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346部分

魔脑传奇-第346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是不奇怪,我们刚刚才和我哥哥嫂嫂聊天呢……”祺瑞的姑姑不怀好意地笑道。   
  “哦,是吗?……啊!什么!!!”陈建兴突然省悟过来,他的下巴差点儿吃惊得掉了下去……   
  祺瑞回到了自己的卧室,看看时间,打开了电视机,搜索着自己感兴趣的消息。   
  大部分新闻都让祺瑞嗤之以鼻,中美双方的口水战更让人觉得无聊,祺瑞随便翻了几页,觉得没意思,便跳下床去翻箱倒柜地找着什么东西。   
  找呀找,找到了一个玉坠,那是姑姑在祺瑞还处于混沌期的一个生日给他去庙里面买的,他原先一直戴着,去军营前脱了下来放在家里,现在又重新翻了出来。   
  说实话以祺瑞的观点来看全国乃至全世界的绝大多数寺庙、道观、、教堂什么的都是骗人的,里面卖的东西纯粹都是骗钱的玩艺,譬如眼前这个玉坠,除了本身的玉质不错的确可以起到一定的安神功效之外,一点儿‘技术含量’都没有,纯粹就是一块机械加工作出来的玉观音雕像,说什么能够趋吉避凶、驱邪震鬼简直就是一派胡言。   
  祺瑞懒得骂这些没了良心加入了奸商行列的奸和尚,释放出精神力,摸索着它的玉质纹理,打算用它给父母做一个阿财想了好久的法器。   
  可怜的阿财在祺瑞心中的地位当然不能跟王奇英夫妇相比,阿财求了好久祺瑞都没帮他做一个,眼下祺瑞才跟双亲见了面,就立马开工做了起来。   
  这也不能怪祺瑞啊,祺瑞不帮阿财干活也是有想法的,假如帮他做了一个能够自由进出的法器出来,祺瑞很多不那么喜欢与别人共享的东西岂不是没有了安全保障?自己的父母当然就不一样了。   
  祺瑞首先观摩玉石的纹理,材质的特性和即将嵌入的阵法之间必须尽可能地契合,那样才能够发挥出最大的功效,否则的话反而会出现事倍功半的反效果,那样作出来的东西就算不是废品也是残次品。   
  在别人眼里祺瑞斜倚在床头,手里把玩着一个淡绿色的普通观音玉坠,双眼直直地瞪着玉佩,好像在发呆,其实他正在给这个玉佩动大手术,打算将这个普通的玉佩打造成一个完美的灵魂藏匿宝器。   
  祺瑞动用了他的超能力,修改着这玉佩中不尽如人意的地方,渐渐地,一个玉质比原先好了不知多少倍的玉观音出现在祺瑞面前,原先仅仅是淡绿色的不透明玉坠变得青翠欲滴,呈现出半透明的效果,连生硬的观音雕像似乎也变得柔和了许多,遍体流光溢彩,看起来神气多了。   
  祺瑞开始按部就班地将一个个阵法一层层地布置进去,层层迭迭地,一个防御力强大具有一定的反击能力的法器终于在祺瑞的全力打造下成功完成了。   
  祺瑞颇为满意地看着这个玉挂坠,招呼着双亲进入了这个挂坠之中。   
  祺瑞一面导游一面介绍道:“这是我自己做的一个法器,呆在里面你们就可以看到外面的世界听到外面的声音,但是目前你们只能跟我联系……主要是爷爷奶奶他们无法与灵魂进行沟通,所以,近期我打算带着你们到处走走看看,闷了那么久了,应该很想看看这个世界变成了什么样子了吧?这个玉坠还可以作为你们的防身利器,呆在里面可以保证你们不受外界影响,不会有能量消散的顾虑,其他的灵魂也进不去,必要的时候它还可以对试图入侵的人予以迎头痛击,若是不在我身边的话,你们想找我还可以引发那个法阵,就算我在千里之外我都可以用相同的另一个法阵感觉到……还有其他很多功能,不过你们无需深究,暂时你们只能呆在这里,真抱歉……”   
  “已经非常完美了!”周小蝶满意的道:“你不但为我们制造了一个完美的小世界,还可以看到外面听到外面的声音,甚至还可以跟你直接通话,我们已经非常满意了。”   
  “是啊,是很不错,问题是一直呆在这里会很闷的,我正在想办法,不过也许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到时候你们就可以像普通人一样生活了。”祺瑞憧憬着说道。   
  ◎   
  祺瑞把铃铛扔在了家里,换上了玉观音,说实话祺瑞老早就想给阿财换一个地方了,一个大男人带着一个铃铛在脖子上,给人发现了的话不知道有多难堪呢,等有机会再说吧,回国之后应该没有什么机会用上阿财的。   
  坐着姑爹的车,直接开到了中南海,姑爹偷眼看着祺瑞,发现他一付若无其事的表情,相当满意地点了点头,比起上次来忐忑不安的样子,祺瑞现在的表现无疑好多了。   
  守门的卫兵刷地敬个礼就放行了,然后开到了办公区,陈建兴走下车,带着祺瑞一路往里边走,沿途不时跟来往的人打着招呼,当然,更多的时候是别人赶着跟他打招呼。   
  进入自己的办公室后陈建兴直接把手里的东西往桌上一扔,拖着祺瑞就来到了主席的办公室外边。   
  “对不起,主席正在接见坦桑尼亚的大使,陈书记您得等一会,不如等会我再去叫您好了。”   
  “好的,这是我的外甥,若是主席有空了你就告诉他,他想见的人来了,我们就在我的办公室里等着好了。”陈建兴点点头带着祺瑞回到了办公室。   
  “要喝点什么?我这里只有纯净水哦,我可以让秘书帮你要点招待外宾的东西。”陈建兴问道。   
  “不用了,我坐这就行了,您忙您的吧,不用理我。”祺瑞坐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这一等就不知道要等多久,祺瑞闭着眼睛跟父母交流的同时也在观察着中南海里经由高人布设的阵法,这里可是给国家元首工作休息的地方,又怎能轻忽大意呢?   
  就像画家看到一幅旷世名画,祺瑞一下子就沉迷了进去,忘记了时间,忘记了处身之所在。   
  “何人胆敢到此窥探?给我拿命来!”就在祺瑞惊喜于发现一个一个的阵法精妙之处的时候,突然间一声怒吼把他吓了一跳,然后就立刻见到自己身周变化成一个处处都是高温岩浆的可怕世界。   
  祺瑞还是第一次被别人带入幻境作战,不由得有些新奇地转目四顾,自己都是这方面的高手了,那些喷溅的岩浆和强烈灼热的风都没给他带来任何的影响。   
  “无知小儿,看我皇极地狱灭你魂魄!”不知道谁在背后乱喊乱叫,在这个空间内轰隆隆地震响,只见祺瑞脚下的熔岩之河突然喷发,上百米高的灼热岩浆如火山爆发般扑向半空中‘寻幽探秘’般悠闲的祺瑞。   
  祺瑞甩了甩手,那奔腾而来势不可挡的岩浆在他的脚下曳然而止,被祺瑞挥手间碾得平平整整,就像一座平地而起的高台,然后银白色光华迅速蔓延而下,一瞬间百米多高十米方圆的岩浆柱子居然变成了一根笔直的冰柱,上面还凝结着一串串的冰珠子,通体散发着寒气,晶莹璀璨,在遍布岩浆的世界里显得无比的圣洁。   
  “什么皇极地狱,骗人的东西,看我来将你破掉吧!”祺瑞一声大喝,双脚踏实,冰柱被他踏得陷入了熔浆河里,冷热相争,一串串巨大而沉闷的爆炸声在河底地下闷响起来。   
  脚下的大地在颤抖着,无数的岩浆撑破地表喷了出来,一转眼整个大地都被覆盖在了灼热的岩浆下,滚滚岩浆朝着那独一无二的巨大冰柱而来,在它们的面前,小小冰柱也只是杯水车薪,一转眼就可以被他们的灼热给融化掉。   
  祺瑞微微一笑,大喝一声:“破!”   
  只听见脚下轰隆隆地巨响,只见粘稠的熔浆表面突然冒起了一个个巨大的泡泡,就好像开水煮沸之前一样,只差没有突破最后一层表面应力喷溅出来。   
  祺瑞脚下一沉,冰柱周围的岩浆发出了猛烈的爆炸,炸开的岩浆狂猛的喷溅,但是,炸上半空的岩浆迅速冷却然后凝聚成了形状各异的冰雕,有的甚至抵抗不了那么寒冷直接变成了粉末,被风一吹就没了影子。   
  巨大的爆炸像水波纹一样扩散开去,一排排的强烈爆炸然后迅速凝结成壮观的冰雕群,然后冷艳的光芒瞬间夺走了赤红的光彩,这个所谓的皇极地狱一刹那之间就被冻成了冰雕世界。   
  当最后一点熔浆也消失不见的时候,祺瑞面前一亮,只见两个身穿唐朝金甲的武将站在眼前,其中一伯手执钢鞭,另一位手执欣锏,跟春节的时候贴的门神非常像。   
  “好小子,居然破了我们的皇极地狱,看来有两下子,那么,就接你爷爷的钢鞭吧!”手持钢鞭满脸络腮胡的金甲武将一声大吼手持钢鞭就打了过来。   
  “且慢!”祺瑞一个翻身远远地跳开,摇着手说道:“我不是有意窥探,只是发现到这里的阵法非常精妙,一时心喜,这才放出神意进行观摩,请两位大神明察。”   
  “我管你有意无意,先吃俺几鞭子再说。”这个跟门神中的尉迟敬德非常像的金甲神挥舞着他那最小的一截也比鸭蛋还粗的十三截钢鞭没头没脑地打了过来。   
  祺瑞微微一笑,大声道:“若是我打赢了你,是不是就让我出去?”   
  尉迟敬德略一迟疑,道:“打赢了我还有后边那个,打赢了他还有没出来的,总之你先打赢我再说。”   
  祺瑞哈哈大笑道:“哪有那么赖皮的,车轮战么?来吧,看我把你打趴下!”   
  尉迟敬德一声怒吼,把手里头的钢鞭轮成了无数个车轮一般朝着祺瑞轰轰隆隆地滚了过来。   
  眼前的一切可不是虚幻的,眼前的人和鞭都是实体化了的灵体,祺瑞本身也是灵体,若是给打上一鞭子可就有乐子受了。   
  祺瑞右手一伸,手里突然多了一把跟对手一摸一样的鞭子,然后猛地跃起,在半空之中双手握着钢鞭一鞭砸了下去。   
  万鞭从中祺瑞找到了对方鞭子的真身,轻轻地在对方的鞭首上点了一下,然后轻飘飘地落回了原地,。   
  尉迟敬德触电般巨震了一下,脚下不由自主地朝后跌开几步,祺瑞笑吟吟地指着他说道:“还来么?”   
  尉迟敬德暴怒道:“好小子,再来!”   
  只见他须发怒张,将钢鞭竖在面前,似乎在念叨着什么,祺瑞摇头道:“别玩了,再玩就收不住手啦!”   
  另一个似乎是秦琼的家伙摸着他的山羊胡走了过来,站在旁边看热闹,祺瑞不得不对他也留上了一份心。   
  尉迟敬德身边暗火激荡,恍忽间一条老虎出现在他的身旁,身周狂风乱卷,须发乱飘,更显威猛过人。   
  “看招!”尉迟敬德把鞭子在空中虚击了几下,然后大步踏上,朝着祺瑞面门迎头便是一鞭。   
  随着他快步冲上,一路有若卷起一条龙卷风,而那只幻化出来的猛虎一瞬间超越了尉迟敬德,夹着雷霆万钧之势猛然朝祺瑞扑了过去。   
  祺瑞眉头微皱,只见他将手里的鞭子一左一右各画了一个圆,便见一幅太极图出现在他身边,他左手一招,太极图飞转了起来,席卷而来的飓风一碰上太极图便再难做寸进,而那白额老虎也好像撞到玻璃幕墙上一样,悲鸣一声跌在地上,太极图突然暴涨,将飞扑而来的尉迟敬德撞得飞了回去。   
  祺瑞飞身扑上,一脚踏在他胸口上,怒道:“别玩了,七老八十的还像小孩子一样,无聊不无聊啊你!”   
  尉迟敬德气呼呼地挣扎一阵,渐渐地沉入了地下,秦叔宝微微一笑道:“你果然厉害,不过你能打败我的十万金甲战士么?”   
  祺瑞抬头一看,不由得倒抽一口冷气,只见面前密密麻麻地全是整整齐齐的金甲战士,队列分明旌旗招展,还未发动就已经给人一种无以抗拒的强大威势,不知道发动起来十余万人一举冲锋的威力究竟有多可怕。   
  “我不玩了,我投降,STOP,OK?妙仙道长,你再胡闹我可要告你的状了哦!”祺瑞大声叫道。   
  “正玩得上瘾呢,怎么能投降呢?”一个头戴道冠的大脑袋从半空中冒了出来,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只见他挤眉弄眼地说道:“时间还早,你就陪我多玩一会吧,我千分之一的道法都还没使出来呢。”   
  祺瑞哭笑不得地道:“道长好雅兴,可是我现在实在没心思玩啊,待会可是要见主席的呢,下次有空再找你玩好了。”   
  “这样啊,好吧,反正那两个笨和尚道士也要找你玩,到时一起玩好了,你继续参观吧,不过要小心哦,不要触动了什么超级要命的东西,到时候谁也救不了你!”老道说完一缩脑袋就不见了,祺瑞猛然又回到了现实之中。   
  被他这一闹也实在没有心思再继续观摩了,待会若是真个碰上什么倒霉的事情就完蛋啦,在这种地方乱闯,不管是肉身还是灵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