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186部分

魔脑传奇-第186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五分钟之后,祺瑞带着他们衣衫整齐地走了出来,让守在门口的两个老战士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好久。   
  祺瑞摇摇头,这个世道真是,世风日下哦……   
  祺瑞带上了一批人,冲进了同处于一条街上的蓝魔组织的地盘。   
  蓝魔是一群将头发涂得海兰海兰的不良少年们的集合,一般就玩些摇头丸之类的毒品,偶尔干点打劫或者强奸的事情,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组织。   
  他们的据点是一个舞厅,蓝魔们就在舞厅里面推销他们的软毒品,顺便看上那个女人就想办法用药迷住了就地正法。   
  ‘砰!’两个守在门口的蓝魔被祺瑞捏着脖子扔了进去,然后背后的两辆汽车打起了大灯,唰地一下,将站在门口捏着钢管的祺瑞映照得就像是一个威武的战神。   
  突然而来的大灯照得里面适应了黑暗的人们尖声惊叫起来,数名蓝魔成员用手遮着刺目的灯光大声怒骂道:”你们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你们难道就不能问一点有创意的问题吗?我想干什么还用问吗?今天我们是来抢场子的!”祺瑞冷冷地道:“你们,要么归顺,要么就打断腿脚扔到阴沟里面去!”   
  “巴嘎!”蓝魔们终于看清楚了祺瑞的鬼面具,惊呼一声道:“鬼面人!是鬼面人,快逃啊……”      
第十四卷 踏上东瀛 第十章    
  随着那些被救醒的印尼帮的人的描述,戴着鬼面具,下手狠辣的上海帮成员的名声大振,其中一半的功劳恐怕得归功于祺瑞的表现。   
  戴着面具出动并不是上海帮的传统,但是,为了掩护祺瑞的身份,也为了给敌人以神秘的威慑力,这几次上海帮的行动都戴上了鬼面具,难怪没什么实力的蓝魔小子们闻声色变,望风而逃呢。   
  祺瑞狞笑着冲了进去,见到头发不是黑色的家伙便迎头痛击,他才不管有没有误伤,谁让这些新潮的家伙们喜欢把头发弄得五颜六色的呢?他们的爸爸妈妈管不了,就让祺瑞好好地帮他们教训一下好了。   
  “别……别打了……我们投降,投降!”被从后面的包厢床上拎出来的蓝魔的老大在地上被大家敲打了一阵子终于给敲明白了。   
  “从今往后,这两条街的生意都由我们上海帮罩着,有谁不服!”祺瑞厉声喝道。   
  “嗨!”这些平日里面以为自己很拽的小痞子们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雷霆手段,心惊胆战地答应着。   
  跟成石头交代两句,祺瑞让那两个对他服服帖帖的台湾特种兵开着车来到了一座别墅前。   
  “你们开着车在附近兜圈子,半小时之后来这里接我。”祺瑞吩咐一声,然后下车走进了街角的一个暗影里。   
  祺瑞放出精神力搜索了一下四周,上次行动的时候被一个吸血鬼后裔给发觉了,这让他格外小心起来。   
  两分钟之后,祺瑞戴着面具,从一扇开着的窗户侵入了这一栋双层别墅的二楼。   
  “阿弥陀佛……菩萨保佑……让阿窭和阿财平安回来……其余的人菩萨保佑他们上西天去吧……”一个黑乎乎的印尼中年妇女跪在观音菩萨的佛像前祷告着,香烟袅袅,很诚心的样子,但是呢,她祷告的内容却很是欠妥。   
  “你就算再怎么求菩萨,菩萨也只会保佑人而不会保佑畜生的!”祺瑞冷冷地站在她身后用日语说道。   
  他并不明白这个女人用印尼语在说着什么,但是无非就是让菩萨保佑之类的话,假如他知道她祈求的内容的话,恐怕会更加不齿吧。   
  祺瑞会很多种语言,甚至很多并不太通用的语种,但是对于拥有一亿多人口的使用者的印尼土语祺瑞丝毫没有兴趣。   
  “你……你是怎么进来的?你要干什么?你是什么人?”又黑又丑的老妇人像见了鬼一样哆哆嗦嗦地惧道。   
  “我是来送你去见你的丈夫和儿子的!”祺瑞狞笑道:“他们在下面等你等得好苦啊!”   
  老妇人惊恐地想叫,但是却发现已经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祺瑞抓住了她的头发,一边拖着她走,一边狞笑道:“这里不适合办事呢,放心吧,把你跟你丈夫的所有财产交给我,我会让你跟你的女儿一起去见你们的亲人的,我保证,我会用这些钱给你们印尼人造一座尸体焚化炉的,我保证,这个炉子必须要很大,否则一亿多人要烧到什么时候啊,你说是不是?所以呢,需要很多钱啊……”   
  祺瑞用戴着薄薄的一次性手套的手拧开了她女儿的卧室的门,很显然,门上写着日文名字,还贴了一张难看的卡通画。   
  “嗨!小姐,该起床加入到通向恐惧的死亡的单程车的行列了……”祺瑞一把掀开了她盖着的被子。   
  “丑陋的女人,一点儿美感也没有……”祺瑞自顾自地鄙视道,没有顾及这个年轻的印尼女人的恐惧,面前这个女人竟然是裸体的,而且,她的手在睡梦中都还在揉弄着下体。   
  “可怜的小东西,你得为了你的父亲的愚蠢残忍而遭到应得的报应!”祺瑞喃喃地道:“来吧,听从上帝的指示,尊奉撒旦的引导,成为我的奴隶吧……阿门!”   
  一个畜生,再受到了另一个畜生国度的思想毒害,她没有一点儿抵抗力地便陷入了祺瑞给她制造的那种地狱来的无数魔鬼蹂躏的幻象中。   
  “哼……”她很快便达到了高潮,浑身颤抖着,喷发了。   
  “很好,乖哦,抱着你的母亲,随我来吧……”祺瑞一松手,老女人的脑袋便撞到了地板上。   
  床上的小女人喘息未定,便愣愣地走下床抱起了她惊恐万分的母亲。   
  “走吧,去你母亲的房间……”祺瑞缓缓地命令道。   
  被迷惑的女人下体还在汩汩地流出水来,顺着大腿流到地上,一脚便是一滩印子。   
  “相信我,把你所有的钱都汇入这个帐户吧……”祺瑞道:“乖乖地,你就可以跟你的丈夫和儿子相会了!”   
  老女人眼前出现了一段她的丈夫和儿子正站在云端向她招手的画面,旁边长着翅膀的天使环绕着他们,他们微笑着,向她说道:“快来吧,把所有的钱和地产都转给你面前的引渡者,你马上就可以跟我们一起进入天堂了!”   
  她挣扎着从女儿的怀里跳下地,打开了电视,登陆到了汇丰网络银行,开始了转帐业务,将刚刚卖掉码头得到的钱和其余的所有资金全部转移到了祺瑞给她的一个帐户上。   
  “很好,把你的地契什么的都交给我,然后在这里签字再按一个手印,你就可以去见你的丈夫了。”祺瑞觉得自己现在正在扮演的是撒旦的角色,或者,撒旦重生都没有他干得漂亮。   
  老女人很快从衣柜的保险箱里面拿出了几份地产证以及证券公司的合约,然后在祺瑞的授意下在一张空白的纸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还咬破手指头按上了自己的指印。   
  祺瑞将血手印吹干,将一切文件以及保险柜里面的现金、债券、首饰等等东西全部装进了一只公文包里面,然后微笑道:“很好,你们都很乖,你们带我去洗手间好么?在那里你们可以去见你们的亲人了,还有,一路上你们可以向我介绍一下九八年之前你们在印尼是怎样从一个穷光蛋变成一个大富豪,然后移民到了日本的,好吗?”   
  “是的,九八年以前我们一家人是穷光蛋,我丈夫的名字就叫做‘窭’,穷困的意思,九八年的时候,趁着大乱,我丈夫还有他的几个兄弟冲进了我们的老板——一个华人种植园大老板——的家,得到了一大笔钱,甚至在政府帮助下我们占据了他的遗产——那栋别墅,后来我们做梦的时候耳朵边都在回荡着那个华人和他的老婆、女儿的哭声,眼前闪烁着当时可怕的场景,太可怕了,最后我们就移民来到了日本……”   
  “是啊,若不是听说了某些传闻,我也不会再对你们孤儿寡母再下毒手,可惜,我听到的东西让我忍不住,对,忍不住想要杀人,所以,你们得死!”祺瑞反而平静了下来,冷酷地道。   
  两个女人从催眠中醒了过来,祺瑞不想让她们死得太舒服,要让她们在恐惧中死去,这两个女人恐惧地看着面前这个可怕的鬼面人,终于明白了当初她们家族的人给那些华人带来的恐惧和屈辱,她们想喊叫,却发现根本没办法出声,想逃跑,却根本无法动弹。   
  “连你们自己都会感觉到了恐惧,可想而知当时被你们残害的华人的痛苦,所以,你们只能下十八层地狱,永生永世受那炼狱之苦!”   
  随着祺瑞阴森森的声音,天堂突然崩溃,两个女人眼前变成了阴森的地狱,饿殍遍野,血流成河,无数的眼冒绿光浑身血污的恶鬼狞笑着像她扑了过来……   
  两个女人在地上疯狂的厮打着,在她们眼里,对方就是一个地狱里的恶魔犬,正在撕咬着她的身体。   
  ……   
  祺瑞最终结束了她们的自相残杀,两个女人一个老迈,一个手软脚软地刚刚发泄过,厮打得难分胜负,不过她们的手段太过于肤浅,不外乎就是手抓嘴咬,没什么新意,祺瑞看得都要打呵欠了,时间上也等不及让他慢慢玩,便一脚踢断了她们的心脉。   
  在她们身上撒了一些毁尸灭迹的药粉,放出恶灵吞了她们的灵魂,冷冷地看着她们的肉体变成一滩黑水流入了下水道,祺瑞好整以暇地用水龙头冲了一下地板,小心地检查了一下没有发现什么疏漏,便从原路返回了下车的地方。   
  “明天那些日本警察们该可以销案了,苦主都没了,全部都是失踪人口,日本人才不会为了几个印尼猪浪费纳税人的钱呢,嘿嘿……”祺瑞飞快地跳上了准时到来的汽车。   
  “我是不是太残忍了?”解下面具,祺瑞回头望了一下那栋别墅,突然冒出了这个念头:“我最近好像越来越嗜血了……杀人的滋味……”   
  想想自己近似于变态的行为,祺瑞心里面突然有了种非常憋闷的感觉,是什么时候,他变成了现在的这种样子?   
  祺瑞坐在后座上皱着眉头,闭着眼睛,心里头却像翻江倒海一样狂乱不堪。   
  打了个电话给董碧云,他很想把现在自己想的东西跟她说说,但是,对方的电话却已经关机。   
  祺瑞恨不得捏爆这只电话,但是,最后还是叹了口气将电话放回自己的兜里。   
  在大城市里面,最烦的莫过于从甲地到乙地之间所需要开销的时间了,车子开回酒店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深夜十二点了。   
  打了个电话给成石头,让他安排这两个分别叫做甄立威和温常青的台湾特种兵回台湾去,具体让他们干什么祺瑞还没想好,只好让他们见机行事了。   
  等祺瑞沉着脸回到了总统套间,徐如林脸色古怪地禀道:“老大,九点过的时候,有一位小姐找你……”   
  听到他犹犹豫豫的,祺瑞不耐烦地道:“叫什么名字,找我干……是不是那天在东京大学见到的那个?”   
  祺瑞突然想了起来,莫非是董碧云终于忍不住相思来找他来了?   
  “看她面貌不是,但是……我看她似乎是画过妆的。”徐如林迟疑着道:“从身材上看倒是很像。”   
  “她呢?现在在哪里?你帮我留下来没有?”祺瑞焦急地道。   
  “我说少爷很忙,没时间见她……”徐如林脸色古怪地道。   
  “你为什么不留下她!”祺瑞低喝了一声,不过转眼又垂头丧气地道:“你做得很对,只怪这事情太巧了。”   
  “少爷,你没事吧?”徐如林觉得祺瑞有点儿不大对劲。   
  “没什么,有点困,睡一觉就好了,嗯,先和犬伏诸那个家伙谈谈吧。”   
  “少爷,您回来了?”犬伏诸笑嘻嘻地正在那里看着成人频道的节目,在日本或者就这点好了,成人、色情、变态电影随便看。   
  “嗯,你哥哥那边搞得怎么样了?”祺瑞不由分说地将电视机关掉,然后问道。   
  “啊……那边搞得很好啊,星光娱乐公司已经成立了,各种筹备工作正在进行当中,为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色情服务业而奋斗终身,哈哈!”犬伏诸哈哈笑道。   
  “说点实际的东西,我可不想听你废话,不然的话那百分之一的利润可就没了!”祺瑞冷冷地道。   
  “嗯,少爷,我大哥他已经找了一批人正在拍一部色情加SM的电影,剧本和演员什么都是一流的啊,还有,娱乐城的事情也正在进行中,场地也已经选中了,正在和老板谈租金的事情,假如场地弄好了事情就好办了。”   
  “加快进度,知道吗?要加快进度,现在的进度太慢了!”祺瑞道:“把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