫做何春花,原来的名字早就忘记了。”   
  祺瑞道:“好,现在开始,你就是这里的头,今后紫剑盟在H城的所有娱乐场的小姐都归你管,好好给我干,决不会亏待了你们!”   
  何春花乐得那浓妆艳抹的血盆大嘴合不拢了,拼命地奉承祺瑞,祺瑞看看时间,道:“再过五分钟警车也该出动了,咱们走!”   
  蝗虫会原来的人这才恍然大悟:“难怪警局里的老关系到现在都还没出现,原来……”   
  在全城的警车凄厉的响起来之前,祺瑞和他手下的防暴大队已经带着战利品安全的返回了那间工厂。   
  “老大,我们在黄松的两个据点遭到轻微抵抗,不过没有受伤,缴获了三十把AK,几箱子弹,少量毒品,另外在他家里面发现了一只保险柜,里面有一堆的房产证和抵押品欠条,现金一百万,还有几个存折,他老婆孩子都在内地,要不要……”   
  祺瑞摇摇头,道:“不关他老婆和儿子的事情,存折……明天和毒品一起拿去跟市领导们平分了就是了,那些抵押品和欠条嘛,查查对方的资料再说吧。”   
  “老大,你真的要把那些少女卖去非洲?”扎克问道。   
  “哈哈,这你也信,吓唬吓唬她们罢了,不过呢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