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谱电子书 > 科幻恐怖电子书 > 魔脑传奇 >

第420部分

魔脑传奇-第420部分

小说: 魔脑传奇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祺瑞打断了他们的内讧,道:“好了,杨舒明,把这位尊贵的活佛弟弟还有这位昧了良心的医生带下去,好好看管,最好让他们连一个手指头也动不了,他们出了事情我唯你是问!”   
  杨舒明答应一声便拖着那俩人走了,祺瑞对剩下来的医护人员微微一笑,道:“好了,现在似乎咱们的目的暂时都是一至的了,那就是一定要把活佛救醒过来,明白吗?大家齐心协力互相监督,倘若救不活达赖,你们还是得死!”   
  “可是,达赖已经没有生机了……”刚才挺身而出的那个医生一脸遗憾和愧疚地道:“真抱歉……都是我的失职,没想到法兰克会……我们也不想这样。”   
  祺瑞听到背后急匆匆的沉重脚步,知道自己从西藏带来的那些医生赶了过来,于是用凌厉的目光瞪着几个美国医生说道:“死马也当活马医,张医生、王医生、陈医生、华医生,达赖活佛看样子是在运用一种独特的功法自闭呼吸休眠的过程中被人用什么药物弄成了这个样子,眼前这几位是可以信赖的美国医生,你们可以跟他们一起把达赖救活,我给你们四个小时时间,不行的话就只能带着达赖的尸体回去然后把整个达兰萨拉毁灭掉了!”   
  听到祺瑞的话大家愣了一下,不过也没问什么,忙不迭地各自展开了工作,把达赖重新推回了那个塞满了医疗器械的房间,有的人给达赖切脉,有的人给他接上心电仪,有的开始询问那几个美国医生达赖的具体情况,一切都有条不紊地继续着。   
  “外边的情况怎么样了?”祺瑞问徐如林道。   
  徐如林有些黯然地道:“情况已经控制住了,还有几个敌人在负偶顽抗,不过也快收拾掉了。”   
  “我们的伤亡情况如何?”   
  “我们这边牺牲了三个,那边牺牲了两个,都是躲闪不及给活活劈开的,没救了,另外各有几个人重伤,几乎人人都有轻伤。”   
  “尸体带回去,不管是我们的人还是政府的都一样按照惯例处理,轻重伤的安排到旅馆里立刻包扎抢救,别泡在外边被雨淋坏了,你们嫂子和那俩小子一样处理,我到外边去把剩下的麻烦给解决掉。”   
  祺瑞从已经破损的三楼飞身而下,半空中他已经看清楚了局势,眼下还剩下五个狂战士和三个大喇嘛还在负偶顽抗,在半空中的时候已然一声冷喝道:“这几个垃圾交给我了!”   
  正在梅儿的搀扶下背着弟弟走进旅店里的欧阳英闻言回头嚷道:“哥,那个拿着自慰棒和破烂锣的家伙不能放过了,就是他们打伤了梅姐,砍伤了弟弟的那垃圾已经给张爷爷活劈了!”   
  祺瑞目光立刻锁定了那两个惶惶然急欲冲出重围脱逃的大喇嘛,冷声道:“放心,这些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的!”   
  说话间祺瑞从地上拾起了一把不知道是哪个狂战士遗落的大剑,扛在肩膀上走到了战场边上,对还在奋战的张正明他们道:“张老,你们歇歇把,他们是我的!”   
  张正明一掌把面前的金袍大喇嘛逼退,然后一个翻身落在了祺瑞身边,身上冒出了腾腾的热气,笑道:“老啦,不中用了,居然连这几个杂碎都搞不定。”   
  祺瑞一步步走向停了下来不停喘息着比张正明狼狈得多的手持降魔杵的大喇嘛,冷笑道:“您正老当益壮呢,是杂碎太多了一点,不过也就要完事了。”   
  祺瑞缓缓的将大剑举了起来,冷声道:“你拿着哭丧棒给自己送终吗?还有什么遗言?有的话就快点说吧!”   
  那喇嘛喘息初定,怒目瞪视着祺瑞,慕然一声狂吼,脸上呈疯狂状,将降魔杵舞得密不透风地埋头埋脑朝着祺瑞猛砸。   
  祺瑞同样怒吼一声,蕴满了内力的大剑像纸片又像蝴蝶一样翩翩飞舞,暗黄的车轮与银白月华一瞬间撞到了一起,耳朵灵敏的人似乎听到了一连串清脆而短暂的撞击,随后昏黄的光芒便被月华所掩盖,一声凄厉而短暂的惨叫曳然而止,月华隐没,祺瑞倒拖着大剑走向他的下一个目标,只听砰然巨响,那只或许价值不菲的古董降魔杵从半空中跌落积水中,上边伤痕累累,体积比原来缩减了三分之一。   
  ‘簌簌’地又有几样东西跌在了地上,砸起不少血水,人们才发现,原来那个金袍喇嘛躺在地上的尸体居然就像一根直统统的肉棍,多余的枝杈都不见了。   
  “你拿着那面破锣儿乱敲难道是知道今日死期已到所以特地为自己送行吗?”祺瑞冷冷地对那个单手提着一面铜钹给青阳和刘宝来逼得手忙脚乱的喇嘛道。   
  “指挥官,这家伙不用烦劳你了,我们能解决掉!”青阳似乎看到了另一个喇嘛的下场,有些不忍地道。   
  祺瑞倏地穿插了上去,拦在了青阳的身前,大剑已经挥舞了起来,青阳只好退开,微微喘着瞧着祺瑞的背影,那边刘宝来也乖乖地退开,不过却是退去了另一个战团中帮助其他人去了。   
  与杀那个持降魔杵的家伙不同,祺瑞慢吞吞地将大剑在面前划了一个正正规规的十字,看起来似乎没有任何威力,然而那喇嘛知道生死存亡就在此一举,奋力舞动仅剩的一面铜钹,在面前舞得水泼难入,脚下连连后退,然而他突然停住了,手里的铜钹平齐地变成了四块跌落在地上,他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是嘴里猛地喷出血来,随后身上、头顶……各处都冒出了血来,软倒在地上的身体四分五裂,祺瑞已然两刀将他给分了尸。   
  在祺瑞的榜样作用下,其他人也迅速地结束了战斗,祺瑞知道大家不想他沾染太多的血腥,杀掉俩人之后心中的怒气也发泄得差不多了,于是抛开手里的大剑,冷然对青阳道长道:“大家留下了多少活口?”   
  青阳茫然摇头,祺瑞让人点数,过了一会老猴儿回报道:“少爷,活口嘛总的来说有一十九条半,不过……其中有一条半是拼凑出来的,另外一十八个有浑身瘫痪的三个,变成了冰雕的五个,中毒变成植物人的七个,伤重快要断气的三个……歼灭敌人总数是四十六人,咱们以少胜多而损伤极少,也算是大获全胜了!”   
  “还有那么多活口啊!”祺瑞沉吟起来,青阳道长和行一大师对视了一眼,道:“指挥官,你打算如何处理他们?上天有好生之德,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假若我们输了,谁为我们求情呢?”祺瑞反问道。   
  青阳眉头一皱,祺瑞却道:“江大海,通知飞机来接我们,不过要多加派两架,我不要俘虏的命,用他们来赚点零花钱总行吧?”   
  青阳眼神古怪地瞧着他,赫然道:“这个……这样也好。”   
  祺瑞招来了毒心还有玄冰,询问变成冰雕和木乃伊的狂战士没有安全问题之后暗暗对他们下了销毁尸体的命令,然后吩咐轻伤的战士们打扫战场,将散落的尸体收拢起来,祺瑞遥看着街道两侧渐渐积聚起来却不敢靠近的流亡藏人,再往山路上瞧去,一条火龙正在向下蔓延着,看来山上的藏人不久就会蜂拥而至。   
  “老大,伤员太多药品和设备不够用了!”徐如林汇报道。   
  祺瑞一指对面的医院道:“缺什么到那边去找去!”   
  “找点汽油、沙袋什么的,布设防御阵地,不要让流亡的藏人们靠近!带来的宣传带拿来广播出去,尽量避免冲突!”祺瑞吩咐道。   
  达赖生死不明,这才是祺瑞最头疼的事情,看了一眼山路上越来越近的火龙,祺瑞匆匆走入了背后满是伤员的旅馆。   
  来不及安抚慰问受伤的战士,祺瑞也没有时间去看受伤的梅儿和欧阳杰,再次来到顶楼正在抢救达赖的房间。   
  几个美国医生和国内来的西医全都皱着眉头坐在外间,看到祺瑞过来那几个美国医生脸色全变了,祺瑞却没有瞧他们一眼,径直闯入了里边。   
  华大夫现在成了主角,其他人都在给他打下手,只见他左手里抓着一把银针,右手正一枝枝地将针儿扎在达赖一动不动的身体上,这个时候他已经没有了高傲,全心神都投入了治疗之中,那专注的神态让祺瑞对天行门的恨意稍稍地淡了些许。   
  看他满头大汗手有些哆嗦找了半天没能把穴道找准,祺瑞知道他们内力不足的毛病又来了,幸好他对萧蕾蕾的内功情况非常熟悉,因此他走上前去将手按在华大夫的后心,雄浑的内力徐徐地度了过去。   
  华大夫精神一振,找穴刺穴的速度快了许多,祺瑞低声问在旁边瞧得眼睛都不眨的陈序大医师道:“陈医生,情况怎么样了?”   
  陈序眼睛都没有挪开,嘴里回答道:“我们为达赖检查后确实发现他中了某种毒素,西医们提取了样本化验得知那是一种他们不了解的新药品,从化学式分析再总结了我们的分析,大家认为它应该是一种迅速麻痹人的神经摧毁人的生机的一种没见过的毒药。”   
  “能救醒吗?”祺瑞问道。   
  “达赖活佛应该是进入了禅定状态的时候中的毒,因为他体内各种机能都比常人缓了十倍左右,因此毒液的蔓延发作也慢了很多,他得到救治的时候中毒不久,所以还是有很大机会把活佛救醒的,目前他并非没有了气息和心跳,只是速度非常缓慢,普通仪器测不到而已。”   
  祺瑞松了一口气,道“这样说还要多久才能把达赖弄醒?”   
  陈序摇头道:“华大夫还没有学会天行门最超卓的针术,我还没想出对症的药方,所以……目前只能把毒性蔓延的速度延缓下来,送回了国内之后再想办法!”   
  听陈序这么说祺瑞眉头猛地一皱,这实在不能不让他想起年纪轻轻便学会了天行门最高绝艺的萧蕾蕾来,曾经发生过的事情让他心中恨意再度冒了起来。   
  “老大,那些藏人来了!”徐如林在耳机中汇报道。   
  祺瑞收回手,习惯性地看了看手腕上戴着的那只多功能表,对在场的国手们道:“飞机再过半小时就到,你们准备一下吧。”   
  陈序点了点头,祺瑞匆匆走了出去,随口对那几个美国医生道:“达赖还有希望救活,你们几个现在是我们的俘虏,跟我们回国,你们政府愿不愿花钱赎你们我就不知道了!”   
  那几个医生明显松了口气,中国人优待战俘是有名的,他们似乎用不着再担心什么了。   
  “在医院里没有发现美国特工,连被打死的几个狙击手尸体都不见了,在停尸间我们找到了几个失踪的情报员尸体。”杨舒明低声汇报道。   
  祺瑞点了点头,跃上了临时堆起来的障碍物上边,冷冷地看着眼前手持火把和气死风灯等等照明用具的越积聚越多的流亡藏民们。   
  街道正中新挖的宽达两米的浅沟里灌满了找来的汽油,燃起的大火和灼热让眼前的流亡藏民们畏缩着没敢接近,只是在远处投着石块等东西又或叫骂着发泄心中的怒气。   
  祺瑞一跳上障碍物他们便依次沉寂了下来,火光照在祺瑞身上让他成为众人的焦点所在,祺瑞沉默了一会,突然说道:“出来那么久了,我想回家!”   
  低沉的声音震撼的言辞深深地印入了藏人们的心中,最前排的人受到影响最为深刻,他们激动得猛然跪了下来,泪水灌满了他们的眼眶,然后随着雨滴滴落在了地上。   
  火墙之前跪倒了一大片,好几千流亡藏人一个个跪在地上痛哭失声,谁不想家呢?这个特殊的时候受到了祺瑞的影响,他们一个个都被感动了。   
  紫霞道长和颜巴大师他们一个个摇起了头来,因为祺瑞又在搞鬼了,这种坑蒙拐骗的事情别说让他们干了,他们平常见到了也是要制止的,可惜祺瑞才是最高长官,目前情况也很特殊,诸位高人一个个把脸挪到了别的地方,不去看那个高高在上浑身散发出闪闪金光的‘降世活佛’。   
  祺瑞原以为全力施展精神力来感化眼前成长龙状绵延老远的几千藏人会让他吃不消,没想到他这里才把达赖的金身幻象幻化出来,他的第二元神便再度冒了出来,盘膝端正坐在他的泥丸宫上边,手捏印决居然施出了聚灵决,源源不绝的灵力融入了祺瑞的精神力之中,迅速填补着他今天的损耗,祺瑞精神大振,幻化出来的骗人的东西也就越发地精彩起来。   
  流亡的藏人对达赖的虔诚信赖让祺瑞很轻易地就办成了这件活儿,遍地匍匐的人他已经看惯了,感觉对诸人的影响已经足够了之后他挥了挥手道:“我要回家了,你们也都回去吧,中国政府很好,不要再胡思乱想被外国人蛊惑了,好好的活着!”   
  同一句话假达赖活佛一连说了三次,那些流亡藏人却眷恋着不肯走,直到‘活佛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