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113部分

魔脑传奇-第113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鹰少爷!”大家大声回应。   
  “谁是紫剑盟的大姐大?”肖玉凌再问。   
  “你!小公主‘浴血凤凰’!”   
  肖玉凌满意的对那两腿发抖的少年道:“听到没有,我的外号叫做‘浴血凤凰’,什么血杀女神,真是难听死了!”   
  那少年傻傻地目送肖玉凌一行人渐渐地远去,然后才跪在地上放声痛哭起来。   
  聚集到了一起焦急地等待回应的各位老大等到这个回复后登时像炸了锅一样。   
  “操他妈的,这婊子这么狂,奶奶的,跟他们拼了,我就不信我们几千人拼不过他们几百个,有种的就跟我上,捉住那贱人干死她!”红蓝帮老大洪岚锤着桌子道。   
  “哼,紫剑盟可不是那张桌子可以给你随便锤的,那晚上人家才出动了几十人就把铁骑会给全歼了,现在人家有了几百人,你以为你们红蓝帮那三百来人够人家一口吃的么?”川帮老大徐海道。   
  “你!”洪岚对徐海怒目而视。   
  “好了好了,别人家还没杀过来咱们就自己乱了套了!”威龙帮老大陈海波做和事佬道:“大家聚在一起也就是商量着如何对付那臭娘们,何必伤了和气?大家要齐心协力不是?”   
  “对啊,总不能就这么投降了吧?”一些小角头纷纷附和道。   
  “除掉了铁骑会,我们还有多少人是能打能杀的?对不起,我看不到我们这边有多大的希望,总不成叫学校里的小鬼、妓院里的姑娘一块儿杀上门去吧?几千人,嘿,说大话你们都挺牛的,就不知道杀起来的时候会不会成了逃兵了。”徐海冷笑道。   
  “老徐,你怎么能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陈海波埋怨道。   
  “算了,我们川帮自己做事自己当,你们讨论你们的,我回去了!”徐海扔掉手上的烟头,走了出去。   
  “干!没卵子的家伙,他滚蛋还好,也省得待会听了我们的计划跑去告密!”洪岚骂咧咧地道。   
  “我们哈维帮也退出!”一向对外异常强悍的哈维帮帮主阿容汗-木拉乌西居然也退了出去,剩下的人面面相觑,他们没有川帮的实力,没有少数民族勇悍的手下,只好随大流了。   
  “大小姐,川帮和哈维帮派人来商讨纳入我们紫剑盟的事宜来了。”   
  肖玉凌刚回到医院,便听到了田勇的报告:“哦?川帮倒是在预料之中,那哈维帮倒是有点儿奇怪了,你叫他们明天再来,等我们今晚灭了别的帮派也好让他们心服口服!”   
  #   
  “老大,里面黑糊糊的,会不会有什么古怪啊!”红蓝帮聚集在原铁骑会的最大总部那地下赌场外蠢蠢欲动,一个手下有点儿害怕地道。   
  “有古怪还能把我们都给吃了?”洪岚其实心里面也没底,但是握紧手里的枪,再回头看看黑压压地弟兄们,登时胆气壮了起来:“小的们,他们里面最多才一百人,咱们冲啊,活捉那两个娘们,大伙儿好好爽一把!”   
  洪岚的吼声清晰无比地传入了正在对面等着他们送死的肖玉凌耳里,气得她冷哼一声,差点就要把刀杀下去亲手斩掉他的脑袋。   
  “小姐,一个死人的话何必放在心上?”吕雪梅冷冷地道。   
  “哼,自行一号计划,这群白痴让他们死去吧!”肖玉凌放弃了杀伤力比较小的二号计划,选中了一号计划,不知道洪岚知道后会不会后悔自己的口不择言呢?   
  目送着他们一窝蜂地杀入了赌场,肖玉凌才带着吕雪梅离开,没走过半个街区便听到身后传来了连续的剧烈爆炸声,回头一看,那陈旧的赌场已经陷入了烟尘与火光之中,里面哭爹喊娘的声音不绝于耳,一些幸存者纷纷逃出,幸而那赌场建筑乃是六十年代的作品,结实耐用,还没有倒塌,让绝大多数人得以幸存。   
  然而他们狼狈地逃窜出来后却发现面前两边都站满了蓄势以待的紫剑盟人手,为首的大汉一声大吼:“放下武器投降,否则杀无赦!”   
  他的手一挥,‘刷’地一声,紫剑盟的人齐刷刷地将手里的斩铁刀举起,白花花地一大片,威势凌人杀气冲天!   
  “投降投降!”他们仓惶逃得出来,手里的武器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给扔了,这个时候哪还有心思反抗,纷纷大叫着投降,然后抱头蹲在地上。   
  紫剑盟的人分出一半,一个个手里提着一桶水,冲进劫后的赌场,一桶桶水浇进去,本来便不大的火头登时灭了。   
  田勇吩咐那些红蓝帮投降的幸存者道:“你们把你们受伤的、死掉的伙计都给我搬走!回去等待收编,谁敢出尔反尔还想继续顽抗的话,今天你们老大就是榜样!”   
  灰溜溜地将十来具尸体和满地的伤员背走,红蓝帮来时威风,走得却无比的窝囊。   
  除了洪岚色欲熏心地抢着揽下向实力最强的赌场进攻的任务外,其余帮派也在威龙帮的率领下向其他场子进发。   
  与红蓝帮的遭遇不一样,他们的面前灯火通明,但是也同样没有一点动静。   
  陈海波没有洪岚那么莽撞,他派了一个小弟进去查看情况。   
  过了一会儿,那家伙探出头来,颤巍巍地叫道:“老大,里面没有人!全是空的!”   
  陈海波沉思了一下,挥手道:“有埋伏,撤!”   
  ‘砰’地一声,陈海波身边的一个人捂着大腿咬着牙无力地跪下,陈海波停住脚步,向着空荡荡的大街喝道:“出来!藏头露尾的算什么好汉?给我出来!”   
  ‘叩叩叩……’高跟鞋踢踏的声音在午夜空旷的大街上非常地扣人心弦。   
  暗影里走出了一身白得炫目的肖玉凌,影子一样尾随于后的吕雪梅,还有黑压压的一片紫剑盟的人,。   
  一群人走了过来,人数虽然没有这边的多,但是那股无形的气势却隐隐压得这边气都喘不过来。   
  肖玉凌来到陈海波面前约五米的地方站住了,踢踏声曳然而止,除了风声再也听不到任何声音。   
  “成王败寇,无以不用其极,陈帮主居然还抱着过时的想法,也未免太落伍了吧?”肖玉凌将双手插入风衣的兜里,穿着这衣服白天热晚上冷,为了够酷……,只有牺牲自己了。   
  “洪岚呢!你怎么会在这里!”陈海波厉声喝问道。   
  “不知死活的家伙,还能有什么下场呢?我早就说过,顺者昌逆者亡,他要找死我也没办法。”肖玉凌冷冷地道:“陈帮主,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也风光了够长时间的了,也该休息休息了!”   
  陈海波脸上神色变幻莫测,终于颓然道:“自古英雄出少年,我们老啦,是该退休了!”   
  肖玉凌点点头,正想说话,却听陈海波身后有人大喝道:“我不服,要我听命于一个臭婆娘还不如杀了我!”   
  一个人跳了出来,看他的样子确实很高大威猛,田勇在肖玉凌耳边道:“他便是威龙帮的第一打手刘涛,据说他学过散打,普通的黑带也不是他的对手。”   
  那叫刘涛的家伙甩脱了上衣,露出一身纠结的肉块,大吼道:“臭婆娘,叫一个人上来,打赢了我再说!”   
  他连连辱及心目中的女神,紫剑盟的人个个面露怒色,肖玉凌一举手,制止了他们的动作,嘴角带出一丝不屑的笑,突然冲了起来,凌空一脚踢在刘涛仓促间格挡的双臂上,这一脚踢得刘涛双手大开,连连后退,肖玉凌哪能让他如此轻松地逃脱,凌空一个翻身,再一脚重重地踢在他胸膛上。   
  刘涛痛吼一声被踢出三四米,跪倒在地上,紫剑盟的人大声喝彩,威龙帮等帮会的人却鸦雀无声。   
  肖玉凌冷哼道:“起来,咱们再玩玩!”   
  刘涛一声怒吼,站了起来,再一声怒吼,朝肖玉凌气势汹汹地扑去。   
  肖玉凌冷笑一声,鬼魅般消失在刘涛的拳影之中,在刘涛大感不妙的时候,一记重重的膝撞正中他的小腹,软弱的小腹受到重击让他浑身痉挛般的蜷缩起来,肖玉凌再跳了起来,狠狠地一下肘击打在他的背上,刘涛‘嗷地一声大叫,重重地倒在地下,再也动弹不得。   
  “吼!吼!紫剑紫剑,鹰少爷、血凤凰!吼……”   
  紫剑盟的弟兄们气势如虹地大声呼喝起来,威龙帮跟别的帮会的人气势跌到了谷底,叮叮当当地,成堆的片刀被扔在地上。   
  陈海波摇头叹道:“想不服都不行了,从今往后再也没有威龙帮,威龙帮的人愿意加入紫剑盟的以后就跟着鹰少爷、血凤凰两位打天下,其他的人随意爱干嘛就干嘛去!”   
  “老大,您要去哪里?”陈海波的一个手下问道。   
  “我老了,落叶归根,该回家看看了!”陈海波望着肖玉凌道:“这样,总该放过我这把老骨头了吧?”   
  肖玉凌道:“您老能够激流勇退我又岂敢再留难?我们紫剑盟秉承自愿原则,只要不跟我们作对,大家可以随意离开!”   
  这个时候刘涛艰难地捧着心口跪坐了起来,再喷出一口鲜血,颓然倒地。   
  见到不少人颇为不忍地看着刘涛,肖玉凌眼睛一转,对田勇道:“这家伙是条汉子,马上派人送医院去!”   
  陈海波眼中流过一丝激赏,点头道:“看来还是川帮的老徐看事情明白,我的确是老了,既然如此,那么我还是走吧!”   
  肖玉凌喝道:“陈老慢走!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大家也都散了吧,明天紫剑盟的人自会去接管场子,你们各自场子该由谁负责暂时还是由谁负责,除非在我们检查中发现了问题,否则一切照旧!”   
  大伙儿渐渐散去,肖玉凌让人收拾收拾,自个儿也随着救护车来到了人民医院。      
第十卷 初战东突 第二章    
  一回到医院,登时发现萧蕾蕾正在给祺瑞喂着东西,肖玉凌见到萧蕾蕾高兴地大叫道:“蕾蕾,我正要去找你呢!”   
  萧蕾蕾放下碗,脸上微微一红,道:“你跑哪去了?整下午都不见人,现在多少点了你才知道回来,还这么大声乱喊,真是调皮,如果祺瑞出了什么事情怎么办?”   
  肖玉凌吐吐舌头,道:“不是知道你会在这里我才敢放心大胆地出去的嘛,嘻嘻,有你这个超级医生特级护士在这里,比我可要好多了!”   
  “凌凌,谁受伤了?这么急着要找蕾蕾?”祺瑞还是趴在床上,他的后背被烧伤,右手、屁股、大腿多处被弹片击中,虽然都开刀把弹片、弹丸给挖了出来,但是伤口却没办法那么快收拢,只好继续这样趴着。   
  “不是……刚才回来的时候在路上发现有一个人躺在路上,我就把他给带回来,想让蕾蕾看看他怎么样了嘛。”肖玉凌吐吐小舌头,娇俏地道,怎么也看不出来她十多分钟前那冷酷的样子。   
  “那好吧,让梅儿给我喂东西吃,你们去瞧瞧!”看到肖玉凌的样子,祺瑞知道她今晚没有见血,心情也好了点,作为一个男人,他也不想让自己的女人整天过着血腥杀伐的日子。   
  肖玉凌拉着萧蕾蕾来到刘涛的病床前,医生给他瞧过了,开了点跌打散淤的药而已。   
  萧蕾蕾一看就知道问题不对了,看了看偷笑的肖玉凌道:“他真的是你从街上拣回来的?”   
  守着刘涛的俩小弟偷偷地捂着嘴跑了出去。   
  肖玉凌知道瞒不过这位大医师,笑嘻嘻地坦白道:“这家伙骂我,我就轻轻地给了他两下,嘻嘻!”   
  “轻轻地?我看我不出手的话他下半辈子就要遭罪了!他到底干了什么坏事让你下这么狠的手?为什么打伤了又要救他?”萧蕾蕾眨眨眼睛道。   
  “呀,这家伙看不起女人,骂我是臭婆娘,你说我气不气?不过后来打了也就后悔啦,这家伙看起来也是条汉子,所以我就把他带回来让你医治,你知道,这些伤只有你能治好……”肖玉凌也眨眨眼睛道。   
  “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帮他治好吧,算他命大,居然碰上了我,哼!”   
  萧蕾蕾将上身赤裸的刘涛翻过来让他趴在床上,看了看他心口的那团淤青,刷刷刷地插了三只金针上去,透过特制的中空的金针,缓缓地将他体内的淤血拔了出来。   
  用去了两大团消毒棉,他后心的淤血淡得也快看不见了,萧蕾蕾这才将针拔起,运着内力给他疏通受阻的经脉。   
  “痰盂!”萧蕾蕾喝道。   
  肖玉凌服侍祺瑞两天也学到了不少东西,赶紧把床下的痰盂拿了出来,萧蕾蕾将强壮的刘涛像个小娃娃一样操纵着,一下子把他提了起来让他坐着,肖玉凌赶紧将痰盂递到他的面前。   
  萧蕾蕾运功一催,刘涛‘噗’地一声吐了一大口淤血出来。   
  “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