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183部分

魔脑传奇-第183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好的,先生,请跟我来签一个定购协议……您需要缴纳百分之十的预付款……”他一边给祺瑞拿文件一边解释道:“日本人不配驾驶这样高贵的跑车,是的,他们不配,他们只适合开着那些仿冒的廉价货色。”   
  看来外国的高档车型在日本卖得并不大理想,否则这家伙也不会当着一个客户贬低另一大群客户,这些话若是传了出去,不大不小也会闹出事情来。   
  “谢谢惠顾,车子抵达经过我们的机师调教之后,我们会给您电话的。”   
  这辆法拉利是用来飙车玩用的,平时当然不能用这辆车子,为了展现自己稳重和尊贵,当然得配一辆豪华轿车。   
  原本祺瑞比较中意劳斯莱斯,不过,想来想去他还是决定弄一辆新款的奔驰S800型豪华轿车。   
  这也是2006年刚推出不久的新款车,继承了奔驰S系列的优点,拥有更先进的减震系统,宽敞的内部空间……   
  因为祺瑞有了某些特殊要求,这一辆车比法拉利到货时间还要长,要一个月时间才能从德国空运过来。   
  最后,直接拿到货的,是一款来自中国产的通用SRX,兼具豪华舒适和运动功能,而且拥有三排7人座宽敞空间,便宜量又足,祺瑞一口气要了两辆,乐得小伙子们合不拢嘴。   
  一个下午就在试车场这么过去了,然后交了钱他们便将车直接开回了酒店,比起满街的小房车、小轿车来说,这两辆车简直就像巨无霸一样巨大,日本地少人多,假如个个都像祺瑞这样,高速路上肯定天天塞满了汽车。   
  在网上花店订了一个月的玫瑰,天天送99朵过去给董碧云,祺瑞满心兴奋地开始了他的浪漫追求计划。   
  可怜的董碧云,跟祺瑞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从来没有得到过他的什么礼物,更别提什么浪漫的幽会了,至今祺瑞也没弄明白董碧云喜欢他什么地方,居然还把他这个天下第一号大傻蛋看作是天下第一号好男人,让祺瑞得意之余也不禁惭愧起来,想想自己学会的花心大法里面有不少求爱的花式,正好拿来让两人好好地体会爱情的滋味。   
  祺瑞第一招单刀直入让董碧云给轻易破解了,祺瑞便用上了第二招,欲求先抑,或者叫做放长线钓大鱼,既然现在董碧云正在躲着他,那么,就看谁更有耐性吧,反正现在已经有了她的下落,倒也不必焦急。   
  祺瑞明白董碧云躲着他的原因,不过,正因为如此,所以他才故意为之,假如能够闹得她因为失业而回到自己身边,那就是最最好的结果。   
  祺瑞亲自开着SRX,来到了山口博士在上野附近的公寓附近,找了一个停车位把汽车放好,带着徐如林他们四人来到了山口博士的家门口,让田中政雄他们在下边侯着。   
  在中国住着豪华别墅的山口博士现在却住在寸土必争的普通公寓楼里面。   
  “王先生?”山口重田看样子非常惊讶:“您怎么来了?”   
  祺瑞走进了他的公寓,东看看西看看,徐如林他们按照祺瑞的吩咐,喧宾夺主地展开了搜索。   
  “你们……你们在干什么?”山口博士喝道:“住手,你们给我住手!”   
  “没有发现窃听器。”杨舒明报告道。   
  “山口重田!你难道不认得我是谁了?日本猪!”祺瑞嘴角带着玩劣的笑容,说出了那个控制对方的咒语。   
  “你……”山口重田猛地愣住了,然后两眼迷离,现出茫然的神色。   
  “催眠暗示……”刘恒志嘀咕了一句,好奇地瞪大了眼睛。   
  “山口重田,还记得我吗?”祺瑞盘膝坐在了踏踏米上。   
  “是的,主人,我记得!”山口重田痴痴地道。   
  “你的老婆和孙女儿呢?”祺瑞问道:“她们没有忘记我吧?”   
  “她们都在里屋……”山口重田答道:“我们都没有忘记主人,时时刻刻都把主人记在心里。”   
  “很好,记住,我现在是星月公司的总裁,名叫王星卓,在外人面前我是找你合作的老板,没有外人的时候,我就是你的主人!”祺瑞喝道:“倭狗醒来!”   
  山口重田眨眨眼睛,从催眠中醒了过来,恭顺地跪伏在踏踏米上,道:“主人,终于等到您来了!”   
  “终于?你等我干什么?”祺瑞诧道。   
  “千惠就要过十八岁成人礼了,我想将她献给主人,让她得到主人的宠幸!”山口重田一本正经地道。   
  “啊?什么!”祺瑞和徐如林他们异口同声地道,还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   
  “能够得到主人的宠幸,是她的福气,她也非常愿意将自己献给主人,否则的话,她成人礼过后我就保不住她了,她已经被樱花会的会主看中,打算送给山口组的工藤精一副组长,请主人务必要收留千惠!”山口重田恳切地道。   
  “山口组,樱花会……”祺瑞想了想,道:“好吧,你去叫她出来,她不用上学了么?”   
  “千惠,出来!”山口重田喝道,然后对祺瑞道:“主人,千惠现在在日本大学读书,假如主人需要的话,可以让她立刻休学不读了,跟着主人才是她最好的归宿。”   
  山口千惠低垂着头走了出来,隔了一年不见,倒是长高了不少,身材也有模有样地了。   
  “主人,奴婢好想你啊!”山口千惠在徐如林他们目瞪口呆的注视下跪着爬到了祺瑞身边,抱着他的手嘤切的哭着。   
  祺瑞眉头皱了起来,女人,还真是麻烦呢,看了看旁边的徐如林他们,祺瑞一时也不知道怎样处理她。   
  “好了好了,别哭了,给我揉揉肩膀吧,我还有事情要和你爷爷说呢。”   
  “是!”山口千惠用自己的衣服擦干净泪水,跪在祺瑞身后细细地给他按摩起来。   
  “山口重田,你知道吗?我给你们留的那个网站已经不能用了,你跟其他人还有联系吗?”祺瑞问道。   
  “主人,我回日本后就没有什么值得发上网去的程序,因此一直没有上网,倒是上个月曾经有人暗中跟踪我,调查我的行踪,后来又悄悄地撤掉了,其他人有的还有联系地址,不过也有一段时间没有联系了。”   
  “有人因为泄漏机密而被抓住了,目前那个网站有日本网络厅的人盯着,可能挨抓了不少人,你有办法不惊动别人与他们联络上么?”   
  “主人,我可以试试!”山口重田道。   
  “嗯,小心接触他们……那天我跟你谈的那个游戏机……”   
  “主人,一年时间作出来的只是垃圾,只能唬弄外行人,薄田孝仁那个老东西竟敢欺瞒主人,真是太可恶了!”   
  祺瑞若有所思地道:“我建立一个游戏机的设计院,你来帮我组建一个团队吧,日本这方面的人才很多,给你们足够的资金,你看大概要多久时间呢?”   
  “一年半,最快也要一年半!”山口重田道。   
  “好吧,一年半,那是什么日子?北京奥运会开幕……好吧,明天你就辞职来我这里,全力为我打造这个游戏机好了!”祺瑞道。   
  “是,主人,樱花会那边……”   
  “暂时还是保持原状吧,你就跟樱花会的会主说我看中了你的孙女,看看他的反应如何,实在不行的话再说好了!”   
  祺瑞正在山口家重温山口千惠的全身按摩的时候,上海帮的人大举出动了。   
  风卷残云一般将码头里面困守的印尼人赶了出去,留下几十号人留守,然后扑向了印尼人的其他地盘。   
  半路上碰上了一队台湾仔想争夺地盘,成石头大手一挥,两帮人马当街就打了起来。   
  这些台湾仔借了竹联帮的名字,其实竹联帮哪里敢跑到日本来夺地盘呢,他们恨不得山口组全面占领了台湾岛,在东京的这些台湾仔大都是在台湾混不下去了才跑到东京来的,大伙凑在一起混口饭吃,其实只是一盘散沙而已,给上海帮一个冲锋便将队伍打散了,然后便是一面倒的痛殴。   
  成石头带着人追了他们半条街,扔下了一地的伤员,掉头奔向今晚的目标,结果印尼人看到他们杀气腾腾地过来,居然不战自溃,望风而逃,成石头没花什么力气便夺到了印尼帮的所有地盘,手下居然仅仅是轻伤两名。   
  是役,上海帮初现峥嵘,拿到了两条街的控制权,让那些小帮会纷纷侧目。   
  ◎   
  第二天一大早,董碧云便被烦人的敲门声吵醒了,她跟三个同学在学校外边合租了间房子,昨晚上她彻夜难眠,早晨刚刚睡着,居然就给吵醒了。   
  “干什么,吵吵吵!”董碧云拉开门,外边是一个小女孩,抱着一只大花篮,仰着头道:“请问董思祺小姐在吗?”   
  “我就是!”董碧云眉头皱了起来,自己扔了一个多月的花篮之后,就很少有人傻傻地送花上来讨人厌了。   
  “这是一位王先生送给您的,请您签收!”小女孩将花篮递上,然后举着一个签收簿子给董碧云签字。   
  董碧云心中一动,随手签了,然后关上门仔细地打量起这篮子玫瑰花来。   
  朵朵鲜艳的玫瑰花整齐地被摆在花篮里面,中间插着一张镶金边的卡片。   
  董碧云犹豫了一下,终于将那卡片抽了出来,打开一看,忍不住噗嗤地笑了起来。   
  只见卡片里面画着一只望着天上飞着的天鹅眼汪汪地流口水的青蛙,手里还拿着刀叉,面前一只空荡荡的盘子,后面的署名自然是王星卓。   
  “这个小混蛋,为什么不画一只癞蛤蟆?哼!”董碧云将卡片藏了起来,将那些花照旧扔了出去,她不想惹麻烦,省得那些花花公子们再度燃起希望。   
  其实这卡片也是花店的人帮忙画的,但是毕竟是祺瑞送的第一件物品,董碧云自然得小心翼翼地收起来。   
  “唉……还能睡得着么?这个小混蛋啊,真是可恶,昨晚害我睡不着,今天一大早又来打扰我睡觉,哼哼,有机会一定要好好打你的屁股!”董碧云胡思乱想着洗了把脸漱了口,关上门走了出去。   
  祺瑞倒是睡得很舒服,给山口千惠按摩了一回,的确很舒适啊。   
  “收在身边做一个丫鬟也不错哦……”祺瑞暗自嘀咕着,一大早起来拖着小的们练了一会功,祺瑞感觉又没有什么事情可干了,半躺在床上看新闻。   
  “少爷!野晴无月小姐正在外边等您呢……”徐如林走进来报告道,嘴角还带有一丝看好戏的黠笑。   
  “她?……”祺瑞抓抓脑袋,揉了揉脸,走了出去。   
  “星卓君……”看来昨晚上睡不着的不止董碧云一个人,野晴无月水灵灵的眼睛里面布满了红丝,她的保镖吉田达也气呼呼地站在一边。   
  “月儿,谁欺负你了?怎么眼睛红红的?”祺瑞故作惊奇地道。   
  昨天他被手机的铃声吵得烦了,便关了机,想来得不到回应的野晴无月肯定是一夜没睡。   
  野晴无月穿着那一身给她带来了无数欢乐的和服,可怜兮兮地看着祺瑞,让祺瑞没来由地心软。   
  “吉田达也,你出去,我有话要跟星卓君说,星卓君,也请让你的手下出去一下好么?”野晴无月轻咬下唇,轻轻地道。   
  “小姐……”吉田达也抗议道。   
  “出去!”野晴无月怒斥。   
  “是……小姐!”吉田达也瞪了祺瑞一眼,正要转身离开,祺瑞却叫住了他。   
  “请等等……月儿,你跟我来!”祺瑞将野晴无月带入了他的豪华卧室,关上门,屋内就剩下了他们两个。   
  “这里的隔音很好,外边听不到的,你想说什么?”祺瑞打破了压抑的静寂问道。   
  野晴无月呼吸急促起来,小拳头抓紧了又松开,似乎很紧张。   
  “你怎么了?”祺瑞问道。   
  “星卓君,关于你在春之都的事情爷爷都跟我说了,我堂哥和吉田达也他们说了你不少坏话,但是,我不怪你,你是一个精力旺盛的男人,你需要女人来发泄你过剩的精力,所以,我决定了一件事……”野晴无月坚定地道:“我要做星卓君的女人,我也能够满足星卓君的!有了我,星卓君就可以不去找那些不干净的女人了!”   
  祺瑞呆了半天,嘴巴差点合不拢了,没想到掉换身份跑去春之都一回,居然会有这种后果。   
  野晴无月却已经在那里宽衣解带起来,祺瑞总算醒了过来,赶紧将她拦着,道:“月儿,你别傻了!你这样做没有用的!”   
  野晴无月怔怔地道:“为什么?星卓君不喜欢我了吗?”   
  “不……”祺瑞哑然:“我该怎样跟她解释?”   
  “那么为什么星卓君宁愿去外面叫妓女也不肯要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