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314部分

魔脑传奇-第314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祺瑞收敛着自己的气息,在黑暗中就像一个无形的幽灵,辨明了方向,向着他的目的地快速潜行而去。   
  医疗站跟仓库区只用一个两米高的铁丝网格开,根本无人看守,祺瑞轻轻一跃就来到了另一边,跟那边热火朝天不同,这边非常安静,一排排临时搭建的大帐篷一个就有十来米长,里面躺满了伤号,不是听见里面的人在痛苦地呻吟。   
  营帐内外都只有淡淡的光线,没有人巡逻,医生护士忙着处理新伤员,根本没空过来瞅瞅看看。   
  祺瑞偷偷摸进一个外壳上刷着有红十字架的大卡车里面,这是一辆装载药品的卡车,里面没人,祺瑞从衣架上取下一件白大褂,穿在身上,再戴上帽子和口罩、一次性手套,大模大样地便在药品柜里面搜寻起来。   
  各种药品倒是挺齐全,祺瑞很想整辆车都给搬回去,但是这只是一个极为诱人的想法,却完全没有成功的可能性,祺瑞一面把需要的东西塞到一个背囊里,一面暗自嘀咕道:“次元袋……为什么我没有一个次元袋呢?”   
  这里没有血浆,也没有手术刀等东西,祺瑞想了想,将装满了药品的包裹塞进了一个角落,然后施了一个障眼法在包裹上,转身下了车。   
  刚走下车,便听见有人喊道:“医生,请过来帮个忙好吗?”   
  祺瑞装作没听见就想低头走开,结果那声音大了一倍不止:“那位先生!请过来一下!”   
  祺瑞硬着头皮转头望过去,只见一个病号拄着拐杖站在一个帐篷门口大声对着他叫唤。   
  祺瑞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那人连连点头,祺瑞只好走了过去,带着鼻音说着纽约口音的英语问道:“有什么事情吗?我刚才没听见。”   
  那人才不管他听见没有,拉着他袖子就往里面拽:“我的战友很不对劲,请您去瞧瞧他吧,他家里还有年迈的父母和美丽的妻子,他不能有事啊!”   
  祺瑞无奈跟着他走了进去,来到那病人面前,那家伙被几个战友压住了,脑袋拼命地摇晃,嘴里塞着一个塑料块,防止咬到舌头,浑身大汗淋漓,看样子已经出气多进气少了。   
  “他怎么了?”祺瑞随口问道,蹲下身去,翻了翻那家伙的眼皮。   
  “他是被一个非常厉害的家伙徒手打伤的,肋骨骨折了七八条,刚动手术接骨,才推回来不久就不行了,请您务必要救救他!”刚才叫祺瑞进来的那家伙低声咒骂道:“可恶的魔鬼,竟然连耶稣的神力加上现代兵器都不能制服他……可怜的琼斯……”   
  祺瑞听到这个魔鬼两个字,登时提起了注意,双手不经意间在受伤的那家伙身上点了几下,问道:“他叫琼斯?怎么受的伤?我是说当时的情况是怎么样的?知道详细的情况我可以更快地作出判断,让我先给他缓解一下疼痛……”   
  那个叫琼斯的家伙在祺瑞的指点之下就像获得了大赦一样突然松弛了下来,呼呼喘着大气,汗水像泉水一样冒出来。   
  “噢,是的,您医术真棒,我们今晚上奉命围捕一些可怕的家伙,他们被我们用飞机大炮打散了,于是他们就分头逃跑,跑得飞快,我们根本拦不住,若不是他们子弹耗尽,我们根本围不住他们,那些家伙太厉害了,虽然没有了枪械,他们三个人却让我们围捕的人全军覆没,就我们几个个现在还躺在这里,别的人都去见上帝去了。”那家伙唠唠叨叨地说道。   
  “嗯,那三个人都跑掉了吗?”祺瑞给琼斯推拿的时候就已经明白,这家伙是给心禅法决阴力震伤了内脏,一直在内出血,美国医生只帮他把肋骨接好,却没有注意到里面的问题,琼斯身体之中还存留着些许那人的真力,祺瑞非常熟悉,只一刹那便可以确认,那是宝宝留下来的。   
  “噢……不,当时他们跑掉了,不过也受了伤,后来听人说他们三个被打死了两个,还有一个不清楚。”   
  祺瑞手下一重,那琼斯猛地仰天吐了一口淤血,祺瑞站了起来,淡淡地道:“他没事了,叫你们的医生给他输血,我还有点事情,可不能耽搁了。”   
  “噢,太好了,当然当然,我马上去找医生,真是太感谢您了!”   
  祺瑞正要转身走出去,突然有一个人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大声叫道:“汉森、琼斯,打伤你们的那个家伙被抓到了!”      
第二十二卷 烽烟处处 第六章 搅海翻江    
  “噢,是吗?他现在在哪里?”汉森惊喜的问道。   
  “就在这里,刚刚押运来的,我正巧在旁边闲逛,结果看到了那家伙,他们说足足伤了十多人才把他按倒,他可是受了不少伤又挨打了几针麻醉剂了的呢,真是太强悍了!”从帐篷外面闯进来的那家伙一只手吊在胸口,别的地方完好无损,难怪还有神气到处乱跑,他活灵活现地讲述着宝宝被抓当时的情景,就好像他在场似的。   
  “那家伙被绑在担架上面,身上用这么粗的铁链绑着,真是太夸张了,听说在我们这里简单救治之后就要送上飞机直接运回国去当白老鼠研究呢,琼斯,你想报仇的化今后只能去动物园了,哈哈……”   
  祺瑞长吸了口气,默然走了出去,抬目一看,远处果然有很多人围住什么在那里看热闹,祺瑞默然瞧了一眼,握了握拳头,毅然向一辆供血车走去。   
  “给我2000ccAB型血O型血各一份,谢谢!”祺瑞走到供血车前冷冷地说道。   
  车上的护士小姐好奇地看了他一眼,被他冰冷的气势吓倒了,什么也没有问,直接取了血袋交给祺瑞,在祺瑞转身要走的时候,她怯生生地问道:“医生,等下有空吗?我能不能请你喝杯咖啡?”   
  祺瑞呆了一下,道:“很抱歉,我女朋友正在等我,下次再说吧。”   
  祺瑞可没心情跟她浪漫,趁乱偷了一个装着全套手术刀的箱子,返回了那个药柜车。   
  祺瑞目前面临两难抉择,若是先把药品和血浆神不知鬼不绝地弄出去不难,但是若是花费时间太多的话宝宝说不定就会被送上飞机给送走,那样麻烦就大了,可是,扛着大药包再同时把宝宝救走难度也太大了,似乎只有超人或者蝙蝠侠才能办到,祺瑞自问实力不足,这显然是不现实的想法。   
  祺瑞猛地把心一横,将阿财放了出来,嘱咐道:“阿财,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不准那些美国人我的兄弟送走,明白吗?这附近没有能威胁你的东西,我去去就回,不会花太多时间的。”   
  “你为什么不直接偷辆直升机开走呢?这样不是又简单又快吗?”阿财开飞机上瘾了,很想再开着飞机飞到天上去玩玩。   
  “我们不知道他们会坐哪辆飞机,很可能是从总部直接飞来的,临时要抢飞机太危险了,飞在天上若是被导弹盯上更麻烦,还是老实一点的好,等把人救出去,今后还有的是机会玩呢,听话,我给你弄那个法器,以后就不用关在铃铛里面了。”祺瑞一面脱掉那太显眼的白大褂,一面背起了大药包,低头钻了出去。   
  阿财暗自嘀咕道:“都说了那么多次了,没一次是能够兑现的,这个坏蛋,就知道欺负我……”   
  他嘀咕着飘了出去,飘啊飘,飘到了人群上空,瞧到了下面的情况。   
  只见在无影灯照耀下,一个东方人被脱得只剩下一条裤衩,身上伤痕累累,外科大夫正在给他作手术挖出体内的弹片。   
  宝宝眼神迷离,眼珠子在微睁着的眼皮下面一动不动,身上果然被小孩手腕粗的铁链绑了几道,他全身放松,也不知道是放弃了还是在蓄劲寻机逃跑,任由那些医生在他身上鼓捣着,阿财漂浮在半空中,静静地等待着。   
  祺瑞钻进一辆送伤员的装甲车运兵车,不但司机没发现,就连身边抬担架的两个勤务兵都没有发现,运兵车没有受到检查便开了出去,看来想进来难,出去倒是比较容易。   
  祺瑞突然发现上车容易下车难,要想无声无息地从运行着紧锁着的装甲运兵车里面下车,不想惊动驾驶员还真难。   
  最后祺瑞给那家伙一个幻觉,让他看到街边有几个美国大兵正在招手呼唤,于是驾驶员立刻紧急刹车停住了,装甲车的屁股也翘了起来,祺瑞立刻溜之大吉。   
  藏好了东西,祺瑞心急火燎地又爬上了一辆车混进了基地,来去自如,这个防备严密的基地简直就像他家里的后院一样可以随意出入。   
  从原路返回了医疗站,美国大夫还在那里小心翼翼地挖着子弹,跟阿财交流了一下,知道了从美国来的专机还要两小时才到的消息,祺瑞见时间还早,近在咫尺的那个军火库立刻对他产生了极大的吸引力。   
  一车车的各种弹药物资被运来又被运走,各种大型重型运输车穿梭来往,将一车车的坦克、装甲车运来,然后轰隆隆地开了出去,看得祺瑞真眼热,若是能过一把瘾就好了,可惜美国军营不卖门票,不然保证游客如炽。   
  两辆悍马开了进来,上面的十来个美国大兵穿着的是坦克手的装束,他们大声说笑着来到了仓库前。   
  “安静,你们这些混蛋,给我闭嘴!你们是哪个部队的,拿你们的单子给我看看!”一个少校跑了出来大声喝骂道。   
  坦克手们将他们的提货单拿了出来,少校拿手电筒照着单子轻声念道:“第二装甲师……M1A2坦克……”   
  少校将翻来覆去看了两遍,将单子塞了回去,道:“到旁边去安安静静呆着,你们的坦克还没有运到,可能要等上三个小时。”   
  那些第二装甲师的坦克手们登时大声咒骂起来:“怎么还没到,你们后勤运输怎么搞的,我们还要不要打仗了?”   
  那个少校冷冷地道:“给我闭嘴,老老实实呆一边去,要不要我去叫宪兵来教你们学乖一点?”   
  那几个坦克手只好乖乖地走到旁边席地而坐,恰好背对着正躲在黑暗中的祺瑞。   
  祺瑞听到一个美国兵低声说道:“最好永远也别到,咱们就不用上战场了,妈的,M1坦克什么时候变得那么垃圾了,是导弹就能够打穿它……”   
  “我们应该觉得骄傲,全世界的反坦克导弹都得把目标对准我们,不然就是不合格产品,再怎么说M1也是目前最好坦克,知足吧。”他的同伴骂道:“最可恶的就是那些搞后勤运输的,真不知道他们搞啥的,那么多坦克全堵在路上,若是全部投入作战,七八个德黑兰都推平了。”   
  声音稍微大了点,那个少校忍不住反驳道:“你以为后勤那么容易搞吗?你们M1A2坦克装满一千九百升燃料也只能开不到八小时,一个装甲师每天需要多少燃料?你们吃的口粮还有进化水都是天上掉下来的?我们光运几辆坦克就行了,炮弹也不需要了是不是?你们坐飞机空运过来轻轻松松,我们的运输车在路上不知道要遭到多少次堵截,装着六十吨的坦克,大卡车全速行驶速度也才每小时不到三十公里,你认为他们会飞吗?还有,你以为运输路线很平安吗?每天多少英勇的司机倒在了运输线上,而你们呢,除了抱怨之外什么都不懂……”   
  一场辩论大战即将爆发,却被双方各自的伙伴给拖开,让祺瑞暗呼可惜。   
  “算了,既然坦克还没来,我们就乘机休息一下好了,来到战区之后都还没有好好休息呢。”一个坦克手将背包当作枕头,伸展着四肢躺了下来,舒服得呻吟出声,其余的伙伴有样学样,一个个也躺了下来。   
  从他们简单的谈话中祺瑞得到了很多信息,心里面想了一下,大略谋划了一下即将展开的行动,然后便向面前这几个倒霉蛋下了黑手。   
  祺瑞首先放出精神力扑向那个最先躺下来的家伙,照理说喜欢偷懒的人意志力都比较软弱。   
  那家伙正在想着他的未婚妻,美滋滋地在那里幻想着上下其手,祺瑞在一刹那间便将他的大脑通向外界的神经系统完全接管,以免他奋力反抗的时候被别人看出破绽来。   
  其实祺瑞的这个举动算是白费力气了,在他以脑波干扰那家伙的美梦之后,原本风平浪静、花前月下的美好气氛完全被一阵突如其来的狂风吹散,两人被吹散,美女被狂风卷走,这个可怜蛋被狂风推着跌跌撞撞地来到了一个高有三米、头上长角、满嘴獠牙、背后有两个长着利爪的巨大肉翅的怪物面前。   
  “妈呀!”这家伙吓得浑身瘫软,跪在这个腿毛都比钢针还硬的怪物面前,苦苦哀求道:“魔鬼爷爷您老饶命啊,我上有老下有小……”   
  祺瑞不耐烦地打断他的哀求,粗声粗气地说道:“我可没说要吃你,你着什么急,我说小子,你中大奖啦,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