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38部分

魔脑传奇-第38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鋈司拖翊题谎魏蔚胤蕉伎梢陨比恕!  
  张云阳亲自带他们去选枪,看到满仓库的兵器,还有些是从未见过的,周军怪叫一声便扑了上去,不一会便抱着几把枪在那里傻笑,一付爱不释手的样子。   
  张云阳对祺瑞道:“你不去找几把枪玩玩么?上次在北京没有让你玩,这回有司令老大顶着,想玩啥就玩啥!玩到爽为止!”   
  祺瑞对兵器库的管理员道:“有S3SG1、MP7、沙漠之鹰吗?”   
  管理员看看祺瑞,点点头道:“有。”   
  “一样给我来一把。”祺瑞有点兴奋,就好像很久不见的老朋友就要见面一样。   
  管理员耸耸肩膀,便让手下去找去了,张云阳嘿嘿笑道:“真是娘娘腔!呕……”   
  祺瑞白他一眼,不明白自己哪点表现得娘娘腔了。   
  当枪拿到面前的时候,祺瑞睁大了眼睛,抓着管理员道:“你有没搞错?拿个微缩版给我?”   
  面前的S3SG1以前快比自己的个头还高,现在高仅及腰,那把MP7原先拿在手里还算顺手,现在简直感觉就像是玩具一样,倒是那把沙漠之鹰似乎变化不大。   
  把MP7拿在手里玩玩,张云阳呵呵笑道:“你喜欢这小玩艺?”   
  突然想起自己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十二岁的男孩了,祺瑞脸稍微一红,皱着眉头望着那把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微缩版’MP7,实在是没心情再玩了,只好赫然道:“这位大哥,给我换一把SIG550吧。”   
  张云阳示意叫那人去换,又吩咐道:“给我拿三把95式自动步枪,还有三把85式微声冲锋枪,子弹各三百发,加上他们选的枪,各式子弹各100发。”   
  看到祺瑞好像想说什么,便问道:“你还想要点什么?”   
  祺瑞咧嘴笑了笑,道:“刀,好久没玩刀了,给我一把三棱军刺玩玩!”   
  开着吉普来到靶场,特种兵战士们正在训练,见到首长来了,一个肩扛一扛一星的军官小步跑上来,立正敬礼,道:“报告首长,一营三连战士正在进行实弹训练!请首长检阅!”   
  “嗯,让战士们休息一下,让我们的两位贵客表现一下他们的枪法!”张云阳回头对祺瑞他们道:“有没有信心?丢人我可不管哦!”   
  周军恨恨地道:“怕?我的字典里面可没有这个字,有本事我们来比一下!”   
  张云阳呵呵笑道:“没问题,我让你们先玩几枪,有感觉了再找我。”   
  说好了只比95式自动步枪和85式微声冲锋枪,各十发子弹二十个标靶,在各种运动和规避动作下射击,环数多者胜。   
  靶子在一百五十米处,眼力稍微不行的人根本就看不到靶心,但是这些对于周军来说也只能算是小菜一碟了。   
  玩了几枪,对于手上的枪的性能已经有了底,比赛便开始了。   
  那些本来躲在树荫下的战士看到素有修罗之称的年轻将军师长居然亲自下场和两个客人比赛,当时便推出了两个神枪手也要求加入比赛,其余人兴致昂然地在后面评点五人的军姿,猜测比赛的结果。   
  首先上场的是那两名神枪手,只见他们在跑步中急停、仆倒、翻滚、作出各种各样的规避动作,在间隙中射击,二十枪打完,各拿了一百八十和一百八十三环的好成绩。   
  接着是周军,他看到前两位的好成绩也没有丝毫紧张,在作出一摸一样的动作后成绩是一百八十八环,得意地望着两人,心想:“就算你们练了气功打架厉害,总不成连打枪也比我强吧?”   
  结果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情况下,祺瑞动作规范、灵巧,在环数上也比周军强上两环。   
  第一名是他们的师长张云阳,一百九十三环的成绩让周军沮丧不已,这个南京军区全能前冠军的自信心跌落到了谷底。   
  那些士兵们如望天神一般敬畏地看着他们的首长,张云阳勉励的话让他们颇感欣慰的同时也深刻的认识到知道自己还需努力努力再努力!   
  第二名居然是那个看起来不大起眼的男孩真是让他们大跌眼镜,要知道一般军人都不大喜欢小白脸,而我们的祺瑞同学怎么看都是一个小白脸,军人崇拜强者,祺瑞立刻便得到了他们的尊重。   
  接下来周军发着狠,把三人带来的军火消灭了大半,每种枪祺瑞只是玩上几发,光是练靶子似乎没什么劲头,“如果扔个把日本人出来当活靶的话那就爽了。”祺瑞暗道。   
  望着周军在发疯,张云阳和祺瑞相视一笑。   
  张云阳随口问道:“上次你也仅仅是才入门,但今天看来你的内息有了非常大进步,能告诉我究竟是怎么回事么?”   
  祺瑞耸耸肩膀,道:“我怎么知道,上次还是你提醒我我才知道居然练出了内功,鬼知道是怎么练出来的,上次我已经跟你详细说了,我那个挂羊头卖狗肉的师父模模糊糊地跟我说了一些静坐修心的方法,可没有跟我说过什么练内功的方法,那些什么经脉呀穴道啊什么的都是你跟我说了以后我才稍微看了一下,内息的运行也是它们自动的,这回的突变也是在昨天才发现的,我可是莫名其妙,还以为要走火入魔了呢。”   
  张云阳给祺瑞把把脉,想了好一会,才道:“看来就是你说的那种修心的方法的功劳了,练精化气,练气化神,练神还虚,练虚合道,想不到啊想不到,天底下居然有如此奇异功法……”   
  祺瑞问道:“弄明白了?怎么回事?”   
  张云阳叹道:“我们练功都是由有法入无法,练精化气、练气化神,而后才能步入先天之境,而你呢,则一开始便是有法无法,万法归一……这个我也不明白,可以说你的修为在层次上比我要高许多,但是火候不足,我可没办法给你指点,你还是去问问你师父吧。”   
  坐在飞机上,祺瑞看着下方漫无边际的平原,心中感叹万千,来时的心情与回去的心情是完全不同的。   
  来时他是近乡情怯,害怕一切能够勾起回忆的东西,回程的他却有种完全放松的感觉,过去不再是他心中的禁区,过去的惨事只会是他的助力而不再是阻力。   
  “努力去做吧,为了爸爸妈妈,为了我的亲人、朋友,为了……加油!”   
  这次上海一行可说收获颇丰,压岁钱当然不在话下,最重要的是开解了心结,对未来有了更清晰的认知,有了明确的目标做起事来也就充满了力量与激情。   
  下了飞机,祺瑞颇有点失望地四处张望,太子回家竟然没有人来迎接!想到在上海受到的款待,突然间还有点不适应呢。   
  坐上出租车,祺瑞立刻狂拨电话:“为什么不来接我!”   
  电话那头愕然:“你去了哪里?”是胖头鱼。   
  祺瑞哑然,咬牙切齿地道:“事情准备得怎么样了?不要告诉我你过年就长了二十斤别的什么也没干哦!”   
  “日,我整天忙上忙下累得像条狗似的,你他妈的躲在上海消遥自在倒还怪起我来了,有种过来,我们单挑!”胖头鱼过年吃多了烧烤,火气也挺旺。   
  祺瑞有想暴笑的冲动,胖头鱼一向不相信表妹董碧云说的话,总是威胁说要和祺瑞单挑,以为凭着他那接近两百斤的体重加上一米八的身体绝对吃定了看起来并不出色的祺瑞。   
  祺瑞也不跟他计较,道:“明天我们碰碰头,商量一下,还有,我要问你一些事情,你可得老老实实告诉我,晚上就好好想像有什么瞒着我的事情,明天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不然我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痛不欲生的!”   
  “我为人正大光明,才没你那鸟样,遮遮掩掩的,嘿,妈的,我在前台帮你都顶了,现在你舒服了,过几天奥斯卡颁奖典礼你去吧!”   
  “奥斯卡?!”祺瑞讶道。   
  胖头鱼道:“是啊,刚刚奥斯卡评委会公布提名影片,我们的动画获得了最佳动画长片和最佳视觉效果两项提名啊。”   
  “哦……”祺瑞并不觉得意外,随口问道:“你的碧云表妹回来过年没有?”   
  从胖头鱼那里祺瑞了解到董碧云没有回来过年,这也是她第一次在外边过年。   
  “究竟是什么事情让她这样躲着我呢?我们两个接触也不算太深,就算有点意思也不至于弄成这个样子吧?何况她还那么开朗,究竟胖头鱼跟她说了什么让她远远地躲着我呢?”祺瑞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搞清楚。   
  刚刚站到门前放下行李,还没准备掏钥匙,门突然开了,一个小人影冲了出来,跳到了祺瑞身上,像一个八爪鱼把祺瑞给紧紧缠住了。   
  “小芙蕊!”祺瑞也很高兴,搂着小芙蕊转了两圈才将她放下:“芙蕊,在家里面乖不乖呀?”   
  “乖!小芙蕊可乖了,就是整天到处找他的祺瑞哥哥,愁得觉都睡不安稳。”爷爷站在那里笑呵呵地道。   
  奶奶也推着轮椅出来了,祺瑞甜甜地唤道:“爷爷、奶奶!”   
  两个佣人将行李搬了进去,抱着芙蕊,祺瑞也走进才离开不足十天却好似隔了半个世纪的家,时间和物件都没有变化,变化了的是人的心!   
  “哎哟!”祺瑞突然吃痛叫了起来,原来是芙蕊在他背后用指甲掐了他一下。   
  芙蕊力气不大,拳头又小,就算被周军重重打一拳也没让祺瑞痛叫,然而被人用两片指甲掐住一点点皮肉用力一夹……那种疼痛是相当难以忍受的。   
  “干嘛要掐我,哎哟,疼啊,你这个小魔头!”祺瑞大呼小叫起来。   
  慈祥的奶奶心疼孙子,立刻挪了过来,给祺瑞揉揉,还用干枯的手挥了挥,吓唬小芙蕊。   
  “奶奶最好了,嗯……叭!奶奶最疼我了!”香了奶奶一下,祺瑞全然没发现爷爷睁大了眼睛瞪着自己。   
  “哥哥说过每个星期都要回来和芙蕊玩的,已经十天了,祺瑞哥哥都没回来,祺瑞哥哥耍赖皮,祺瑞哥哥骗妹妹,不是好哥哥!”芙蕊一付怅然若泣的样子,小嘴一瘪,祺瑞头立刻疼了,倒是把背后火辣辣的疼给忘记了。   
  千哄万哄,比不上小小的礼物,当祺瑞拿出在上海给她买的一堆堆的布娃娃的时候她的心立刻就投降了:“祺瑞哥哥真好,祺瑞哥哥对我最好了!”   
  看着她乐颠颠的玩着布袋熊,想起她在一分钟之内说的截然不同的话,大家摇头一笑。   
  晚饭时分,姑姑回来了,在饭桌上祺瑞将去到上海后发生的事情大大小小都坦白了,父母不在了,这些就是自己最亲的人,再没有必要隐瞒什么。   
  “暑假的时候外公就要我参军了,我想在这段时间完成学业拿到学位证,公司有半年时间也可以稳定下来,我也就有更多时间去做别的事情,这就是我的短期计划,你们看有什么建议么?”祺瑞道。   
  “你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老实啦?”爷爷哼道:“是不是碰到什么解决不了的难题才想起我们啊?”   
  “没有没有!”祺瑞矢口否认:“一开始我只是想小打小闹玩玩,所以没有跟你们说,怕你们笑话我,这回我要把公司做大,再来外公要我参军,我当然要问问你们的意见啦。”   
  “你外公可什么都没跟我们说,你倒是自己坦白了,呵呵,既然你已经有了计划,想要什么,说吧!”姑姑一眼便看穿了祺瑞的心思。   
  “呵呵,姑姑不要这样说嘛,我们公司要做大,就需要很多人才,一般的人才可以在人才市场找到,而我现在缺的是公司的管理人员,尤其是一个掌门人,姑姑你看能不能帮我物色一下呢?”祺瑞眨巴着大眼睛可怜兮兮地望着几位长辈。   
  “找人的事情我们可以帮你看看,你姑爹官商两界都还算人脉广,应该不是问题,其实你可以去找猎头公司啊,花点钱什么人才都可以找到了。”   
  “嗯,我们一起找吧,需要的人实在太多了,”祺瑞笑了笑,问道:“你们不觉得我一下子做得太大了么?”   
  “你既然知道,我们还用说么?不管怎样,好好去做,反正你的钱是自己赚的,就算全赔光都无所谓,放开手脚大胆的去做吧,有什么事情,我们会帮你的。”   
  “还是爷爷好,外公可是把我给狠狠的骂了一顿呢!”祺瑞嘻嘻笑道。   
  “哼!还好意思说,不是你外公骂你一顿,你会想得开?会跟我们撒娇吗?”爷爷笑骂道。   
  祺瑞一呆,说不出话来,姑姑笑着道:“好了好了,不要自责了,想开了就好,以后有事没事多跟家里人跟朋友说说,一个人闷在肚子里面多傻!”   
  祺瑞眼睛一转,便嘿嘿笑道:“姑姑,你们医院有什么软件购买意向吗?比如说管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