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230部分

魔脑传奇-第230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缌萘莸奶烙位鞫由匝罚还谖镒始确岣坏慕裉煺獾愕憷朔岩膊凰闶裁戳耍慰觯玫幕故侨毡救颂峁┑淖拥亍  
  就在祺瑞间中的射击和董碧云从后方发射的狙击子弹中,日本人一个个的倒下,野晴清顺一定非常心疼吧。   
  就在祺瑞还能分心想着别的事情的时候,一道凌厉的杀气突然将他死死的锁住了,祺瑞仓惶地回头一看,一个黑色的身影像泰山压顶一般向他闪电般地扑来,人未到沉重的压力已经压迫得祺瑞呼吸不畅,这个家伙的实力还是祺瑞所仅见的。   
  匹练般的刀光一闪,对方手里的武士刀已经疾若蛟龙般划着完美的弧线、势若奔雷般毫无阻滞地朝祺瑞迎头斩去。   
  祺瑞正处于旧力已去新力未长之时,对方早就窥伺在侧,看准了机会才突然发出了这蓄势以待的一刀,祺瑞避无可避,只好硬着头皮举着手里唯一的武器硬架这一刀。   
  突击步枪在刀光中无声无息地断裂成了两截,祺瑞拼命地让开脑袋,那一刀顺着他的肩膀轻而易举地破开那身防弹衣和祺瑞勉强积聚的护身真气,自肩头到腰腹,直划开一道一尺余长的伤口。   
  热血飞溅,祺瑞甩手将两截枪杆往敌人身上砸去,脚也不吃亏地狠狠踹了他一记,又一口鲜血喷出。祺瑞借着反震之力向反方向电射而去。   
  这个时候,野晴清顺的声音正从车阵方位传来,祺瑞憋住气一阵狂奔,枪林弹雨在他身后迅速消失,唯有那个家伙在停顿了一会之后循着血迹赶了过去。   
  “那混蛋留了一手!”祺瑞暗骂着自己太大意了,一面暗想道:“不知道生肌散能不能消掉那么大的痕迹……不然的话就难看了……”      
第十七卷 暗度陈仓 第九章 变生肘腋    
  刀口从左肩斜切而下,几乎来到了祺瑞的腹部,伤口虽然很长,但是却并不深,那一刀破入祺瑞身体的时候其势已竭,再被祺瑞的第二重护身真力所阻挠,仅仅是把祺瑞结实的胸肌给划出了一厘米来深的伤口,并没有伤到内腑,不过,伤口流的血若不及时制止的话恐怕他也难以支撑多久的时间。   
  祺瑞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了,那个杀手几乎是紧紧尾随而来,刚才祺瑞的一脚也给了他一定的伤害,使得他的身形有些迟滞,否则受伤之后的祺瑞恐怕逃不出多远就会被他给逮住。   
  祺瑞没有回头,那个家伙远远地追在身后,祺瑞无法摆脱他的跟踪,何况,地上的血迹根本就完全暴露了祺瑞的行踪。   
  祺瑞用内力暂时将血止住,不过鲜血还是丝丝地流了出来,若不把背后这个丧门星给解决掉,祺瑞根本就没有时间包扎一下。   
  祺瑞逃跑的方向是远远地离开营地的,这个样子被董碧云发现的话恐怕她会不顾一切地跟野晴清顺拼命的,与其让野晴清顺杀人灭口,还不如闷声不响地逃走再想办法解决问题。   
  祺瑞心中无比窝囊,这回可真的是自讨苦吃,想打雁,却被雁啄了眼睛。   
  身后紧追不舍的家伙他可以十成实地认定就是野晴清顺那个老匹夫,这个混蛋,虽然蒙着面,但是他的那双眼睛把他给出卖了,董碧云曾经跟他说过‘如风’把他认出来的事情,于是他就对身边的人的眼睛的特征尤为注意起来,野晴清顺那一双老鼠眼当然逃不过祺瑞的眼睛。   
  可惜,认出来是一回事,没有任何的助宜,祺瑞唯有想方设法地逃掉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闪电般在原始森林中纵越,密密麻麻的枝叶这个时候简直就不亚于锐利的刀子层层迭迭地向他们的身体割过来,野晴清顺还可以用武士刀开路,祺瑞却只能以真气护身拼命狂奔。   
  逃跑并不是办法,祺瑞突然作出了一个决定,他突然站定了身体,右手按着肚脐,左手却藏在身后,对飞扑而来的野晴清顺喝道:“站住!”   
  野晴清顺果然听话地停在了祺瑞前方的一根枝桠上,警惕地盯着祺瑞,用余光扫描了一下身边的环境。   
  “我知道你是谁,没想到你居然会偷袭我,野晴清顺,我和你有什么仇怨,让你非要下手杀我不可?”祺瑞也狠狠地盯着野晴清顺道。   
  野晴清顺没有答话,确认周围没有人之后他的气势完全凝聚到了祺瑞身上。   
  “你是一个好杀手,没有多余的废话,不过,区区数十亿美金居然会让你痛下杀手!你不会这么短视吧?”祺瑞冷笑道。   
  “你认出了我,我也认出了你,咱们彼此彼此,你就是那个从万千军警围困中逃逸的人,你的逃逸录像我看得很清楚,同样是在危险之中,你不得不使用出你最擅长的功夫,我没说错吧?几十亿美元的确不能让我对你下手,不过,你来日本的真正目的却让我不得不把你干掉,你不会否认那些自从你来到日本之后就没间断过的骚乱和恐怖袭击不是你干的吧?那天晚上你更嚣张地差点把我的别墅都给烧了,你这样出色的人,我实在是不敢再留着你多活上一天了。”   
  祺瑞长吸了口气,道:“看来今天不是你把我留在这里,就是我不能让你活着回去了,大家都是聪明人,就不必说那么多废话了……”   
  “星卓君,事实上我并不希望这样,假如你愿意跟我回去,我非常乐意你加入我们大日本帝国复兴中来,希望你能考虑一下,这样就可以避免很多不必要的伤害了,无月也会非常高兴的,我更是乐于她能够嫁给你,当然,这只需要你点头就行了。”野晴清顺突然变成了一个想挽回失足青年的老好人一般劝说道。   
  “中国和日本,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祺瑞冷冷地道,野晴清顺老匹夫身上的杀气淡了一些,似乎真的不想杀他,不过,祺瑞相信绝对不会那么简单,至少,想拖延时间让祺瑞更不堪一击就是不安好心。   
  “原来如此,那么,就没什么好说的了,你放心,我不会杀你的,我要把你捉回去,相信我们会有手段让你屈服的,我保证,到时候你会求死不能的,你信不信?无月就是看到了一点点,就再也不敢违逆我的意思……呵呵……很期盼你跪在我面前求我饶了你呢……”野晴清顺很无耻地奸笑起来。   
  这番话自然是用来打击祺瑞的气势的,不过,以双方表面的情况来看的确很有可能祺瑞会被他耗尽力气生擒活捉,因此,祺瑞眉头一皱,气势登时一弱。   
  “哈哈……”野晴清顺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好机会,骤然跳到了半空中,手里的武士刀简简单单地迎头斩下。   
  祺瑞放在身后的手拿了出来,冷冷地看着野晴清顺道:“就算粉身碎骨我也不会让你得逞的!”   
  野晴清顺瞳孔一缩,骤然从半空中落下,惊道:“不要……”   
  祺瑞嘴角滑过一丝黠笑,道:“你中计了!”   
  祺瑞甩手将手里的这枚手雷扔向两人中间的地上,尚未落地便爆炸了。   
  “咣……”居然是一枚震爆手雷,黑暗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太阳,灼目的光芒将四周照得一片惨白,也刺灼得让野晴清顺的眼睛一下子什么也看不到了,那巨大的声响也让野晴清顺的耳膜受到了巨大震动,不过他有内力护身,总算没有什么受到太大影响。   
  “我去也!”祺瑞一声轻喝,作势欲走。   
  野晴清顺心下一急,在自己眼睛恢复的短短时间之内祺瑞逃生的希望大了一百倍,这是野晴清顺绝对不希望看到的,趁着两人气势的对恃尚未中断,野晴清顺不顾一切地全力扑了上去。   
  “他没有时间拉响另一颗手雷,就算有枪也没有机会开……”野晴清顺脑海中闪过这样的念头,‘唰唰唰’地三刀难分先后地将祺瑞的四面八方都笼罩了进去。   
  祺瑞根本就没打算逃,这一切都是为了掩盖他的一个举动而已。   
  ‘咔哒’一声轻响,祺瑞手里多了一把闪烁着淡淡莹光的蝉翼剑,随着野晴清顺身体的接近,蝉翼剑突然化作了万道流莹,各自从不同的轨道向野晴清顺迎头罩下。   
  祺瑞一剑在手的时候,野晴清顺便已经感觉到了不妙,不过,他身在半空已然无法改变身形,而且因为双目还没有恢复视力,也就看不到蝉翼剑那动人的景象,只能运足了力气,将手里的刀子再加快了一二分。   
  “叮……当……”撞击声密集地响起,野晴清顺惨嚎一声,握着手里的半截武士刀重重地坠落在地上,跌了一个四脚朝天。   
  祺瑞却再喷一口鲜血,从树上跳了下来继续对野晴清顺进行追杀。   
  刚才的接触,不明敌情的野晴清顺手里的武士刀和祺瑞的蝉翼剑碰撞了不下百次,那把斩草果然不愧为野晴家族的传家宝刀,居然硬顶到了第一百零一刀才被削铁如泥的蝉翼剑斩成两截,当野晴清顺发现手上一轻,知道不妙的时候,点点流莹已经在他的身上划出了七八道口子,若非他的护身真气自行保护,这几下足够让他开膛破腑了。   
  纵然如此,野晴清顺依旧受伤不轻,两人算是扯平了,祺瑞内力之强也让野晴清顺骇然不已,因为此刻他非但肉体的伤口受伤不轻,他的内腑也受到了极大伤害。   
  祺瑞凌厉无匹的剑气破空的‘嗤嗤’声传来,野晴清顺无奈地只好长吸一口气,眯着眼睛按照脑袋里的记忆向来路拼命逃窜而去。   
  祺瑞也只是纸老虎而已,万道流光散去,他落地一个踉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受了重伤之后又和野晴清顺硬拚了一记,纵然他的内力深厚,也是伤上加伤,伤得更重了,左肩的伤口也被震得再度喷出血来。   
  野晴清顺脚步一顿,他也听到了这边的声音,只不过他却没有停顿地继续向营地逃窜而去。   
  祺瑞也朝着相反的方向掠走,虽然暂时将野晴清顺赶跑了,但是,以野晴清顺的实力,要找几个忍者继续追杀他是毫无疑问的事情。   
  果然,野晴清顺跑了一段距离之后,眼睛已经能够看到东西了,他掏出一个通讯器,‘嘟’地一声按下了通话开关。   
  “老爷……”吉田达也的声音道。   
  “吉田达也,你那边怎么样了?”野晴清顺一面给自己止血一边问道。   
  “已经办妥了,全部杀光了,没留任何活口。”吉田达也关心地道:“您受伤了?”   
  “是,那个小杂种很厉害,若不是我先偷袭的话恐怕还难伤得了他,不过他的伤比我更重,你立刻带人过来,在营地南方偏西五度两公里左右,我要赶回营去治伤,你务必要把他的尸体带回来见我!”野晴清顺阴恻恻地道。   
  “嗨!”吉田达也兴奋地道。   
  野晴清顺满意地切断了这种在二十公里内可以直接通话的通讯器,继续他回家之路。   
  祺瑞用身上干净的衣服遮着伤口不让血迹溅到地上留下痕迹,小心翼翼地逃出了一公里之外,终于支撑不住一跤摔倒。   
  祺瑞喘息着爬了起来,勉力掏出怀里的小铃铛,招出了阿财。   
  “帮我守着别让野兽和别人接近,我受了重伤……”祺瑞道。   
  “嗯!”阿财没有废话,只是担心地看着祺瑞。   
  祺瑞将蝉翼剑放在身旁,盘膝坐下,从腰上取出一瓶消毒止血喷雾器,把手用随身携带的军用水壶洗了一下,然后将剩余的水全倒在了伤口上,冲去了大部分的杂物,在手上喷了一下消毒液消毒,然后祺瑞便用手指将剩下的那些东西给清理干净,再用喷雾器将伤口全部喷上。   
  阿财在旁边看着都觉得肉疼,祺瑞却一直没有任何的动静,手也非常地沉稳,没有一丝发抖,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连汗都没有出,就像在别人身上折腾一样。   
  祺瑞继续若无其事地将针线拿了出来,缝裤子一样在自己的肌肤上穿针引线,把一切干完了,他就运转了一个小周天的内力,内伤好了一小半,至少走起路来不会再那么难受了,祺瑞站起来,从依稀的星光中辨认了一下方位,这种事情对于他而言简直就是小菜一碟。   
  “走吧……去找我们自己人,不知道他们现在到达哪里了……”祺瑞淡淡地道。   
  “你……没事么?”阿财被祺瑞的冷漠给吓着了。   
  “没事,我会有什么事情呢?”祺瑞冷冷地道:“放心,非洲的巫师对东方的鬼魂的排斥不会那么强烈的,说不定还会把你看成是他们的神灵……”   
  “哦……你刚才为何不放我出来,我就算打不过那老鬼,至少也可以帮你骚扰他呀……”阿财不解地道。   
  “那样的话那老家伙要么调集更多的人来杀我,要么就耗我的时间,你出现只会让事情更加复杂,所以我选择了最简单的办法。”祺瑞淡淡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