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151部分

魔脑传奇-第151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没有问题,不过,我觉得最好还是由大小姐出面,鹰少爷在后边主导比较好,毕竟,鹰少爷在大伙眼里还是外人,大小姐的亲和力就强得多了。”狗蛋斟酌着小心地道。   
  “四叔说得对,”祺瑞学着肖玉凌叫起了四叔:“我不适合站在华兴会前台,凌凌现在已经有足够的能力做好一切了,经过这一回事故,华兴会中的问题暴露了出来,其实倒是一件好事,清洗了污垢,华兴会发展起来会更加得心应手的!”   
  “好吧,这事情就交给你们了,我就不管了,嗯,好困,我得再睡一觉了……”肖振邦说着说着便睡着了。   
  这回是祺瑞将肖振邦塞给了那位副院长,还仔细地吩咐他好好照看肖振邦,副院长耳提面命的样子比起开始可爱多了。   
  就在这个时候,徐如林和刘恒志急匆匆地走了回来,小声禀报道:“那人已经走了,我们找到了一些施法的道具,那家伙肯定是发觉不对便匆忙溜走的。”   
  “哦,跑了就跑了吧,你们现在好好守着,不要再出问题了,我也该去瞧瞧我们的那几位俘虏了!”祺瑞若有所思地道。   
  ◎   
  “今天爸爸醒来的事情,任何人都不许泄露出去!”肖玉凌喝道:“在明早上聚会结束之前,任何人都不许离开或者打电话与其他任何人联络,猪头皮,你们给我听着,你们的老大肥猪问起来你们就把前半段告诉他,鹰少爷赶来的事情也不许告诉他,知道没有?”   
  “是,大小姐,可是……”猪头皮对于这个命令有点儿大惑不解。   
  “没有什么可是,不许就是不许,假如被我知道你们谁偷偷说了出去,你猜我会怎么样?”   
  “大小姐,我们不会说出去的,你放心好了!”众人纷纷答应道。   
  “好吧,现在估计也没什么事情了,你们大家就轮流休息一会,张伯父,真是麻烦您老了。”   
  “没啥没啥,只要你帮我多劝劝祺瑞,让我以后跟着他一切就没有问题了!”张正明诡笑道。   
  “他?”肖玉凌望了一下关闭着的房门,耸耸肩膀,道:“好吧,我不知道他哪点好,我会帮您说说的,不过,我有什么好处呢?”   
  “嘻嘻,我老人家别的没有,倒是会不少好玩的东东,假如你有兴趣,我倒是可以教教你们哦!”   
  “张老前辈,见者有份,您老不会把我们俩给忘记了吧?”赵芷华摇晃着张正明的手撒娇道。   
  “好好好,只要你们肯学,我都教都教!”张正明平生严厉,哪里试过这种场面,立刻便被她哄住了,老怀大畅。   
  祺瑞跟肖玉凌、狗蛋密议了一阵,便跑到了那个关押着六名忍者的病房,梅儿紧紧地尾随着祺瑞,除非他下命令,梅儿就默默地守在他身后。   
  江大海和杨舒明正死死地盯着俘虏们,这些忍者都被江大海用他惯用的手法卸去了四肢关节跟下巴,几乎动弹不得,哪还有力气挣扎?   
  那名中忍吉松隆此刻恨不得自我了断,但是他却只能无能为力地躺在地上,歪歪的下巴源源不绝地向外流着口水,江大海对他颇为顾忌,还专门用对付会武功的人的手法制住了他的气穴,让他无法使用内力,连自爆都不行。   
  他们脸上的蒙面巾早就被摘了下来,祺瑞颇为惊讶地发现他们的年龄居然都不大,甚至还有一名小忍者,看样子年龄不会超过十六,而成为了中忍的吉松隆居然看起来也才刚刚二十出头,年轻着呢。   
  祺瑞捏着他的脖子,一把将吉松隆提了起来,走入了另一间病房,‘砰’地一声将门关上了。   
  将吉松隆放在了一张椅子上,吉松隆不知道祺瑞要干嘛,双眼滴溜溜地乱转,似乎在想办法脱困。   
  祺瑞双手在他太阳穴上轻轻一拍,这一拍大有讲究,重了会令人悴死或者晕倒,轻了却达不到必要的效果。   
  一拍之下,吉松隆的眼睛登时迷乱起来,太阳穴乃是人身上重要穴道,被恰当震动后能让人短时间内大脑混乱,否则就会精神错乱或者立刻死掉。   
  “咄!”祺瑞的精神力已经闯入了他混乱不堪的脑海,一声轻喝如洪钟大吕般震撼人心,吉松隆的目光登时一凝,被祺瑞的目光束住了。   
  祺瑞轻轻地念着一段拗口的口诀,那是所谓的锁魂术的口诀,是祺瑞从宫本八郎脑袋里面偷来的,据说是终极催眠术,宫本八郎根本没有能力去学习,祺瑞也是在打算对满脑子的杂乱记忆收拾一下的时候检索到的,直接拷贝来的资料很多都被尘封着,每每重新收拾一下就会发现一点新奇的东西,就像一台电脑里面数以百万记的文件,常用的就几个,绝大多数都尘封在那里,很多都被遗忘了。   
  念着念着,似乎暗暗合着某种特殊的旋律,祺瑞的精神力以一种奇妙的方式随着对方脑海精神力的频率震动着。   
  吉松隆浑身一阵颤抖,祺瑞精神已乘虚而入,一时间幻像随生,渐渐神魂飘荡不由自主,心神已被祺瑞所摄,脑际中空空荡荡的,无所忆无所思无所求。   
  祺瑞念叨着的口诀直转而下,变得急骤起来,祺瑞的精神力好似也在压迫着对方的精神力让它随着自己的频率运动着。   
  那年轻人面上出现一阵难忍的痛苦,随着那拗口的不明含义的口诀,脑际中出现一个人影,逐渐清晰,是祺瑞,祺瑞的头像如同神一样越来越大占据了他的整个脑际。   
  念经般的口诀声终于戈然而去,吉松隆的眼神涩滞、无神、失魂落魄。   
  “你叫什么名字?”祺瑞给他接回了下巴,问道。   
  “吉松隆……”吉松隆毕竟功力还浅,面对着祺瑞那变态般的强大,很快便落入了祺瑞的术中。   
  这个锁魂术有点儿像梅儿自我催眠后那样已经在灵魂深处刻下了祺瑞的烙印,平时不见有什么不同,但是在内心的最深处却完全被祺瑞控制住了,而且,这是不可逆转的,除非魂飞魄散,否则这烙印和他的灵魂永生相伴。   
  这是一种终极的催眠术,或者已经不属于催眠范畴了,它简直就是洗脑,让一个人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   
  “你隶属于那个派别,你原来的主子是谁?”祺瑞继续问道。   
  “我隶属于甲贺派风系,我原来的主人是武田家族的族长武田逸夫。”吉松隆茫然答道。   
  “那么你现在的主人是谁?”能够操控别人的生命,祺瑞忍不住觉得有一种异常的感觉从内心猛地跳了出来。   
  “是你!我终身不渝的主人,您将是我的一切,我的生命仅仅是因为了您才存在……”吉松隆毫不犹豫地将心里面一切能够表现忠心的语句说了出来,向祺瑞宣示着无限的效忠。   
  “哈哈哈哈……”祺瑞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连续催眠了六名忍者,强如祺瑞也累得不轻。   
  忍者都是自幼便经历过诸般磨难才在无数失败者中脱颖而出的强者,他们拥有着灵敏的身手,强悍的力量,无限的忍耐力,还要有坚忍不拔的心志才能够成为一名合格的忍者。   
  要想杀死忍者或许很容易,但是要降服一名忍者却是极难办到的,忍者认准了一名主人之后就会终身不渝地跟随着他,就算主人落魄到乞讨的地步,他们也会认为是自己无能的缘故,决不会说背叛主人。   
  然而祺瑞就以他无比强大的精神力量创造了历史,一举收服了六名忍者,自身的损耗也是相当惊人的。   
  “呵……”把六名忍者赶走去办事之后,祺瑞打着长长的呵欠,在徐如林他们惊羡的目光中伸了个大大的懒腰,道:“梅儿,给我护法,我要练会功,恢复一下精神,真够呛,累死了,天亮之后还有得忙呢!”   
  梅儿答应了一声,怒目向徐如林他们瞪了过去。   
  徐如林慌忙道:“老大,你看……我们能不能跟你一起练功呀?”      
第十二卷 攘外安内 第八章    
  祺瑞好奇地看了他们一眼,问道:“为什么?”   
  徐如林陪笑着道:“老大,你练功聚灵的时候周围的灵力的浓度简直比那些什么灵山圣地还要浓烈十倍,紧紧地挨着您练功可以事半功倍啊,您不知道么?”   
  祺瑞奇道:“有这么回事么?我怎么不知道呢?我还以为本该如此呢。”   
  徐如林苦笑道:“老大您非比常人,自然一切都与我们不同,我们自己修炼的时候,每天能够感觉到灵气如丝如缕一样就不错了,可您呢,开始聚灵之后身边的灵力简直就像是泡在水里一样浓厚,简直不堪比拟,难怪老大你这么厉害呢!”   
  “这么说,在我身边修行的人都可以得到很大的好处咯?我岂不是可以开一个仙道加强补习班了?你们是第一批学员,赶紧把学费拿来吧。”   
  “老大,您别说笑了,我们这点身家,有什么东西您是能够看得上眼的?”徐如林他们苦笑着,在祺瑞身边才呆了几天,稍微触及了冰山上的一角,已经让他们惊佩莫名了。   
  “我可是对你们的符咒、印法什么的很感兴趣的哦,”祺瑞笑道,看到他们一脸的为难,又道:“不必为难,你们只要挨个把你们会的法术一个个地施展一遍给我看看,就这么简单,没有违背你们的什么戒律和规条吧?”   
  “这个……应该没有问题吧?”徐如林他们明知道不妥,但是却不明白哪里不对,他们可想不到祺瑞居然能够瞧一眼就学会他们那些依靠着复杂的手势和咒语才能够发出来的秘法。   
  其实到了祺瑞这个层次,那些低层次的什么‘法术’都难逃他的火眼金睛,说白了,符咒和法印之类的东西只不过是用来聚集注意力或者调整精神力的频率的方式而已。   
  念着拗口的符咒,有助于精神力的集中,而且念咒的时候那种频率会渐渐同化脑波的频率,借这种方式让修为比较低的弟子能够突破自身的限制向外施展一些‘法术’而已,真正能够熟练掌握、修为到达了更高的境界之后往往便可以抛弃那些繁杂的符咒,仅凭自己操控精神力便可以作出同样的效果。   
  当然,祺瑞是怪胎中的怪胎,非但自身修为超人,脑里面更有一块芯片,可以帮助他飞快地处理分析数据,因此,就算同样是一样修为的人也绝对达不到他这种看一遍就能学会的程度。   
  既然都说好了,祺瑞就同意了他们左右挨着自己一块儿打坐练功。   
  三人一字排开盘膝坐着,让一边的梅儿看了大感有趣,假如屁股下面换上一个莲台,分明就是和尚庙里的三座佛像嘛。   
  ◎   
  吉松隆带着他仅剩的五名手下潜行到了一座别墅里面,心中忐忑地朝空荡荡的大厅跪倒,凛声禀道:“属下吉松隆,任务失败,请首领责罚!”   
  一来他确实害怕任务失败后的责罚,另外,他现在的内心已经被祺瑞控制,重新回到组织之后害怕被人发觉,因此更是胆战心惊。   
  “哼,无能的家伙,这么点小事也办不好,连自己的手下都保护不了,吉松隆,你太让我失望了!”大厅里突兀地出现了一个阴桀的声音,在空旷的大厅中回荡,让吉松隆跟他的五个手下吓得瑟瑟发抖。   
  一条人影在离吉松隆不到五厘米的距离内突然现身出来,一身的灰色忍者服,但是蒙面的却是白色的面巾,显示着他是中忍中的高级货。   
  吉松隆知道,对方在向他炫耀着更高级的忍术,只有达到了某个级别的忍者才能够学习,面前这人原本是自己的一个同伴,但是比他更会揣摩上意,便爬到了更高的位置,在他学会高级忍术之前,吉松隆的忍术是同一批人中最出色的,但是现在此人却成了吉松隆的顶头上司,掌握着吉松隆他们的生死,让吉松隆暗暗觉得不平起来。   
  假如是在以前,这种念头是绝对不会产生的,除了最终的主人武田逸夫之外,任何比他地位更高的人都是他的大大小小的主人,阶级的观念根深蒂固,他们是不会对主人有任何的不满的。   
  “吉松隆!”那个白巾的高级中忍邪邪地笑道:“你说我该如何罚你?”   
  “请首领裁决!”吉松隆背上流下了津津的汗水,学会了更高层的忍术之后,下级忍者是绝对无法跟上层忍者对抗的,这也是忍者不敢背叛的一个原因。   
  “康尚君,现在还是用人的时候,暂且饶他一次吧,吉松隆,我问你,究竟碰上了什么样的敌人吃了这么大的亏?我接到你们的紧急讯号赶去的时候你们已经不在了,为何你现在才回来?”一阵阴风吹过,从大厅的侧门里走出来一个穿着白袍的日本神官模样的枯瘦老鬼。   
  “吉空大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