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28部分

魔脑传奇-第28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祺瑞慢慢地降低自己心跳的速度,一边感受着身体各个部位的情况,将心跳维持在一个最低的范畴,再回到脑海,竟然发现不经冥想,自己就已经处于深沉的冥想状态,这个发现让祺瑞非常兴奋,然后他的精神力来到了丹田部位。   
  那股暖流在他的关注下从丹田升起,这次似乎比上次大了一些,而且开路的速度也比较快,或许是有他的精神力量在后边推动的作用吧,一路披荆斩棘,在祺瑞有意识的推动下,那股暖流终于完成了一个小周天。   
  回到丹田的暖流稍微有点不同,但是祺瑞又说不清楚哪点不同,只觉得那股暖暖的感觉更加清晰起来,欣喜下的祺瑞赶紧又催动暖流巩固还没被挤压而消失的通道。   
  暖流一出来祺瑞便发现这一回暖流从强度上看要比上一次强了不少,因此通道又被拓宽了不少,运行起来速度也要快多了。   
  就这样,祺瑞不知不觉间都不知道将那暖流运行了多少轮,直到经脉隐隐涨痛,祺瑞才停了下来,只觉那通道扩张得足足有一开始的一百倍大,而丹田的暖流已经无需特意去冥想已经可以感觉到了。   
  缓缓收工,便听见旁边叽叽喳喳地有人在拼命地说着自己,祺瑞张开眼睛,只见面前坐着三个人,竟然是蒋匀婷和肖玉凌还有钟瑞峰,自己宿舍的三个大嘴巴正噼里啪啦地在旁边争先恐后地曝光祺瑞的绝密信息。   
  “给我闭嘴!”祺瑞差点气晕了,这些混蛋也不看看场合,竟然在美女面前说这些东西。   
  “看看看,我们说的不错吧,他让我们不要打扰他练气功的,现在不是醒过来了吗,哈哈……”李长恭还在解说着。   
  “婷婷跟肖玉凌他们怎么碰到一起块了!”祺瑞头疼   
  ;““婷婷……你怎么来了?”   
  祺瑞看过招生总表,蒋匀婷并没有进入原先决定的中国语言文学系,后来在法学院找到了她的名字,照舅妈的关系还有两个系热门程度来看被挤过去是不可能的,那么就是她自己的决定了,但是以她的身体状况,为什么不去学简单些的中文却去学和她性格相当不附的法学院?难道她想做法官?   
  想像着娇娇怯怯的大法官被律师和罪犯责难束手无策的样子,祺瑞就打心里想笑,去电话数次,她只说过几天就给祺瑞一个答案,却一直没有见面,想不到今天她亲自过来了。   
  经过军训,蒋匀婷更加消瘦了,让祺瑞心中隐隐作痛,却见她盈盈一笑,道:“你不是一直想要一个答案么?今天我就是过来告诉你这个答案的。”   
  祺瑞心中一震,不过看到她的笑容,稍微放心了些,紧张地道:“那就快告诉我吧。”   
  “在这里吗?”蒋匀婷轻轻地道。   
  “啊!”祺瑞猛然省悟旁边还有好多电灯泡呢,这种事情怎么能在这里说?   
  祺瑞不理会肖玉凌颇为不善的目光,对钟瑞峰使个眼色,道:“你们先坐坐,我们出去一下。”说罢拉起蒋匀婷的小手便向外走。   
  “等一下!”肖玉凌说道:“这位是你的女朋友吗?”   
  祺瑞脸上一红,不知道如何回答,只是尴尬地看着蒋匀婷。   
  “是的,你是哪位?”蒋匀婷出乎意料地只是脸上稍稍一红,确认后反问道。   
  “你好!我是他小学同班同学,我叫肖玉凌……”肖玉凌也出乎意料地平静,给钟瑞峰也做了介绍后微笑道:“夜了,我们该回去了,记得早点回来吃蛋糕哦……”   
  只见肖玉凌拉着钟瑞峰走过蒋匀婷身边的时候悄悄在她耳边轻轻地道:“你小心了,我不会放弃的……”然后咯咯笑着走了。   
  祺瑞抓着头发看着她们的离去,很想知道她在蒋匀婷耳边说了些什么,蒋匀婷向旁边围观的人道别,然后就拉着祺瑞走了。   
  在学校的走道上,祺瑞才发觉天是黑色的,掏出手机一看,竟然已经晚上九点多了,记得自己是早上八点多入定的吧,怎么时间过得这么快呢?   
  两人牵着手,默默地往最幽暗的地方走,身边不时走过成双入对的情侣,她们有的也默默走着着,有的兴高采烈地谈论着共同的话题,最幽暗处说不定还可以发现一对对的情侣坐在椅子,石台上面细细的温存着……   
  “我们到那里坐一下吧。”蒋匀婷轻轻地道。   
  祺瑞向着她所指的地方一看,不禁大失所望,这种时候,能在众多情侣挑选下存活的确实有它的理由。   
  那是一个路边的,大大的路灯照耀下的一张长椅……   
  蒋匀婷的话是祺瑞所不敢违抗的,两人便坐到了椅子上,蒋匀婷一坐下,祺瑞便恬着脸挤了过去。   
  蒋匀婷嗔了他一眼,道:“不要靠那么近!”   
  祺瑞憋着小嘴,挪得远远的,看到他那委屈样,蒋匀婷笑了笑,伸过小手把祺瑞的手握住,向他那边靠了靠。   
  祺瑞宛如坠入了幸福的云朵里,以前向来是他主动,这还是蒋匀婷第一次主动握他的手,似乎预示着美好的未来。   
  “想听听我说的故事吗?”蒋匀婷轻轻地道。   
  “当然想,婷婷你说什么我都爱听……”祺瑞发动了蜜糖攻势。   
  蒋匀婷白了他一眼,表示对他言不对心表示不满,也不给祺瑞狡辩的机会,慢慢说起了一个故事。   
  “柳州是一个南方的小工业城市……”   
  祺瑞为了蒋匀婷的缘故,曾经对柳州做了调查,那是广西省的一个大城市,当然在全国范围就算小城市了,柳州是一个重工业城市、南方交通枢纽,东西南北铁路公路交通便利,同桂林一样属于嘎斯特地貌,也就是说漂亮的溶洞不少,山清水秀,缓缓的柳江绕柳州而过,就好像把柳州缆在母亲的怀里。   
  可惜柳州是一个落后的工业城市,市内的重工业大多数都是数十年前的老厂老设备老流水线,生产率低,能耗高不说,最重要的是污染严重,整个城市大部分地区被微尘和带有怪味的废气笼罩,工厂排污口流出来的都是黄黄绿绿的超标废水。   
  在这种环境下生活工作的人们多多少少都会有某些疾病,小的也就是气管炎啦什么的,重的就各式各样不胜枚举了。   
  “自幼我就没见过我父亲,我妈妈在柳州一个重金属加工厂上班,虽然过得很拮据,但是我们很快乐,没想到幸福的日子那么短暂,一天,妈妈突然在工作岗位上晕倒了,在人民医院检查后得出结果是‘石肺’!”   
  祺瑞知道石肺学名叫矽肺,在大量吸入工业毒尘后沉淀在肺部,导致肺组织石化,肺功能完全丧失从而导致死亡。   
  “妈妈的肺大部分都石化了,难怪她总是咳嗽,但是她从来也没有跟我说起,工厂自从两千年后日子就不好过了,南丹矿井事故发生后工厂的原料就没了来源,竟然要靠从国外买原料过日子,当然也就越来越力不从心,妈妈办了病退手续,厂里面没钱支付妈妈治疗的费用,事实上也是没治的……妈妈的病需要人照顾,再说我也交不起学费了,我就休学在家,偶尔给人打点小工,没想到我却染上了肺结核,加上从小就有的气管炎,我也成了一个废人,就在这个时候,我中学的男朋友考上了清华,他走的那天,我去送他,他把我当成了陌路人……我问他为什么,他不理我,就这样上了火车,后来我朋友告诉我,他从我休学后就跟别的女孩好了,我不怪他,我的情况谁看了都会离开的,但是我们几年的恋情,他不说一句话就这样走了,我不甘心,妈妈还是在挨了一年后去了,去世前她叫我来北京找姑妈,我就来了,我之所以要考上清华,除了安慰妈妈在天之灵外,我要在他最得意的地方让他知道,我并不是一个废物……”   
  祺瑞轻轻地将泪人般的她搂入怀里,她没有反抗,也许她现在确实需要一个坚实的依靠吧。   
  路上自修完回宿舍的人渐渐多了,蒋匀婷坐了起来,但是仍然将头轻轻靠在祺瑞肩膀上,两人静静地坐着,谁也不说话。   
  “你为什么不劝我?开导我?”蒋匀婷幽幽地问道。   
  “你心里面早就有了决定,哪会用我来开导你?你现在需要一个哭诉的对象,需要一个依靠的肩膀,哭完了你也就与过去说再见了,以后的日子你会很快乐的,因为你有我在你身边,为你分忧,给你解愁,陪你说话,逗你开心,你想难过也做不到呢。”   
  蒋匀婷‘噗哧’一声忍不住笑了起来,小拳头轻轻地锤了祺瑞两下,笑道:“吹牛,还说呢,至少他在离开我之前还是对我一个人好,你呢?现在就有两个了,还有一个正准备加入呢……你说你怎么能让我开心呢?”   
  祺瑞苦着脸道:“婷婷,不要逗我了,你知道我是多么的难过,你和碧云这些日子都不理我,我的心都要碎了。”   
  蒋匀婷在他腰上轻轻拧了一下,道:“这就是我们给你的惩罚了,不过我们却没想到竟然会又跑出一个对手,你老实交代,那个肖玉凌和你是什么关系?”   
  “她是我小学的同学,我和她清清白白的,不相信我可以发誓!”祺瑞焦急之下便想赌咒发誓。   
  蒋匀婷又拧了他一下,道:“我信你就是了,不过你可要小心点哦,她可是跟我下了战书了的,你要保证以后也不能跟她好!”   
  “好好好,我以后能不见她就不见她,这样总行了吧,你和碧云是怎么回事总该告诉我吧?就算是关禁闭也有个时限啊,总不会是终身监禁吧?”祺瑞哀求道。   
  蒋匀婷道:“这回就便宜你,下回我们就给你终身监禁!看你还敢不敢花心?”   
  祺瑞试探道:“那……你们已经商量好啦?你们的决定是什么?”   
  “我们的决定啊……我们的决定就是不告诉你!”蒋匀婷咯咯笑了起来。   
  “不说?不说我就哈喇哈喇哈喇……”祺瑞搂着她的手开始不老实起来,蒋匀婷触电一样蹦了起来,叫道:“你耍赖,不准挠人家痒痒的……”   
  祺瑞诞着脸,嘿嘿笑道:“不说的话什么事情都会发生的哦,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不说的话我更高兴呢……”   
  蒋匀婷尖叫一声,转身便跑,祺瑞三下两下便捉住了她,从身后将她抱个结实,曼妙的身体剧烈喘息着,给予紧密接触的两人无比的刺激。   
  “不要啊……”蒋匀婷惊呼道,感觉到祺瑞呼吸重了起来,似乎男性的特征也开始雄起,让蒋匀婷感觉到了一丝惊惶。   
  祺瑞压住心底的躁动,放开了她,两人默默地站着,让来往的学生不时抛来关注的目光。   
  蒋匀婷突然转过身,用压抑颤抖的声音祈求道:“闭上眼睛好吗?”   
  祺瑞心中一动,充满企盼地闭上了眼睛,小说电视看多了,将要发生的事情祺瑞可是盼望已久了。   
  清新的呼吸喷在脸上,然后一双温软的唇瓣轻轻地贴在了自己的嘴唇上,祺瑞浑身一震,触电般的感觉让全身都麻酥酥的,感觉好像提升了千百倍,这就是初吻的感觉吗?还是所有的两情相乐的接触都是那么的美妙?   
  那两片唇瓣微微颤抖着,显示着她主人的激动心情,祺瑞搂住了她娇弱的身子,然后张开了眼睛,面前是一张雨后梨花般的脸蛋,星眸紧闭,但是因为紧张睫毛都在颤抖着,祺瑞忍不住贪婪地吮吸着她的柔唇,她的身体猛然僵硬起来,抓着祺瑞衣服的小手猛然抓紧,两只眼睛更是紧紧地闭着。   
  唇分,蒋匀婷挣脱出祺瑞的魔爪,再不挣脱出来难说会发生什么事故。   
  “你……你想憋死我啊……”蒋匀婷喘息着,伴随而来的是剧烈的咳嗽。   
  祺瑞痛心地给她捶背,扶着她,好不容易她才不咳了,站了起来,祺瑞道:“不行,你这病要加强锻炼,明天我们早上一起去锻炼吧!”   
  “后天好么?明天先做点准备……夜了,送我回去吧……”   
  女生寝室值班室门口,蒋匀婷低着头半天没说话,一双小手紧紧地扭在一起,祺瑞静静地等着。   
  “这个……给你!”蒋匀婷终于抬起头,递过一只包装很精致的小盒子:“生日快乐!”然后便跑了进去。   
  “生日?”祺瑞拍着脑袋:“没错!今天九月十五,我的生日!好像谁都记得,只有我自己忘记了!”祺瑞傻傻地笑了起来……      
第三卷 雏鹰初啼 第九章    
  祺瑞带着贼笑回到宿舍,竟然发现蛋糕已经被分食光了,他们还振振有辞——秀色可餐,你已经饱餐了秀色,哪还用得着吃蛋糕?   
  祺瑞心里面正乐着呢,也没怎么怪他们,只是习惯性的抗议一下,等他肚子咕咕叫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