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232部分

魔脑传奇-第232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突然间的变化让所有人都惊呆了,一个美丽的弱女子,居然有勇气和敌人同归于尽,这是谁事前都难以预料的,紫姬却似乎明白红姬的想法,不杀掉吉田达也,她们根本没有机会能够活着带小姐回去。   
  “日本人都是变态,一个不留!”奥西理斯的一个佣兵头子冷冷地道。   
  “突突……”紫姬干掉了两个佣兵之后,全身扑到了野晴无月身上。   
  ‘嗒嗒……’无数的子弹打在她几乎赤裸的身上,她狂喷着鲜血,抱着野晴无月向敌人相反方向的密林一抛,嘶声道:“快走!”   
  更多的子弹打在了她的身上,她却回过头来,露出了恬然的微笑,全身在毫无预兆的情况下突然爆炸,碎裂的肉块砸得森林就像下雨一样,等一切尘埃落定,野晴无月已经躲到了大树背后,营地里的日本人也听到了枪声扑了过来,不过,一切都晚了。   
  “杀!”奥西理斯的小队长一声令下,仓促间赶过来的日本人被撩倒了一大片,那三辆直升机仓皇间飞了起来,转眼间密集的子弹把奥西理斯的佣兵们压得抬不起头来。   
  “撤退!”   
  扔了两枚烟雾弹,奥西理斯的佣兵们撤退了,这里又没有矿石,犯不着跟直升机拼命。   
  冲上来的日本人看到一地的惨状,有几个忍不住就狂吐了起来,野晴无月再度冲了出来,搂着她爷爷唱起了童谣。   
  董碧云冷目旁观着这一切,不是当事人还真就一点儿也闹不明白。   
  “人已经死了,你节哀吧。”董碧云搂着野晴无月的肩膀道。   
  野晴无月抬头看着面前这个充满了母性光辉的女人,一头扑入了她的怀里,放声大哭道:“爷爷死了,他也死了!”   
  董碧云脸上立刻变得惨白,抓起野晴无月的脑袋,问道:“谁告诉你的?谁说的,他不会死的!就算你们全部死光了他也不会死的!”   
  “爷爷……爷爷说的……”野晴无月被董碧云吓了一跳,倒是不哭了,在董碧云的追问下,便将刚才的事情一一道来。   
  董碧云脸上稍缓,用一种肯定的语气说道:“他不会死的,相信我,他比任何人都活得要好,你很累了,还是休息一下吧……”   
  野晴无月听话地闭上了她的眼睛,董碧云抱着她走向自己的营帐,没有人能拦住她,也没有人愿意在这个时候打扰这两个可怜的女人,大家都认定王星卓已经死了……   
  祺瑞没死,也没有董碧云想像中的好,他头晕目眩四肢发软,不过,他相信自己就算不靠阿财也能够干掉十来个这些没开化的原始人。   
  “很好吃的……”祺瑞装模作样地作出了一个咀嚼的动作,面前的蛮子想笑又不敢笑的样子,却转头对后边吼了一嗓子:“队长,发现一个受伤的中国人!”   
  普通话!他说的是再也亲切不过的普通话!祺瑞激动得发抖,再也没有比在山穷水尽的时候遭遇到亲人更让人激动的了。   
  “冷静……”祺瑞暗自对自己说道,虽然对方会说普通话,也是东方人,但是未必就是中国人,也未必就是自己等待的亲人,危险还没有过去。   
  “你是……王星卓!”后边来的这位就没有非洲部落打扮了,而是一套美国标准的迷彩服,除了武器是俄罗斯一系的,别的都是美国货,全身外露的地方还是涂得黑乎乎地,他一眼就认出了祺瑞。   
  “是我!”祺瑞心中大定,对方袖子上扎了一只红色的袖标,那是预约好了的标记,再对了两句暗号,双方都松了口气。   
  “你现在怎么会在这里?还受了重伤?”那人叫来一个医疗组,一面给祺瑞重新清洗包扎伤口再吊上了一瓶葡萄糖一面说道:“我叫杜若宏,是血麒麟佣兵团的第一大队大队长,你可以叫我老杜。”   
  “那个老鬼先动手了,我们得赶紧过去,不然的话东西就要被他贼喊捉贼地拿走了。”祺瑞正想指出方向,便听到了激烈的交火声,而此刻正是野晴清顺挂掉之后。   
  “我明白了!”杜若宏立刻让手下加快速度前朝枪响的地方扑去,经过简单的包扎之后,祺瑞便仰天在担架上让人抬着走,真累啊,真想闭上眼睛再也不爬起来了,不过,祺瑞却咬着牙挺着,渐渐地,那种疲累的感觉缓缓地消退,虽然还是很疲劳,却没有那种快要死了的感觉。   
  一路上杜若宏向祺瑞解释了他们为何比预定时间来得早以及其他的问题。   
  原来,这一批人跟明里的那一批不一样,他们扮成了一个铁路施工队抵达了乌瓦,名义上是给苏丹人修从乌瓦到苏丹南方重镇朱巴的中国民工。   
  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的军人会像中国军人那样任劳任怨,因此看到这些卖力地修铁路的人,日本人也没有任何的怀疑,军械物资也夹杂在各种物资中运到了他们手里。   
  他们派出来的情报员很快就得到了日本人分两批一明一暗地进入丛林的消息,也发现事情有点不妙,便本着不怕一万只怕万一的原则,星夜赶了过来。   
  日本人坐着车开着飞机,前进的速度却远远没有这些健步如飞的战士快,他们也从来没有点篝火,因此没有被任何人发觉地便赶上了日本人的大部队,也赶上了能够救祺瑞一条小命。   
  半小时后更远的地方又响起了枪声,而祺瑞他们已经来到了营地附近。   
  “东西已经不在了,日本人已经转移了,看样子正在交火的人就是那些日本人和别的佣兵。”祺瑞道。   
  “你回去吗?我让人送你进去?”杜若宏问道。   
  “不,你们先走,把东西拿到手里,我办点事情再追上你们。”祺瑞跳了起来,休息了那么久又灌了一瓶营养液,登时又复活了,在大家的目瞪口呆之下唰唰地钻进了丛林之中。   
  伤口还很疼,不过祺瑞已经想办法将疼痛的感觉回馈信息排除在大脑的接收之外,因此祺瑞根本没觉得疼,倒是让别人以为他是怪胎了。   
  营地之中一片愁云惨雾,祺瑞觉得很奇怪,不过,他没有理睬那么多,小心翼翼地晃过几个心不在焉的守卫,来到了董碧云的营帐上方的大树上。   
  “姐姐……”   
  心中正忐忑的董碧云突然接收到了祺瑞的信息,差点高兴得把帐篷都给掀翻了。   
  她剧烈的动作将怀里的野晴无月弄醒了,她揉着眼睛,迷迷糊糊地问道:“地震?”   
  “没事,没有事情了……”董碧云轻柔地哄着她,再度让她甜甜地睡着了。   
  “怎么回事?你在催眠她?”祺瑞奇怪的问道。   
  “你总算回来了,没什么事吧?野晴清顺那个老鬼伤着你了吗?”董碧云焦急地问道。   
  “没有,一点点皮外伤,营地里怎么了?好像一个个都死了爹似的。”祺瑞问道。   
  “没事就好,让我担心死了,野晴清顺死了,被吉田达也杀死的,吉田达也也死了,野晴无月以为你死了,所以有点反常,我乘机问了很多事情,她为什么躲着你我也弄明白了……你干嘛还不下来?营地里已经没有什么厉害的家伙了。”   
  “嗯,你好好照顾她,我打算乘机会去办点以前脱不开身的事情,你先回日本,我会安排你回国的。”   
  “不,我要和你在一起!”董碧云急道。   
  “乖……王星卓已经死了,野晴清顺也死了,你是作为证人回日本的,千万不要让日本人把事情推到我们身上,栽我们的赃,所以,作为证人,你和野晴无月都要得到最好的保护,徐如林他们我就留给你了,我不会有事的!”祺瑞一面说一面迅速远去,狠下心来远远地去了,若是董碧云再出言挽留,说不定他就走不成了。   
  董碧云一阵咬牙切齿,不过转眼便叹了口气,脑袋里迅速地分析起目前的和未来的事情和对策来,跟在祺瑞身边以后脑袋好像就没怎么动过,现在想起来还真是汗然……   
  祺瑞脸色苍白地追上了杜若宏带领的队伍,重新躺回了担架上面,重伤之后还这样搏命的原因只是为了实现他的那个诺言——让心爱的人快快乐乐地——说来轻松,做起来还真有不小的难度啊。   
  对于自己的任务,眼前的战士了解得并不多,因此不少人偷偷看着眼前的这个奇怪的家伙暗自在猜测着,不过,中国的战士素质好,长官不说也没有谁发出任何疑问,大家都按部就班地干着自己的事情。   
  枪声一直在持续,大家也就没有失去目标的问题,一路埋头猛赶,终于赶上了正在激烈交火的战事。   
  攻击一方自然就是奥西理斯佣兵团,他们沿着卡车的轮子在地上留下的纹路发现日本人正在把原矿拆散想用直升机运走,双方立刻便交上了火。   
  日本人依托着卡车和简单的工事还击抵抗,不过,似乎奥西理斯佣兵团还是占了上风,日本人的尸体扔了不少在地上。   
  血麒麟的人迅速地进入了战斗状态,找好了各自的位置,只等正在交战的双方打得差不多的时候给他们一个突然袭击。   
  正在大伙看得高兴的时候,阿帕奇直升机巨大的轰鸣从背后响了起来,只见三架阿帕奇怒气冲冲地从营地方向杀了过来。   
  血麒麟的人迅速躲到了密林中,直升机从他们头上飞过,冲向了奥西理斯佣兵团的阵地,强大的火力将形势强力扭转,奥西理斯佣兵们拼命地向森林中逃窜而去,直升机耀武扬威地追着开火,不知道打烂了多少人的屁股,至少留下了十多具尸体,步兵杀手果然名不虚传。   
  “嗒嗒……”激烈的枪声突然从身后响起,日本人只顾着前面,后面却突然出现了一大堆黑压压的黑人,他们的技战术虽然都不怎么样,不过,仗着人多。乱枪之下还是把日本人从背后打得措手不及。   
  看到身边的人一个个涂成黑乎乎的样子,祺瑞哑然失笑,在非洲还是黑皮肤吃香么,不管是人还是鬼都喜欢涂得黑乎乎的,眼前的小日本的身上那些颜料都还没来得及洗掉呢!   
  回过神来的日本人迅速稳住了阵脚,两排机枪子弹扫过去,登时倒下了一大片,剩下的呜哇哇地叫着无比混乱地退了下去。   
  血麒麟的战士们一个个目瞪口呆,这也叫打仗?就这样就撤了?假如是他们从背后冲上去,估计一轮就可以把日本人给全部干掉了吧?   
  野晴清顺曾经对祺瑞说过非洲人的各种部队的概况,因此他只有看戏的心情,一点也没吃惊,也就这种部队,造反的造不成,想剿灭的也剿不了,难怪非洲占了山头当大王的人那么多呢。   
  不过,奥西理斯佣兵团的人又回过头来,躲在密林中打着冷枪,两面作战的日本人这下子就麻烦大了。   
  日本人迅速作出调整,呆在阵地里头的迅速面向奥西理斯佣兵团这边,三架直升机则转头去剿杀那密密麻麻怕没有六七百的黑鬼。   
  直升机上的机枪交叉着扫过去,真就像是割麦子一样收割着人的生命,估计直升机上的飞行员正在那里乐得哈哈大笑吧。   
  可惜,他们乐不了多久,三枚火箭弹打在直升机的外壳上,虽然直升机的外壳顶住了这一轮重击,不过也不再敢耀武扬威了,躲得远远地开枪放着火箭弹,把非洲人打得一塌糊涂,不时有电影里经常出现的那种整个人给炸上天的场景出现。   
  戴着耳麦的杜若宏突然点了点头,道:“发射!”   
  在黑人身后的丛林中突然有三枚毒刺导弹喷着浓浓的烟雾狠狠地钻进了三辆直升机的肚子里,轰地一声炸开,就像过年的时候放的焰火一样在夜空中耀眼得很。   
  三个钢铁造就的火球重重地砸在地上,把日本人的阵地砸得一塌糊涂。   
  那些黑人以为是自己人干的,兴奋之下呜哇哇地叫着重新冲了上去,日本人却怒吼着调转枪头朝着黑鬼一阵狂扫,腹背受敌之下,他们知道今天难逃厄运,多杀一个够本,何况,这些平日里瞧不起的人却捅了他们最狠的一刀,这让他们尤为恼火。   
  “通通……”榴弹炮在日本人和奥西理斯的人堆里难分先后地爆炸,把他们炸得晕头转向的时候,血麒麟的战士们吹响了开火的号角,呜哇哇地学着非洲人叫唤着居高临下、以逸待劳地收割着敌人的生命。   
  最先被灭的是日本人,他们夹在中间,谁都要给他们两枪,接近两百名日本精心调教的战士就这样没了。   
  再次就是奥西理斯佣兵团了,他们能够把日本人打得狼狈不堪,就足以说明他们的实力,自然是血麒麟的战士的首选目标,第一轮就干掉了大半,几个幸运的再撑了不到两分钟之后也就被交叉火力给打成了蜂窝煤。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