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119部分

魔脑传奇-第119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因此,祺瑞只带上了他在S市外训练营里的一只小队前往目标地。   
  而刚来投奔他的坦克等人在防暴大队没赶到前在他带领下抓住了阿吾提,之后就被他赶去了S市的训练营,不但要他们习惯沙漠环境,还要他们学习几门语言,他们上火车的时候一个个苦着脸,别提多郁闷伤心了。   
  在漆黑的夜里,祺瑞带着二队的队员一个接一个地从离地一米的悬空飞机上跳下,融入了夜空下崎岖的山地里。   
  花了半小时急行军,他们已经接近了目标地。   
  趴在一个距离那个山窝不远的一个山岗上,祺瑞用着红外望远镜搜索附近的山头,只见目标所在的山窝就处于附近最高大的一个小土山下,山窝窝里面杂乱的长着一些灌木,估计洞口就在某从灌木下。   
  这时,从红外望远镜里发现了一个目标,那是一个坐在半山腰抽着烟的哨兵,坐在那个位置下足可以观察到周围矮土山的情况。   
  对负责狙击的‘神箭’道:“三百米、十点钟方位,一名哨兵。”   
  原来祺瑞觉得行动的时候大家都用外号比较方便一些,也省得他自个去记那有些拗口的新疆名字,于是强迫大家都自己取了一个外号,狙击手叫做‘神箭’也还算是贴切了。   
  一声轻响过后,神箭淡淡地道:“消灭目标。”   
  这好像是所有狙击手的通病,一个个冷淡而且很酷。   
  “神箭和罗汉占领制高点监视附近情况,发现匪徒从其他洞口逃窜立刻击毙,其余的跟我上!”一声低喝,祺瑞已经像一头猎豹般冲了出去。   
  没有月光的大地上黑糊糊的一片,但是祺瑞已经无需夜视镜便可以凭着微光看得一清二楚。   
  飞速地扑下山岗然后小心翼翼地来到了山窝里。   
  “搜索洞口位置,注意小心陷阱和地雷!”祺瑞他们九个人慢慢地向里面摸去。   
  “发现一个洞口!”外号叫做阿毛的家伙低声道。   
  “继续搜索!”祺瑞迅速放弃了搜索,来到阿毛身边。   
  眼前是一个伪装得不错的洞口,用一大蓬灌木作为掩护,洞口就在灌木的底下,可惜的是因为没有养分供应,那灌木已经奄奄一息了。   
  灌木根部的泥土传来一阵尿骚味,看来经常有人在这里给它施肥。   
  将灌木移开,一个用圆木板挡着的洞口漏了出来。   
  紧了紧手里的P90,看着眼前的一个垂直的半米直径的洞口,下面黑乎乎的,不知道有多深,洞壁上有可供攀爬的架子。   
  阿毛把他的95微冲往背上一背,就要往下爬,祺瑞按住他,微微摇头。   
  阿毛重新爬在地上不动弹了,祺瑞已经放出精神力进入了下面的洞穴,略略查探了一下,知道底下没人,背好枪,下令道:“留两人在上面警戒,其余的人跟我下去!发现敌人,尽量活捉,必要时可以格杀勿论!”   
  祺瑞当先爬了下去,下了大约五米,便已经到底了,底下没有光线,但是可以感觉到有风在缓缓流动,左边有微微的发电机的声音,右边则有微弱的光线在洞壁上反射过来。   
  “阿毛,你带一个人去左边,其余跟我往右边!”祺瑞端起了缴获来的P90当头摸去。   
  坑道很快便变得宽敞起来,可以供两个人齐头并进。   
  “老大,这边只有一台发电机,没有其他岔道!”阿毛从无线电中向祺瑞汇报道。   
  “切断电源,大家戴上红外夜视仪!”祺瑞用喉式通讯器道:“阿毛你们跟上来!”   
  前面的光线突然熄灭了,祺瑞带着他的小组迅速向前逼近。   
  大约顺着坑道斜向上走了三十米左右的直道,前方光线一闪,有人拿着手电筒嘴里骂骂咧咧地一摇三摆地走了过来。   
  这里是直道,很容易会被他发现,祺瑞缓缓掏出黑18,套上消音器,瞄准了那家伙的脑袋。   
  ‘嗤’地一声,那人刚一歇嘴,子弹立刻穿透了他的脑袋。   
  祺瑞快速地扑上前去,在他摔倒前抱住了他已经失去了生命的身体,缓缓地放在地上,把他挂在胸口的手电筒取下挂在自己身上,再仔细搜索了一下他的身上,只是挂着电工须要的东西,没有携带武器和炸药。   
  “上!”祺瑞大踏步地用手电筒开路,向里面闯去。   
  从刚才那家伙的嘴里便可以知道现在只有他一个人在里面守夜,别的人都睡着了。   
  再走了十来米终于前面出现了一个大厅,另外还有一个守夜的家伙正躺在椅子上呼呼大睡。   
  祺瑞指着他做了一个手势,两名战士登时扑上,飞快地捂着他的嘴摁在地上用特制的小型镣铐将他的手脚的拇指铐在了一起,就像一只大虾米一样弓着身体,动弹不得了。   
  这种镣铐小巧耐用好携带,而且不用担心他们能够自己挣脱,因为镣铐不是用锁扣式的,而是用的螺栓!有点儿像煤气瓶固定气管的那种扣夹,拧紧以后除非有人用扳手给你拧开,否则你是没办法弄开的,四个专门锁扣大拇指的锁扣中间是十字交叉小手指粗细的铸铁,保证了足够的强度。   
  给那家伙用他脚上脱下来的袜子堵上了嘴,然后用胶布给贴上,回头扔到了黑乎乎没有任何东西的坑道里面去了。   
  队员们干着活儿的时候,祺瑞已经把大厅的情况给看了个遍。   
  其实也是非常简单的一个地方,对面直统统地又是一条笔直的通道,估计是另一个出口,大厅左右两边各有一个紧闭的门,左边这个没有任何动静,应该是仓库或者车间,另一边鼾声此起彼伏,自然就是他们睡觉的地方了。   
  关闭了电筒,大伙悄悄地扭开门走了进去。   
  红外夜视仪可以清晰地看到有五名匪徒正躺成一排,呼呼大睡。   
  祺瑞一挥手,五名战士一人伺候一个扑了上去,这些人在睡梦中都还没弄明白究竟怎么回事就一个个地成了俘虏。   
  “检查他们的身上有没有炸药,阿毛,你带两个人到另一间屋子和另一条通道检查还有没有其他匪徒,我们的俘虏已经够多了,再有发现就立刻击毙!不能让他们有机会引爆炸药!”祺瑞是被炸怕了,见到东突份子就要检查他们身上是否捆着炸药,事实上睡觉的时候不太可能绑着炸药。   
  “老大,没有炸药,倒是每人都抱着把枪睡觉。”一名战士搜索了这五人的身上,确实没有发现炸药。   
  ‘嗒嗒’,坑道另一边响起了95微冲的声音,看来还有漏网的匪徒哨兵,被阿毛他们干掉了。   
  “消灭一名匪徒!搜索完毕!发现另一个出口!”阿毛的声音在通话器中清晰地响起。   
  “好,把电线接上,找点有价值的东西带走,通知直升机回来接我们,再通知国安局,这个地方交给他们处理。”   
  阿毛从另一个通道里拖下来了一具尸体,笑嘻嘻地道:“老大,上边的洞口好多了,不用爬得那么辛苦。”   
  “妈的,阿吾提说洞口在山窝窝下边……”祺瑞随口骂道,走入了另一间屋子。   
  说是兵工厂,其实也就是一个简单的手工作坊,两边墙角堆满了用来作手雷的壳的铸铁管,乱七八糟的炸药还有引信、铁钉、包装盒等东西,另外装好的手雷堆满了墙角的三只木头箱子。   
  想到那女孩身上的炸弹或许就出自这里,祺瑞就不爽,说不定扎在自己屁股上的铁钉就曾经和墙角那一堆铁钉混在一起。   
  “干!”祺瑞暗骂一声,不想再呆在这个伤心地,掉头走了出去。   
  六个俘虏以一种非常吃力的姿势并排着跪在地上,一个个脸上满是绝望的神色。   
  没去理他们,祺瑞顺着另一条通道走出地下坑道,空气清新多了,祺瑞找到那个被神箭击毙的匪徒,用通讯器对外边的几人道:“外面情况如何?”   
  “没有发现!”   
  “一切正常!”   
  过了五分钟,送他们来的那辆直升机回来了,几个全副武装的特警跳了下来,迅速散开占好位置。   
  “你们是哪个单位的?”一个文官模样的家伙跳下飞机,一个趔趄差点儿摔倒,他身边的特警赶紧扶了一下。   
  “你们什么单位的?谁是头?”那家伙气势汹汹地跑过来责问正收拾东西打算离开的祺瑞他们。   
  “我是他们的头,想知道我们单位的名字你的权限还不够!”祺瑞故意气他,对他身后那个想笑又不敢笑的特警道:“还有两个运送物资的匪徒在东方五公里的小村子里面,就交给你们了,走,带上俘虏,咱们走!”   
  “不行!你们什么也不能带走,这是我们的职权范围,你们不能插手!”那个家伙差点没被祺瑞气死,大声嚷道。   
  ‘刷’,一道白光闪过,那家伙感觉脸上一冷,痛感登时传到了脑神经然后汇聚到了脑线体里……祺瑞已经用军用匕首在他脸上划了一道血痕。   
  ‘嗷……’那家伙下意识的拔枪,却被祺瑞早一步拔出黑18指着他的脑袋,冷笑着道:“我怀疑你是东突份子,一枪把你杀了,最多也就是写一份材料的功夫,你信不信?”   
  那几个特警一惊,手里的微冲瞬间对准了祺瑞,祺瑞手下的人也纷纷将手里的枪指着对方。   
  “大哥,别……别冲动,有话慢慢说……”那家伙吓得尿都要流出来了。   
  “哼,你叫什么名字?”祺瑞问道。   
  “小弟白聪夙,大哥手下留情……”祺瑞身上的无形压力快要将他压得崩溃了。   
  “白充数,嗯,好名字,难怪,不过,你可以回去等着下岗回家种田去了。”祺瑞望着其他特警道:“国家的利益高于一切,这不是哪一个人的事,也不是哪一个队伍的事,是我们整个国家的大事,只有团结协作互通有无才能尽最大可能地打击一切危害了国家安全人民利益的犯罪行为!至于那几个俘虏,你们喜欢就拿去吧!”   
  “大哥说得对!小弟我错了!”白聪夙笑起来很恶心,祺瑞有点想一枪把他给毙了的冲动,假如没有人看到的话,说不定早都那么干了。   
  祺瑞收好枪,那些特警也纷纷将枪口拿开,在他们队长的指挥下有条不紊地展开了行动。   
  “走,准备上飞机!”祺瑞转过身招呼所有队员。   
  “哇!P90,我可是第一次见到真家伙,真漂亮啊!”那特警队长看来也是一个爱枪的人。   
  “大哥叫啥名字?有空再陪你玩枪,兄弟我赶时间,不奉陪了!”祺瑞赶着那群小子上飞机,随口问道。   
  “我叫周建军,新疆反恐特战队的小队长,你别忘记了……”   
  “知道了!”祺瑞最后一个跳上了直升机,向他挥挥手,直升机迅速离去,却见那白聪夙又开始耀武扬威起来。      
第十卷 初战东突 第六章    
  “祺瑞,我好担心你……”蒋匀婷已经可以不用吸氧机了,倚在床头和胖头鱼他们说笑,见到祺瑞匆匆地赶了回来便幽怨地说道:“蕾蕾已经走了!”   
  胖头鱼和林雪茹识趣地跑了,祺瑞乘势将蒋匀婷搂入怀里,道:“婷婷,我也不想让你担心,但是不把那些威胁到你们安全的家伙一股脑地全部消灭掉,我怎么能放心得下?我不希望你再遭到任何的不幸了!”   
  “唉……我怎么那么笨呢?假如能早点儿毕业出来,能陪在你身边就好了。”蒋匀婷闭着眼睛,听着祺瑞的心跳,自怨自艾地说道:“不过就算学成出来我也帮不了你的忙,我当初怎么学了法律这个专业呢?唉……”   
  “没事呀,我可以请你当我的贴身律师嘛,哈哈……”祺瑞看到她状况不错,嘴里又开始花花,手也开始不老实起来。   
  “噢,别……别,蕾蕾说我至少还得一个月才能完全好,她要我全好了才能……才能那个,不然会伤着身子的……”蒋匀婷正在情浓时分,哪堪他的挑逗。   
  “哦,她……真的就这样走了?”   
  “嗯,她今天一大早就给我接下来的疗养安排好,然后就走了,留下一堆药给我吃。”   
  祺瑞有点儿失望,萧蕾蕾这个人给他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温柔体贴的时候,偶尔又不时耍一些小花招整一下别人,两人间现在还不知道是什么关系,有点儿若即若离又似非常亲密,她的离开或许与自他的态度有很大的关系。   
  “哼,说到她你就发呆,是不是舍不得她走啊!”蒋匀婷半天没见到祺瑞回答,一抬头看到祺瑞的呆样,登时小脾气上来了,轻轻地在祺瑞手上拧了一下。   
  “噢,我是在想啊,她怎么就这么走了?还有很多问题要找问她呢。”祺瑞胡乱编了一个借口,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