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226部分

魔脑传奇-第226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野晴无月看到祺瑞眼光扫了过来,立刻便将头垂了下去。   
  “不错,在我们日本的几大家族中,也只有最强者才能成为族长……”野晴清顺笑呵呵地道。   
  ◎   
  “这个王星卓……不管他是什么人,有没有与袭击事件有关系,这次非洲之行都不能让他活着回去……”野晴清顺的眼中厉光一闪。   
  “嗨!”吉田达也眼里射出了嗜血的光芒,兴奋地答应道。   
  “这个人绝对不可小视,据说近来很多中国来的人出现在喀土穆,很可疑啊……不过,他还是小看了我们在非洲大陆隐藏的力量了……”野晴清顺冷冷地道:“他的武功也很强,至少可以与高级武士相当,而且一连串的怪事都是从他来到日本后才发生的,其心可诛啊!”   
  “为什么不乘现在他势孤力单的时候把他和其他人都干掉呢?”吉田达也道。   
  “白痴,现在杀了他不就把杀人犯的帽子戴在我们头上了?我们现在不能动他,相反还要保护他,等东西到手之后把他连那些中国佣兵都一块干掉,然后栽赃给那个混帐的‘正义与公平运动’组织,嘿嘿,凡是惹了我们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的。”野晴清顺阴笑道。   
  ◎   
  “死老头的功力不弱,足以和我们家那几位相当了,真是千年不死的老妖啊,”祺瑞道:“姐姐,你刚才看见没有?野晴无月……”   
  “野晴无月很惊讶你的实力,看样子她有点心动,若是你早点在她面前表现出你的实力来,说不定她早就投怀送抱了。”董碧云道。   
  “不,我觉得她并不仅仅是因为这个事情才躲着我的,她就像一只受惊的兔子一样害怕……”祺瑞想了想,道:“野晴清顺动了杀机,我感受得到,他一定想把我留在非洲,我想应该是我们拿到了原矿返回的路上……他的机会不小啊,我们在非洲就像浮萍一样没有根基,他可以随意布置陷阱让我们跳进去,然后把我们干掉。”   
  “在非洲可没有什么人来救你,真不明白,你趟这趟混水究竟为的是什么。”董碧云叹道:“希望我们不会被非洲的食人族看中。”   
  “嘻嘻……我是食人族的话一定会看上姐姐的,你瞅瞅,浑身都是让人垂涎欲滴的好东西啊……”   
  祺瑞再抽时间去找野晴无月的时候,小妮子欲言又止让祺瑞闹不明白,旁边的吉田达也尤其显得讨厌起来。   
  日本人在苏丹看来很有办法,那些违禁的军火居然没有经过任何查验就装满了一列长长的火车直接运向南方,那条大船则开始装载起了非洲大陆丰富的矿石。   
  “热啊……”开往苏丹南部城市的瓦屋的列车挂上了一节豪华卧铺车厢,但是那可怜的空调还是挡不住越来越热的气候,北半球现在正是冬天,但是祺瑞他们却是正在赶向赤道的途中。   
  一路上平安无事,并没有出现半途被打劫的情况,让满口以为可以热热闹闹地打一场的祺瑞很失望。   
  “大部分人都知难而退了!”野晴清顺傲然道:“苏丹的政府军都要雇佣我们的雇用兵来打仗,这里是我们的天下!其他雇用兵团想进入苏丹他们就会发现在任何地方都无法补给,其中包括来自中国的那一百多个精锐的雇用兵!”   
  祺瑞眉头一皱,苦笑着道:“难怪……姜还是老的辣,那些人是我安排来接应的人,毕竟我们对这里不熟悉,请您万勿误会。”   
  “哈哈……我明白,小心一点是应该的,不过,以我们在苏丹的实力而言,除非是苏丹解放军突然强大了十倍推翻了现政府,否则就不用担心会有人胆敢来惹我们!星卓君你大可以放心!”野晴清顺哈哈笑道。   
  “我不放心的是你啊!”祺瑞暗道,当然,嘴上得很配合地干笑两声,然后恭维道:“一切就要靠您跟您的人了!”   
  非洲的风景奇异,坐在火车上沿途看着风景总比在船上看无聊重复的大海好多了,祺瑞便没有了怨言,整天缠在野晴无月身边,吉田达也毕竟火候不足,眼中不时冒出凶狠的目光来,不过祺瑞就当没看见。   
  不过,在火车进入了阿赞德高原之后野晴清顺的脸色稍微有点不对劲了,就在即将进入终点站瓦乌的时候,终于有人狠狠地打了野晴清顺一个耳刮子。   
  野晴清顺说过没人敢惹他们,但是,偏偏就有人明目张胆地打起劫来。   
  ‘吱……’地一声,火车突然紧急刹车停住了,站在走道上的护卫猛地因为惯性栽倒了两个,吉田达也也猛地一个踉跄便站住了。   
  “去,查查究竟出了什么事!”野晴清顺捻着一枚棋子冷冷地道。   
  吉田达也走出去后祺瑞问道:“不会是有人劫车吧?”   
  野晴清顺没有答话,皱着眉头不知道如何落子。   
  棋盘上黑白纵横,祺瑞的黑子占了绝对的上风,野晴清顺虽然苦苦挣扎,但是还是被渐渐逼上了绝路。   
  “老爷,司机被打死了,这个家伙爬进来控制了火车头。”吉田达也提了一个身穿绿色迷彩服的壮汉走了进来,一下子把他扔在了大家面前。   
  野晴清顺将棋子放回了棋盒里,叹道:“星卓君棋力之深还是我平生仅见,不得不认输啊……”   
  “你是天堂之路佣兵团的人?你们来了多少人?”野晴清顺慈眉善目地用英语问道。   
  这个健壮的黑人佣兵鼓起眼睛怒瞪着面前的人,却没有回答,只是用手揉着他的脖子,看来刚才给吉田达也给捏疼了。   
  野晴清顺目光一冷,这两天一直挂在腰上的据说是名刀斩草的武士刀突然跳了出来,落入了野晴清顺手里。   
  “说!”野晴清顺冷喝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那家伙用非洲大陆同样流行的法语道。   
  “不识好歹!”野晴清顺也用上了法语,刀光一闪,一条黝黑结实的手臂带着飞溅的血花落到了地上,手指头还在抽搐着。   
  “啊……”黑人大声惨叫起来,与此同时,在场的两位女孩都尖叫了起来抱做一堆。   
  “说,给你一个全尸!”野晴清顺像串烤羊肉一样把断臂串在了刀上,滴血的刀尖在那黑人面前晃动着。   
  “是……我们组织来了一共三十二个人,其余的都是搬运工……用汽车转运到中非然后再运去刚果金……”黑人小伙被吓坏了,一口气全说了出来。   
  野晴清顺一个眼神就让吉田达也把人拖了出去,然后就没了声息,野晴清顺看着正乘机搂着两个受到了惊吓的女孩揩油的祺瑞,突然笑道:“很刺激的游戏,不是吗?星卓君,请接受我的邀请,与我一起玩这场生与死的游戏吧。”   
  “不好吧?让下面的人去就行了,您老万金之躯,何必亲身赴险呢?”祺瑞故作胆怯状,却给董碧云不着痕迹地瞪了一眼,似乎在责备他喜欢冒险。   
  “想要让人服从,就得身先士卒,星卓君应该不是胆小怕事的人吧?区区现代火器,又怎能伤及你我?”野晴清顺挤克道。   
  祺瑞无奈地站了起来,道:“我不知道,我可没试过……在中国不会发生这种事情……”   
  “总裁先生,您不能去,我身为您的生活秘书,必须为您的安全负责!”董碧云拦阻着,野晴无月也怯怯地望着祺瑞。   
  “男人的事情女人少插嘴!”野晴清顺喝道:“星卓少爷是身怀绝技的高人,哪会害怕这点点危险?”   
  “好了,别说了,有野晴老爷在,我不会有危险的!”   
  车厢们一开,野晴清顺便闪了出去,祺瑞稍一迟疑,一颗狙击子弹便几乎擦着祺瑞的鼻子飞了过去。   
  看着惊魂初定的祺瑞,野晴清顺不由得怀疑起自己的判断来。   
  野晴清顺不得不以更多的精神来保护这个战场菜鸟,拉着他飞快地朝对面狙击手的埋伏地奔去。   
  火车上几个放哨的都被敌人的狙击手给干掉了,火车结构简单,而且处于谷地之中,周围一片平坦,山腰上的一些凹凸都变成了敌人潜伏的绝好地方,被敌人占了先手之后就很难再以狙击手压制狙击手,车里面虽然还有一车厢的护卫队,但是一出去就像被人给打活靶一样给点掉了,简直就是一筹莫展,敌人甚至大摇大摆地已经开始从车尾拆下集装箱用大吊车飞快地将集装箱搬运到了旁边的重型卡车上。   
  必须先干掉敌人的狙击手和他们剩余的那三十一个敌人,至于那些搬运工倒是无所谓,干掉了敌人之后再让他们把东西搬回去好了。   
  ‘刷刷刷’地三条人影斜地里杀了出来冲到了野晴清顺前方,居然是三个穿着黑衣的忍者,祺瑞下意识地一拉野晴清顺,野晴清顺微微笑道:“这是我的保镖。”   
  祺瑞回头一瞧,自己的那几个保镖远远地拉在了后边。   
  天堂之路的佣兵们看来只负责狙杀胆敢阻止卸货的人,短短的几百米山路,子弹是越来越密集起来,有大口径的狙击子弹,也有密集的班用机枪子弹。   
  “嗷……”当头的一个忍者或许没见识过现代地雷,一脚踏了上去,地雷的压发装置很灵敏,他刚刚弹起来的时候地雷就爆炸了,地狱来的烈焰一下子就吞没了他已经跳到了两米高的身体。   
  一声痛吼,一条黑影冲出了烟雾一头栽在五米之外的地上,居然没死。   
  “他们是上忍!”祺瑞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点。   
  上忍的身份也没办法改变他的命运,被弹雨逼迫得满地乱滚的他又触发了诡雷,终于被炸得四分五裂再也没机会发威了。   
  野晴清顺面颊抽动,再也顾不得掩饰,也抛下了祺瑞,怒吼一声便带着突然变强了的剩余两个忍者在常人眼中化作了流光虚影一般硬冲了上去。   
  “切……早用这种速度,就算踩到了地雷也能逃开吧?嘿嘿……白白挂掉一个上忍,一定心疼死了!”祺瑞倒是不紧不慢地跟在后边,还回头瞧了瞧同样慢悠悠赶上来的徐如林等人和拿着武士刀带着几个人扑向了那些正在卸货的本地人的吉田达也和两个忍者。   
  ‘轰轰……’随着距离的接近,手雷等东西也纷纷出现,弹雨也更密集了,不过往往都落到了鬼魅般的野晴清顺的背后,这老家伙的确很不错。   
  “你们都得死!”野晴清顺状若疯虎一般杀入了敌群之中,犹如猛虎入群羊,势不可挡。   
  一颗颗恐惧的脑袋飞起,断臂残肢鲜血……等祺瑞赶到的时候,所见到的便是这些东西,而野晴清顺他们却已经分头冲向了对方另外的两个埋伏点。   
  枪炮声渐缓,敌人正在迅速地损耗着。   
  “哇,那老头可真狠!”徐如林等人跟了上来,看到一地的惨状不由得摇头道。   
  地上没有一具完整的东西,白皮肤、黑皮肤、金发、黑发……简直就像被千刀万剐一样,到处都是碎片。   
  祺瑞捡起了一只十字架,它的主人已经不知道变成了多少块,它却依旧完美,只是链条被斩断了。   
  “去,弄点水洗干净,这东西今后就给你了!”祺瑞将带着血迹的耶稣受难十字架拿给了徐如林。   
  “不是吧?死人的东西……”徐如林接了过去,嘴巴上却嫌恶道。   
  “这东西很古怪啊!”刘恒志突然说道:“刚刚死了那么多人,居然一点痕迹都不剩了!”   
  “是啊……”祺瑞道:“它刚才发出了一股奇怪的能量,直接把那些刚死的灵魂给融掉了,就像把雪块扔进了煮沸的水里一样,可惜,能避邪却也不能保证它的主人长命百岁,碰上了一个急怒攻心的老头儿,它也就没有了用武之地……收好了,好好研究,对你的修行很有好处的。”   
  “还有没有……我也想要一个……”刘恒志羡慕地道。   
  “你?你戴着这玩艺只会让你的修为越来越差,它天生克制你的力量……下次我帮你弄一个好了……嗯,说不定非洲的原始森林里面那些巫师会有你需要的东西……”祺瑞抬起头,叹了一声:“真是何苦来由……戏演完了,我们该回去了……”      
第十七卷 暗度陈仓 第七章 怀壁其罪    
  野晴清顺很有点闷闷不乐,一路无事抵达了瓦乌小镇。   
  瓦乌的人口不足二十万,但是已经是苏丹南部最大的城市之一,连苏丹最大的城市喀土穆也才仅仅有七十万人口,中国任何三个直辖市的人口加起来就已经超过了这个占地两百五十多万平方千米的非洲第一大国的总人口。   
  地大物博的非洲吸引了全世界无数人来到这里定居,‘共同’开发这个世界上最蛮荒的大陆。   
  非洲的丰富资源让全世界的文明走上了一个又一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