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126部分

魔脑传奇-第126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迎头扑去。   
  祺瑞还来不及反对,便被他强大的压力逼迫得开不了口了,唯有拼力相抗。   
  压力越来越大,老道简直像一座大山一样向他压过来。   
  “这些家伙难道就喜欢见面就打以大欺小?”祺瑞咬牙顶着,心里面就剩下了一个念头。   
  突然间压力一松,祺瑞重心顿失,踉跄着拔起深陷在沙子里的双脚往前跌步向老道撞去。   
  一团柔和的力道将祺瑞托住了,祺瑞抬头一看,只见青阳道长正含笑看着他,脸上不由微微一红。   
  “很好,你的进步简直出乎意料,假如你今天碰上赤阳那家伙,虽说还是打不过他,但是逃跑总还是可以的了。   
  提起赤阳,祺瑞心里猛地一抽,嘴上还是讪笑着道:“跟道长您比起来还是天差地别呀!”   
  青阳微微一笑,道:“不要妄自菲薄,除了我们这些老家伙不算,你可以说得上是年轻一代的第一人了!来,我用和你相若的功力,咱们来练练拳脚吧!”   
  就在老道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祺瑞突然觉得面前的老道只是一个幻影似的失去了实在的感觉。   
  祺瑞闭上眼睛,迅速在周围布下精神力网,突有所觉地向左横移一步,躲过了鬼魅般的一脚。   
  “哈哈,不错,居然仅凭感应就能够躲开我的这一脚,来吧,我倒要看看你的感应快还是我的拳脚快!”青阳在一瞬间不知道攻出了多少拳脚。   
  祺瑞依旧闭着眼睛,精神力、大脑、脑里的控制芯片首次结合在一起对青阳拳脚进攻路线进行预警、分析还有运算,然后向身体发出命令,用最简单的方式,电光火石之间青阳的攻击竟然全数落空。   
  “好小子,居然都没挪上几步就能躲开我的拳脚?看来我还是低估你了,再试试这几下子吧!”青阳大为诧异,以为至少也该中上几脚来着,没想到祺瑞全躲过去了,而且躲避的姿势之奇怪简直匪夷所思。   
  青阳的拳势慢了不少,但是却带起了无形的漩涡似的力量,束缚住了祺瑞的身形。   
  祺瑞就像陷入了漩涡之中,或者是身上被浇上了粘稠的胶水,眼睁睁地看着拳头飞过来,身体却不听使唤地变成了慢动作。   
  ‘蓬……’祺瑞摔出两米外,虽然看清楚了来势,但是因为肢体的动作变慢从而导致了没能躲过这一拳。   
  祺瑞跳了起来,不服地道:“再来!”   
  青阳呵呵一笑,还是同样的一拳。   
  速度更慢了,祺瑞眼睁睁地看着它打了过来,猛地一声大吼,祺瑞发劲挣脱了束缚着他的力场,向后跳开。   
  青阳点点头,道:“再来!不要老是躲,攻我两拳瞧瞧!”   
  祺瑞刚刚顿悟那一拳的妙处,登时同样一拳打了过去。   
  青阳笑道:“班门弄斧,找打!”   
  果然,祺瑞一拳没打着反而被牵引着跌了个狗吃屎。   
  睁开了眼睛祺瑞反而三心二意,眼睛和精神力抢夺着判断权,平时还没事,假如眼睛分明看到敌人就在面前并且正一拳打过来,但是精神力却判断说敌人在后面,得向前躲才行,两个念头在大脑里登时闹成一团,差点儿便要闹成精神分裂。   
  青阳似乎看出了祺瑞的不对劲,站在他面前,一声龙吟般的轻啸从他嘴里发出,喝道:“存思、存神、守意!存谓存我之神,想谓想我之身,闭目即见己目,收心即见己心,怯除俗念,与神交接,乘云驾龙,瞬息万里……”   
  祺瑞在他的引导下渐渐平静下来,闭着眼睛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似乎已经神游太空去了,脸上一片平和。   
  青阳望着他一脸的羡慕,要知道青阳虽然知道有元神一说并且正在努力修炼,却尚未摸到门道,然而以他的眼光分明看得出来,祺瑞正处于元神凝练成形的初期,只要持之以恒便可以得证大道,岂不让他心痒难骚?   
  “不要动他,你们几个站在这里看着他,直到他醒来再带他来找我!”青阳吩咐那四个执法者道。   
  祺瑞这一站愣是站到了第二天早上,青阳来看过几次,白天的烈日和晚上的罡风似乎都没有影响到他。   
  朝阳照在祺瑞身上,在地上拉出了一条长长的影子,陪在他身边的执法者分成了四班,轮回了一次,他都还没醒来。   
  “道长,那些学员已经快到了。”   
  “哦,知道了,他就快醒来了!”老道不为所动。   
  正说话间,祺瑞嘴唇微张,渐渐地发出低沉的啸声,越来越响,犹如虎啸龙吟响彻天地,隐约有征伐之音,让人热血沸腾。   
  诸人为之愕然,青阳却兴致勃发,随即也发出啸声呼应,一清越优雅,一淳厚雄奇,在空旷的沙漠里怕不传出了几十里外。   
  “哈哈……”祺瑞突然纵声长笑道:“多谢道长指点迷津,不如我们再来较量一下!”   
  青阳也大笑道:“故所愿也,不敢请耳!”   
  祺瑞突地向青阳扑来,两人间的距离好似突然消失了一般,祺瑞一步便到了青阳面前,老老实实地一招黑虎偷心朝他打去……   
  ◎   
  当四辆大卡车载着那一百名学员与未来的教官到来的时候,沙漠里就像刮起了龙卷风,一个方圆五十米的黄沙罩里不时传出呵斥与拳掌气劲交接的声音。   
  “天啊,这还是人吗?”路路续续跳下车的学员们看着那能令风云变色的沙暴登时惊呆了,连带他们来的指导员也忘记了让他们列队,大家都傻傻地看着那个人造风暴。   
  “看什么看,那是你们的教官在练武,今后有得你们受的!”看了一阵已经乏味了的坦克跑去恐吓这些菜鸟,大声吼道:“我是你们的辅助教官!立正!按高矮次序从左到右列为五队!”   
  毕竟是训练有素的中国军人,他们立刻从震惊中清醒过来,熟练地排起了队伍。   
  “从前到后,从左到右,报数!”坦克的大嗓门喝道。   
  “1、2、3……”大家伙报数的时候,一个戴着眼镜没有排队没有报数,穿着常服扛着少校军衔的军官走了过来。   
  “首长!”坦克刷地给他敬了个礼,他的大嗓门把那人吓了一跳。   
  “稍息!”回过神来,那人自我介绍道:“我是军委派来的政委,姓柳,请多多关照!”   
  坦克心里骂道:“妈的,小白脸!”手上却热情得不得了地捧着他的手道:“政委……可把您给盼来了……”   
  那柳政委没注意到他的表情,指着那团沙暴道:“那……真的是你们的气功主教官?”   
  “是啊是啊!”坦克道:“我们的王教官可厉害了,一拳可以打死一头老虎,一脚踢死一头牛啊!前阵子碰上一群狼,他拿着一把菜刀愣是把那些狼给分了尸!那个场面呀……”   
  如果是在平时或许大伙会认为他是在吹牛,但是诺大的人造沙暴在那里摆着,不由得他们不信。   
  “快跑啊!沙暴过来啦!”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坦克回头一看,那呼啸着黄沙翻卷的沙暴果然朝这边滚了过来,惊呼一声也顾不得别人,撒开脚丫子便跑。   
  一大团人造风暴追着四辆大卡车和百来人到处乱跑,那场面可算是够滑稽的了,有香港的导演在的话,肯定会拍成一部超级喜剧片。   
  “哈哈……”百多人的逃跑队伍突然听见身后的沙暴声音停歇了,却响起了两声长笑。   
  回头一看,早已经风停沙歇,没了一丝刚才的狂暴场景,祺瑞和青阳道长正并排而立,纵声长笑,身上一尘不染,哪像从风暴中心出来的,倒是他们这些连滚带爬逃跑的家伙狼狈之极。   
  “老大,你玩我们哪……”闹闹和天才他们被追得上天入地,一边喷着嘴里的泥沙一面大声埋怨着。   
  “你……好!我姓柳,是军委派来配合工作的政委!”那家伙来到祺瑞面前,面青唇白,惊魂未定地道。   
  “你好你好!”祺瑞伸出手和他握了一下。   
  “嗷……”柳政委痛呼着抬起右手,不可置信地对着阳光看着他那变形的手。   
  “呀,青阳道长,刚和你练了一下,全身舒畅,一不小心竟然忘记控制力道了,真抱歉,我给你瞧瞧吧?”祺瑞关心地道。   
  “不……不用了……”姓柳的满头的汗水滚滚落下,却哪里还敢再让这个怪胎‘整治’?   
  对于这次派来监视他的人,外公说了,只要他喜欢,别整死就行,祺瑞看这小子不顺眼,哪里会对他客气?   
  “既然大家都没事,那么大伙把东西收拾好,直接开始欢迎仪式吧!”祺瑞指挥着大伙儿一个个地选床位放好行囊,却独独忘记了他的政委同志。   
  “你……你这个老道,这里是军事禁区,你是从哪里来的!”柳政委逮着青阳看了不顺眼,借机出气道。   
  “哼!”四名执法者突然出现在可怜的柳政委身边,冷森森的眼神将他吓得魂不守舍。   
  “算了!”青阳挥手让大家退下,冷冷地道:“我想你应该知清楚,小小的政委我们可以随手抓几万个,换了一个又一个都行,假如王教官出了什么差错我唯你是问!就算你躲到天涯海角,谁也保不住你!”   
  当青阳和那四名执法者走远,柳政委才后悔为什么自己被派来这里,这哪是人干的活啊,简直跟守着一群危险到了极点的妖怪似的,保不准哪天就会挂掉。   
  ◎   
  “龙牙军校校规第一条,入校首日需接受教官的洗礼!你们给我好好地享受吧!”祺瑞一声令下,早就跃跃欲试的坦克等人蜂拥而上,以二十人对抗一百人,以大无畏的拼搏精神冲了上去。   
  虽然对方占据着人数上的优势,而且都算是有功底的家伙,但是还是挡不住受过祺瑞摧残的这些强人,片刻功夫便躺了一地。   
  洗礼结束后,柳政委脸色更加苍白了,他那只右手估计要想抓筷子也得等上两天才行,但是他有苦也只能往肚子里面吞,哪敢声张啊。   
  那些学员们一个个也给打得只能在床上躺上两天了,这一顿痛揍给了他们深刻的教训,当他们学成出师当上了教官之后,将愤怒发泄到了他们的师弟身上,这奇特的传统一代一代地延续了下去。   
  ◎   
  “你把他们打伤,是不是想拖延时间呀?”青阳找到了苦恼的祺瑞。   
  “道长,我……”祺瑞颇为苦恼地道:“我夸了海口,但是到现在也没能想出能让所有人都能练的、效果显著的气功来。”   
  “我就知道,所以我今天才会出现在你面前,你啊,太想当然了,几千年的传承,出了不知多少聪明才俊之士,有谁能创出一个能让所有人都能练的气功?你别跟我说现在流传的那些这功那功的,那些至多也就是强身健体,你见过他们上天入地开碑裂石没有?”   
  “每个人都是完全不同的个体,一套能让这个练成天下第一的功夫说不定就让另一个人走火入魔,最最普通的入门心法说不定就能培养出一个绝世高手出来,想创造一套万能功法,我看是不切实际啊!”   
  “可是……那么……唉,怎么办啊……”祺瑞苦恼地道。   
  “办法不是没有,否则我也不会来找你了。”青阳道长淡淡地道。   
  “道长!您真的有好办法?什么办法?快告诉我吧!”祺瑞像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可怜兮兮地央求道。   
  “我只是告诉你方法,具体怎么办还得你自己去想!”青阳没有隐瞒,接着说道:“这世界上虽然有无数种人,但是能够进入军队,能够来到你面前的,却已经少了很多,你可明白?”   
  祺瑞被他点醒,电光火石之间已经有了明悟:“我怎么那么笨!我们并不需要万能的功夫,我们只需要从军队里面挑选出适合的战士练习适合他们修炼的功夫,就这么简单,这样的话只需要将战士分成几类分别准备一套适合的功法就行了!”   
  “呵呵,纵然如此,也不是一件轻松的活啊,老道我帮不上忙,还得你自己好好想想!太清气功乃是本门入门的气功,浅显易懂,并且适合面比较广,你可以想办法将之修改一下,我想,这比再创一门气功来的容易一些吧!”青阳道长飘然而去。   
  祺瑞登时坐不住了,非常‘关心’地去慰问那些战士,一一给他们疗伤,顺带着试探他们的经脉。   
  战士们无奈、不满的目光渐渐被祺瑞感化的同时,祺瑞结合之前的经验,逐渐摸索出了一些门道。   
  人的性格确实与他们体内的经络状况有很大的关系,例如一个粗豪的汉子,你让他去学那些拐弯抹角的阴柔内力他绝对会摸不着南北,反之亦然。   
  想起武侠小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