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293部分

魔脑传奇-第293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你是从哪点发现我的心法与你同源的?”祺瑞好奇地问道,这是一个一直没有揭开的疑团。   
  “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等我们把山上的人全部干掉之后我再详细告诉您好了,现在,我们该开始动手了……”      
第二十一卷 乱之始章 第五章 从零开始    
  大门口的袭杀只在刹那间便结束了,唐熙明用事实来显示他的实力。   
  五个彪悍的警卫和两条强壮的德国牧羊犬眨眼间便尽数被他震碎了心脉,七窍流血原地软倒,只留下刚才跟他答话的那个人。   
  那人居然也毫不惊讶,唐熙明几脚将那几个尸体踢入了墙角的阴暗处,淡然道:“十分钟查一次岗,已经足够我们干活了,就看我们的敌人究竟要什么时候才能发现我们的到来了。”   
  那个不知道是被收买还是被蛊惑的家伙用强光手电朝着门外深幽的某处打闪了三下灯光,然后便可以见到无数黑影冒了出来。   
  无数子弹掠过夜空,悄无声息地将各个警戒点的哨兵们打翻在地,神机营的战士迅速冲进了大门,以建筑和建筑间的花草树木为依托,迅速向上扑去。   
  他们的行动很快就被发现了,急促的警铃骤然拉响,突袭变成了强攻,战斗迅速打响。   
  唐熙明耸耸肩膀,带头朝山上扑去,身后跟着的是十来个魔教高手还有几个用黑斗篷遮盖着的人。   
  祺瑞没有跟上去,他在观看着主要是负责突击的神机营的战士跟守卫的战斗。   
  走报营的战士主要负责消息的刺探以及敌后的破坏行动,但是其攻击力已经让祺瑞颇感满意了,专门负责突击作战任务的神机营的战士果然让他眼前一亮。   
  百多个战士如臂指使,配合得非常默契,远处的狙击手打掉敌人的压制火力,近处的战士在强火力的支援下交错前进,敌人只要一冒出头来便立刻被打死,虽然是仰攻,但是依旧占了上风。   
  “毕竟术业有专攻啊……”祺瑞非常满意地从宽大的黑袍下面掏出他的突击步枪,大喝一声便向上冲。   
  脚下不停地加速加速,在黑暗中变成了一溜幻影,转眼便来到了敌占区,手里的突击步枪吐出了火焰,将几个位置非常好的火力点里面的敌人打得脑袋开花,榴弹发射器也发火了,每一颗榴弹打出去都会造成敌人无数死伤。   
  “嗷呜……”上面突然传来野兽般的嘶吼,祺瑞再清除了几处比较难啃的火力点后挺着枪迅速向声音来处扑去。   
  在别墅的最顶一层,特种战斗正在上演,只见到处都是飞驰的虚影,吸血鬼、狼人正在跟魔教的高手缠斗,唐熙明正袖手旁观,他背后还有不少人没有动手,那边同样有几个黑袍巫师和一些吸血鬼什么的没有出动。   
  “好莱坞每年花那么多钱做特技还不如请几个妖怪省心省力……”祺瑞打量了一下战局,闪身向被敌人巫师堵住大门的小楼的左边二楼扑去。   
  “……呜……”随着一声奇特的呜咽,一团虚影突然出现在面前,祺瑞就像自投罗网的大鱼正在朝着它展开的大网跳进去。   
  “好家伙!”祺瑞一声大喝,夹着佛门狮子吼的无上力量震得那个幽魂浑身猛颤,身上冒出浓浓的黑气,虽然受创,但是在它的主人的催逼下不但不退,反而朝祺瑞扑了上来。   
  祺瑞手捏印法,就打算给它来一个当头一棒的时候,刘恒志祭出了对付幽灵的无上利器-夺魂!   
  阴风凛冽,夺魂一头撞进了那各幽魂的怀里,贪婪的吸食着那些黑雾,啃咬着它的灵体,那个幽魂大声惨叫着,漫空飞舞想将附身之蛆弄下来,不过被夺魂沾上了就没那么容易脱身了,一转眼间它便被夺魂给吸食得一点都不剩了,夺魂却意犹未尽地到处乱飞,还在吱吱呀呀地叫着让人牙酸的声音。   
  这种被用黑暗力量凝练过的黑暗妖魂是夺魂的最好食物,难怪它依依不舍地还想再吃一个。   
  “上帝,你们究竟是什么邪恶的东西,连撒旦大人的力量都能吸收掉!”正在观战的一个巫师浑身发抖地大声尖叫起来。   
  “撒旦算什么,嘿嘿,在我眼里,你们的撒旦就跟一根小虫一样脆弱,让你们看看什么才是真正无上的力量吧!”祺瑞讨厌别人说他邪恶,就跟上次古摩祭师说他是异教徒一般,让他勃然大怒。   
  “世界终极之力,现身吧……”祺瑞一声暴喝,曾经吓得古摩祭师魂不附体的十二只洁白虚无的翅膀再度现身,阿财也在召唤中跑了出来,瞬间再度变成了十二只黑漆漆的翅膀,黑白分明却又交错在一起显得异常地诡异。   
  “我的上帝……是暗黑炽天使路西法……可恶,让我把你打回原形吧!”巫师们吓了一跳之后纷纷愤怒地出手,无数黑暗力量扑向了祺瑞。   
  “哈哈,给我破!”祺瑞双手画了一个巨大的符决,随着他一声轻喝,白色黑色的羽翼爆射出灿烂的光芒来,白色的光芒刺穿了那些黑暗力量,黑暗的光芒疯狂吞噬着这些能量。   
  一人之力毕竟难以跟众人相对抗,就在黑暗力量即将吞没祺瑞的时候,祺瑞突然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听半空中一声冷喝:“你们还呆着干什么?等天亮吗?”   
  冷芒骤闪,祺瑞突然在空中与一个吸血鬼换了一招,以他的速度也只有吸血鬼才能截住。   
  截住倒是截住了,不过他的生命也就走到了尽头,透明的蝉翼剑在黑暗中几乎看不到实体,只有嗖嗖的冷气穿透了那个吸血鬼伯爵的身体。   
  可怜的吸血鬼伯爵无声无息的分成了七八片跌落在地上,粘稠的血液一滴都没有溅出来。   
  唐熙明看得眼睛都不眨,在祺瑞的提醒之下把手一挥,所有人都加入了战斗中,那些身披黑袍的人是魔教吸收的信奉撒旦的巫师,倒是跟对面的巫师们属于同源的力量,不过现在却纠缠到了一起,颇有点实力的。   
  魔教的高手加入战斗之后那些吸血鬼和狼人便撑不住了,几个黑暗巫师的法术又被徐如林的圣光和刘恒志的夺魂所克制,立刻便落入了下风。   
  “撤!”这些巫师看到不对路,转身便打算逃跑。   
  跑?祺瑞那魅影般的速度根本没给他们任何机会,失去了吸血鬼和狼人的保护,脆弱的巫师根本没有机会在激电般挥舞的蝉翼剑下活命的机会,一刹那间便齐齐被斩断了头颅。   
  这些巫师凄厉地惨叫着被祺瑞布下的阵法困住,左冲右突不得出,最后还是被祺瑞用舍利给收了,夺魂一下子可吸收不了那么多能量。   
  神机营战士的突击战很快也结束了,在小楼中找到了几个被抢来的女人,杀掉了几个保镖,但是却没有发现托克和他老爹的影子。   
  “找着看有没有地道!”祺瑞下令后闭上了眼睛,飞快地运用出查敌术对别墅周围迅速搜索。   
  “这里有一个地道口!”战士们打开了位于主卧室衣橱里面的地道口,扔了一个照明弹进去,然后魔教的两个高手迅速地扑了进去。   
  祺瑞募然睁开眼睛,身体飞快地朝着山顶奔去,几个纵越来到了山上一个墓园,祺瑞眼睛一扫,望着墓园一侧的一丛灌木喝道:“出来,托克少爷,还有尊敬的伊尔盖家族的族长大人,你们屈尊降贵地躲在这里面不觉得难受吗?”   
  回答祺瑞的是数声枪响,祺瑞飘了出去,子弹从他身边飞过。   
  唰唰两剑扫平了托克父子躲藏的灌木丛,穿着睡衣被春寒冻得淌着鼻涕的一老一少哆嗦着站了起来。   
  “不要杀我们,我愿意把我的一切都交给你!”老头可怜兮兮地说道。   
  “父亲,没用的,他们是不会放过我们的,是吗?中国少爷!”托克用怨毒的目光瞪着还披着长袍的祺瑞怒道。   
  “嘿嘿,我们只见过一面说了两句话,没想到你就记住了我,不错,你们都得死,不然的话米尔少爷就没办法接掌伊尔盖家族的大权了,让我来送你们下地狱去吧,保证没有任何痛苦……”   
  托克父子的脑袋冲天而起,不偏不倚地落到了旁边的墓碑前,祺瑞深深地叹了口气,望着剑上缓缓滴落的最后一滴鲜血,转头向下边的别墅走去,枪声隆隆,战士们已经跟得到讯息赶来的伊尔盖家族的人交火了……   
  “恭喜神君,贺喜神君,伊尔盖家族已经落入掌中矣……”唐熙明瞧了一眼两具无头尸体,便即上前恭贺道。   
  “唐熙明,我们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呢,你不要高估我的耐心。”祺瑞淡淡地说道。   
  唐熙明点点头道:“神君对我们抱有一定的戒备之心是可以理解的,我也不想多做解释,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祺瑞瞥了他一眼,什么都没有说,缓缓地朝着下边走去。   
  唐熙明叹了口气突然唱起了俄罗斯民歌,唱的不是俄语,祺瑞没有听明白,不过歌声苍劲悲怅,听着歌声,似乎看到了一个俄罗斯的老兵看到俄罗斯离辉煌渐行渐远一般让人平生感触。   
  祺瑞走到下边的时候,米尔已经接到消息火速赶来,的却是火速,看到那辆有点眼熟的防弹劳斯莱斯以超过两百公里的时速冲过来,交战双方都渐渐地停火了。   
  “住手!托克和他见鬼的老爸已经完蛋了,我才是伊尔盖家族的最终继承人,谁敢反对我就得死!”米尔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手里提着一杆AK跳下车来,喊了一嗓子之后对着天上打了一梭子子弹。   
  “杀了他,他这是在造反,给我杀了他,托克少爷会加倍奖赏你们的!”曾有一面之缘的马多夫疯狂咆哮着躲在暗处打了一梭子过来。   
  站在米尔背后的魔教高手架起米尔躲开子弹,马多夫已经被狙击手给打爆了脑袋。   
  “把手里的武器放下,对,放下,你们都是最好的战士,我会用比托克更好的待遇来对待你们,美酒、金钱、女人,每个人都有份!我是伊尔盖家族的族长,我说过的话绝对不会反悔!”米尔整了整衣服,再度走了出来蛊惑道。   
  见到马多夫的如此结局,其余的人迅速失去了斗志,纷纷抛下手中的枪,等待着新主人对他们的处置。   
  祺瑞见到米尔的时候他满面红光,抛开了压在头上的两座大山之后整个人都有点不同了,唯一相同的就是对祺瑞这个老大依旧是毕恭毕敬。   
  “老大,幸亏你和唐先生帮忙,不然迟早我都要给托克这个家伙干掉,不过现在好啦,家族中再没有谁敢对我指手画脚啦,包括我的老爸,嘿嘿,他已经退休了,享受美酒和女人去了。”米尔兴奋地说道。   
  “你面前还有很多强大的敌人,仅仅是踢掉了一块绊路的小石头而已,没什么值得好高兴的。”祺瑞给他泼了点冷水。   
  “啊……是,还是老大说得对,掌握了大权就要开始想着跟战斧跟意大利黑手党那些更难啃的骨头交手的事情了,不过有老大和唐先生帮忙,我又有什么好惧怕的呢?”米尔稍微清醒了一点,但是还是没有完全冷静下来。   
  祺瑞叹了口气,当初自己何尝不是被唐熙明勾画的鸿图伟业给迷住了眼睛呢?事情哪里有那么简单啊,光是唐熙明这个家伙就够让人琢磨不透了。   
  “神君似乎有点闷闷不乐,有什么为难的事情不妨说出来让我们也帮忙想想办法。”唐熙明笑眯眯地说道。   
  祺瑞头疼的事情不知道如何开口,问米尔吗?这家伙一时间肯定办不到这麻烦事情的,要接管家族中的那些关系网还要有待时日才行呢。   
  “神君莫非是为了目前中国岌岌可危的经济而发愁?”唐熙明还真是让祺瑞觉得有点毛骨悚然,这个家伙简直太厉害了。   
  “其实目前中国政局稳定,政清治明,拖垮经济的无非就是石油而已……”唐熙明微微一笑,道:“这个问题其实并不难解决啊……”   
  祺瑞眉头一皱,米尔赶紧撇清道:“这个我帮不上忙,以前军政方面都是那两个死鬼去接触的,我要想把他们搞定非得花上一段时间不可,普金这家伙也不是好对付的鸟,若是那么好搞定,你们中国这几年付出那么多早就搞定了。”   
  唐熙明微微一笑道:“俄罗斯政府所要的不外乎就是美元而已,日本人上下疏通再拿着75亿美元的投资诱惑普金政府一直没有给中国任何机会,现在日本人还拿得出钱来吗?若是中国能够有一个巨大的投资计划,让俄罗斯有利可图,保证普金能够马上批准安大线,中国方面的管道早就铺好了,俄罗斯这边要铺百来公里的管道还不是小意思?正好我们在俄罗斯能源部有几个教徒,他们应该能够说得上话……”   
  祺瑞看着笑得把眼睛都眯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