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245部分

魔脑传奇-第245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或许大家都希望这动人的一刻过得慢一些吧。   
  在祺瑞踏上通向舞台的阶梯的时候,大功率的组合音响中突然放起了正流行的连续剧《青春无限》的主题曲《青春无悔》。   
  那优美的旋律还有切合眼前故事的意境让人恍如身在梦中,不少感性的男男女女都激动得热泪盈眶。   
  祺瑞来到了蒋匀婷面前,将那一束玫瑰交到蒋匀婷手里,接过了她的话筒,深情地说道:“能够跟你在一起,就是我一生之中最大的幸福之一,我爱你!”   
  话不需要多华丽,只要心中充满了真情,蒋匀婷扑入了祺瑞怀里,紧紧地搂着他,幸福的泪水花花地流下。   
  全场起立,掌声雷动,大家都在为他们祝福着……   
  证书还要几天之后才能拿到,祺瑞牵着蒋匀婷的手,,向出口走去,这是蒋匀婷独享的时刻,董碧云她们远远地跟在后面。   
  “且慢!”一个人狭地里冲了出来,对着祺瑞胸口就是一拳。   
  “混蛋!回来了也不告诉我们一声!还是不是兄弟了!”来人激动地道。   
  祺瑞笑嘻嘻地承受了这一拳,同时也还了一拳:“我是怕你们伤心啊,这才没有叫你们,怎么样,小弟我拉风吧,你们几个找到女朋友没有?”   
  来人正是姚耀纯,他对蒋匀婷道:“蒋才女,你评评理,这小子是不是该打?居然在你面前说这种话,真是太气人了!”   
  “你们兄弟的事情我不好干涉,你们还是自己解决吧,不过我要提醒你的是,这家伙很能打的喔。”蒋匀婷笑道。   
  “哈,不要紧,这家伙若是还手的话,我就不认他这个兄弟了!”姚耀纯道:“你今天说什么也不能走,若不是我女朋友要来听蒋才女辩论,就让你又给跑了,走,跟我回宿舍去,今天说什么也不能放过你!”   
  “嗨,姚耀纯,你拦路打劫呀,去就去,还怕你不成?”肖玉凌走了上来插嘴道。   
  祺瑞抬头搜索到了董碧云的身影,她眨眨眼睛,带着梅儿和依莲娜她们走了。   
  这时候姚耀纯的脾气没了,看来祺瑞不在的时候肖玉凌没少给他吃苦头。   
  “走吧,回宿舍,我也算衣锦还乡了吧,哈哈,叫上你女朋友,今天咱们痛痛快快地玩个够!”祺瑞豪兴大发地道。   
  回到宿舍,一切都还是老样子,没什么变化,祺瑞当初的人缘实在不怎么样,并没有引起多大的轰动,只有几个玩得熟些的过来寒暄了几句然后便散了,还是宿舍的几个聊得起劲。   
  几个人都用手机招来了自己的女友,混得都还不错,只有胡学军讪讪地不知所措。   
  “老胡,大家都把另一半找到了,怎么就是你没动静呀?”祺瑞道。   
  “别提他了,这丫的不是好东西,他把咱们的美女外教给泡上了,不过是气管炎,恐怕今天没空,也没胆子去叫。”李长恭摇头晃脑地道。   
  “哇,美女外教!小子很不错啊,怎么样,那个没有?”祺瑞的两个手指头做着某个动作,脸上坏笑着。   
  “去你的,我可是纯情处男,才不像你那么风流……呵呵,蒋才女,肖大姐,你们别在意,我们兄弟开玩笑惯了,胡乱说着玩的。”胡学军嘿嘿笑道。   
  “没事,你们随便,我们今天是陪客。”肖玉凌大方地道。   
  “走,去XX酒店,我们好好喝一顿,今天不醉不归!”大伙攀肩搭背地向外走。   
  看着眼前的酒店,往日的情形突然冒上心头,祺瑞和肖玉凌、钟瑞峰交换了一个眼神,微笑着昂首挺胸地走了进去。   
  就是这个酒店,曾经害得肖玉凌好久不敢在这条街上走动,不过,现在它已经成为了肖玉凌名下的产业,他们不用再担心被人捉住游街了。   
  路路续续地来了不少人,肖玉凌和蒋匀婷的舍友都来了,副班长陆汝安、班花郝清都来了,大家都开怀畅饮,无话不谈,一个个喝得都有点儿多了。   
  今天祺瑞很高兴,大家灌他酒也没怎么拒绝,结果是喝得酩酊大醉,怎么回的家都不知道。   
  ……   
  时光易逝,学校放假之后很快便迎来了春节佳期,又一轮回家大潮风起云涌,祺瑞也开始头疼起来。   
  他该去哪里过年好呢?又该带哪个女孩回家呢?不论是爷爷奶奶还是外公外婆,都想让他带个女孩回去快踏入二十岁的大门了,也该有所表示了。   
  “我爸妈又回不来了,忙啊。”董碧云回家一趟,那封信放了半年都已经满布尘灰了,却无人光顾。   
  “我爸我妈都在国外,我今年也是无家可归。”肖玉凌低着头揉着衣角,可怜兮兮的样子,眼睛却不安分地乱瞟。   
  蒋匀婷没有说话,却把缆着祺瑞腰的手又紧了一下,梅儿也低着头不说话,只有依莲娜眼睛还在骨碌碌地乱转,不知道想她父母没有。   
  “祺瑞,你带婷婷回去吧,老人们一定会喜欢的,我和凌凌看着这帮小调皮蛋。”看到祺瑞有些为难,董碧云便体贴地道。   
  “不,我跟芸姐一起,让他一个人回去吧。”蒋匀婷同样善解人意地道。   
  “我去,不就是回一趟家么,居然也闹得那么麻烦!”依莲娜插嘴道。   
  “没你的事,你老实呆一边去,跟你的丫鬟好好学学,别有事没事让我麻烦。”祺瑞叱道。   
  “也就是年三十陪着我回去吃顿饭让老人家高兴高兴,吃饱了看会电视就出来了,婷婷,你跟我回去,过了初一我再出来陪你们,就这样吧。”祺瑞一锤定音。   
  祺瑞带着蒋匀婷回家过年,果然让爷爷奶奶高兴得合不拢嘴,蒋匀婷温柔贤惠,第一次上门就下厨房帮忙干活,让大伙很是满意。   
  祺瑞也亲自下厨,作了一顿香喷喷顶呱呱的年夜团圆大餐,让大家胃口大开。   
  “小伙子厉害!”陈建军暗中对祺瑞竖起了大拇指。   
  “哥哥,还有几个姐姐怎么没带回来呀?”小魔女就是小魔女,哪壶不开提哪壶,气得祺瑞直瞪眼。   
  “过年嘛,她们都回家去了,”蒋匀婷帮忙解释道:“上次带芙蕊出去,碰到几个同学,跟芙蕊玩得很开心。”   
  说完蒋匀婷在下边踢了芙蕊一脚,这个小魔女嘴巴轻轻一瘪,不说话了,祺瑞这才放下心来。   
  再没发生什么状况,初四祺瑞陪着爷爷奶奶回了一趟兰州,也把蒋匀婷带去了,他外公瞪了他一眼,外婆乐坏了,拉着蒋匀婷的手上上下下越看越满意,把蒋匀婷羞得差点就祭起了她驰骋辩场的‘忘我’大法,大杀四方。   
  饭后外公把祺瑞拉到了书房密谈,跟祺瑞交流了一下心中的想法,便决定想办法将祺瑞调出那个困了他一年整的特战学校。   
  “好男儿就该上战场杀敌报国,很好,你小子终于开窍了!”外公得知祺瑞的来意后非常高兴。   
  “我长大了嘛,哪能还像小孩子似的胡闹呢?”祺瑞嘻嘻笑道,假若他外公得知他居然弄了一个替身骗人的话,非打烂他的小屁股不可。   
  事实上祺瑞是一个定不下心的主,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似的在爷爷的研究所鼓捣了几下,在这个年过得差不多的时候又带着董碧云和依莲娜一行离开了中国,大摇大摆地来到了新加坡。   
  世界第三大航空展新加坡亚洲航空展将于2月24日在新加坡揭幕,祺瑞率领的就是怒龙集团的下属商业飞机研究与制造公司的参展团,浩浩荡荡三百余人在展厅中租了老大一块地盘,航展尚未开幕,那些工程师们正在现场组装他们的的飞机模型。   
  这些工程师祺瑞是从自己的机械厂等部门暂借来的,除了按照图纸组装零件外啥都不会,向各国各企业参观者前来洽谈的人介绍产品和回答提问的都是从国内研究所里暂时借调来的年轻专家,他们看了祺瑞给他们的资料后,介绍起这些事实上并不存在的飞机的时候滔滔不绝,还真的像那么回事。   
  专家曾经预言2007年是世界各国战斗机换代的最集中的时间,虽然专家的话一般都是放屁,不过呢这新年开头的第一个国际大型航展确实吸引了无数参展商,也带来了无数的产品参展。   
  东南亚各国是全世界除了那几个先进国家之外军备最为先进的地区,每年东南亚各国都要花费巨额资金购买先进的武器,其中尤以台湾省和新加坡最舍得花钱。   
  不过台湾人不需要在航展上挑东西,他们得按照美国开的单子挑东西,否则就会失去美国的支持,傻冒到了这程度,全世界都在看它的笑话,买的东西平均起来比美国卖给别的国家的价格高了六七成,台湾的外汇哗哗哗地流向了美国。   
  新加坡人聪明些,不过也是一个送钱的主,为了加入那个NMD,求爹爹告奶奶地参加了研究计划,其实只需要他们送钱,别的他们沾不上边。   
  可是,就这样已经是美国人开恩了,不知道多少国家想送钱都没有门路呢。   
  虽然怒龙集团没有大张旗鼓,但是第二天便立刻上了各大报纸的头条。   
  “王星卓惊现新加坡,怒龙集团来势汹汹!”日本的朝日新闻立刻做了报道。   
  “怒龙集团第一弹出手不凡!从无人驾驶飞机、现代化的战斗机、远程商务机到各式导弹参展阵容庞大!”   
  各大报刊连连惊呼,还没开始展出,怒龙集团展位周边已经布满了记者和间谍。   
  展会正式开幕前三天只向各国买方和业内人士开放,怒龙集团前的参观者便已经超越了美国的波音、欧洲空客、俄罗斯的苏霍伊等世界著名的大公司,成为了最热门的展商,当然,他们里边估计有大半都是间谍。   
  “这是本集团开发的新一代播种机,”祺瑞指着一架有点类似于B-2的隐形轰炸机道:“它最大起飞重量超过一百吨,可以满载种子一次播种一百平方公里以上的地方。”   
  听到他的介绍,参观者面面相觑,无言以对。   
  “这是我们自行研制的高空无人森林监控防火机,它可以在一万八千米的地方拍到地表上超过十厘米长的物体,续航能力超强,可以一个星期不用管它,连续拍照一万张以上,是森林防虫和防火的最好武器。”祺瑞指着一架高空无人侦察机模型道。   
  “那么,这又是什么民用飞机?”一位记者指着一架拥有着第五代战斗机的特征的飞机道。   
  “哦,那是我们的高空驱鸟以及灭火的机种,它配备的灭火精确制导炸弹可以准确地在一千万人口的大城市将某个小孩手里的烟头给灭掉,是城市防火的最好武器。”祺瑞扬扬自得地道。   
  “这个呢?”   
  “这是我们的单人侯鸟追踪观察雷达,自然工作者必备的利器!”一个专家代替祺瑞答道。   
  “终端高空陨石危害监控雷达”、“低空蝗虫群灭导弹”、“狼穴战术巡航摧毁系统”、“潜射捕鱼导弹”……   
  这一系列又熟悉又陌生的名字让参观者傻了眼,中国人又在玩什么花样?还称这些是民用东东,除非是傻瓜,没有谁会相信他们。   
  就像是一枚重磅炸弹,完全搅乱了正常的航展,各方纷纷猜测这个名不见经传的怒龙集团的来历,展览主办方也不得不向怒龙集团提出了交涉。   
  “名字只是一个代号而已,就像当年英国人把坦克叫做水柜一样,凭什么干涉我们集团对自己的产品的定位以及命名呢?假如贵方因为我们集团产品定位以及命名的原因从而另眼相看的话,那么,我可以毫不犹豫地拒绝今后的任何一届新加坡航展,以我们公司的实力,我们可以在任何航展上出尽风头,到时候遭受损失的可就是你们了!”祺瑞强硬地道。      
第十八卷 世事如棋 第九章 探囊取物    
  事实上不容许新加坡方面作出任何的举措制裁怒龙集团,人家没有违反任何规定,仅仅是名称上存在一定的误导性而已,人家是来卖东西的,人家自己都不在乎这些军用高档货被改了名字绝对会影响销量以及引起客户对产品的怀疑,他们举办方又何必做黑脸的坏蛋呢?   
  展会第一天晚上祺瑞就紧急召开了一个记者会,严厉谴责日本朝日新闻的胡说八道,当场把一个专门请来的朝日新闻的记者给骂得狗血淋头。   
  “作为一个新闻人,你们应该向人们提供准确详实的新闻报道,可是现在有些人根本就不去调查,纯粹以自己的幻想为基础作出一些完全是欺世盗名的无耻报道,今天我们集团在日本的人急电告诉我,说你们朝日新闻发表了一条很荒谬的报道……”   
  祺瑞将一份传真提了起来,将那个大大的王星卓三个字让各国记者瞧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