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192部分

魔脑传奇-第192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那小子降下车窗,那个女的对祺瑞怪喊怪叫挥着手,祺瑞看见了,便将车速放慢,也降下了窗子。   
  那小子怪叫着道:“很久没人敢跟我飙车了,小子,怎么样?跟我玩一手?”   
  祺瑞看了看他的车子,心里面的激情被点燃了,也大声笑道:“随你的便,不过,要有点赌注才够刺激啊!”   
  “就我们俩的汽车怎么样?”那个家伙道。   
  “不行,你的车又旧又破,我的可是刚刚买回来的!”祺瑞断然拒绝。   
  “那你说怎么样?”那家伙道。   
  “你输了就得听我的,做我的小弟!”祺瑞觉得此人颇有来历,便有了收揽之心。   
  “好,你输了你的车子就是我女人的玩具,我输了我就是你的小弟!从东明高速公路到首都四号高速公路,终点站在新宿,你明白吗?前面那个限速牌开始,新宿高架桥下面止,先到者胜!”   
  “好!”双方说定之后便将车窗升起,并排着以同样的速度向前方的一个限速牌奔去。   
  到达了限速牌底下,两车同时加速,像两只离弦的箭一般窜了出去。   
  “限速一百五十公里……”徐如林在后边擦了一把冷汗,试车场在城郊,现在已经接近市内,车流明显增多,就算想开上两百公里都是很困难的事情,但是前面的两辆车却完全没有顾忌一样疯狂地往前飙,看样子超过三百公里不在话下。   
  日本的高速路中间没有隔离栏,这就给了他们更多的超车机会,两人逢车超车,速度一丝都不见减慢,在滚滚的车流中就像两条滑溜的小鱼,又像是穿梭的梭子,轻巧而快捷。   
  老老实实在公路上开着的司机们往往眼睛一花,眼前红黄两色闪过,还没看清楚,便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小子果然是个飙车高手,而且是那种非常疯狂的家伙,有点类似于在F1中被终身禁赛的左滕琢磨,根本不顾别人的安危,只顾着自己拼命向前窜,参加F1两年,发生撞车事故无数,几乎所有车手联名上告,抵制日本人参加F1,左滕琢磨在把车神舒马赫撞飞之后惹脑了舒马赫疯狂的簇拥者,威胁若是不开除左滕琢磨便要永远抵制F1,于是他永远失去了参加国际赛车组织举办的任何的车赛的机会。   
  祺瑞就是在一次被他拼命地的架式给唬着了,让了一下,给他压在了前面,没有一点儿机会超车。   
  车子很快便拐入了东京的首都四号公路,这里车流更多了,超车的机会寥寥,祺瑞紧紧地咬着保时捷的车尾,眼见再不超车就没有机会了,祺瑞终于使出了杀手锏,精神力疯狂释放了出去。   
  摧毁那小子的灵魂?还是迷惑他影响他减速好超越过去?   
  祺瑞可没那么无聊,赛车就要赛得公平,自己经验不足被他一直压制着就是自己不如人家,怎么能使出阴招来取胜呢。   
  祺瑞的精神力迅速散开,将前方的路况一五一十地清晰地反映在了脑海里,然后经过精确的计算,在祺瑞脑海里出现了几条不断随着时间变化的可行路线。   
  这些路线都太危险了,而且会造成很大的危害,会吓得其他司机撞车的,今天可是自己亲自架着这么显眼的车子,出了事情逃都逃不了……   
  是它了!对面高速开来一辆小轿车,而且他超过的那辆也是一辆小车,那边的距离应该足够冲过去了。   
  祺瑞一咬牙,突然越过了中线,半截车子来到了对面的线路上。   
  那辆车下意识地向里面一打方向盘,祺瑞就从他让出来的窄窄的空间窜了出去,而面前的保时捷正被前面的一辆汽车给压着动弹不得,虽然发现了法拉利的企图却无力阻止。   
  那辆小轿车因为规避空间足够,虽然吓了一大跳,但是毕竟没有出事故,祺瑞已经在对面另一辆汽车紧急刹车之前转到了拦住保时捷的汽车的前面。   
  祺瑞再没有给保时捷任何机会,道路上基本上也没有了非典型超车的机会,连后边响着警笛追了上来的警车都一时半会追不上这两辆严重违反交通规则的跑车。   
  ‘吱……’祺瑞将法拉利停在了新宿高架桥下的停车点。   
  保时捷也很快便赶了过来,停到了法拉利后边。   
  那家伙愤愤地下车,给女朋友给推攘着走到了祺瑞面前。   
  “大哥!”这小子倒也不含糊,跪在地上给祺瑞叩头叫了一声大哥。   
  祺瑞没拦他,他爱怎么就怎么,说不定这是人家的规矩呢。   
  “起来吧,虽然我赢了你,但是我还是很佩服你的车技,你叫什么名字?”祺瑞懒洋洋地道。   
  “大哥,我叫上原和夫,您的车技比我更好,我输得心服口服!”上原和夫道。   
  “呵呵,警察来了,我们是不是该逃跑了?”祺瑞看着上原和夫笑道。   
  “大哥别怕,这些交警让我来对付好了!”上原和夫搂着自己的女人道:“你这个贱货,还不叫大哥!”   
  那女人骚首弄姿地道:“大哥!”   
  “干,当着我的面勾引我大哥,看我不好好治你!”上原和夫都祺瑞道:“大哥,我过去把那些警察赶走,您稍等我一下。”   
  祺瑞颔首答应了,上原和夫搂着他的女人一路吵闹着走向了刚刚停稳的两辆警车。   
  祺瑞也没管他是怎样对付交警的,只是闭着眼睛舒了一口气,这样的急速狂飚还真的让他紧张了一回。   
  电话再度催命似的响起,祺瑞刚才一直精神高度集中,没有接电话,现在终于接通了电话。   
  “少爷,您别吓唬我们了,您现在没事吧?”江大海的声音都带着哭音了。   
  祺瑞心里一热,道:“我现在在新宿高架桥下边,你过来吧,没事了!”   
  当上原和夫将警察赶走的时候,那辆黑色的RSX也赶了过来,停在了法拉利前面。   
  “少爷!你没事吧?”徐如林他们紧张地上上下下打量祺瑞和那辆法拉利。   
  祺瑞能感受到他们的真心实意,虽然他们脚踩着两条船,但是他们对他却是毫无保留的。   
  “这个家伙叫上原和夫,是我刚刚收服的小弟!”祺瑞向他们介绍道:“他们几个虽然是我的手下,但是却跟我胜似亲兄弟,你们就以兄弟相称吧!”   
  简单的寒暄两声,祺瑞发现徐如林他们眼圈微微有点发热,便转移视线道:“上原和夫,你是怎样把那些警察骗走的?这些天交通管理不是很严吗?”   
  “嘿嘿,我可没有骗他们,他们知道了我的身份,就自觉地走了,嘻嘻……”上原和夫道。   
  “你是什么人?”祺瑞问道。   
  “他可是国土交通省大臣上原光造的儿子,早就臭名昭著了,这些交通厅下属的交通警察的笨蛋们谁敢扣他啊!”上原和夫的女友一口道破了他的来历,果然不同凡响啊。   
  祺瑞看着上原和夫就像是在看着一块金砖,日本的国土交通省管的可不仅仅是交通,它是在2001年的时候由运输省、建设省、国土厅、北海道开发厅合并的,可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政府部门啊。   
  “老大,你干嘛这样看着我,我可不是gay!”上原和夫笑嘻嘻地道。   
  “你知道我是谁吗?”祺瑞也笑嘻嘻地道。   
  上原和夫仔细地看了看,迟疑着道:“你是……”   
  “中国少爷王星卓,请给我签个名吧!”他的女友先一步认出了祺瑞。   
  “我又不是明星,我签哪门子的名啊!”祺瑞推据道:“上原和夫,我以后就叫你和夫吧,你老爸身居高位,你又在哪里的干活?”   
  “政府太黑暗了,我不想搀杂进去,每天香车美人到处玩玩,多惬意啊!”上原和夫道。   
  “是吗?没有你爸爸从黑暗的政府里面拼命捞钱,你玩得起吗?你是他养大的,你没有权利说他,假如你看不顺眼,你就去想办法改变它好了,整天失意地在外面逃避现实折磨自己,你以为你又有多高明吗?”祺瑞冷冷地道。   
  上原和夫瞪着祺瑞不说话,他的女友担心起来,抱着他的手摇了两下,他突然笑了起来:“看不顺眼就去改变它,你以为有这么容易吗?”   
  “你不去试一试你怎么知道不容易呢?”   
  “你想干什么?”上原和夫道。   
  “什么也不干,我是来日本投资做生意的,假如我的小弟在交通省当权,我想这对我会有很多好处的……”祺瑞笑眯眯地道。   
  上原和夫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自投罗网的小麻雀,已经被猎人困在网兜里,扑腾扑腾飞不掉了。   
  ◎   
  光天化日之下,一般来说黑暗是无所遁形的,但是,假如有了足够的遮蔽,黑暗同样无处不能存在着。   
  在东京葛西,这里可以算是东京的贫民区,低矮的楼房老旧的公共设施无不体现出这一点。   
  下午阳光正灿烂的时候,那些稍微有点警觉心的人纷纷将还在门口玩耍的小孩带回家,开小杂货铺的人也把门给关上了,路上行人几乎绝迹,偶尔有辆汽车嘟一声飞快地开过去了。   
  行人绝迹并不代表着街上没有了人,正好相反,街上三三两两的或蹲或站到处都是穿得笔挺笔挺的西装的年轻人,怀里鼓囊囊地,有些比较紧张的小家伙还忍不住经常伸手去摸一摸。   
  伊吹三郎坐在一辆小本田里面,静静地看着面前的一片低矮的楼宇,敌人就在里面,他感觉得到里面散发出来的那种无形的杀气。   
  “不是一个档次的战斗,唉……”伊吹三郎叹了口气,获得的情报表明里面只有不足一百名精锐的稻川会份子,但是,精锐这两个字也仅仅指的是在普通人之中能够出类拔萃而已,碰上了伊吹这种高手,这些所谓的精锐就跟蚂蚁有得拼。   
  “按照计划全面进攻,所有顽抗者,格杀勿论!”伊吹冷冷地将命令下达下去。      
第十五卷 流血东京 第四章    
  武田家族对稻川会的枪械相当警惕,这里是东京,前两天才爆发了一场全世界瞩目的高架公路袭击事件,他们不想再让自己的领地遭到任何的破坏,他们不想变成众矢之地。   
  因此,外面那些人只是负责包围以及消灭漏网之鱼,真正负责攻击行动的另有其人。   
  ‘刷刷刷……’在普通人目光难及之处,无数身穿着黑色忍者服的忍者背着东洋刀从四面八方窜向目标。   
  伊吹三郎不喜欢忍者,从古时候开始,忍者和武士都是对立的双方,因为忍者在正面无法跟武士较量,往往都采取偷袭的方法,因此武士讨厌忍者,但是,今天却由他这个武士来指挥这些忍者,他觉得很是滑稽。   
  伊吹三郎走下车,踏着木屐,身着武士短袍,腰上挂着双股剑,他昂首挺胸地向前走去,这些仰仗着常规枪械杀人的笨蛋根本没有放在他的心上。   
  在屋顶、墙上、树梢间飞快地靠近稻川会巢穴的忍者突然无声无息地倒下了几个,发出了沉闷的撞击声,然后才是子弹破空的撕裂声。   
  伊吹脸色一变,大喝一声,猛然跳了起来,拔出了他的双剑,大声下令道:“全面强攻!小心狙击手!”   
  两枚子弹掠过他刚才站立的地方钻进了他身后的墙上,假如他还站在原地的话,身上就会多出两个窟窿。   
  “大口径狙击步枪!”伊吹脸色大变,那两枚子弹撕裂空气的可怕力量让他心惊胆战,在这么短的距离内,这种强悍的枪打出来的子弹普通忍者恐怕难以躲闪。   
  正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已经成为一个靶子,他知道至少有四把狙击枪瞄准了他正从高处落下的身体。   
  “哈!”伊吹大吼一声,身体在半空中突然化作了流光,从狙击手的瞄准镜里面消失了。   
  几乎同时,三个忍者又被狙击枪像打鸟一样给打了下来。   
  大口径狙击步枪的威力奇大,一名忍者给打成了两截,下半截掉了下去,上半截还趴在墙上,痛得哇哇惨叫,一时半会想死都难。   
  他附近的一个忍者好心地一刀斩下了他的脑袋,身子停顿了一下,立刻就被一颗子弹穿透了他的胸膛,在心窝的位置打穿了一个碗口大的窟窿,忍者看着胸口突然透出光亮来,恐惧地大叫一声,屎尿齐出,立刻气绝,也不知道是被打死还是被吓死的。   
  伊吹大怒,这些敌人在他眼里比忍者还要可恶,至少忍者还是用自己的实力说话,这些敌人却使用现代兵器无耻地躲在暗处收割别人的性命,无辜地损失了那么多忍者,就算全歼了敌人,他恐怕也难逃家族里边的长老会的责罚。   
  忍者的速度很快,敌人只能发出两枚子弹,他们就已经扑到了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