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235部分

魔脑传奇-第235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心灵所看到所接触到的神秘世界,用现代科技是无法观测到的,我们是修行者,我们的感受尤为深刻!”   
  恰恰利带着怀疑的目光看着他们,确认他们没有说谎的迹象,皱着眉头问道:“难道他真的是神使?”   
  “千真万确!”七位长老异口同声地道。   
  “这样的话,我倒是真的想见见这位神秘的神使大人了!”恰恰利道:“你们能帮我约见他么?”   
  “总统先生,我们可以为您传达您的邀请,是否答应还要看神使自己的决定,”札伊喏长老犹豫了一下,终于劝道:“为了表示您的诚意,我建议您亲自前去觐见神使大人!”   
  恰恰利心中暗怒,不过却没办法迁怒于这些支持自己上台并且拥有着庞大的信徒队伍的长老,只好道:“您先代我向神使大人问好,假若他不愿来,我再亲自去觐见好了。”   
  “是。就按您的意思去办……”   
  几位长老退出之后,恰恰利皱着眉头想了好久,终于对身边的美女秘书道:“去,给我把塔巴斯叫来。”   
  “总统先生,您一定要考虑一下后果,假如神使突然遭到不测,那些已经完全相信他的信徒们会有什么样的反应!”美女秘书激动地道。   
  “一切都推到美国人身上不就结了?反正他们让别人背的黑锅也不少了,何况,说不定美国人正在打和我一样的主意呢!去吧,我又没说要打死他……假若子弹打不伤他,他就是真正的神使,若是伤了了就是假冒的,我们正好借信徒们的极端反美的情绪对抗美军的入侵,我的评判标准简单吧?嘿嘿,总之我们是绝对不会吃亏的!”   
  “好吧……您是总统,我得无条件执行您的命令!”美女秘书合上手里的文件向外走去,心里面暗道:“我已经尽力了……”      
第十八卷 世事如棋 第二章 福祸自取    
  对神使降临在德黑兰的消息全世界选择了沉默,这是一个敏感话题,不小心就会惹起全世界的伊斯兰教徒的抵触情绪。   
  当然,美国方面是严厉指责恰恰利政府‘自编自演’了一出神话闹剧云云。   
  德黑兰的态度比较奇怪,既不承认也不反驳,倒是让人怀疑起来,原先美国放个屁也要出来骂两声的恰恰利总统在干什么呢?   
  “此事我们也正在调查之中,我们不会让任何骗子、强盗得逞,但是,事实我们也不会抹煞,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回分解……”伊朗的政府发言人照本宣科般在新闻发布会上冒了个头之后就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让各国驻留伊朗的记者们气得跳脚。   
  恰恰利总统在干嘛呢?他正在焚香熏衣地准备接见答应了他的邀请前来见他的神使大人呢。   
  他没料到这神使那么好见,倒是吃了一惊,原本想随便见一面便罢,结果在七位长老非常严肃地警告他不得怠慢神使大人之后他才不得不宣布戒斋沐浴三天以最高礼节接待神使大人,虽然心里很不忿,但是据说他的民意支持率提高了三个百分点……让他又惶恐又期待。   
  期待是因为他觉得这个宣布‘美帝国主义’是全世界的伊斯兰教徒的敌人的神使大人对日后的美伊战争很有帮助,惶恐是因为他派去的神枪手就要展开行动,假若神使发生了意外,谁知道那些支持者会发生什么样的反应呢?   
  “安拉在上,我只是想弄明白他究竟是不是真的神使,请安拉原谅我的无知行为,我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恰恰利在心中祷告道。   
  神使大人正在已经属于伊斯兰救助会的产业的一座清真寺里给一些比较重要的信徒进行摩顶赐福仪式,这些天他没事就干这个,再也不在大庭广众之下搞什么见面了,幻术虽然不需要花费太多精神力,但是也要看受众的数量而言,要瞒过一个人的眼睛很容易,要想同时瞒过一万个人的眼睛就没那么简单了,祺瑞不是真神,他没那么大的神通,那天他精神力消耗太快,不得已在当场用聚灵法印吸收灵力,浓郁的灵力沐浴之下在场的众人都得到了点好处,尤其是那七个陪他坐了半天的长老,所以事后几个长老对他再无怀疑,对他的支持尤为坚定。   
  从祺瑞出场的时候开始,远在日本的众人就怀疑这家伙的来历,等到看到那个熟悉无比的聚灵法印,他们再无怀疑,埋怨声四起,能够去扮神玩多爽啊,还可以享受最尊贵的待遇,说不定还可以找几个阿拉伯女郎玩玩……   
  董碧云比徐如林他们更早地确认这个假神使就是祺瑞,在摇头苦笑之余想得更多的还是眼前的事情。   
  野晴清顺的死造成了轩然大波,他的几个儿子除了第一次同时上门来询问事情经过之后就再也没有同时出现在任何一个场合,对事情的处理意见也截然不同,继众议院选举流产产生了一个数党联盟的多党合作模式之后,野晴家族渐显内讧先兆。   
  因为证人证据灼灼,倒是没人刁难董碧云他们,不过,野晴无月的事情却平生波澜。   
  野晴无月的父亲野晴彻夫打算按照之前野晴清顺和武田逸夫口头上的协议把野晴无月嫁过去,却被其他兄弟诬为拉拢武田家陷野晴家于险恶之地,扬言绝不会坐视不理。   
  野晴彻夫当然想借此亲密与武田家的关系,然后借此压制其他几个兄弟,但是野晴无月的说法得到了其他人的一至支持,那就是野晴无月说她爷爷临死前取消了这个口头婚约,让她自主选择夫婿,任何人不得干涉,否则就是与野晴家为敌!   
  但是因为没有人证的缘故,大伙儿众说纷纭,闹得一塌糊涂,野晴无月呆在星月集团总部的事情倒是无人过问,就算野晴彻夫想把她带走其他人也不会允许的,在他们看来,野晴无月就是一个道具,就算自己得不到也不能让别人拿到手。   
  董碧云所想的就是如何利用形势把这个在日本政府中有极大势力的家族闹得更加乱,这也是王星卓的‘遗愿’。   
  远在德黑兰的祺瑞正在给最后一位信徒摩顶,却突有所觉,抬起头来对着某处微微一笑。   
  卷棚梁架上刚刚端起枪来瞄准的杀手塔巴斯倒吸了一口冷气,他费了不少心思才瞒过外面严密的防卫摸了进来,没想到还没开枪就被发现了。   
  情急之下塔巴斯迅速地开火了,虽然很匆忙,但是以他长期锻炼出来的水准,这一枪他还是很有把握的。   
  子弹刚出膛他就后悔了,不是为别的,因为在习惯的驱使之下子弹并不是朝着恰恰利总统交待的不致命的方位去的,而是朝着那戴着水晶面具的神使大人脑袋去的。   
  他已经在幻想着愤怒的信徒们待会会怎样把他这个凶手撕成碎片吃掉的场面,正要收拾东西准备跑路,却突然发现不对劲,那嗤嗤的破空声后并没有听到信徒们的惊恐、慌乱的叫唤声,难道没打中?   
  塔巴斯不敢置信的抬头看去,那个神使大人已经完成了他今天的摩顶赐福仪式,正在微笑着看着他。   
  “我的孩子,你的心灵已经遭到黑暗侵蚀,让安拉的神光为你洗涤一切黑暗吧!”神使大人向着他招了招手。   
  信徒们纷纷随着神使的目光看了过来,塔巴斯心一狠,咬着牙再次瞄准了神使的大腿开了一枪。   
  不是他死不悔改,他不敢相信自己的枪法会不灵了,也不能空着手回去见恰恰利总统,他只有再试一次。   
  子弹就像消失了一样,塔巴斯眼睛都没眨地想看看子弹扎入大腿的情形,可是他失望了,时间过去了五秒钟,神使大人的大腿安然无恙,倒是子弹凭空消失了。   
  “孩子,人类制造的武器对我是没有任何效用的!”祺瑞很得意地笑道,听在塔巴斯耳里却是那么的慈祥,事实上祺瑞在子弹近身之前飞快地挪动了自己的身体,待到子弹过去之后他又回到了原地,速度非常地快,普通人根本就无法发觉。   
  塔巴斯作为神枪手十多年来的信心完全被打垮了,他双目血红地连发数枪,但是神使大人依旧笑容可掬地站在那里,倒是那些拿着武器的护卫已经把他紧紧地围住了。   
  塔巴斯叹了口气,扔掉了武器,束手就擒。   
  “孩子们,不要伤害他,带他来见我,救赎比杀戮要好一万倍!”祺瑞宽宏大量地道。   
  满口的‘孩子’‘万岁’之类的话只有祺瑞自己觉得有点呕心,别人却甘之如醇,不这样说还不行,真是没办法。   
  “安拉至尊无上,神使大人,请您惩罚我的卤莽无知吧!”塔巴斯被押到了祺瑞面前。   
  “这不是你的错,孩子,不要把任何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你心中的痛苦我很明白,安拉会原谅你的!”祺瑞微笑道。   
  “呜……”谁说杀手的血是冷的呢?祺瑞的肺腑之言立刻融化了塔巴斯心中的万年玄冰,立时让他痛哭失声。   
  “孩子,你回去告诉你的主子,告诉他,铁与血不能为他带来好运,慈爱与公正才是他的幸福之路。”祺瑞模棱两可地道。   
  “是!神使大人,您的话我一定会带到的,谢谢您以神力平抚了我心灵的创伤,安拉至上,神使无敌,您为我们带来了希望,请您允许我亲吻您的鞋子以表示我对您的尊崇吧!”塔巴斯恭敬地道。   
  祺瑞微笑着点点头,塔巴斯就像见到了赤裸裸的绝世美女或者是堆得比山还高的黄金,激动得无以复加地跪了下来亲吻着祺瑞的鞋子。   
  “真是一个好运的家伙,真羡慕啊……”   
  “神使就是神使,无敌的神使大人两句话就折服了这个冷血的杀手,真是厉害啊……”   
  旁边的信徒们纷纷低语道,祺瑞听在耳里,自然是美滋滋的,还奇怪地想道:“身份确认了,连吻我的鞋子都是高不可及的让人羡慕的事情了么?”   
  当塔巴斯回去复命之后,恰恰利沉默了半天,挥挥手让他下去了。   
  他终于满心期待着与神使大人的见面了,想到他是第一个得到神使接见或者还能得到赐福的总统,他就兴奋起来,阿拉伯世界被以色列蹂躏、伊拉克被美国侵占,神使都没有现身,现在伊朗迫在眉睫的危机之前神使却现身了,这说明了什么?   
  “安拉保佑伊朗,我们必将战胜美帝国主义侵略者!”恰恰利原本有点揣揣的心里面突然充满了信心。   
  恰恰利态度顿改,将会面改在了代表着波斯帝国辉煌历史的雄伟的皇家清真寺里。   
  清晨,太阳尚未升起,祺瑞骑着白象在穿着复古的波斯铠甲骑着骆驼的宫廷卫队、仪仗队的护卫下缓缓地从街头走过的时候,街道两边无不是虔诚的信徒在那里跪拜祷告,整个德黑兰都沸腾了,通往皇家清真寺的道路上人山人海,虽然没有人维护治安,但是所有人都非常次序地在那里安静地等待,一面祷告一面静静地听着那海啸般起伏的欢呼声由远而近,然后在神使大人的面前,倾尽全力地倾诉着他们对他的崇拜与尊敬。   
  2007年1月3日,这一定会成为一个可以载入历史的日子,不论真假不管对错,一个上下一心团结一致的伊朗就在这一天突然因为一个人而出现在世人面前,美国人将会因为再也找不到挑拨离间的机会而将面对一个团结的伊朗而头疼万分。   
  伊朗不是伊拉克,伊朗有五倍于伊拉克的领土,绝大部分都是山地,美国的装甲部队在这里将一无是处,飞机也无法将所有的山沟沟都炸遍,伊朗存储的武库也不是伊拉克所能比拟的,这两年从俄罗斯和中国偷偷进口了不知道多少防空导弹,伊朗的空军、陆军也不是吃素的,美国人原本寄希望于在伊朗内部扶植伪政府以及恰恰利之争方针上面的错误、民众对战争的悲观情绪,以期能够做到不战而胜或者速战速决,现在因为某个人的介入完全变成了空想。   
  一个人一瞬间改变一个国家,这在其他地方是难以想像的,但是,在宗教底蕴非常浓厚的伊朗,却再现实不过,恰恰利原先的执政基础便是他背后的伊斯兰教的支持,现在,这个支持更加广阔更加坚定到了极点!   
  恰恰利亲自在清真寺外迎接神使的到来,一切都按照伊斯兰教的习俗按照招待最高贵的波斯大帝的礼节来办理,祺瑞在他们的簇拥下走进了辉煌绚丽的皇家清真寺。   
  在恰恰利总统的陪同下祺瑞做了礼拜之后两人就屏退了各自的属下,开始进行密谈。   
  “神使大人,您为什么总是戴着面具呢?”祺瑞给恰恰利总统以神秘莫测的感觉,想了半天终于没头没脑的问道。   
  “为了增添神秘感,也为了在我休假的时候可以让人顶替我,免得重要关头没有神使的支持导致信徒们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