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195部分

魔脑传奇-第195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多摩川边,看着亮如白昼的铁桥商量着怎么过去。   
  “嚣张一点的话我们就踩着那些车顶冲过去,假如想低调一点的话我们就从铁桥底下的铁架上过去。”老猴儿兴奋地道,似乎很久没这样偷偷摸摸地跑出来玩了。   
  “嘿嘿,我先上,你们从后面跟着我玩,咱们今天出来就没打算隐藏,就是要大闹他一番,回去的时候再小心一点就行,好好过把瘾哦,明天咱们一定要上头条。”祺瑞狞笑一下,突然从楼顶跳了下去。   
  重重地踩在一辆小轿车顶上,根本没怎么提气,只听嘭地一声,小轿车的车顶子差点被一脚踩出洞来,不过也瘪下去多出来了一个大坑。   
  小轿车里的司机和乘客吓得尖叫起来,直接一个紧急刹车停到了路边。   
  祺瑞怪笑着,腿上一用力,蹦上了前边另一辆轿车顶上。   
  “巴嘎!”随后的几个老人家怪声怪调地骂着,也随即跳了下来,每人找了一辆车子顶,踩得后边几辆车也慌乱地撞到了一起,幸好都要上桥了,大伙开车的速度不太快,否则又是一起连环撞车事故。   
  “你们这些甲贺忍者只会依仗人多欺负人,今晚上的事情我们伊贺流会报仇的!”祺瑞在那里胡说八道。   
  他脚下的司机觉得不对,汽车速度放缓,祺瑞还拍了拍车窗,骂道:“巴嘎,给我开快点!”   
  那司机一着急,一个急刹车,脑袋登时撞到了方向盘上面,汽车一个急转弯,横在了路中间。   
  既然车子已经不能用了,祺瑞又像跳蚤一样跳上了另外一辆汽车,又吓坏了一颗可怜的心脏。   
  后面的五个形状各异的忍者大呼小叫地追了上来,六人就像是蚂蚱一样在汽车顶上跳来跳去地追逐着,偶尔还玩点特技,交手两招。   
  等他们通过了大桥的时候,整座大桥的交通已经完全中断,横七竖八地躺满了汽车,没有人破口大骂或者看看他们的车子,他们都呆呆地看着那六个传说中的忍者渐渐远去,   
  祺瑞他们来到了大街上,却依旧毫不遮掩自己的身形,大摇大摆地就在道路上横冲直撞。   
  “特别新闻,东京街头惊现忍者,五分钟前在多摩川大桥前,五名忍者追逐着另一名忍着,惊险万分地通过了多摩川铁桥,正在朝野川方向打斗着前进,据悉他们就像电影中的忍者一样,飞檐走壁,身轻如燕……天啊,我们得到了录像,大家一起亲眼见证我们神秘的忍者的精彩表演吧……”   
  祺瑞踩在一辆敞篷车的前盖上,弹了起来,强大的下挫力让敞篷车一个趔趄,屁股翘了起来,吓得那对男女尖喊尖叫。   
  祺瑞借着力飞上了十多米的空中,拔出了背后那只木质的假武士刀。   
  “拔刀一绝斩!”祺瑞大喝一声,夹带着他强大内劲的木刀摧枯拉朽地将足足有十米宽的大屏幕银幕墙劈成了两半,电火花乱闪,祺瑞身形优美地慢慢滑落。   
  “巴嘎!”老头们只懂得骂这一句,飞上半空拦截祺瑞。   
  祺瑞一挥刀,强大的劲气交击,六人就像炮弹一样分成了六个方向飞了出去,他们好像有点打上瘾了。   
  呜呜叫着的警车‘吱’地一声停在了路边,四个赶来的警察跳下车,呆呆地看着真正的空中飞人,摸了摸腰上的小手枪,吞了吞口水,没敢抽出来。   
  祺瑞早就看到他们了,大喝一声:“忍者讨厌警察!”在半空中一脚踩弯了一盏路灯借力,改变方向,飞到了警车前方的上空,双手握刀过顶,作势欲劈。   
  四个警察吓得抱头鼠窜,祺瑞对着警车狠狠地一刀劈了下去。   
  用木刀劈铁块,祺瑞不知道会怎么样,几乎是全力出手,十米之内都笼罩在了他的强大气势之下,十米之内尘屑飞舞,刀气重重,来不及避开的人胸口好像压上了千斤巨石,喘不过气来。   
  祺瑞感觉到自己的真气化作了实质般凝成了三尺刀芒,在木刀尚未劈到实物的时候,便已经将警车上的铁皮割裂开来,毫无阻滞地一刀到底,余力甚至在地上划开了一条半指宽一米长的深痕来。   
  警车无声无息地化成了两半,汽油汩汩流出来,附近的人都看呆了,连祺瑞自己都呆住了,他绝对没有想到自己全力的一刀居然能够产生如此可怕的效果来。   
  “巴嘎!”五个老头毫不奇怪,大喊大叫着再度扑了上来。   
  祺瑞猛然震醒,拔身而起,向目标扑去,闹得也够了,赶紧把正事办完再说。   
  转眼间他们便远离了这个喧嚣之地,那四名警官和普通群众呆呆地走上去,看着那辆刚才还是完整的、现在却已经被平整地削成了两半的警车,半天都没有人能够说出一句话来,远方,警车四面八方地赶来。   
  “张老,刚才我那一刀明明没有砍到东西嘛……”祺瑞他们躲开了警察和闻讯赶来的忍者,来到了高田绿地附近,祺瑞忍不住问道。   
  “不奇怪,功力达到了一定程度,就可以发出长度不等的剑气或者叫做刀芒,那是真气凝结出来的,可以说无坚不摧呢。”张正明微笑着一个手刀朝着旁边的一个铁制的烟囱划去,明明隔着还有半尺距离,却在那薄铁皮做的烟囱上划开了一个大口子。   
  祺瑞眼睛一瞪:“以前怎么没跟我说?”   
  “以前你没问嘛。”张正明笑嘻嘻地道:“我哪知道你不懂这个?”   
  祺瑞怀疑地看了他一眼,指着前方的一个学校一样的地方道:“就是这里,里面的人从上到下,一个不留!”   
  “不是吧?这里不是学校吗?”几个老头看着面前有教学楼有操场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不,这不是学校,这是孤儿院,只不过,这是一个专门生产死亡的孤儿院!”祺瑞狠狠地道:“这里是山口组收养孤儿培养他们成为未来的杀手的养殖场!”   
  五个老头怀疑地看了又看,祺瑞苦笑道:“别想了,一进入这里就会被灌输进仇恨和杀戮的思想,不可理喻、根深蒂固、人心泯灭,没办法救了的!”   
  几个老头点点头,道:“我们相信你!”   
  “谢谢!”祺瑞点点头,道:“走!”   
  五人躲过了外边严密巡查的岗哨,来到了孤儿院的宿舍大楼,严密的防范措施让老头们相信了祺瑞的说法,不管是学校还是孤儿院,根本不需要这样严密防卫。   
  宿舍是通铺,大家一排排地睡在踏踏米上,一个宿舍就可以睡下五十人,看到这栋八层的宿舍大楼,老头们有点咋舌。   
  “每年可以生产多少恐怖份子啊!”老头皱眉道。   
  “不,不合格的人走不出这道大门,”祺瑞淡淡地道:“他们只要最强的,至少有四分之三的人会埋骨于此!”   
  “那么这里岂不是会变成鬼屋?”刘宝来小心翼翼地四处打量着,喜欢赌博的人总是有点怕鬼神的。   
  “谁知道呢,管他呢,我们进去吧,让他们无声无息地结束他们可怜的生命吧,早死好投胎,我们也算是在救人,老天爷会奖励我们的!”   
  祺瑞无声无息地推开门,晃身进去,一路走过双掌翻飞,以无形的内力印在他们身上,震断他们的心脉,这些可怜的小东西,有的一声不吭地无声无息地去了,有的喷出一小口血,睁开了蝮蛇一样狠毒的眼睛,但是什么也干不了,他们的灵魂已经开始飘散。   
  五个老头一狠心也出手了,就当作是杀猪吧,与其让这些家伙长大了造孽还不如把他们给度化升天了,几个老家伙也不是什么顽固份子,杀得兴起之后下手比祺瑞还快。   
  一转眼便被他们给杀到了四楼,祺瑞感觉得到,周围积聚的灵魂和怨气已经相当浓厚了,有些灵魂比较强,居然还想扑上来报仇,却被六人身上强大的精神力给震开。   
  “好像有点不大对啊,这里死掉的人的灵魂为什么不会消散呢?按照徐如林他们说的,普通人死了以后灵魂会立刻消亡,能够坚持一段时间的都相当少见,但是我们刚才下手的灵魂分明一个都没有消散呢!”祺瑞用传音入密对几个老鬼道。   
  “是有点邪门,要不要我用真言把他们全部震散?他们太弱了,根本奈何不了我们!”张正明也觉得有点奇怪。   
  “等一会再说吧,或许,我们又碰上了阴阳师了!”祺瑞道。   
  大家一对眼色,登时加快了杀人的速度,越来越多的幽灵聚在他们身边,虽然奈何不了他们,但是却也鬼气森森地让人觉得浑身不舒服。   
  祺瑞正往最后一层扑去的时候,电铃突然响了起来,把他们吓了一跳,虽然说身正不怕影子斜,但是明明知道周围有无数鬼魂在环绕,还是被这突如其来的铃声给吓着了。   
  “哼,既然被发现了,那么我们就大干一场好了!”祺瑞运出心禅神功哼了一声,众人暗自揣揣的心登时定了下来。   
  “操,被自己杀死的鬼给吓了一跳,真丢人!”玄冰老人雪白的脸上微微一红。   
  “凝神定气,诸邪不侵,什么人在暗地里捣鬼,给我滚出来!”张正明一声沉喝,滚水泼雪一样,周围环峙的鬼魂尖叫着纷纷暴退,当然,只有祺瑞能够感受到。   
  “你们……居然杀了我那么多式神的食物,太可恶了,你们必须得死!”一个阴森森的声音不知道从哪里传来。   
  “果然又是你们这些该死的阴阳师,哼,用别人的灵魂来作为害人的工具,你才应该被打入阿鼻地狱呢,给我滚出来,让我好超度你!”祺瑞喝道。   
  “桀桀……让我们余下的学员们来跟你们玩玩吧,杀吧,杀吧,不管是你们杀了他们,还是他们杀了你们,都是充满了怨念的最好食物啊,这些在睡梦中被杀掉的真是太可惜了,早知道我就让他们醒来让你们杀了,你们应该提前通知我的,桀桀……”阴森森的声音不断地飘荡着。   
  “他是用摄像头在监视我们,用各处的音箱造成缥缈的效果,把剩下的垃圾干掉,我倒要看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样来!”祺瑞冷笑道。   
  抬头看了两眼,祺瑞从木头地板上面抠出两小块木头,两下弹指,小小的木块将屋顶的两个监视器给打爆了。   
  “该死……我最喜欢看实况转播了……你剥夺了我的乐趣,我要用最残忍的手段把你干掉,把你练成我的式神……”那个阴阳师狠狠地道。   
  祺瑞没有再理睬他,因为他们已经被不下两百个只穿着丁字裤的大大小小的孩子包围住了。   
  这群孩子大的有十多岁,小的也才五六岁,眼睛里面无一例外地射出阴冷、残忍、嗜血的目光,给祺瑞的感觉就像是被一群饥饿的野狼盯上了,张正明他们这下子才真正地确认了这些家伙已经无可救药,对刚刚杀掉的那一大批孩子再也没有愧疚的心理,祺瑞说的对,与其留着他们害人,还不如早点结束他们的痛苦呢。      
第十五卷 流血东京 第六章    
  “杀!”首先冲上去的是祺瑞,他曾经夺取过宫本八郎的记忆,对这些事情有切身的感受,因此也特别痛恨这些人,不,他们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经过残酷的训练和竞争,他们视人命于无物,他们连自己都毫不珍惜!他们已经连畜生都不如了。   
  “杀!”对方的教官还是老师什么的,也还剩下十来个,一声令下,所有人都不顾死活地冲了上来。   
  这些人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武器,不过都是些西瓜刀什么的,在祺瑞一脚踢翻一个枕头之后就明白了,这些小子生存意识很不错,睡觉居然也在枕头底下握着自己的防身武器。   
  这些人按照年龄的不同,实力也有着天壤之别,五六岁的孩子怎么可能去和十五六的孩子比较呢?   
  但是,在祺瑞他们的眼里,这些人不管实力如何,都毫无关系,因为相对于他们的对手而言他们实在是太弱了。   
  祺瑞他们都没有出刀,在他们这种程度,用不用刀子已经没有多大差别了,用刀子杀人弄得一身鸡血鸭血的多掉身份啊。   
  说起无形杀人的能耐恐怕要数玄冰老人,他狞笑一声,浑身散发出淡淡白雾,挥掌冲进敌人群中,那些人根本挨不上边就给冻住了,掌力一逼,简直比开着收割机割麦子还快。   
  老猴儿他们也不弱,撞入人群中各自施展独门绝技或点穴或擒拿,总之往敌人身上的致命之处下手,碰着死,挨着亡,手下无半合之将。   
  那几个满脸横肉的教官见势不妙,面前这些忍者不是假的啊,便掉头想溜。   
  “想跑?那些被你们害死的冤魂已经在向你们招手了,他们很期待着你们下地狱呢……”祺瑞挡在了他们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