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162部分

魔脑传奇-第162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开牌,你管我是什么,你以为你的钱很干净吗?谁知道你是从哪里弄来的,你千万别说这是你自己赚来的,没有人会相信的!”   
  两人用中文说话,那个日本人不耐烦道:“开牌吧,我要看看,你究竟拿了一张什么牌!”   
  宝官也示意道:“请开牌!”   
  祺瑞将手里的牌翻了过来,赫然是一张黑桃A,这样祺瑞也是一对A,但是祺瑞的黑桃A大,祺瑞赢了。   
  “我的运气一向不错!”祺瑞淡淡地道:“你现在知道我的钱是怎么来的了吧?无论如何都比你的来路干净得多,我真想知道,二十四亿人民币的黑洞,你该如何去填平呢?”   
  李旦全身一软,双目涣散,瘫倒在椅子上,再也没有一点儿人气,就像是一团死肉一样。   
  日本人眼睛一闭,在那里喘着粗气,似乎输得无可奈何,英国人在那里祈祷着,很幸运,他只输了八千万,他的牌差点就是同花顺了,只差了一点,他的牌面一直都是最好的,日本人一开始就拿了一对K,有恃无恐,李旦第三轮拿牌的时候得了一张A,他自认为赢定了,谁知道偏偏最后那一张A会落到祺瑞手里呢?   
  “请将我赢的钱划到我的帐户上,你们几个每人十万小费,谢谢!”祺瑞临出门的时候还看了李旦一眼,摇了摇头,带着江大海走了。   
  “老大,我差点被吓死,天啊,你看都没看,怎么知道那是一张黑桃A?前面几张牌简直糟糕透顶!”江大海苦笑着道:“几十亿人民币啊!”   
  祺瑞微微一笑,道:“你问这个干嘛?难道你也想去赌博吗?”   
  “不不,我从来不赌钱,再说了,看到老大您这回,我可再也不敢生出什么念头了。”   
  祺瑞低声道:“没有就好,十赌九诈,你看我似乎是运气特好,但是背后的秘密你又怎么能知道,反正你以后又不赌,我就不告诉你了。”   
  事实上玩了几盘后,祺瑞在几张A后边都做了记号,很浅,普通人就算拿在手里也很难看出来,就算看到了也以为是机器洗牌的时候压到了,他们的底牌祺瑞又了如指掌,哪还不把他们玩得晕头转向?   
  其中也有运气成分,虽然祺瑞一开始便把每一张牌都算着,但是最怕的是英国人中途退出,那样的话他就拿不到黑桃A了,但是英国人没有退出,结果他赌赢了。   
  监控室中的人却没心机去瞧祺瑞那边,早就被下面大厅的情况给弄蒙了,那里麻烦大了。   
  祺瑞来到外边大厅的时候,外面各赌桌前居然空荡荡的,连庄家都不见影子,只把中间围得水泄不通,大呼小叫地,不知道在干什么。   
  “千门……我还莫名其妙,原来是出千的千啊。”祺瑞暗里嘀咕道,这个千门的老帮主,七老八十地居然压不住自己的赌性,大发神威,连连赢了几千万,终于惊动了恺撒皇宫的看家高手,赌界大大有名的美国赌王詹姆斯,两人对赌的消息顿时让所有人都失去了赌博的兴趣,围在旁边观战。   
  祺瑞也是在得知了下面闹开的消息才放手一博,再也没有什么顾忌。   
  “让开让开!”江大海在前面开路,两手一划,登时分开一条大道,两边的人纷纷怒骂,但是拥挤得根本没有让他们回手的机会,江大海挤出来的缺口就又合上了。   
  很快祺瑞就挤到了前面,徐如林他们见到祺瑞面沉似水,招呼的声音到了嗓门却又缩了回去。   
  詹姆斯似乎有点儿紧张,鼻翼不停地扇动,肥肥胖胖地一付中国财神爷样子的千门前主人刘宝来仍是笑眯眯地,游刃有余。   
  两人正在玩骰子,一项古老而简单的赌博工具,从幼稚小儿到垂垂老朽,从街头地摊到豪华赌坊,这个小小的六面体无处不在无人不会,但是要玩得像在座两位高手这样出神入化,全世界却也找不出几个。   
  徐如林小声地给祺瑞介绍了一下之前的情况,他们两位已经玩了十多轮了,从听骰子开始,一路不分胜负,然后比赛玩花样,也是各有奇招,看得一众赌徒们目眩神迷,赞叹不已。   
  这个时候轮到刘宝来玩花样,他瞥了祺瑞一眼,微微点头,手里握着十二只大小不同,质料不同的骰子,随手往桌面一扔。   
  那十二只骰子转成了十二只陀螺,在桌子上拼命地转,刘宝来一拍桌面,十二只骰子飞了起来,刘宝来拿着盅在空中乱捞,眨眼间已经将骰子全部捞进了盅里,然后一阵眼花缭乱的摇盅,只听见骰子在里面乱滚,居然没有一丝的碰撞。   
  ‘砰!’   
  刘宝来将盅重重扣在桌上,然后放开手,只听见里面叮叮当当地连串声响,等一切静下来的时候,刘宝来将轻轻盅提起,只见十二只骰子居然堆成了一座宝塔,从下到上越来越小,排得是稳稳当当,丝毫不差。   
  欢呼和掌声过了好一会才响起,大家都被刘老头的绝技镇住了。   
  只见刘老头将骰子一只只取了下来排成一排,一个个都是红红的六点,让刘老头赢得了更热烈的掌声。   
  拿开最后一只的时候,掌声突黯,不少人发出了轻轻的惊疑,最下面一只居然不是六,而是一只孤零零的一点。   
  刘老头愣了一下,瞧了祺瑞一眼,终于抱拳尴尬地笑道:“老了,献丑献丑!我输了!BYEBYE!”   
  刘宝来掉头就走,詹姆斯连声呼唤,刘宝来站定了,回身道:“我已经认输了,你还想怎样?”   
  “刘老师认识中华赌神华中胜吗?在下仰慕已久,却从未得见,实乃平生一大憾事,今日见刘老师奇技超凡入圣,似乎与华中胜有些相似,因此特意一问,没有别的意思,事实上今晚的赌赛我已经输了,您老玩的花样我一样也玩不来,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詹姆斯诚恳地道,他的话及时被旁边的翻译解说了出来。   
  “华中胜?那小子也敢称中华赌神?我呸,下次他回来拜寿,我非得敲断他的腿不可,看什么看,我是他师父,我都不敢称中华赌神,他竟敢欺师灭祖!”刘老头火气不小,他的绝招被人给干扰变成了臭招,一肚子火正没地方出呢。   
  “失敬失敬,原来是刘老前辈驾到,其实华兄一直矢口否认这个称号,但是他从未逢敌手,于是旁人便送了这个外号给他,怪不得华兄,老前辈,难得相逢,正好指点在下一二……”   
  刘老头看了越走越远的祺瑞一眼,突然泄气,边追边道:“天下之大,谁能真正称得上赌神?我就没那胆子,算了算了,没什么好说的,再见!”   
  “立刻调查此人来历!”很多人都暗地里下了这个命令,然后几分钟之后祺瑞一行的资料登时被调查得一清二楚。   
  “对方一行十一人,从中国大陆拿着旅游签证入境,目标名叫刘宝来,似乎是他们之中的那个名叫王星卓的年轻人的手下,那个年轻人刚才在贵宾厅扮猪吃老虎,赢了几亿美金,赌场的监控也没看出他是怎么赢的,他手下六个老头四个年轻人似乎都很不一般……”   
  ◎   
  “明天到了纽约之后,你们立刻转机回旧金山,然后回北京去吧!”祺瑞站在落地玻璃窗前面看着外面金碧辉煌的世界,拉斯维加斯可是有名的明亮之城,灯光无处不在,把夜空照得一片亮堂,但是大厅之内却是一阵沉郁。   
  “我说老弟,你弄得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出丑我都没说什么,你这样赶我们回去可不是待客之道哦。”刘宝来讪讪地道。   
  “出来前我就说过让你们蹈光养诲,你瞧瞧你干的好事,把我的所有计划都给弄砸了!”祺瑞平淡地道,平淡的背后是什么却无人知道。   
  “没那么严重吧?”刘宝来还有点不服气。   
  “我为什么要化妆?我为什么要改名?你们懂不懂?这下好了,全世界都知道我们在美国的消息,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将被无数只眼睛瞪着,你让我怎么去办我的事情?不严重?哼,明天早上你去买一份各地的报纸,你就知道现代资讯发达到了什么地步了!”祺瑞冷冷地道:“你们都是高手,你们可以去瞧瞧,附近都有多少人在盯着我们。”   
  “我去!”空空门的老猴儿一闪身便从窗口窜出去了。   
  祺瑞差点没抓住他,只能无奈地道:“你们啊……信不信待会他又会给我带来一连串的麻烦?”   
  张正明耸耸肩膀,似乎把人找来了就不关他的事情了一样。   
  “没有关系,大不了大闹一场,以咱们的实力,还怕什么?”自号玄冰老人的老者不阴不阳地道,他可算是张正明找来的人中最古怪的一个了,据说他的功法叫做玄冰神功,以蚀骨的寒冰真气克敌制胜,功力稍弱的都会被当场冻僵任由摆布,若没有及时解救,一天之后就会被冻死,非常歹毒,为人非正非邪,行事全凭自己的喜好。   
  “你们能杀多少人?一千?一万?就算别人引颈就戮也要杀得你们功散气绝去,何况现代兵器层出不穷,你们能挡住子弹吗?能挡住导弹吗?能挡住核弹吗?”   
  “这个……”玄冰老人皱眉道:“打不过我们总可以逃吧?”   
  “对,可以逃,你们是专程来玩官兵捉强盗的游戏吗?你们爱玩你们玩好了,不要把我也算在里面!”   
  “老前辈,老大说得不错,现代的社会一两个人再强都没有用的,必需要动脑子!”徐如林劝道。   
  刘宝来瞪了他一眼,却也没敢吭声。   
  “好了好了,大家来之前说好了都得听鹰少爷的,难道你们忘记了吗?假如你们再胡闹,我也不管你们了,你们自己回国去,今天的事情确实是刘老哥不对,赶紧向老弟道歉。”张正明终于出来圆场了。   
  “这个……鹰少爷,今天确实是我不对,希望你原谅。”虽然还不大情愿,但是他还是很别扭地向祺瑞道歉了。   
  “我们要对付的不是一个人,一个组织,而是一个国家,我们自己都散散漫漫各行其是,上令不遵,还拿什么去跟别人斗?假如你们不能保证全部听我的,张老,你还是请他们回去吧!”祺瑞对这个道歉却很不领情,这些老家伙仗着资格老,很不买祺瑞的账,与其这样,倒不如干脆早点决断的好。   
  “我不知道大家是怎么想的,我发过誓,这一辈子都跟着鹰少爷,忠心不二,你们都是我的老朋友了,我也不勉强,答应一声就好。”张正明肃然对众人道。   
  刘宝来脸上青一阵红一阵,愣了好一会,突然跪下给祺瑞重重扣了三个响头,嘶声道:“主人在上,我刘宝来今后就是你的奴才,假如还不听您的话,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祺瑞赶紧将他扶了起来,肃然道:“老前辈,你这不是让我为难么?你们是我请回来的贵宾,大家互敬互谅即可,怎能如此作践自己?”   
  “我说刘老哥,我发誓跟着这小子,可是我可没认他做主人,你这也太让人家小伙子为难了吧?”张正明无辜惊诧道。   
  “你!”刘宝来两眼一瞪,似乎要发作,却又低眉顺眼地道:“主人,小的知错了,这就回房去闭门思过,请主人恩准!”   
  祺瑞愣住了,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张正明代他道:“你去吧。”   
  刘宝来一溜烟窜了回去,张正明一付与他无关的样子道:“不关我事哦,这老儿心直口快误会了我的意思,你别在意,不过他说过的话是绝对不会更改的。”   
  “你们三位呢?”祺瑞一个个扫描过去,看得他们纷纷低头躲开他的眼睛。   
  “好,除非你的命令太出格,这段时间我们都听你的!”玄冰老人和另两位闷声答应了,然后便各自回房。   
  “他们好像生气了!”祺瑞轻笑道。   
  “没事,他们都是一言九鼎之人,说过的话就不会更改,是你之前没说明白,今晚上的事情只是意外,说清楚了就没事了。”张正明跟祺瑞并排站在玻璃窗前,挤眉弄眼地。   
  “我到现在都还不明白,你到底为了什么跟在我身边,当然,我相信你不会骗我,现在估计全天下没有谁能把我瞒住。”祺瑞看着张正明道:“我有哪点值得你跟随的?”   
  张正明笑道:“或者这就是缘份吧,我预感得到,跟着你会很有趣,而且,我在你身上发现了我孜孜追求的东西,想就近看着它的变化,算是就近观摩好了,这难道还不够吗?”   
  “那这些老头呢?以你以前的脾性,很难相信你会跟这些古怪的家伙混得那么熟啊。”   
  “这些都是当年年轻的时候打出来的交情,那真的是一个难忘的年代啊,后来接掌了家主之位就得板着脸,板了三十多年了,幸亏这些老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